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亂局
當世,唯有極道帝兵才能威脅到綠鼎,即便是聖器都無用,難以激活它.

此時,它在葉凡的體內沉浮,仙光流淌,瑞霞豔豔,在其體表結出一層光幕,阻擋住了那種恐怖殺勢.

火麒子滿頭藍發飛舞,如一頭真正的藍麒麟複活,嘯傲天地間,發出一聲大吼,六合八荒都在顫栗.

"給我開!"

火麒子大吼,一拳向前轟來,帶動著一片大道的痕跡,像是斬落九層天,將葉凡籠罩在下方.

他體內的藍色血液沸騰,古皇兵與他合一,化為一體,隨著他一拳轟出,直取葉凡的頭顱,這種攻殺不可想嘉

"砰"

葉凡揮拳,掌指間光華綻放,至堅至強的拳罡呼嘯而出,包裹著一層光華,綠鼎自行防護,阻抗太古皇威!

兩者的拳指間電光四射,咔嚓作響,一道道藍電與仙芒一起撕開虛空,這個地方恐怖無邊,化為一片巨大的黑洞.

整片天穹都消失了,化為黑色深淵,被毀的不成樣子,寸寸炸開,成為一片虛無之地,次元空間吞噬一切.

葉凡與火麒子都倒退,不可思議的看著對方,都覺得對方的帝兵有問題,可能並不為真.

"轟!"

火麟兒殺到了,怕其兄長發生意外,動用了這次南下來的"底蘊",依然不能斃掉這名大敵,足以讓她憂懼.

水藍色的光湮滅天地,成片的混沌氣彌漫,火麟兒一拂之力竟強大至此,簡直讓人胎骨皆栗!

"砰"

葉凡與其纖纖玉手硬撼了一記,各種大道紋絡一起蔓延了過來,讓其身體劇震,若非綠鼎中溢出仙光布滿體表,後果不堪設想.

"又一件古皇兵!"他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怎麼可能,難道火麟洞有兩件古皇兵不成,有些不現實!

火麟兒也露出異色,一頭水藍色長發披散,明眸皓齒,眼波流動,她亦發覺了,此人體內並非真正帝兵,有些古怪.

"難道說與我們的一樣?"火麒子神色漠然,轉頭與其妹對視,心中有了一個大概的答案.

"轟"

他們兩人再次發動攻擊,攻殺來,這個地方的天宇徹底炸開了,成為了一片混沌地,與外界隔絕.

葉凡的拳頭與他們的掌指不斷碰撞,成千萬縷大道痕跡出現,硬撼這對無敵的兄妹,古皇威讓人倍感壓抑,幾乎要窒息.

"不是真正的古皇兵,是模仿出來的禁器!"

最終,葉凡終于弄清楚了,這是一種逆天的手段,需以罕見的神材鑄造,可是卻也只能用幾次而已,而後會自毀.

"刷"

他們最後一擊後分開,火麟兒與火麒子都驚疑不定,他們確信,葉凡並未持掌有真正的帝兵,卻不知究竟是什麼.

突然,遠處傳來一聲輕響,葉凡的那具道身時間到了,化成一縷清氣消散在蒼宇,就此不見.

凰虛道立刻失去了敵手,神色一怔,而後眸子深邃了起來,其形體隱在道痕間,難以看清.

天地回歸甯靜,混沌氣消散了,乾坤穩固,幾人對峙,重新出現在天宇,誰都沒有說話.

剛才幾人動用了極道之威,然而卻都是透過拳指打出的,並沒有讓仙器真正複蘇,發揮出的威力不過萬分之一縷,並沒有散發向四方,不然那種強大的波動連他們自己的手臂也承受不住.

而且,他們打進了混沌中,觀戰者靈覺敏銳也難以覺察到,故此一些人雖然有瞬間的心悸,但卻根本不知曾動用過古皇兵.

"道身衰退了……,離真身殞落還遠嗎?"遠處一些古族名宿低語,認為局勢要被扭轉了.

葉凡蹩眉,形勢很不妙,道身消失後,不可能立刻再現出來,需要等很長一段時間才行.

"你真想一爭高下,分個孰弱孰強嗎,自始至終,我們可都不是為生死決戰而來."

火麟兒眸波流轉.

他們三人都得到了莫大的好處,故此同意一路南下,不可能真替天皇子拼生拼死,一直都有些敷衍.

葉凡自然知曉,另外一個戰場才是在死戰,聖皇子與天皇子都早已重傷,每一次都是大道的對抗,必有一人會殞落.

而他們這個戰場,沒有一個人受傷,是怎樣一種狀況,他心中很清楚.

"到這一步了,再不讓開,別逼我殺你!"火麒子森然道.

"你來試試看,若過不了我這一關,宰了你也無妨!"葉凡針鋒相對,殺機畢露.

另一個戰場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他絕不容許任何人阻撓與打斷,付出了很多,還殺不了天皇子那就太過憋屈了.

"吼……"

火麒子一聲大吼,滿頭藍發倒豎,徹底怒了,瞬間天崩地裂,只身殺了過來!

"拼命了,這一邊的古皇子也要拼命了!"古族與人族大教的名宿都心驚肉跳.

"轟"

葉凡無懼,右手用力一震,暗合六道拳意,向前拍去,茫茫蒼宇炸開,他黑飛散,直面火麒子,想要一拳將其打成肉泥.

"不好!"

