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打爆天皇子
鮮豔的血跡,瑩白的骨塊,碎掉的兵器,在空中劃討,勾勒出一幅慘烈的畫卷.

金戈鐵馬,寒光照鐵衣,戰場從來都是殘酷的,一顆顆沾血的頭顱飛起,眼中的不甘與絕望,絕非筆墨所能形容.

一條條生命消逝,人命比草賤,血與骨築就的路,在戰場中得到了最好的詮釋.

這是千古難得一現的大世,萬族同出,亂天動地,任何一族,或一個人的崛起都不能平靜.

自開始大戰到現在連葉凡都受傷了,沒有溢出黃金血氣不代表未拼命,他竭盡所能,各和妙術齊出,化于道痕中.

在他前進的路血與罵飛濺,殺到這步田地早已紅了眼睛,他在沐浴血雨前行.

葉凡相信,肯定早有人懷疑是他回來了,即便六道輪迴拳與各和異象都是暗中相合,並非真正浮現,也可窺知一二.

他不露真身,是避免引動古族更多的人殺來,當年天斷山脈一戰,令他創下震世威名,卻也讓一些古族對他恨之入骨.

"轟"

葉凡一拳擊出,八部神將大軍成片的炸開,戾氣席卷,不甘與嘶吼聲震天,血肉橫飛.

他真身入主石胎內,相當于穿了一件聖衣,擋住了漫天的法寶與刀兵等,所過之處必是尸骨成山,不斷墜落.

即便如此,葉凡也早已負傷,有半茶持聖器,攻勢可怖,刺穿虛空,將他斬傷.

葉凡不知道殺了多少人,戰場就是這樣的殘酷,想要最終勝出,心需要如鐵堅,沒有憐憫與同情,稍一手軟就會被人斃掉.

天皇子心中生懼,對面的那個人不畏死亡,像個魔神般沖來,那和氣吞山河的氣勢壓的他要窒息.

"全都給我殺了他!"天皇子大喊道.

八部神將悍不畏死,十之七八都折損在了這一役中,但生者依然在沖擊,尤其是有半聖拎著聖器攻伐.

兩支黑箭懸空,護在葉凡的頭頂方,他雙手持黑色的暗金長槍,橫掃千軍,大掊的血雨灑落,斷臂殘肢不計其數.

到了這一步葉凡不可能退縮,即便陷入重圍中負了重傷也在沖擊,終于又對了一位強大的半聖,對方拎著一個古怪的盾牌砸來,聖氣繚繞,比山岳還重.

"嚕.

葉凡盡管血氣不是那麼旺威了,但是依然奮起,雙目射圌出兩道火炬般的光,持槍向前一刺,以異象相合,打出最強一擊,古盾碎裂.

"啊……"

一聲大叫響徹長空下,鋒銳的槍尖刺進他的胸膛,半聖的身體四分五裂,死于當場,鮮血濺的到處都是,眼中絕望.

另一邊,聖皇子也在拼命,如虎入羊群大殺四方,一杆鐵棍掃的八部神將骨斷筋折,他大步向前逼去,雖然身體狀況不是很好,但是一股氣憋在心中,讓他氣勢如山岳,讓遠處的天皇子不自禁倒退.

"沒有時間了."葉凡自話.

沒有一寸光陰可浪費,姬子在以性命相擋,放逐凰虛道,火麟兒等人進入無垠虛空,那些人隨時可能會殺回來,讓他形體崩裂.

在這一刻,葉凡異象再一次重現,每一道都很模糊,但是威力卻強絕霸氣到了極點,將八部神將很多人絞殺的尸骨無存,殺出一片朗朗乾坤,前方出現一片空白.

"殺……,喊殺震天,大軍不畏死,撲來.

"起!"

葉凡一聲大喝,異象展動,將聖皇子擲出,穿透虛空,傳送到了天皇子身邊.

"聖皇子你能奈我何?我飲神液幾近複原,這次看我如何殺你!"天皇子也發狠了,關乎生死,讓他不圌得圌不圌發狂.

"當!"

雪亮的不死天刀與烏黑的大棍交擊,金屬顫音傳遍六圌合八荒,震的許多觀戰者神魂差點出竅,兩位古皇子開始了絕世爭雄戰.

葉凡展動異象,腳踩行字訣,快到了極致,時間都仿佛停滯了下來,他穿過虛空而行,迫來.

然而,此時到處都是八部神將,幾位半聖拼了命的阻擊,行字訣展開雖然可走遍天地每一個角落,為速的極致.

但是人太多了,無論出現在哪里都是一戰,幾位半聖豁出去了,將精神纏繞在了他的身,這是不死不休的戰法,如影隨影.

"轟!"

遠處,虛空崩開,凰虛道脫困而出,化成了一只仙凰,粉碎蒼穹.

姬子平凡的臉出現潮圌紅,他嘴角溢出一縷血跡,負了不輕的創傷,終于有人逃脫出了他的秘術世界.

同一時間,另外兩片天地粉碎,火熟子與火麟兒也先後沖起,殺出了虛空,從"泥沼"中脫身.

"哈哈……""天皇子冷漠大笑,殺氣澎湃,此時他信心十足,喝道:"一切都難以改變,你們回天無力,都更死在這里.

姬子身形不穩,咳血倒退,更多的人脫困了出來,凰虛道等三大古皇子朝葉凡這個方向追擊而來.

"聖皇子,今日我先斬你人頭,而後再拿他們祭天,你們沒有一個人能活著離開!"天皇子嘴角噙著殘酷的笑容.

