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憂成真
一尊神魔屹立……顯化天地間……像是可以上抵天庭,下踩地府,俯仰之間九天十地皆顫抖!

他強大的氣勢讓人窒息,滿頭黑發如一道道墨瀑垂落,眸光深邃,一口就吞掉了半聖,驚的天地間寂靜無聲.

"悄……"

半聖大吼,在這尊神魔異象的腹中折騰,想要打出來,他驚,怒,懼,恐,心膽皆寒,張口一吐,一杆鐵戈沖出,劈斬.

同一時間,他展開了自己的領域,半聖光輝沖起,想要剖開絕地,還生出來.

然而,現實很殘酷,他的異象領域給克制的死死的,根本就沒有一點用處.人族聖體異象一出,幾乎無異象可以匹敵,全都將失效.

唯有鐵戈縱橫,要擊穿神魔的腹部,然而等待他的卻是一個巨大的磨盤,向他碾壓而去.

在神魔腹部,也就是輪海的位置,苦海與生命之輪相合,化為了一口磨世盤,將鐵戈壓的寸寸成粉.

半聖大叫,渾身寒毛倒豎,他在這一刻感覺到了一種特別的本源之力,通過這種神魔異象知道了葉凡是誰.

但是,卻根本叭不出,神識都被壓制了,磨世盤落下,他帶著不甘與不忿還有驚恐,血肉成泥.

古族這名半聖神識猙獰,寫滿了恐懼,六論他怎樣掙紮都沒有起到任何作用,牙神熄滅,徹底消散.

一聲輕響,這尊矗立于天地間的神魔異象也炸開了,徹底消失不見,讓這個地方鴉多無聲.

一個半聖就這樣死去了,被一口吞掉,死圌于圌非圌命……在那神魔消失處,一大片血霧飄動,只有這些留下.

"我看你們誰敢再踏足一步!"葉凡的真身大喝.

這句話在長空下激蕩,如一片驚雷在轟鳴,震的人雙耳疼痛,許多人身體搖動,幾乎摔倒在當場.

幾名商量好,想要干擾戰場,馳援天皇子的半聖,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同時心底生出陣陣寒氣,一個同伴就這樣死掉了!

這一刻,他們進退維谷,本已經做出了決定,旁邊不少人都在看著,可是活生生一幕慘劇讓他們全都發毛.

向前一步可能就是死!而就此不動,丟人丟面,心中憋屈.

其他人大氣都不敢出,覺得神秘的人族修士太強勢了,竟然一吼鎮住了幾位半聖,有君臨天下之氣概.

"逾越雷池者死!"葉凡真身大喝,他身在戰場中……分身乏術,只能竭盡所能,這樣祭出霸氣一擊,進行震懾.

最終,幾位半聖臉色蒼白,沒有一個人邁步……全都石化在了那里,並未敢繼續妄動,對于他們來說活著最為重要.

大荒中起風了,人們身體一陣寒冷……改有一個人說話,一片甯靜,皆被震住了.

尤其是不久前那幾名低語,說是不能讓葉凡活下來的古族,更是一陣膽寒……此刻分明感覺到了一對眸光掃過,如刀刮骨.

場中……戰斗依然在繼續,天皇子目睹這一切,道心更加不穩,被猴子一棍子掃過,將頭上的神金皇冠抽碎,仙簪更是成粉,黑發一下子破散了下來.

他急怒攻心,揮動不死天刀,霍霍刀光沖霄,拼命抗擊.

另一邊,火麒子臉色冷漠了很多,盯著葉凡的真身與道身,將戰力又提升了一截,擋住其去路,不給他再向外出手的機會.

葉凡也沒有再出擊,按照這種狀況來說,他只需要擋住三人半個時辰足矣,聖皇子肯定能取勝,因為天皇子道心不穩,敗亡是早晚的事.

猴子手中的鐵棍發出嗚嗚聲,每一次落下都有一條條黑色的裂痕蔓延向四面八方,與不死天刀撞擊出徇爛的火光.

很多人在期待這一戰,全都心潮激動,即便是在輝光的太古年間,人們也沒有見過皇的對決,而他們最強子嗣的爭雄無疑是一種比較.

"噗..

天皇子心神不甯,又吃了一棍,噴出一片血跡.他第一次生出恐懼,他在害怕自己落敗,從未陷入過這樣的苦戰,心中無底.

即便與少年不死天皇對決時,他也不怕,因為他知道其父的道痕不會真將他斬殺,他可盡情對決,而不是現在這樣擔憂.

聖皇子是什麼人?這麼多年來在生死中徘徊,在大戰中成長,同天皇子的護道者征戰這麼多年,經驗豐富,眸光化成有形的火炬,更加強勢了.

他大開大合,步步緊逼,讓天皇子越發不安,幾次險遭不測,在黑鐵棍的神威下不時咳血.

其實,天皇子的體質的確冠古絕今,無以倫比,所修神通亦震古爍今,自身實力完全沒得話說,不然也不會將猴子重傷了.

