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驚豔
……吼……

大戰多時,火麒子露出不耐之色,有點發狂的跡象,滿頭藍色長發亂舞,發出一聲長嘯,這方天地崩潰了!

像是末世洪水,又如九天星河垂落,這是麒麟吼,一怒而出,山河皆崩,瀚海都可蒸干,太古麒麟祖王可直接吼碎下月亮來.

火麒子身為古皇子,體內流動有最強血液,早已斬道多年,本身足夠強大,此時一吼自是十方天宇炸開,什麼都攔阻不住此音波!

十萬大山,萬獸悲鳴,群禽墜地,全都簌簌顫求,趴伏在地,渾身哆嗦個不停,朝這個方向敬畏的膜拜.

而首當其沖的葉凡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那藍色的道波化成為漣漪,讓虛空寸寸崩開,讓他的真身與道身劇痛.

"斗!"

葉凡口中發出一聲叱,喝出道音,以驚世秘術抗衡,以攻代守,用斗戰聖法演化唵子音,化為斗字沖出!

這是一場驚豔東荒的激烈大碰撞,漣漪擴散,似不劇烈,但是毀滅性與殺傷力大的驚人,那成片的插云山峰粉碎.

而那蒼茫天宇都化為了混沌,因為整個炸開了,什麼都沒有剩下,舍己之外,再無其他!

一切都像是四歸了原點,回到了天地初始時代,神風怒號,魔光崩現,混沌霧氣彌漫,萬物同寂.

在這無垠的虛空上,葉凡真身與道身共存,舍此之外,諸神萬靈皆避退,雙重道喝,誰也不能阻擋.

一聲清嘯傳來……火麒兒出現……與其兄長一起沖來,雙重麒麟吼現,這個地方更恐怖了,天宇寸寸炸開,混沌開辟了又洶湧.

驚人的場景,開天辟地的力量在齊現,恍惚間有神哭魔泣,颶風卷太虛,一聲道喝化為天河,燦纏無比!

天際盡頭,人們都顫票,這是何等的戰力?難怪可以屠半聖,就憑這種手段足以,有幾人可爭稚.

眾人暗自慶幸距離足夠遠'這種漣漪絕蠟可以讓他們形神俱滅’只要被波及,連毛發骨塊都剩不下.

葉凡雙手劃動,演化諸天星域,口中喝道,對抗麒麟吼……而身前背後則是一顆顆生命古星,日月轉動,大星複生,定住了乾坤.

遠處,凰虛道皺了皺眉頭,沒有出手,靜看這一結果,模糊的身體越發的深不可測了.

"轟!"

最後一擊,火麟兒,火麒子倒退,葉凡與道身也一陣搖動……這對麒麟兄妹果然足夠強大,讓他生出一陣感歎.

"究竟誰的鋒芒更威,這位人族修士強大的離譜了,支撐了這麼久還沒有敗亡……能堅持到幾時?"古族諸多名宿心中震動不已.

凰虛道振臂,猶如仙凰擊九重天……他的攻擊力絕世霸氣,右臂一斬之力將混沌全部震散,燦爛凰羽神光掃出,將葉凡籠罩.

"咚!"

葉凡與他劇戰,第一次如此神色凝重,每一擊都讓他感覺到了一股磅礴大力,凰虛道無論是道痕還是肉圌身都舉世難匹,讓他都感覺到了危險.

這麼多年來,誰可與人族聖體爭雄?而今凰虛道做到了,勇冠天下,像是一頭仙凰在舞動!

血凰山走出來的強者,雙臂一震有億萬均之力,什麼都要崩開,世間萬物都要破,人間沒有幾人可接的下來.

火麒子長嘯,又一次殺來,戰意更濃了,而殺傷力也提升了一大截,顯然漸漸打出了真火!

葉凡從來沒有小覷過古皇子,過去是,現在一樣是,真正對決時,古皇親子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大,遠勝過元古那樣的古皇八世孫.

