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章 血染南域
葉凡恨欲狂,眸光懾人……怒發沖冠……關鍵時刻功虧一簣,北帝蠻干此時殺來,亂掉了這個戰局.

同為人族,而王騰卻並非相助而來,是為複仇,驅戰車直入黑皇的大陣內,相助八部神將,扭轉了局勢,讓東方野等恨不得將他刹碎.

"噗.

葉凡振臂,揮動暗金長槍,橫掃千軍,前方一片古族的頭顱飛起,鋒銳的槍尖像是刀鋒一般,雪亮刺目,劃過諸多咽喉.

數不清的頭顱帶著血花飛起,鮮血染紅長空.葉凡奮力殺敵,怒戰八方,對抗八部神將,所過之處狂風呼嘯,血雨傾盆.

到了這一刻,一切都改變了,三位古皇子開始阻擋他,而不再是他阻擋這三人,不讓他沖過去援救!

"殺!"

葉凡此時眼睛都殺紅了,將唵字音以道喝的形勢喝出,化為一片狂暴擴散,如洪水卷天而過.

這是一種大殺術,對所有人進行無差別攻擊,橫掃過天地間,道紋蔓延,尸體一具又一具的橫空.

"噗"

葉凡仰天長嘯,道音攀升到了一個嶄新的恐怖高度,沖殺而來的八部神將大軍密密麻麻的墜落,而後炸開,化為一團團血霧.

四面八方,到處都是八部神將的尸體,像是在收割莊稼般成片的倒下,而後崩碎,漫天都是殘肢碎骨以及血液.

這是一片血染的天地,一副慘烈之極的景象,葉凡殺到狂,用盡手段向前沖殺,因為遠處猴子處境堪憂.

聖皇子大戰到現在……血氣早已快耗干了,炭笈可危,被天皇子還有幾位半聖圍住,更有王騰駕馭金色的古戰車沖鋒,隨時會飲恨.

聖皇子剛才是在生死決戰,不同于葉凡與凰虛道三人的對決,打到這份光景,他戰力都耗的七七八八,幾近干涸.

八部神將,幾位半聖,王騰,再加天縱之姿的無敵天皇子一起圍攻,即便是真正的神靈子嗣也難以支撐!

另一片戰場,黑皇等人也都處境堪危,陷入險境,因為觀戰者當中有幾位半聖終于是按捺不住,殺了過來!

"神女爐給我鎮殺!"

烈焰橫卷,滔天而……火光燒紅了半邊天空,讓許多古族飲恨,神女爐是聖器中的奇珍,是恒宇帝為人欲道祖師大聖鑄成的兵器,殺傷力巨大.

驚蓋"哐當"一聲大響,差點將一位半聖直接收進去……燒的他滿身火焰,險些成為一段焦炭.

"啊……"

大戰慘烈,到處都是喊殺聲,古族下場的人物不少,都是很厲害的角色.

"轟!"

東方野出手,手中的狼牙大棒橫天……打的虛空崩塌,可惜另一位半聖也帶來了殘破聖器,進行對抗,此地越發慘烈.

葉凡心火沖霄……恨不得立刻殺過去,可是三位古皇子施展各和手段糾纏,他雖然斃掉了古族不少強者,但就是無法快速闖過去.

最終……他發出一聲清嘯,異象一展,橫越九天!

這是一種複雜的異象,糾纏在一起,難以看清,但是其威足以裂天,八部神將死傷無數,但凡被掃中者都成為了骨塊與血液.

就是三位古皇子也都被震開了,不能阻攔,葉凡擺脫三人的追擊,頭懸暗金長槍,左手持黑箭,右手捏六道輪迴拳,縱橫天地間,殺向最激烈處.

"噗"

他手中持黑箭,向前一劃,將一位半聖給洞穿了在天穹,一聲化作一團血霧.

大戰到了這番天地,人命比草賤,到處都是死尸,到處都是鮮血,葉凡殺到了狂,他擔心聖皇子發生不測.

"王騰你給我納命來!"

他所向拔靡,半途中但凡阻擋者莫不化成血泥,他心中的一股氣化成了一把天刀,從口中沖出,雪亮刀芒橫掃千軍.

若非王騰趕到,以聖器破開了黑皇的大陣,形勢不會這樣逆轉,天皇子多半都已經百度貼授首了!

而今,戰局被徹底扭轉了,八部神將如決堤的洪水沖出,幾位半聖解脫出來,瞬間讓占盡優勢的聖皇子陷入絕境.

葉凡殺氣澎湃,心中憋了一股怒,恨不得立刻斬掉王騰這個禍首,身為人族卻于此時倒戈,相助古族,改變了戰場的一切,讓他大恨.

正是因為如此,觀戰的古族都不安分了,有幾位半聖出手,現在形勢嚴峻到了極點.

葉凡腳下伏尸也不知多少,在千軍萬馬中沖擊,根本就不知道殺了多少人,所過之處鮮血噴湧,尸骨無數.

"連三位古皇子都攔不住我,你們誰敢妄動?此役過後,但凡出手者即便逃到九天外,我也將他斃掉!"

猴子危矣,葉凡做怒吼狀,如雷霆震世,無比駭人,震懾古族.

而他心中很冷靜,異象一展,神魔屹立,橫掃八方,漫天都是鮮血與碎骨,可是敵手卻殺之不絕.

