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不屈
壯闊星海——顆又一顆古星轉動……克滿了生命的印記,每一顆都大氣磅礴,合在一起似星域墜落.

一道悠悠鍾聲響徹乾坤,在這星域間,那顆化為聖鍾的大星,道音擴散,席卷六圌合八荒.

一道道清晰能見的漣漪震出,所過之處星域枯寂,山崩海沸,破滅萬物.

然而,凰虛道與火麒子等人也非等閑,一個個道行精深,法力卷天,每個人都是蓋代天驕!

他們都是當年的各自所在大世的"第一人."只因成仙路才被封到了而今,在同一世顯化,不然怎能相遇,這等人物若能出現一個已算是逆天!

凰虛道雖然身體模糊,始終屹立在大道痕跡內,但是卻強大的讓人心悸,其勢氣吞山河,一拳轟出,古星化成的大鍾頓時止波,漣漪皆被定住.

一聲凰鳴劃過星海,比之古鍾聲都要浩大,凰虛道振臂而擊,猶如一道天宇颶風刮過星海,聖鍾龜袈,發出一道刺耳之極的碎音,炸開在虛空中.

同一時間,凰鳴不息,沖擊過星海,一顆又一顆古老的大星炸開,葉凡所展現的星域瞬息暗淡了一大片.

"咚"

葉凡與凰虛道硬碰硬,真實對擊,兩人的身體都劇震,而後各自倒飛而去,星光又一次暗淡了不少.

"呃…………,

火麒子長嘯,一頭藍發破散著,他雖然身材修長,但卻形似一頭上古蠻龍,血氣壓蓋九天十地,揮動大道鎮龘壓了下來.

葉凡的另一具道身……眸子像是兩把鋒銳的刀子'他亦勇往直前’迎擊了上去,拳指中暗合六道真義!

"噗.

兩人打在一起,肉圌身櫻鋒,大道對峙,先天比拼,後天爭罐,從各個方面決戰,劇烈無比,化成兩團光,與道痕等纏繞在一起.

"畔.

兩道身影分開,許多古星裂開,星域暗淡.而真實的大地上更是一片破敗,戰場向大荒推進了八百里……山脊都斷了,一座又一座主峰被夷為平地,什麼都沒有剩下.

"轟!"

聖皇子火拼天皇子,兩者打出了真怒,烏鐵棍橫掃八荒,粉碎萬物'不死天刀更是斬破九重天’道光萬縷,連續激烈對抗.

"噗"

聖皇子咳血,渾身金色的毛發豎立,像是一個璀璨的金色戰神,戰意殺到了沸騰……他汪身都是聖光,勇冠天下,但是在這場大戰中還是受傷了.

天皇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俊美的臉上一片潮圌紅……嘴角溢出一縷縷的血跡,猴子的大棍重若億萬均,讓他倍感吃力.

兩者的父親都是絕代傳奇,一個萬族共尊……起始于太古初期,一個統圌治太古……坐化太古末年,遙遙相對.

聖皇子與天皇子間的戰斗倍加引人矚目.

"聖皇子大戰天皇子,這是斗戰聖皇與古之天皇戰斗的另類延續,讓人激動!"

古族許多人情緒起伏,不少人激動到顫扒,全都握緊了拳頭,在緊張的觀看.

"那個人族修士也太強大了吧,竟然一個人暫時攔住了三位古皇子?雖然說時間一長,必然殞落,可這還是讓人感覺太過不真實了,驚才絕豔!"連古族的名宿都動容了.

四面八方,各個山頭上,修士無邊無沿,都展遠距離觀戰,自然也少不了人族的一些名門.

人一多了,自然說什麼的都有,因為每一個人觀點不同,認知不…….

"這是一場慘劇啊,究竟是什麼樣的一群人,為何惹怒天皇子,導致許多教門被滅,讓燕都無辜的凡人都慘死,真是罪人啊."

"我說李道長你悲天憫人過分了吧,這麼多年來天皇子君臨東荒,殺的人族還少嗎,滅的道統不夠多嗎,人人自危,不敢抗衡,其狼子野心誰人不知?而今好不容易出了一個敢與抗衡者,反倒成了罪人?"有人冷嗤.

"那他也不該連累無辜!"李道長大聲道.

"戰場不是童話,不是兒戲,何時不死人,向來都是殘酷的.何為連累無辜,天皇子一直視人族如螻蟻,這麼多年來擊殺的人族高手還少嗎?又是誰連累的,也要算在這群人身上嗎?有人起來反抗,而天皇子喪心病狂,屠圌殺無辜的凡人泄憤,這也能怪反抗者嗎?若是如此,所有人族都緘默吧,做一個逆來順受的奴圌隸最好不過."