但是,此時他缺少一種氣勢,那種真正一往無前,無懼生死,可以與敵俱滅的心志他沒有.

大戰到這份光景,猴子也是滿身傷痕,甚至可能還會重一些,他沒有不死仙珍,更無悟道茶等,完全是靠自己走到這一步的.

即便有個叔叔,也對他也不理不問,隹他自生自滅,憑他自己去持天下,坐在須彌山上不出,像是將他遺忘了.

然而,他的斗志比鐵還堅,打到天皇子膽寒,道心徹底失衡,這一刻天皇子開始節節敗退,險死還生.

"猴子你別逼我,大不了我廢掉半身道行,以仙珍滅你魂骨,這些東西你沒有,無法與我抗衡!"天皇子森然說道.

聖皇子大開大合,越發的從容與鎮定了,眸光充滿了自信,步步進逼,幾乎快壓著他打了,道:"除卻你父留給你的這些,你自己有什麼?今日我必斬你!"

"當"

烏黑大鐵棍打下,火星四射,不死天刀連連顫求,天皇子雙臂發麻,他心神不安,越發被動了.

"轟..

聖皇子一拳轟殺了出來,擊向天皇子的頭顱,拳罡霸氣無邊,帶著千重萬縷的大道軌跡,將前方覆蓋.

天皇子怒吼,一邊攔擊,一邊倒退,他狼狽不堪,任誰都看出了他的敗相.

遠處,許多古族名宿將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全都面面相覷,而後一些人不禁輕歎了起來.

"天皇子的血脈與根骨幾可謂天下第一,事實上其修為似乎強上聖皇子一籌,但是地……卻要敗了."

"古之天皇留下一此絕世仙珍,的確成就了天皇子,讓他後來居上,勇不可擋,但也正是因此,讓他少了應有的磨礪,缺少一種堅韌的心性."

"聖皇子根骨不差于人,自己一步一步上來,根基紮實,在同一境界心性遠勝天皇子,此戰必勝!"

天皇子橫刀而來,同時以掌刀劈向猴子,聖皇子以鐵棍擋天刀,無視那一掌,一拳轟向天皇子的頭顱,戰氣與血氣淹沒東荒.

"你……"天皇子驚懼而震怒,對方像是個亡命徒般,在跟他換命.他可不想這麼死,在電火石花間倒退,以絕世秘術抗衡.

聖皇子自不是想同歸于盡,完全是攻心術,看准了天皇子的心性,他越發的神勇起來.

"噗.

鐵棍橫掃下來,砸在天皇子的肩頭,血肉橫飛,讓其身子哴蹌,骨骼響個不停,出現了裂痕,近乎折斷.

"啊…………,天皇子大叫,拔頭散發,祭出各種妙術,如同瘋了一般,大戰猴子.

另一邊,葉凡倍感吃力,凰虛道,火麟兒等加大了攻勢,因為火麒子三人被請出,都得到了莫大的好處,不可能真看著天皇子殞落.

葉凡感覺到極度危險,一是三人體內的血脈之力變得更強了,二是他們身上可能有什麼大殺器!

他以前與火麟兒有一點交情,但是而今若是拿出來肯定沒有什麼用,在真正的核心利益面前,曾經的那些算的了什麼.

"既然南下,我等不可能看著天皇子殞落,再敢攔阻,讓你枉死.!"火麒子開口,神色冷漠無情.

到了這個地步,他再不盡全力,天皇子可能就要死了,什麼都晚了.

"能過我這一關再說吧!"葉凡冷聲道.

"我不想無謂戰斗,直接殺你算了!"火麒子寒聲道,體內溢出一縷恐怖的氣機,直射葉凡而去.

"帝兵之威!"葉凡變色,他一直在擔心這種大殺器,竟然成真了.

他早就有一種隱憂,這幾人若是攜帶古皇兵南下,那將是一場天大的麻煩,故此他一直都很忌憚.

"轟!"

葉凡演化兵字訣,震動體內的仙鼎,以前持有兩塊綠銅時便難以催動,而今亦是無法主動祭出,卻可以進行防禦.

感應到一縷帝威射來,他的體表充盈起一層光華,阻擋住了這和殺勢,使之不能入體.

"什麼?"火麒子第一次變色,這種情況說明對方必然有帝兵,不然怎能擋他威勢.

"嗡..

火麒子軀體一震,綻放出一片徇爛的霞光,全都射向葉凡,猶如太古的皇君臨天下,再現人世間.

天空中圌出現一頭巨大的藍麒麟,發出萬文光,神威浩蕩,氣吞山河!

葉凡眸子冰冷,他最為擔心的事情終于發生了,古皇子南下,恐怖程度遠超一般人的想象.

若是凰虛道也是挾古皇仙兵而來,那就更加艱難了!

但是,既然已經戰到了這般田地,聖皇子占據上風,即將斃掉天皇子,他說什麼也不能退縮,要攔住這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