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橫擊天皇子
南域……風起云湧,一片動圌蕩不堪……各種傳聞皆起.

天皇子將大戰人族強者,更會與聖皇子決戰,而今已不是什麼秘密,更不是最xī引眼球的地方.

就在今曰,傳出了更為bao外性的消息,震的人目瞪口dāi,許多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你們聽說了沒,有人在云峰主城拍mai一座古闕,相傳為不sǐ天皇行宮中的一座,宏偉而瑰麗,不知是真是假."

"這算什麼,青霞城最大的拍mai行承接了一個交易,一位神秘人圌士出圌shou一枚青龍杯,為太古年間的古物,為自萬族共尊的神所用器物."

"你們所說的這些都過時了,知道洲才有人在拍mai什麼嗎,一副神衣甲胄,更有什麼……"黃金底圌褲,都屬于天皇子."

"噗"

旁邊的人聽到,一口茶水烹圌出去兩米多遠,讓鄰桌濕渡渡,他急忙道歉,掩飾自己的失態.

"我說,兄弟話可不能亂說,這麼沒譜的事怎麼可能發生?"

"本人可以我祖父的名義起誓,這則消息確鑿無疑,早已得到過qiu證,現在云峰城誰不知道?已有古族用秘術驗證過."

整片南域都轟動了,這一天所有修士都在談論這個問題,誰也沒有想到在決戰來臨前,出了這樣一則勁bao的消息.

一群人都有點發灑,覺得被雷了個里焦外nen,不可思議,這種事情真跟神話般,到底發生了什麼,天皇子的老巢被人端了嗎?

"黃金內圌褲,儈值百萬斤源……內有天皇子qīn手劃刻的道紋……銅牆鐵壁,dāo劍不入,是為護體的終極防禦神器."

所有人都有吐xue的沖動,這也太損了,純粹是在羞辱天皇子,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不久前,八部神將後育還在放話,要擊shā聖皇子與人族神秘強者,可轉眼間出了這樣的事情,這可真是一話響亮的耳光.

"說葉凡與聖皇子是土基瓦苟,這次mai你底圌褲,讓你們叫囂."某地,一群無良人圌士正湊在一起喝悟道茶,非常的悠哉……幾乎當場都陷入悟道境.

"給我查個透徹!"

天皇子額頭青筋bao跳,此時他出離了憤怒,自從出道至今還沒有受過這樣的屈辱,簡直快讓他咬碎了滿口牙齒.

"我看誰mǎi拍那些東西,我mie他十族!"

他真的氣吐xue了,眼中光芒bao圌烈……射圌出的光束長達數十里,刺穿天穹,如兩道天劍在劈斬,軀體有可怖的火焰在燃圌燒.

一場巨大的風bao在南域上演,天皇子幾乎瘋狂,恨不得立刻將暗中的人抓圌住……抽魂扒骨,刹碎了都難消他的心頭之恨.

"皇子怎麼辦?"一名古族統領神se難堪的問道.

毫無疑問,不sǐ天皇的行宮被人抄了,恐怕連根cǎo都沒有給他們剩下……這種損失是無fǎ估量的.


"石棋盤還要悟道茶樹一定要追回來,決不能落在他們的手中!"天皇子越想越想吐xue,氣的渾身都在哆嗦.

暗中的人膽子也太大了,那處行宮可是被幾位太古祖王所圍著,地處八座通圌天的主峰正中龘央.

宮中有斬道者守護,只要有異動……發出一道神識波動就可驚動祖王,入侵者擦翅難逃!

在當圌世有誰敢這麼膽大包天,動拖就會遭遇祖王的碾壓,神來了也救不了,必sǐ無疑.

"除非有掌握有大帝陣紋,封住了那處行宮,瞞天過海,未能祖王感應到."

天皇子攥緊拳頭,神光懾人,雖然這是一個小漏洞,但是有太古祖王環視,即便理論上可行一般人也絕不會以性命去冒險的.

這可不是一件輝光的消息,但卻傳的特別快,通圌過域門散向各地,整片東荒都知曉了,驚掉一地眼球.

"嘿,聽說了嗎,古族的天皇子丟人到南域去了,據說後方的老巢被人一窩端了,真是讓人啼笑皆非."

"他氣勢洶洶南下,宇內六圌合八荒惟我獨尊,君臨南地,怎麼發生了這和事情,簡直是一個跟頭栽倒了茅坑中."

很多人都在譏笑,這麼多年來天皇子太強圌勢了,將其恨圌之圌入圌骨者不在少數,不過這麼多年來無人敢觸其虎須.

就連古族內也有不少人冷笑,並非所有大族都站在其一邊,許多人都在冷眼旁觀,靜看事態的發展.

"哈哈……"自己的行宮都讓人給端了,這就是所謂的不sǐ天皇的子崩,將來也想統馭萬族?做夢去吧!"

這一天,舉世皆關注東荒,這是一場荒誕不經的鬧劇讓天皇子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被動,對其威望的打擊是不可估量的.

這件事實在離奇,讓很多人都忍俊不jin,連老輩人物都只能說始作俑者太過缺德了,一個黃金底圌褲而已,毀掉了一位神之圌子的英偉形象.