"那他就應該堂堂正正與天皇子一戰,而不應該如此茗計,那樣也顯得大氣與光輝,這樣做讓我等都可能受到牽連."李道長高聲道.

"堂堂正正?光輝大氣?可笑!天皇子與數位古皇子聯袂而來,有獨戰的打算嗎?還有幾位深不可測的半聖相助,持暗金長槍的人族強者這樣去決戰,等著被圍殺至死嗎?沒有誰可戰這麼多皇子!而且,是天皇子畏縮,自己不敢獨戰,到頭來反倒是他光輝大氣了.終于有了一個敢挑戰天皇子的強者,卻反倒成為了小人,好逆天的道理."

"但他還不是失敗了,在真賢城外讓天皇子突圍而去,並沒有取得任何效果,終究是不行."旁邊另有人開口道.

"戰場又不是童話,誰能一路高歌,始終制勝,敢于站出來反抗倒成為了不是?這麼多年來,天皇子縱橫天下,大殺人族強者時諸位又做了什麼,都在哪里?還不都是冷漠的看客."

"貧道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只看結果,他沒有取得效果,就是不行,可能會讓我等受到牽連!"李道長又一次開口.

"道長連事後明理者都算不得,發生過了的事情還看不透嗎,怎能說這一戰沒有效果?若非這些人引得天皇子暴怒,讓其步入殺局中,後果肯定不堪設想."

許多人一陣默然,此言非虛……天皇子攜恐怖陣旗而來……全都消耗在了這一戰中.

"若是這些人如李道長所言,光輝,血氣的去進行一戰,恐怕都會被一網打盡,成為枉死在陣旗中的一片劫灰而已,死的毫無意義.默I然料定了天皇子的性情……自然要岑對而戰."

不少人點頭,天皇子從未打算獨戰,請來如此多的可怕幫手,陰謀張網以待,這些人若還要去光輝大氣,不是愣頭青嗎?

如果不是在真賢城外提前破解了陣旗,交戰中天皇子突然發動,這群人必然會陷入被動,肯定有部分人慘死,身入絕地.

"貧道只看結果,到頭來還不是要在此戰斗?"

"古族高手強過人族,祖王諸多,依道長看來……何需什麼戰斗,自此當作奴圌隸算了……何需這個過程,大家都緘默好了.瓦解不死天皇陣旗等,步步戰斗,都沒有什麼意義,在道長看來,人族不該去戰,逆來順受好了……臣服于各族之下."

甄道長開口,道:"即便如此,他們見天皇子破陣後,一路南下……殺戮無數,為何畏縮,不去阻止?"

許多人搖頭,沒有說什麼……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天皇子抬手就可打開域門……怎麼阻止,一路南去,誰能確定他們的坐標在哪里.

這群人能這麼快截住天皇子已經多是奇跡了,若非有精通傳送陣的高手,通過蛛絲馬跡查知,不知被甩到了哪里.

"都是借口,這群人是想站在道義的高度征伐天皇子,虛偽!"李道長開口.

眾人搖頭,都覺得莫名其妙.這麼明顯還有什麼可說的,這群人抗衡天皇子,自始至終都在進行,何曾找過什麼借口,一直岑對,步步抗擊.

場中大戰越發激烈,而人們的議論也多了起來,空鋒相對,各不相讓,觀點不同.

葉凡,聖皇子,凰虛道等雖然身在大戰中,但也可聽到,因為皆有天耳神通.

天皇子哈哈大笑,而後冷醅無比,掃視葉凡等,嘴角露出揶揄之色,他所說的成為了事實.

凡人死了這麼多,葉凡心中有悲,面對天皇子的挑釁,他鎮定視之,因為這些早已料到.

他們此前激怒天皇弓,效果顯著,將其引入了必殺局中,黑皇布下四層大帝殺陣困之,天下誰人可抗?

這一次未能殺天皇子,這非局不夠好,而是天皇子一脈底蘊太過強大,功虧一簣在這上面.

戰到了這般境地,不是聖人都得要死個透徹了,也幸虧是他們,有黑皇之大陣抗衡.

不然,天皇子這次是要將他們一網打盡的,那麼多可怕陣旗齊出,山河無光,日月無色,誰都得死.

