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帝子風采
一個中等身高,相貌普通,沉默少語的男子突兀的出現在戰場中,從徒手格殺一位古族半聖,到一擊之下讓天皇子咳血倒退,快到讓人眼花.

他行棗于虛空中,這個天地間像是沒有什麼能阻擋他,對天皇子展動了第二擊,讓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砰..

天皇子倉促迎敵,軀體被轟的一個哴蹌,倒退出去數十丈遠,臉色雪白,大口噴血.

眾人都呆住了,這是何方人物?迅疾如電,竟然可打傷天皇子,實在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大荒中,人們一陣哼然,此人突然出場,可謂神兵天降,打的天皇子都受傷,其戰力恐怖程度讓人驚悚.

此前,天皇子與聖皇子大決戰,的確已經負了重傷,戰力消耗大半,不若早先那般勇猛,但也不是一般人可傷的.

在這聖人不出的年代,即便在這種情涅下,能重傷他的人也唯有帝子級別人物,舍此之外,誰也做不到!

"帝子……他是人族的一位帝子,不然難傷天皇子分毫!"

"人族又一位帝子出世了,這場戰斗的走勢真的出乎意料,越發的可怕了,涉及的人越來越複雜."

人們早已將葉凡視為一位帝子,因為他有足夠的戰力,而于這一刻顯現的相貌不出眾的青年,也被歸位這一列.

"噗"

天皇子竟然被打的橫飛了起來,差點被劈死在當場.那個沉默少語的男子,其殺式一氣呵成,戰力震驚眾人,連出重手.

帝子風采!

眾人莫不震撼這等強大的攻勢打的天皇子都沒有脾氣不斷倒退,說不上一句話來,渾身多處裂開,其血濺天穹.

"敢爾!"

八部神將終于反應了過來,有半聖出手向前沖去,阻攔他出手,劃才不是他們不想阻抗,只是這一切太快了.

天地轟嚕!

這個沉默的青年一個大摔碑手劈來,一座虛空神碑出現,當場將那名半聖壓的渾身龜裂,血痕一道道,身體差點當場炸開.

這位半聖很強大,戰斗經驗豐富用盡渾身力氣倒退,留下一長串血花,連翻了也不知道多少個跟頭,差點一頭紮進地溝中.

眾人震撼!

這個其貌不揚,看起來並不出眾的年輕男子,一個摔碑掌,直接就將一個半聖打了十幾個大跟頭這等實力不得不讓人脊背生寒氣.

而在人們驚撼的同時,他又跟了上去,虛空無阻,天地萬物都為其通道,一步邁出,瞬間就出現在天皇子身邊.

"噗"

天皇子也震驚了反擊,奈何道行與法力都耗的七七八八,又被此人打的橫飛了起來,口吐神血.

"打的好殺了這個狗皇子!"遠處,東方野大喊道,孤軍奮戰到現在,終于有人族驚豔人士出手且是如此的強勢,讓他不自禁熱血澎湃.

"普!"

八部神將驚怒交加這可真是奇兵天降,殺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竟然逼近到了天皇子身邊,連續重創他,他們如洪水般向前湧去.

"是呃……那個名為姬子的人!"遠處,終于有人族修士認出了戰場中年輕男子的身份,全都愕然.

"姬家後起之秀,開什麼玩笑,這分明是,一位帝子!"一位教圌主顫聲道.

"姬子,源自姬家,是……虛空大帝之子?!"幾名老修士面面相覷,而後駭然,通過名字可琢磨出真意.

將這等人物歸為後起之秀實在是荒謬可笑,他生于亂世,被封神源中,而今再現人間,是可與太古皇子嗣爭雄的蓋代人傑!

"紫衣侯,李輕舟怎配與他並論,我想起來了,早在十幾年前就曾見到過他一面,出世多年了,只是太過低調,從未出手."一位活化石驀地驚醒.

一位可叫出名號的人族帝子,降臨此地,于亂局中大殺,掃平一片古族,步步進逼,要鎮殺天皇子.

"虛空神術,你是姬家的人?這樣與我為敵,你可要想清楚,當心有滅門大禍!"天皇子一邊倒退一邊森然喝道.

"虛空一脈從不弱于人,豈懼你威脅,南域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姬子很平淡的說道,出手更凌厲了,幾乎要將天皇子打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人族帝子勇不可擋,可憐天皇子滿身是傷,差點被聖皇子斃掉,而今又來了一尊沉默的強人,打的他橫飛.

"噗"

天皇子渾身是傷,骨頭都快折斷了,竟被姬子壓著打,連遭重創,節節敗退.