火麟兒神色一霰,怕其兄長發生意外,也橫擊了過來,雪白的玉指粉碎長空,印向葉凡的太陽穴.

另一邊,凰虛道一轉身直奔聖皇子而去,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天皇子被打死,而今已刻不容緩.

"一個也別想走,過不了我這一關一切成空!"葉凡打出了真火,用出了極限速度,連與火麟兒還有火麒子碰撞,肉身撕開虛空,攔阻凰虛道,又同其硬撼了數十百擊.

所有人都倒吸冷氣,此人果真強大,快到不可思議,而今三位古皇子動怒了,他還敢如此,且真的攔住了,可謂深不可測.

"既然你求死,我那我就成全你!"火麒多冷漠的說道.他一抬手,麒麟九式使出,此種秘術與體術相合,威力無窮,這是開戰來頭一次展現.

"還怕你不成!"葉凡無懼,張口一嘯,氣吞山河,不光力敵他一人,還同時橫掃火麟兒與凰虛道.

"合戰你這樣的人,于你我他都算不敬,我倒是想與你單獨切磋,來印證我的道,可今日不行,不能讓天皇子死掉."凰虛道話語千靜.

"那就戰,也許一不小心,我會屠掉你們當中的一兩個."葉凡回應道.

"狂妄!"連火麒兒如凝脂般的美麗臉頰都出現了殺機.

"轟!"

生死搏殺,大戰開啟!

然而,卻也在這一刻發生了驚變,黑皇等以大陣圍困半聖與八部神將,原本還勢均力敵,可此時有外力介入了.

竟然是一位人族強者殺來,駕馭一輛金色的古戰車,戰氣沖霄,隆隆而名,碾壓過蒼穹,長驅直入,破進大陣中.

在那戰車立著一條雄偉的身影,黑發披散,眼神似冷電,渾身血氣澎湃,逆天而,像是一尊天帝屹立.

在其周圍,九條真龍盤繞,九只仙凰振翅沖天,九頭白虎嘯月……光華蔽日,將他襯托的如同天帝降世般,被環繞中龘央.

"王騰,竟然是他,這麼多年來,他一敗再敗,已經有十年未出世了,不想今日殺了出來!"

曾經的一位絕代天驕,號稱北帝,被尊為人族年輕一代最強者之一,可自從敗在葉凡手中後,一蹶不振.

誰也沒有想到,今日他強勢而出,來就以天帝戰車破陣,撕開了一角,讓戰局發生了逆轉.

"竟然是這個王八羔子來壞大事!"黑皇怒了,在真賢城時用盡了陣台,多年積攢的神材消耗一空.

在這個地方,只能以一般的材料刻陣,堪堪抵住八部神將,但時間一長必然崩潰,它以為還能堅持片刻,不曾想北帝來了,最後的蟻穴出現讓大陣如決堤.

在眾人看來,北帝勢如破竹,一下子就撕開了一角殺陣,闖入到了戰場中,八部神將如洪水般沖出.

"殺……"喊殺霰天,盡管八部神將死傷慘重,很多都折損在了黑皇的大陣中,但是幾位半聖一個都沒有死,全都沖了出來.

"可恨啊,就差一點聖皇子就劈殺了天皇子!"葉瞳眼睛都紅了,攥緊了拳頭.

在這一刻,殺聲震天,八部神將都沖了出來,這是一場大禍,向著天皇子那里殺去,更有不少去截殺葉凡.

"給我拿神女爐鎮龘壓,堅決不能讓一人接近聖皇子那里!"黑皇大叫.

厲天與燕一夕催動神女爐,籠罩天地,浩蕩出無邊聖威,然而幾位半聖當中也有人持有,剛才在陣中就是藉此對抗的.

"轟!"

血光滔天,這個地方沸騰,大戰到了白熱化,一片混亂,到處都是殺氣,血肉橫飛.

王騰冷笑,竟不比古皇子弱幾籌,也不知道這麼多年來吃了多少苦,在今日徹底爆發,攻伐黑皇他們後,他駕馭金色的古戰車,直沖聖皇子而去.

"敢爾!"

葉凡震怒,在這一刻先後射出兩支黑箭,劃破長空,滅殺半聖與八部神將,更是阻攔勇不可擋的王騰.

"不止你有聖器!"

火麒子冷笑,此時他們不著急了,不用去救天皇子都沒事,八部神將絕對是一股不可擋的洪流.

他抽出一杆方天畫戟,亦是聖器,攔阻葉凡的去路,恐怖氣息震動天地.

葉凡不得不召喚回來一支黑箭護體,而後更是祭出那具石胎,真身入內,當作戰衣,橫殺四方.

這個地方徹底炸開了,像是沸騰的水一般,幾件聖器同出,全部複蘇,這是一場毀滅性的災難,山崩,海干,地裂,天穹炸,什麼都難以存在.

八部神將損失慘重,在混戰中滅亡了三成,可那幾位半聖太過了得,已經殺到天皇子的身邊,讓聖皇子遭遇了重擊.

"吼……"葉凡一吼山河動,不顧三位古皇子的阻殺,怒發沖冠,拼命向前橫殺而去,各種血液飛濺,古族一排排的倒下,他渾身都被染紅了.

"無論誰來,今日都必殺天皇子,擋我者死!"葉凡喝道,傳到出自己堅不可摧的意志,對王騰相助古族恨到了極致.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