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血流怒起
給我跪討來,你們若不出現,我便屠掉整座真賢城!天皇子英俊非凡,可是此時卻神色懾人,手持魔刀作勢要劈了下方的城池.

"嘩"

真賢城像是炸開了,修士如亂鳥逃向四面八方,生拍枉死于此地,凡人更是惶恐,哭喊著沖向城門.

"狗急跳牆,他這是徹底撕下臉要逼我們出去了,或許認為你是人族,放不開這一切."聖皇子對葉凡道.

"你敢!"

突然,真賢城內沖起一股滴天的氣背,一股強大的妖聖氣機彌漫而出,讓四野劇震,像是一片星域跨了下來.

"什麼,聖人氣機,有一位妖聖藏于此地修行嗎?"所有人都驚住了.

"是玄龜聖人."東方野披頭散發,像個野人般笑道,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

他們之所以選擇此城,刻是聽聞南嶺蠻族的守護神玄龜來此懷舊訪古,因此將最後一站地選在了這個地方.

"憑你一個小小的斬道者也敢大言不慚,想滅一座人類巨城,敢動一下我活刮了你!"冷漠的聲音自真賢城中傳出.

誰也沒有料到,真賢城有一尊妖聖坐鎮,逃遁的人都安靜了下來,不再懼怕.

即便天皇子再強雷也不敢觸怒聖威,不然一個指頭就可以碾死他""聖"超脫了"人"的范疇,那種天塹鴻溝不可逾越.

雖然說聖人不得出手,但那是有條件限制的,前提是你不要招惹,若是敢這樣屠掉一位妖聖所在的城池,滅你十遍也沒人敢多說什麼.

"哧!"

天皇子咬牙,臉色陰沉無比,一刀斬開了蒼穹,劃出一道上百里長的深淵,化成一片黑洞吞噬萬物.

他心中憋了一團火氣,可是卻不敢真的毀掉此城不然太古祖王也救不了他會被當場斃掉.

"安!"

天皇子濃密的發絲飛舞,提著天刀遠去,古戰車劃破長空隆隆作響,八部神將緊密跟隨.

而凰虛道,火麒子,火麟兒則都消失在了天穹上,他們道行逆天,誰也攔不住,來去自如,不知匿身何地.

"此城不可屠,我去滅另外十城,讓大地上血流成河,尸骨千萬看你出來與否!"冷酪的話語響徹長空.

所有人都曾預料過,天皇子興師動眾而來,一路南下肯定會流血漂槽,尸骨數萬,沒有想到比想象的還要狠.

古老的戰車隆隆作響,天皇子立身在上,背負天刀,眸孔犀利如電,黑發遮住半張臉殺氣震九天.

一頭頭異獸本騰,八部神將化為一片鋼鐵洪流,自天穹上碾壓而過,蹄聲隆隆踩踏的虛空都在抖動.

一杆杆大旗獵獵作響,這批大軍殺氣彌漫,寒光照鐵衣充滿了肅殺之氣,想要一舉掃平數十城他們已經忍夠了!

"來了,本皇在真賢城外精心准備的大口袋早就敞開了,這一次看你向哪里走!"黑皇冷笑道.

遠處,天皇子冷著臉,道:"能無聲入我不死行宮的人,除卻聖人外普天之下只有那只狗!"

"老仆羞愧,難以推演出那只狗的動向."旁邊一名古族老者躬身道,他懂得占卜術,可推演天機.


這些年來,別人也許不敢與天皇子叫板,這可這只狗不在此列,曾布出過大陣阻殺神之子,雖然以失敗而終,但卻也著實震動過天下.

"希望它不要出現,不然我讓宅吃不了兜著走!"天皇子眸光森然,望向遠空.

遠離真賢城,八部神將剛進入一片山脈上空,突然間驚世殺機出現,在那下方數十上百座山峰上,一道道通天劍氣橫斷蒼宇.

"什麼,有人敢阻殺天皇子!"

數百座山峰複活,化成了一條條大道痕跡,縱橫交錯,成為一片星海,可以清晰的見到,有一顆顆古星出現,在那里旋轉,這里仿佛成為了一片星域.

"啊……."

古族大叫,一片人當場崩開,化成了血霧,雪白的骨頭快沾染著血絲四射,誰也沒有想到殺局突然開啟.

"不好,天皇子我們中計了,落入了局中,這是一片浩瀚的大陣,顯然早就准備好了."

八部神將大驚,各頭古獸都在長嘶,這個地方一片大亂,星海中有一片古星在轉動,每一次都有磨世之力卷出.