他這聲大吼確實鎮住了不少人,最起碼觀戰的古族少有人下場了,都無比忌憚,見他如少年魔王般無敵,所過之處腥風血雨,無人可擋,深為膽寒.

突然,如芒在背,絕世殺機出現一道鋒芒百葉凡後腦……這要是貫穿仙台而過……即便是人族聖體也得黯然而終.

葉凡霍的轉身,黑箭劃出,.丁的一聲脆響,響徹九霄.

在這萬軍血戰中,有人持秘寶與他硬撼了一擊,在他即將到達時阻擋住了他的去路,隔斷了他與聖皇子間的聯系.

"你也是人族!"葉凡心寒,此人雖然古族容貌,但是其運轉玄功時,所展出的攻伐道力有人族的烙印與特征.

且,這是一個比古皇子弱不了多少的強大人族,實力比王騰還要高一兩籌,于此阻攔讓葉凡眸光更冷冽了戰氣狂飆,打出了最強一擊.

"轟!"

此人被震飛,嘴角溢血,神色談異,並沒有性命之厄眸子深處殺光隱沒,他橫退而去.

葉凡顧不得追殺,直本聖皇子那里而去,雷霆出擊,殺出一片朗朗乾坤,到處都是血與骨,踏著眾多古族的尸體前進,終于趕到了此地.

他剛才的話語卻也是惹怒了火麒子,在遠處冷聲道:"你說三位古皇子也攔不住你今日我便單獨會一會你!"

這一邊,聖皇子拼命到現在,身負重傷,幾位半聖,駕馭金色古戰車的王騰,加擁有天下第一血脈力的天皇子,共同圍攻,他以性命相搏生死對決,身體狀況很不樂觀.

聖皇子看向葉凡,道:"也許該離開了."

"你們先走,我能斃掉天皇子!"葉凡沉聲道.

而後,他掃向王騰與另一個不弱古皇子多少的人,眸光懾人對這兩人的怒還勝過對天皇子之恨.

人族!關鍵時刻竟然是人族強者橫加干預,一來就是兩尊大高手,平日間根本不見出世,卻在這個時候趕到.

葉凡眸光掃向遠處諸多觀戰者,南域不少人族名門大教沒有一個人下場,看到他的目光掃來,許多人低頭.

至于李道長之流卻早已不知躲在哪里.

而與此不同,古族倒是不時有人下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遠處的李黑水,厲天忍不住心寒罵娘,僅有兩個人族出手,卻攻向了他們.

葉凡收回目光,這倒也難以盡怪南域名門,不為半聖來也是找死,他們確也有難處,大世如此,人人自危,只求自保.

"就是剩下我自己,也必殺你!"葉凡盯住天皇子,眸光熾威嚇人,化成實質光華射圌出,讓幾位半聖都忍不住倒退了幾步.

滅皇子早已負重傷,面對這種強大的意志與殺機,心中一陣悸動,嘴角溢出一縷血跡.

"能殺我的人還未出生,也不可能來到這個世,今天倒是你們都要死!"虎死不倒威,他的身份擺在這里,即便心中有懼,口中也要鏗鏘有力.

古族,有五分之一的種族親善人族,看到這麼多年來人族的發展,讓他們很受觸動.而另有五分之一持中立態度,其余五分之三則很敵視.

現在,葉凡震懾了部分觀戰者,但依然有一些人想下場對他們出手.

"轟!"

火麒子到了,雙手持方天畫戟立劈而下,這是聖器,雪亮的戟刃像是門板那麼巨大,垂落萬縷道痕,鎮龘壓葉凡.

"鏘!"

葉凡左手持黑箭,迎擊刺目的戟刃,右手捏六道輪迴拳,一拳打向火麒子的額骨.

"殺,給我將他們都殺個乾淨!"天皇子冷漠的喝道.

八部神將齊吼,嘯聲震碎數不清的主峰,整片大荒都快崩塌了,成為一片廢土.

姬家,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男子聽聞消息後,皺起了眉頭,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你……這是要去出手嗎?"一位活化石道.

"是的."這個男子話語簡潔有力.

幾位活化石並不反對,也不能多說什麼,外界也許不知此人的身份,但是他們卻深知,誰都不能左右其意志.

這個平日很沉默與普通的青年忽然停下,轉過身軀,道:"虛空大帝一生不弱于人,平黑暗動圌亂,鎮不死山,戰域外諸神,從未退縮.我姬家無懼任何人,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有些事……你們盡可放心."

大荒戰場中.

"你看到了嗎,他們根本不敢出手,而我的人卻越來越多!"天皇子冷漠大笑,掃向人族觀戰者,而後嘲諷葉凡.

南域許多人族觀戰者皆低頭.

"縱有千軍萬馬,今日也要摘你頭顱!"葉凡眸光犀利,掃向天皇子,更是出手崩開火麒子的方天畫戟.

"啊…………,

突然,一聲慘叫傳來,一名古族半聖被人一掌打了個四分五裂,喋血長空.

"什麼人?!"八部神將頓時一陣大亂.

一個看起來很平凡,丟進人海中絕對不會被人注意到的男子出現,徒手格殺一位半聖,徑直闖到天皇子身邊.

他的虛空術出神入化,防不勝防,"啪"的一聲與天皇子對了一掌,後者大口咳血倒退.未完待續高品質字庫測試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