這不僅是真正的帝子級人物,還是當中的佼佼者,太古皇不可能只有一位子嗣,能夠被選中封到當世的,絕對是優選.

"若非……"逆斬了大道,今日吉凶難料."他一個人擋住三位古皇子嗣,可以說是一種奇跡,早已讓觀看者瞠目結舌.

世間,從來不缺天縱奇才,而個人造化都不同,誰也不能說獨得上天青睞,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可以世上無敵.

昔年,葉凡起步較晚,奮起直追,總算是超脫了上來,但要說可以視古皇子如螻蟻,那就真的天真了.

這些人物有哪一個是凡俗?

天皇子的血脈就不用說了,而他一出生就伴造化源眼,這是逆天的仙珍,可強化胎身也知多少倍,連葉凡前面的幾代源天祖師都沒有得到過.

而在天皇子成長的過程中,更是有神茶樹相伴,每日都喝悟道仙茶,手持悟道古樹心修行,常人難以想象.

且,每個月底,天皇子都要與少年時代的不死天皇生死對決,這更是一種常人無法企及的修行方式,比之葉凡一次性的逆戰大道,面對古之少年大帝更甚.

而這些都是外人能探知的,至于不死天皇還為他留下了什麼,那就不得而知了,所有這些也許都只是冰山的一角.

從天皇子不難推測火麒子,凰虛道幾人,必然有同樣逆天的大造化,起點很高,得天獨麇,每一個都是傲視萬古的天縱人物.

太古的皇最大的心結是打開成仙路,就此踏進另一片天地,可惜他們看不到希望,只得將滿腔心血放在子嗣的身上,這是他們希望的延續.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幾人被寄予了厚望,是太古皇傾力培養,代他們而成仙的人,最終要勝過古皇.

只是,最後能否超脫于古皇上,那就難說了.但目前絕對是同齡最強者!

葉凡在吃驚,而更多的古族強者,包括凰虛道與火麟兒心中也都在震動,這名敵手如此風采,絕對是帝子級人物.

不然何意敢以一擊三?古之大帝部不一定能做到!因為,以凰虛道,火麒子的天資……再加上父輩傾盡心血的栽培,就成就而言……在這個時期絕不會弱于任何一位少年大帝!

"以一敵三,到現在還沒有敗,他能堅持到幾時,這是一個神話嗎?"

"這是帝子的風采啊,驚豔于世……不然誰可做到,他絕對能與古皇子並駕齊驅,古之大帝的子崩終于出世了!"

古族眾人悚然.

此戰,不由得人們不驚憾,激烈而讓人目眩,如仙珠射豔,一刹那的芳華足以照亮整片河山,讓人銘記,心緒起伏……波瀾壯闊.

人族多人戰血澎湃,仿佛回到了古之大帝出生的年代,帝于亂世崛起,照耀十方,平動圌亂,守安平,就此長鎮于世……九天十地皆甯,再無人敢欺人族.

"這個人不能留!"古族有幾位強者低語.

刹那間,人族一些修士聽聞全都渾身冰涼,李道長之流更是議論了起來,擔心會惹怒古族,出現大禍端.

"想殺我你們盡可過來試試看?"葉凡一聲長嘯……瞳孔像是天劍一般射圌出兩道熾威的光,錚錚而鳴,即便相隔很遠,但是逼圌迫的洲才說話的幾名古族全都蹬蹬倒退……臉色一片雪白.

"轟!"

葉凡氣勢提升,戰力飆升,將三位也皇子都震退了幾步,竟然是要向天皇子那里殺去.

"你……"

火麒子眸子冰冷無情……道行與法力一樣提升了數倍不止,裂鋒相對,相阻抗衡.

然而,遠處天皇子卻是一驚,他心中思量不准,怕葉凡的一具道身抽不冷子沖殺過來,幫助聖皇多斃他.

天皇子的道心頓時有點不穩,他能夠掛來火麟兒等人是因為付出的代價足夠讓古皇血脈動心,但他們是否真的為他拼命就很那說了.