"噗"

眨眼間,十幾位很強大的古族化成血光,像是被一個大磨盤碾壓過,成為了血漿與碎骨,難以抗衡.

"不用慌,我就知道它會跳出來,給我布陣旗,反殺破陣!"天皇子一抖手,整整一把零八杆大旗飛出,每一個都有繁複奧秘的紋絡.

"太古法陣大旗."遠處,黑皇心中一跳,這些陣紋很強大,竟是要斬碎古星.

"轟!"

一百零八杆大旗搖動,這片星海都崩開了,許多古星炸裂,像是一片宇宙毀掉,成為一片可怕的黑洞與虛無.

"起!"

黑皇大喝,四十九座陣台飛出,每一個都光澤柔和,運轉著道的軌跡,鎮冇壓了此地的殺局.

"雕蟲小技耳,我一直在等待今日,想將你們一起誅掉呢."天皇子幽森的說道,張口一吐,飛出天,地,人三杆特別的古旗,鎮冇壓此地.

"不好,數年前本皇伏擊他,差點讓他飲恨,這是專門針對我布下的陣旗."黑皇沉聲道.

"該不會被他反克制吧?"厲天問道.

大黑狗道"這是幾位太古祖王幫他煉制的,幸好本皇有多重准備,趕緊去真賢城另外三個方向,將其他陣台移來,一起圍攻!"

他們設局,讓天皇子來南域,引他進真賢城,四野都有殺局,而今只是開啟了一方大陣而已.

"我去移動陣台."妖月空,燕一劍等人一起前去,他們早已知大陣如何排布,可以做到.

時間不長,大陣疊加四方陣台同時運轉鼻壞的星海再次出現,磨世氣息明顯.黑皇這一次是下了苦功,多年的積累都用上了想將天皇子與其手下的八部神將屠個乾淨.

"轟!"

然而,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天皇子的布下的所有大旗全都炸碎,燃冇燒了起來,生生撕開一條道路,殺了出去.

八部神將跟在後面,旌旗招展,千軍壓境,浩浩蕩蕩他們破開,沖擊了出來,鐵騎踏破蒼穹.,


"可恨,幾位太古祖王參考了不死天皇留下的法陣,針對性的布局,讓本皇也沒有辦法."大黑狗歎道.

天皇子的陣旗全都毀掉了,可是黑皇的陣台也都成為了乖粉,大jun無損沖出,主力不受影響.

"走,shā進南域,將與葉凡有關的一切都給我平掉!"天皇子下了一道絕shā令.

他睜開天眼也發現不了黑皇等人,冷酪無比,要掃平葉凡出道的地方,因源起南域,想將一些痕跡都給抹除.

"雖然是zhēn對本皇來的,但是看樣子他懷疑你回來了?"大黑苟對葉凡道.

"很難說,因為黑皇與葉凡關系匪淺,他苟急跳牆,不惜一切要將鏟除我等,故此瘋狂了."厲天圌道.

"這下麻煩了,雖布下了shāju,但他竟然有大旗破陣."黑皇道.

"那就打吧!"聖皇子沉聲道,讓它開啟域門,前往南域.

"走!"葉凡也點頭.

南域又一次沸騰,天皇子去而複返,列在他是徹底豁出去了,反正丟人到家,連黃金底圌褲都被人拿出來拍mai了,這一次他不惜遷怒眾多無辜的人.

"我曾聽聞,葉凡曾在荒古jin地所在區域的一個小教靈墟洞天修行過,那麼今曰便讓它成為劫灰,所有人都不要剩下."

天皇子臉se冷漠,沒有一點情緒波動,雙眼跟冰塊般,冷氣森森.

"在過去這些螻蟻從不放在我的眼中,但是今曰我怒了,要讓那個地方的人族都sǐ無葬身之地!"

那個區域名為燕地,是一個小囯,荒古jin地位于中冇央,靈墟洞天等六個小派環繞在山脈外圍.

"轟!"

南域大亂,天皇子率領鐵騎南下,肆無忌憚,將幾個人類教統踏為平地,鮮xue長liu,斷臂殘肢飛出,道山給夷為了平地.

他們沖進南域腹地,不怕引起人族共憤,大開shā戒,連續破mie了十幾個教門,鐵xue征伐.

一切都只因為這些山門擋住了他的前路,每當如此時,天皇子與八部神將都是直接揮dāo,立劈前方巨山.

鮮xue長liu,可歎這些教們被xue圌洗,只因出現在了鐵騎南下的方位上而已,大批的修士被shā圌戮,成片的shī骨與xue橫陳.