天刀雪亮,縱橫劈斬,將天地都化為了數十半,乾坤崩開,刀光絕世無匹,天皇子底氣十足,將真實戰力全部發揮了出來,竟變得無比可怕.

"轟隆隆!"

王騰駕馭金色的古戰車碾壓過蒼穹,手持黃金聖劍立劈葉凡,璀璨奪目的劍光照亮了永恒.

"當!"

葉凡回身,一槍震碎劍芒,隔空一擊,暗金長槍掃過天地,劃出一道不朽的神性光輝.

"噗"

王騰大口吐血,身子一震搖動,差點墜落下金色的古戰車,急忙倒退數以百丈遠.

"哧"

一道如毒蛇般的光華母來刺向葉凡的後腦,天崩地裂威勢恐怖,他一側身,一擊成空,那位不知身份的人族強者一閃而沒,消失在遠處.

"等!"

凰虛道,火覷子,火麟兒出手,又要糾纏來,而姬子吐出大口鮮血後追擊,卻無法一下子攔住三人.

"哈哈"."天皇子眸光更加懾人了,冷醅的大笑著掃過所有人,他知道勝利在望.

"破!"

葉凡大喝,拼了命的運轉行字秘,發揮到了極致,腳下蔓延出此無邊的道紋,竟一下子交織到了天皇子那里.

"刷"

兩個人化成兩道光一閃而沒,從這戰場消失了.

葉凡拼卻一身道行將這一秘術發揮到了目前所能施展的盡頭,不僅自己近乎化光,連帶著將天皇子都給裹帶走了.

"不好!"許多古族大叫.

葉凡與天皇子同時出現在數十里外的天穹,激烈大戰.葉凡的精氣神攀升到了極限盡頭殺到血液沸騰.天皇子大吼,揮動不死天刀,雪亮光華沖九霄,但是卻節節敗退,竟被壓著打.

葉凡拼命攻殺,一槍將其頭皮都觸小開了,若非天皇子有聖器護體,光這一擊天靈蓋就會被掀開.

葉凡心中憋著一股氣,速度越來越快,行字秘展動後身體幾乎要化成了一道光,打的天皇子渾身骨節響個不停,連連吐血,幾次被拍翻在地.

遠處,人們瞠目結舌,神之子今天實在太慘了,連被三子暴打,一個比一個猛.

"殺!"

數十里距離根本算不得什麼,八部神將大軍如潮水一般殺來而凰虛道,火熟子,他們更是迅如疾電,眨眼就到了.

"去真賢城!"葉凡暗中對聖皇子,姬子,黑皇等人傳音因為他預感到可能有聖人駕臨了.

此刻,葉凡對行字秘的掌控出神入化,腳下道紋密布,交織出一片燦爛的光此刻這一秘術晉升到了一和奇妙的狀態.

葉凡祭出一個陣台,以行字秘發出的不可思議的光裹帶著天皇子我那進入域門,從戰場消失.

"什麼,大事不好!"古族所有人都慌了.

八部神將與半聖即便再多也無力回天,怎麼去打?敵手裹帶著天皇子橫渡而去,天知道去了何方.

與此同時,聖皇子,姬子,黑皇等人全都一起打開域門,從這個天地中消失了.

"轟"

幾乎在同一時間,有遠古聖威發出,粉碎了天地,但是卻未能改變這一切.

葉凡在大戰時就已知曉,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多半會弓來了不得的大人物,在關鍵時刻恐怕會出手阻攔,讓他們功虧一簣.

而今,橫渡虛空,刹那遠遁,即便是聖人也不見得能立刻追尋到,換一個戰場可以有效的斃掉天皇子.

而在這個過程中,兩人也在激烈對決著,于黑暗的虛無間死戰,差點將空間通道給打穿.

葉凡撐開異象,穩固住了這一切,將其罩在當中,生死大戰.

天皇子擁有天下第一血脈體質,並非浪得虛名,他震出各和光擋住異象攻殺,幾次差點逃進無垠虛空.

最終光影一閃,他們重新出現在現實世界中,位于真賢城外的一片山脈中.

"天皇子我看你還怎麼逃生!"葉凡收起暗金長槍,來就是一記六道輪迴拳,黃金血氣滔天,轟隆一聲就將前方淹沒了.

"果真是你!"天皇子驚怒交加,奮力迎戰,然而他從心底就已經懼了,明顯處于劣勢.

"噗"

在沸騰的黃金戰氣中,天皇子一對臂骨近乎折斷,大口吐血,橫飛了起來.

"你給我在這!"聖皇子出現,從域門中一步邁出,正好看到他被打的橫飛了過來,輪動大鐵棍就砸了下去.

"砰"

天皇子慘叫,差一點被攔腰擊斷,整具軀體都在痙孿.

另一道域門打開,姬子走了出來,什麼話也沒有說,一記大摔碑手就劈了過來,將飛過去的天皇子肋骨也不知打斷多少根,給震了回來.

天皇子慘叫,渾身都是神血,自從出世後他一路高歌,這些年來君臨東荒,俯視天下,誰敢與之爭鋒?

可今天他卻這麼慘烈,被三大高手先後蹲蹦,幾乎快被打爆了.

"轟!"

葉凡毫不掩飾,黃金血氣沸騰,擺動右腿,橫掃了出去,將天皇子踢出去數以百丈遠,渾身骨頭斷開多處.

下一刻鍾,黑皇,葉瞳他們從域門中沖出,見到這一暮後全都熬嘮一聲大叫,一個個摩拳擦掌.

葉凡,聖皇子,姬子將天皇子圍在當中,一陣暴打,每一次都有神血濺起,慘叫聲不斷.

天皇子大旗倒下,呼喚月票啦NN……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