"哈哈……"

天皇子冷醅大笑,掃視葉凡等,以神識暗中傳音,道:"我真有點殺不得殺你們了,下次我圌干脆去屠掉十座凡人的城池好了,不用我打,你們人族自己就會誅伐你等,定位你們為萬古罪人,哈哈……"

場中大戰驚世,遠處人們亦在爭佑

"這些人無故惹什麼天皇子,到頭采引發對方震怒,多半會牽連我等,真是添亂."

"古族如此勢大,這些人抗衡的了嗎,干嗎要去擊殺天皇子,莫名讓我等都陷入危局中."

"你們可真是得過且過,天皇子欲滅人族道統之心從未變過,若是讓他成聖,災難不可想象,你們還有骨氣嗎?這次借聖皇子之手,以皇子殺皇子可能是唯一的機會了."

"要不是這些人,天皇子怎麼會震怒,如此反抗能起到什麼作用?"

"老夫認為,他們所為有些過了,當冷靜處之,超脫出來,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外,這才是英雄的體現."

"怎麼決勝?"

"這…………,

"佑們這些人難道已經適應了古族高高在上的現狀了嗎?偶有反抗者,卻反倒成為了不是,是為異端,這樣下去……真的要麻木了嗎?"

天皇子將這一切聽的清清楚楚,聞聽後忍不住大笑,眸光越發的森冷了.

葉凡心中平靜,所見也算不得什麼,在星空另一岸,這樣的人與事還少嗎?但遇搶劫,人人避之不及,輕生自殺引人圍觀,無動于衷,甚至取笑,戰爭年間的例子更是讓人心寒,一群看客而已,冷漠麻木.

場中,大戰更為恐怖了.

"這天都要聽我言,這地都要尊我意志,聖皇子你憑什麼與我斗?"天皇子大吼,氣勢不斷攀升,發絲凌圌亂,瞳孔懾人.

"轟"

他右手持天刀,左手劃動,接弓向虛空,那蒼茫太空盡頭頓時風雷大作,神風怒號,混沌氣暴漲!

在這一刻,整片大荒一片壓抑,讓人要窒息,所有修者都驚恐了,可以清晰的見到在那天穹上一片隕石飛落.

每一顆都巨大無比,劃動出炫目的光,自天外而來,帶動著滅世的氣機,域外隕石成片的飛來,這種威勢讓眾生都顫票!

天皇子手段逆天,言即法,行即則,這簡直像是要滅世般,所有隕石都沖向聖皇子,整個世界都在糕動.

"給我開!"

聖皇子像是將要合道了,擊出成片的大道軌跡,進行化解,想要重新將隕石接弓向域外.可是,卻失敗了,他不得已又以烏鐵棍怒擊九重天,迎戰而上.

"當!"

在巨大的隕石面前,猴子的身軀像是一粒塵埃那麼渺小,但他還是一棍砸碎了,讓星辰碎片成為一片劫灰.

然而,隕石密集,真的太多了,全都籠罩著大道的光輝,威能滔天,舉世皆驚.

聖皇子橫劈豎擋,雙臂一震有億萬均之力,但是面對這樣一片隕石大道聖力的攻伐也有些難以承受.

這是星辰碎片,挾帶大道神威而下,世上有幾人可擋?也唯有聖皇子這樣的肉圌身能夠抗衡.

"噗"

猴子大口咳血,還是受了重傷,在擊毀最後一塊星辰碎片時,他身體一陣搖動.

"嗡"

天地顫抖,聖皇子張口一吐,射圌出一道黃金光,這是先天混元氣,他整個人怒目大睜,黃金發毛根根晶瑩倒立.

"你為這些麻木的人出頭有什麼意義?!"天皇子冷笑道,隕石都沒有擊倒猴子,讓他心中都有點沒底了,對方一點也不弱于他!

猴子先天混元氣沖來,天皇子不得不竭盡所能抗衡,但還是被震的連連倒退,一步一吐血,染紅了手中的不死天刀.

"當!"

他們兩個又戰到了一起,生死對決,性命撂鋒.

另一邊,葉凡的真身與道身共同迎敵,亦戰到狂,憑借極盡神能,擋住了三位古皇子,讓他們走脫不了,亦是驚險到了極致,大戰到沸騰.

遠處,人越聚越多,大多皆來自人族各大名門,更有許多古族王系人馬,全都在觀看這驚心動魄的一戰.

最近兩章讓書評區討論多了起來,請大家蹦躍發言,但不要刀兵相向,俺們要拿諾貝爾和圌平圌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