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大戰古皇子
葉凡以一檔三……阻住凰虛道,火麒子,火麟兒三人的去路,一杆暗金長槍橫天,要獨戰三大古皇子.

另一邊,聖皇子手持烏金大棍,與天皇子對峙,雙方間大道和鳴,隆隆而動,發出一股山崩海嘯般的聲音.

下方大地滿目瘡癭,一片破敗不堪,典都化為一片廢墟,到處都是血跡,斷臂殘肢遍布每一個角落,掩在瓦礫間.

全城沒有一個人活下來,被天皇子擲出的神矛斬了個乾淨,連修士都沒有能逃出一個鮮血淋淋,慘不忍睹.

"你們終于露面了,今天一個也別想活著離去!"天皇子咆哮,在俊美無雙的容貌上表現出來,很不相襯.

"天皇子,你連凡人都下手還有沒有一點人性?"聖皇子喝問.

"人性,你們抄我行宮,奪我道寶,辱我人格,不也一樣嗎?"天皇子針鋒相對,根本就沒有將死去的一城人當做一回事.

聖皇子喝斥:"這能掃提並論嗎?!你率部眾圍刹我,自然是死,敵,不死不休,無論是端掉你的行宮還是殺你部眾,都屬正常.而你卻亂殺無辜,將這些凡人牽扯進來作甚?他們于你于我都無關,卻平白枉死."

"一群螻蟻而已,抬手就能滅掉,死不足惜.阻擋了我的腳步,抹殺個乾淨,倒也舒暢."天皇子說道,瞳孔中越發的冷洌了.

"就沖你說這些話,今日我必誅滅你!"葉凡開口,暗金長槍吞吐驚天神芒.

"人族真是無用,待粹是感情動物,我不過屠掉了一城人而已就將你激將出來了."

天皇子冷酩而緩慢的說道.

"何止我人族我想萬族莫不如此,也許只有你這冷血殘忍之輩不將人命當做一回事."葉凡沉聲道.

"你若早點跳出來何必至于如此,因懼怕我到現在才出來,現在沒人能救得了你們,今天我要將你等鏟除個乾淨!"天皇子冷森的說道.

"就憑你也配說這種話是我還是聖皇子懼怕你?你可真是好大的威風,請來三位古皇子出手,又帶了八部神將以及數位半聖助陣,是誰心中有懼一目了然."葉凡冷漠的說道:"如果你有氣魄,過來與我一戰,如果你怕,我一只手與你對決,也足以鎮龘壓你!"

葉凡說的嘎嘣脆,當眾叫板天皇子要一只手與他對決,讓其他古皇子與半聖退後,直問他可敢一戰.

"你以為自己是誰,還不配與我動手,今日我先斬了這只潑猴再去處決你."天皇子冷酷的說道.

"驚終于敢與我單對單的對決了?"聖皇子火眼金睛,渾身金色毛發閃爍晶瑩光澤充滿了斗志與戰意,興奮的近乎顫抖了起來.

不難看出斗戰聖猿一族的性情,為戰而生,為戰而狂,越強大的敵手越是讓他們情緒高漲,他此時恨不得仰天長嘯.

"殺你一只猴頭沒有什麼成就感過于浪費時間無益,火麒子道兄過來與我一起誅殺了他."天皇子說道.

火麒子軀體修長雄健,一頭濃密的藍發拔散著,眸子開闔間精光射圌出像是兩盞神燈,他頭角崢嶸,擁有帝姿,像是一尊太古的神明!

他的體內血液沖刷血管壁時聲音如山崩海嘯般,震耳欲聾讓很多人都臉色發白,像是有一尊大帝蟄伏在其體內,隨時會複活!

他一步邁出來,遠空所有云朵都潰散了,他舉手抬足似可以輕易劈開整個世界,血脈之力無以倫比的強大.

"咚.

葉凡一拳封擋了出去,阻住他的去路,兩人短暫的接觸,讓乾坤劇震,虛空大裂縫蔓延出去千百條,而遠山成片的崩開!

"刷"

身影錯開,他們各自屹立一片天穹上,遙遙對峙,散發著懾人的威勢.

"你個懦夫,永遠也不可能達到你父親的高度!"聖皇子嘴角噙著一縷冷笑,盯著天皇子說道.

天皇子大感意外,沒有想到持暗金長槍的神秘人族強者能與火麒子對峙,並不落于下風,冷聲道:"可笑啊,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呢.我敢說,即便你攔住了我等,人族也會有很多人不領情,甚至會怪你惹來了禍端."

葉凡默然,對方所說屬實,人心人性……讓人無奈,有時只能讓人一聲歎息.

天皇子一直都是激進派,主張滅掉人族,先是游說神靈谷滅南嶺蠻族,而後更是在瑤池萬族大會時極力鼓動太古祖王,讓他們對人族出手.

這個人如果成聖,必然會無所顧忌,會鏟平許多人族大教,絕對是一個天大的禍端.

葉凡出手對付他,想要一戰永絕後患.

然而,即便天皇子一直對想滅絕人族道統,而此次更是濫殺無辜,也會有人族"衛道士"跳出來,反會怪到他葉凡頭上來不該惹天皇子,這些可以預料.

"少磨嘰,生死一戰,今日取你性命!"聖皇子出手了,他可不想浪費時間,難得能與天皇子單獨一戰,想趁此機會將其斃掉.

"嗡!"