"痛快,打死狗皇子,殺到他爆!"連燕一夕這等風流倜儻的人物都忍不住長嘯,大喊了出來.

大荒中有很多人族觀戰者,但卻無一人援手,于冷漠人群中跳出這樣一位驚豔的姬子,讓人倍受觸動.

無愧帝子風采!這是所有人共同的心聲,即便是古族諸強,心有敵視,也說不出什麼辱沒的話語.

"殺!"

喊殺震天,幾位半聖齊動,八部神將瘋狂沖擊,抗衡姬子,再不將戰團中的兩人分開,天皇子就危險了,可能會殞落于此.

人族帝子無敵,這是很多人都能看出的,壓著傷痕累累的天皇子打,隨時能其格殺于虛空中.

在這一刻,萬眾矚目,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眨動眼睛,緊張的盯著戰場,生怕錯過一瞬的戰斗.

姬子雖然相貌平平,沉默寡語,但是此時卻讓人覺得光彩破九霄,一個有血有肉有義的人,真實而低調,關鍵時刻能夠站出.

虛空神術在他手中圌出神入化,天地四海盡在他的腳下,又是一記重擊,將天皇子打了一個大跟頭狼狽不堪披頭散發.

八部神將,半聖齊上,竟也攔不住,無法破解大虛空術,他無處不在!

"轟!"

關鍵時刻,凰虛道出現鳳鳴裂蒼宇,振臂而擊,仿若仙凰逆斬仙域,天崩地裂,擋住了姬子.

在這危急之際,還是古皇子能顯神威,強勢而霸氣,八部神將都不頂用,凰虛道替下他們擋住姬子.

此時,他可不像以前那般保守,如果再敷衍下去,天皇子真的要被人斃掉了,他竭盡所能出手,大戰姬子.

"可惜只差了一步!"連葉凡都一陣覺得可惜.

"這樣下去不行."聖皇子皺起了眉頭,因為火麟兒也要伺機出手,他一邊輪動黑鐵棍大戰一邊與葉凡說道.

"你們先退,我需要一段時間,當可斬殺天皇子."葉凡道.

聖皇子搖頭,道:"我可以出手戈掉他誰也不能奈我何.而你卻不能對他出手……否則會有大患."

一道神虹沖起,葉凡以姬家大虛空術將成仙池的一道神液度給了猴子,讓他頓時精氣神提升了一大截——掃萎靡之態.

"好,那便今日殺他!"聖皇子眼睛亮了起來,氣吞山河,當場驚的幾位半聖倒退.

王騰屹立在金色的古戰車上……退出了很遠,並未靠前……半路殺出一個姬子讓他感覺此地很危險.

而另一位神秘的人族強者也躲在遠處,隱在暗中,等待時機.

"轟!"

葉凡大戰火麒子,將戰火波及到了天皇子那里,徑直殺了過去,古皇子也難以困住他,他強勢前進.

終于,火麟兒也出手,水藍色長發每一縷都能壓塌天穹,吹圌彈欲破的俏圌臉很冷漠,如水的眸子蘊有殺機,鎮龘壓葉凡.

在這個大世,有一則傳說,火麟洞的的只,妹若是合在一起將天下無敵,不僅是一加一疊加那麼簡單,可橫掃世間.

葉凡殺紅眼睛後,即便面對這一對無敵的兄妹也依然無懼,他以石胎拳頭硬撼火麒子的聖器方天畫戟.

"吼…………,

葉凡一聲清嘯,右手暗合六道輪迴真義,打出了驚天動地的一擊,幾乎壓在了絕代麗人火麟身上,大步而行,一往無前,神勇無雙.

他只身一人帶動著整片戰場,不斷向天皇子那里逼去,橫掃八部神將,不時還與半聖硬撼幾擊,體內戰血殺到了沸騰.

然而有一點很不妙,觀戰的古族中有幾名強大到讓人悚然的半聖入場,凌厲無匹,這是一股讓人驚懼的戰力.

且,八部神將大軍殺之不絕,將這個地方淹沒了.

聖皇子洲恢複一些元氣,又陷入了苦戰中.葉瞳等人也炭笈可危,不僅有半聖攻殺,還有王騰與另一位神秘人族強者襲殺.

姬子大戰凰虛道,這是一場真正的巔峰對決,古之大帝的親子對抗太古皇子嗣,驚天地泣鬼神,讓人們神馳目眩.

帝子風采驚豔古今!

而凰虛道也強大到讓人顫票,震碎道痕,身穿五色金屬戰衣,一根根凰羽沖起,霞光淹沒天地,戰到天崩地裂.