南域怨氣沖天,然而許多人敢怒不敢言,這批大jun太強圌勢了,盡管mie了十幾教,卻無一人敢站出來.

"啊…師傅!"寒嚎響起,在鐵騎南下的路上一個中型教門被mie.一個,年輕的男子放聲悲吼,滿身是xue,站在斷山上,憤怒揮動長戟,迎向八部神將.

"噗"

然而,八部神將呼嘯而過,一個人手持戰矛輕易就將他洞穿了,鮮xue圌淋圌淋,被圌擦在矛鋒上,挑著他本行數十里遠.

任他掙紮,卻都沒有用,他的胸口鮮xue長liu,最終sǐ不瞑目.

"畜圌生!"

後山,一個,老者出關,迎向高天,可卻被一頭異獸上的古族強者一巴掌就拍了下來,胸骨塌陷,大口咳xue,滿頭雪白的發圌絲都被鮮xue染紅了,xiefǎ的雙眼逐漸暗淡.

"yeye!"一個,白衣少圌女絕望的叫著,跌跌撞撞,跑了過來,抱住老人的shī體,慟哭失聲.


"你們是e圌魔,老天不會放過你們的!"少圌女清淚滾落,抱著老人的shī體無助的哭泣.

冷笑聲傳來,一騎本行而來,古族強者手中長dāo揮下,雪亮的光芒一閃,這hua年輕的白衣少圌女無力抗衡,一顆還略顯稚圌nen的頭顱帶著大片的xue,斜飛了出去,無頭的shī體倒在老人的軀體旁.

"今曰,無論是誰,擋路者皆要sǐ!"天皇子站在古老的戰車上,看著這一切冷酪的說道.

八部神將更加肆無忌憚,徑直沖向南域,要為天皇子出一口氣,mie掉靈墟洞天,路上的不過是順手而為,那里才是他們毀mie的最終目標.

南域怨氣滴天,十幾個教統被毀,很多人族修士被shā圌戮,鮮xue長liu,shī骨成為小山,讓東荒都震顫了.

終于,燕地近了,天皇子看了一眼前方,突然qīn自出手,掌心中圌出現一杆璀璨的神矛,抖手擲了出去.

"轟!"

誰也沒有想到,天皇子如此冷xue,一矛刺透了一座凡人居住的城池,燕囯都城刹那間崩開了!

"啊",…"

如末圌曰來臨,數不盡的驚恐的人族軀體裂開,鮮xue飛圌濺,滿城人全部化為shī骨,整座古城粉碎,混合著xue跡化成一片廢墟.

"我的目標是靈墟洞天,但路上擋我視野者也都要鏟平!"天皇子冷酷的說道.

"xue圌洗個乾淨!"八部神將人喊馬嘶,全都在嗷嗷大叫著,他們每一個身上沾染著人類的xue,都是一路南下時mie教所濺上的.

"畜圌生!"

葉凡等人追了下來,黑皇所布大陣無效,沒有能mie掉天皇子與八部神將,反被突囯而去,他們跟了下來,一路見到了太多的xue.

葉凡第一個出手,手中暗金長qiāng橫掃千jun,鋒銳qiāng尖如如dāo,將一片古族人馬斬斷,xuehuā濺起三千尺!

"嗡"

聖皇子出手,輪動wū黑的大鐵gunza向天皇子的頭蓋骨,勇冠天下,黑segun體讓天穹崩裂,發出嗚嗚聲.

天皇子迎戰,手中的不sǐ天dāo發出刺目的光,卷起萬重dāo光,大道都被壓圌制在下,攻擊力舉世無匹.

"當!"

dāogun交擊,震耳欲聾,像是兩顆星辰碰撞,十方山脈崩潰,大地沉陷上百丈深,shā伐力無以倫比.

凰鳴動九天,另一邊一個偉岸的男子出現,如仙凰臨九天,一步就邁了過來,凰虛道顯化,整個人被道痕繚繞,看起來很模糊,有一種不真冇實的感覺.

"轟"

葉凡迎上,一拳轟出,擋住了他的去路.

然而,另一邊火麟兒與火麒子也都現身了,直本聖皇子而去,將要出手.

這兩人恐怖的嚇人,藍發飛舞,肌體像是神軀,一滴xue液點出,可洞穿這片世界,古皇的無上xue力展現.

"你們也過來吧!"葉凡頭上清氣浮現,化成另一尊自己,截斷前路,攔住了兩人.

戰起,qiu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