鐵棍橫天,壓的十方寂滅,大荒崩開,天地大道都顫抖了,斗戰聖猿一族是天生的戰者,攻擊力舉世無雙.

"當!"

天皇子亂發拔散,手持不死天刀,雪亮的刀光斬破萬重天,與烏金大棍撞在一起,仙光豔豔……垂落下億萬縷.

每一縷都壓碎一道山脊,遠處大荒成片的崩開,成為一片塵埃,繁茂與生機勃勃的山脈瞬間光禿禿,寸草不生,被夷為平地!

聖皇子大戰天皇子!

開十數年未有之巔峰對決,這是古皇子的大戰,足以震世,這場對決可讓全東荒顫票!

"開始了,天皇子大戰聖皇子……這是太古皇未竟之戰的一場延續……終于再現了."

不要說是人族,就連古族諸罐都神馳目眩,這是一場天大的戰況,所代表的意義非凡.

不死天皇高高在上,萬族共尊……超越神明,讓每一位古族都拜服.

而斗戰聖皇則為太古末代的皇,戰力震古爍今,打遍太古無敵手,一樣讓人敬畏.

而今,他們的子嗣對決,開創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氣氛,這是古之天皇與聖皇的間接對決!孰弱孰強?

"咚!"

葉凡與凰虛道動手了,一拳職出——往無前,在其拳指前群星燦爛,光華劃破萬古長空,神勇無敵.

兩者劇烈大碰撞後,全都倒飛了出去.

凰虛道整個人都很模糊,被大道痕跡所覆蓋……誰也看不清其真容,但是他的強大毋庸置疑,一生只為道活!

"轟"

火麒子要出手,去斬殺聖皇子,如一條藍色的蠻龍橫空,肌體粉碎真空'六圌合八荒皆崩塌’強大的氣息讓眾生顫票,大荒中所有飛禽走獸都伏倒在了地上.

同一時間火麟兒也動了,滿頭水藍色的發絲閃耀……她如神女降世,眸子璀璨,不再像往昔那般柔美,英姿懾人.

"轟!"她一只玉手拂下……天地崩壞,什麼都難以抵擋.

葉凡真身迎戰火麒子……道身迎戰火麟兒,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劇烈的大碰撞展開,十方天字都在抖動.

"什麼,他一個人要獨戰三位古皇子?"

遠處,連八部神將都震撼了,不敢相信眼前所見,這是何等的大氣魄,只身一個人敢如此做!

"狂妄,他真以為是人族大帝轉世嗎,敢這樣以一敵三?!"

"轟"

激烈的大戰攘發,葉凡一個人拖住了三位古皇子,他的速度達到了極致,快到讓人顫票,兩具身體橫擊三人.

"殺!"

八部神將也出手了,當中隱藏有幾名半聖,沒有一人沖向葉凡這里,因為他們覺得三位古皇子足以斬他.

所有人高手全都沖向猴子那里,想要相助天皇子將他絕殺.

"殺……"喊殺震天.

錚錚劍鳴響起,黑皇等人發動攻擊,推動一個大陣前行,將八部神將阻擋在那里,讓他們不能援助,混戰爆發.

時間一長,許多人族修士到了,全東荒也不知有多少大勢力駕臨,趕到此地,要目睹這驚世一戰.

葉凡攔阻三位古皇子,起初並未進行生死對決,只是為聖皇子爭取時間,即便如此,也是打的天崩地裂水倒流.

世人皆震撼,驚的說不話來,這到底是何方神聖?只身一人獨抗三位古皇血脈!

"他是在以巧破萬法,有道身相助,暫時攔住三位古皇子也正常,時間到了,他必會殞落!"一些古族強者也到了,在遠處觀戰.

"話雖然如此說,這也實在夠驚人了,他最起碼也是古皇子級別的,但他只是一個人類啊,難道說古之大帝的子嗣?!"

葉凡大戰三位古皇子,舉世震驚,但凡趕到這里的的人莫不發呆,全都張口結舌.

"滾開!"火麒子怒喝,終于動用了世人難以想象的力量,藍色光華如海一樣沸騰.

仙凰展翅震九天,凰虛道的身影更模糊了,但是其出手卻凌厲了數倍不止,轟殺場內的葉凡.

葉凡眸光熾威,負身與道身一起展動,成片的星光出現,將凰虛道,火麒子,火麟兒都籠罩在內.

"轟!"

上斬九重天,下斬十層地,葉凡像是剖開了九天十地,開辟了一方世界,混沌氣彌漫,一顆又一顆古星出現,緩慢轉動,發出絕代無敵的威能.

他推動著一顆又一顆大星,如仙王降臨凡塵,發出了磨世的力量,真身與道身將三人擋在星海中.

"這是."趕來的人越來越多了,無論是古族還是人類強者都驚憾不已.

"真是一個人獨戰三大古皇子!"

葉凡出手,大氣磅礴,一顆又一顆生命古星轉動,力量波動無匹,每一顆古星可化成一柄道劍,一座鼎,一口大鍾,無能無匹.

"鏘"

一顆古星化為道劍,立劈而下.

"當……"

另一顆古星發出黃鍾大呂般的轟鳴,悠悠神波搖碎了天宇,橫掃三位古皇子.

這是一場大戰,讓人神馳目眩,全都激動到顫求.

聖皇子與天皇子生死圌絕對,殺到了白熱化!而葉凡一人暫時攔住三位古皇子更是讓人幾疑在夢幻中.

大戰展開,求月票支持,認真呼喚月票啦.請給位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