八部神將大軍穩定,幾位強大的半聖將天皇子護在當中,誰也無法近身,他取出一瓶神液,灌入口中,骨節咯嘣作響,恢複元氣.

天皇子嘴角噙著一縷醅寒,冷笑連連,而且笑聲越來越大,話語無比的森寒,道:"到了現在,你們無力回天!"

洲才他道心不穩,先被聖皇子以鐵棍差點打死,後又差點被姬子格殺,險些殞落.

此時部眾圍聚到身邊,大局已定,天皇子徹底鎮定了下來,眸光森然,下定決心要除掉幾位大敵.

葉凡蹩眉,這樣下去後果不堪設想,形勢很不妙,他被火麟洞的這對兄妹拖住了,兩人合一後超乎想象,戰力飆升!

"你們去殺天皇子,我阻住所有人!"葉凡對姬子還有聖皇子傳音.

他一聲怒吼,展動異象,橫擊三千界,逆戰九層天,一道又一道模糊不清的異象沖起,恐怖到了極致,將凰虛道卷了過來,將困殺猴子的八部神將與幾位半聖拘了過來,將所有大敵都聚到了身邊.

眾人皆震驚,這是何等強大的戰力?要以一對抗這麼多古皇子的同時,還要禁受半聖與八部神將的攻擊,更有王騰,神秘人族強者等襲殺,簡直逆天了.

"轟!"

所有人一起攻擊,即便各種異象再強大,葉凡也承受不住,一口鮮血幾乎要噴出,又被他強行咽了下去.

"他這是在找死,沒有人能夠創造這種神話,三位古皇子共同出手,兩位不弱多少面人族強者側擊,還有幾位半聖以及八部神將等,即便是神明轉世也得戰死."有古族強者冷笑.

葉瞳焦急,他深知自己的師傅陷入了絕境,可能會殞落,與厲天等人共同催動神女爐阻擋八部神將,避免更多的人沖過去.

"殺!"聖皇子大吼,解脫出來後,渾身精氣神燃燒,重新攀上了巔峰,金色毛發璀璨,向天皇子那里殺去.

然而這邊也有高手坐鎮,最為強大的半聖齊聚這邊,且天皇子不德,為天下第一血脈體質,此時已經快恢複到巔峰.

天皇子殘酷的冷笑,道:"那個人必死無疑,他是撐不住的,你們盡可放馬過來,我要將你們滅個乾淨!"

他說的是實情,葉凡危險到了極點,一個人被千軍攻擊,縱然他的幾道異象合在一起舉世無雙,也有殞落的危險.

鮮血不斷湧上來,都被他強行咽了下去,身體隨時可能會被諸推擊鬟,搖搖欲倒.

"我來!"姬子突然退回.

他話語不多,要代葉凡擋住這些人,他不僅將虛空神術練到了化境,更是百尺竿頭獨創一步,將所有人都拖入了無垠虛空.

葉凡沒有耽擱,姬子適合群戰,可以讓所有人暫時陷入泥沼般的虛空,進行放逐,但卻也是拿命在擋,容不得他遲疑.

"擋我者死!"

葉凡揮動拳頭,身入聖級石胎,藉此護體,勇不可擋,一拳將一位半聖打的四分五裂,瑩白的骨塊沖向四面八方,鮮血飛灑.

他在千軍萬馬中沖殺,殺意沸騰,這是他回歸後第一次這樣拼命,戰到這步田地,無論如何也要斃掉天皇子,不然日後就難有機會了.

先有聖皇子,後有葉凡,一起撲殺了過來,最強大的一位半聖被格殺,天皇子臉色雪白,握緊不死天刀.

葉凡橫殺四方,斷臂殘肢與骨塊血肉等不斷濺起,他像是一個殺神般勇不可擋,沖向天皇子那里.

八部神將悍不畏死,源源不斷的沖采,組成一道長牆,但是卻難擋葉凡,前方血肉橫飛,他以尸骨築成一條道路,踏天而行,諸多古族伏尸在他的腳下.

"真要屠天皇子了嗎?"觀戰者中有人說道.

"也許真能成功,可是多半會有一場天大的風圌波,我等最好遠避."亦有人顫聲說道.

"與我對敵,你將大禍無邊.不要說你殺不了我,即便成功,人族也不見得有人稱好!"天皇子握緊不死天刀,眸光懾人,高舉了起來.

"我意已決,今日必斬你,縱舉世皆敵又如何,我自橫行九天上,殺出一條自己的路!"葉凡一聲大吼,震的前方的古族全都顫票,許多人的身體直接炸開,化成一團團血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