"砰"

聖皇子之心不動如磐石,眸光冷冽,舉手抬足更為凌厲了,殺伐之光淹沒了六圌合八荒,所向無敵,打的天皇子大口咳血倒退.

"啊……"

天皇子長嘯,絕美的容貌寫滿了驚與怒,他自負血脈天下第一,身為萬族共尊的不死天皇的唯一子嗣,不能容忍別人將他擊傷.

盡管聖皇子也已是重傷,不時咳血,但是天皇子還是難以接受,只應他傷敵,而無人能傷他才對.

"聖皇子,你憑什麼與我斗,我父給予了我天下第一的體質,自出生便修習天下第一仙經,你永遠都將被我踩在腳下!"

天皇子近乎瘋狂,殺招無盡,妙術無窮,驚的一些半聖都毛骨發寒,通體冰冷,他們絕對擋不住,上去必死無疑.

"我父給予的……他將整片世界給了我!"聖皇子回應,出手更為凌厲.斗戰聖血沸騰,戰意高昂,像是要擊落九重天.

"你說什麼?"天皇子怒吼.

"我父未給我留下護道者,更沒有為我准備可逆奪天地造化的仙珍,他只是給了我一個自圌由的世界,讓我可上擊九天,下擊九幽,能夠自圌由翱翔,不受束縛,沒有枷鎖!"聖皇子神色平淡無比.

但是,此時他的氣勢卻更勝了,有我無敵,獨尊世間,越發霸氣,強勢主動,幾乎要壓制天皇子了.

聖皇子的話語振聾發聵,凰虛道,火麟兒,火麒子都是一震,而天皇子更像是遭了一次重擊,身體一個哴蹌,被猴子跟進,烏黑大鐵棍砸下,將其抽飛了出去,嘴角鮮血長流.

天皇子怒嘯,也就是他的體質才能承受住,換作其他人必成血泥了,他曆經一番艱難的持斗才挽回劣勢,但是他道心不穩了,因為他想起了不死天皇的饋贈,給了他兩條路.

第一條路光明璀璨,護道者,絕世仙珍應有盡有.另一條路只有一把不死天刀,讓他以此刀斬掉悟道茶祈,粉碎諸多仙珍,徹底斷絕第一條路.

而他最終選擇了前者!

"父親,你是古今最強者,最睿智的神明,卻給了我這樣艱難的選擇……九天十地內,未來我為第一,我的路自己選擇!"天皇子眸光懾人,大聲吼出.

"不好,天皇子道心不穩,千萬不要出現意外!"觀戰者中不少古族都變了顏色.

"天皇子有八部神將追隨,有一些太古祖王護道,大勢天注定,而聖皇子卻什麼都沒有,既然我等最初就選擇站在天皇子一邊,那麼現在也沒有什麼可猶豫的了,要相助一把."

有半聖按捺不住,向前而行,他們不敢真的攻擊聖皇子,但卻也要做出擾動,想支撐到天皇子道心穩定下來.

"我看誰敢踏前一步,縱逃到九天之外也取他性命!"葉凡大喝,體內戰血沸騰,眼看聖皇子占據上風,這些人卻想半途干擾,扭轉乾坤,他竭盡全力發出一聲長嘯.

"我就不信邪!"一位半聖低聲冷笑,向前邁了一大步.

"殺!"

葉凡舌戰驚雷,口中只吐出這樣一個字,體內沖出一道異象,化成一尊巨大的神魔!

這是仙王臨九天異象,可是而今演化,像是化成了神魔降世,氣吞山河,十萬大山都崩開了!

"呃……"

葉凡異象化成的這尊神魔,張口一嘯,十方風云崩散,他一口將這位半聖給吞了下去!

"啊,什麼?!這是……"……"所有人都呆住了,整片天地都寂靜了下來.

神魔吞天地,葉凡發威,呼喚月票,讓狂風暴雨來的更猛烈些吧,嗯,讓月票也猛烈些吧,多謝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