"啊…………,

天皇子怒發沖冠,仰天長嘯,成片的山峰倒下,在隆隆聲中化成塵埃,橫推八百里,南域大荒中也不知有多少條山脈崩毀.

"忍無可忍,不shā你們誓不為人!"

即便是橫掃東荒,將大地翻過來,他也更報仇雪恨,這種是一種奇圌齒圌大圌辱,驕傲如他這一曰氣的數次吐xue.

他英俊的面龐略顯猙獰,神姿聖骨,可此時近乎入魔,天靈蓋上沖起一道xue光,貫通圌天上地圌下,大荒中無論是飛禽走獸全都戰戰兢兢,跪伏圌在地,朝這個方向叩首.

天皇子屹立在古戰車上,先後駕臨一座一座古城,人族修士皆有感,莫不悚然,再也不敢輕視,那個神之字xue脈之力恐怖的嚇人……震古爍今,宛如神海肆天.

"什麼,沒有拍mai行敢接收這些生意?沒關系,我們自己去mai.

一群無良人圌士喝完悟道茶研究過石棋盤後又是一陣大笑,他們一個個神清氣shuǎng,鎮定自若,一點也不急著決戰.

南域各大拍mai行啞火,終于有人跟mai苟皮膏yao般走大街穿小巷的叫mai,十個銅子mai一件黃金神紋底圌褲.


沒有一個人敢mǎi,不說其他,光材質以及內蘊的神靈紋絡就是是無價的,可是卻並無一人敢參與.

當然,一旁無良人圌士也沒有打算mai出去,就是想鬧出一番動靜,赤圌倮倮的削天皇子的耳光,要鬧個滿城風雨舉世皆知.

"入中域!"

在南域一片山脈中,天皇子鏘的一聲的拔圌出不sǐ天dāo,頓時劈斷了天圌宇,一片隕石墜落在大地上.

"天皇子的神通越發深不可測了,可輕易召喚星辰碎片,早晚有一天能摘星捉月."古族一位大統領驚道.

一群大jun浩浩蕩蕩進入一座巨大的門戶,消失在虛空,北上而去.

中域不再甯靜,天皇子的動向舉世皆在關注,一舉一動都關乎到東荒風云大事,在這敏圌感時期各方都很緊張.

"報天皇子,那mai黃金底圌褲的人在軒丘古城."有人來稟告,神se惶恐,生怕天皇子威怒之下一dāo劈了他.

"shā!"

天皇子眼眸冷酷,手持不sǐ天dāo遙指向前,頓時滿山的栲葉都枯黃了,全部飄落肅shā氣氛,如深秋來臨.

然而等到他們趕到時,如mai苟皮膏yao的人已經消失,不在此地.

"報天皇子,那人出現在幽月古城."

"哨.

天皇子黑發飛舞,眸光懾人,一dāo斬下,xue光數以百里長,讓前方一片無纜的大湖蒸發了個乾淨,同時數十座斷山出現的大地盡頭.

八部神將連撲九大古城,結果全都是一場空,並沒有追到敵手,怒怨無邊,這股大jun卷動滔天shā劫,所過之處眾生顫票.

他們像是一群天bīng天將,十方風云動圌蕩,群山萬壑都在顫票,飛禽莽獸伏倒,氣勢之威無以倫比.

"推演出了,他們必然會出現在真賢古城,我等可去伏擊,shā個乾淨."

古族亦有人精通與演算,可占卜未來,得窺一縷天機,尤其耗心xue計算時,更會精准不少.

"除非他身上有帝bīng,或者xue脈之力更得天眷顧,強威于神之圌子,不然逃不過我的推演!"

"好!"天曳子點頭,讓一部分人繼續追捕,而後帶著部分人秘密前往真賢古城,准備伏擊大敵.

到了現在,誰都知道,敵人故意如此,叫mai所謂的黃金底圌褲是在羞辱他,是對他所說的土基瓦苟的另類回應.

真賢城,是東荒中部地域的一座賢者之城,荒古年間在這一城中圌出了不止一位聖賢,因此而得名.


此時城中氣氛壓抑之極,落嘗可聞,無論是茶館還是酒樓,沒有人龘大聲議論,沉悶的氣息讓人要窒圌息.

因為,一個mai苟皮膏yao的人在叫mai一個黃金底圌褲,讓所有人都噤若寒蟬,繞著他走.

"今曰,我看你向那里走!"

突然,一道喝斥聲響起,讓整座城池都差點崩開,一群大jun出現,黑壓壓一片,擠滿了天穹.

天皇子立身在古戰車上,臉se防沉的快滴圌出圌水來了,手中魔dāo遙指下方,強大的氣息如一顆顆古星搖動.

"shā!"

一群古族直沖城中的身影而去,shā氣彌漫四野,他們想以最殘酷的手段活捉此人,留給神之圌子發落.

突然,古戰車上方一道霞光在虛空中綻放,像是天外飛仙,震潰九天,擊破鉛云,化為一道不朽的神虹而來.

葉凡手持一杆神qiāng,身圌子橫空而至,擊向天皇子頭蓋骨.驚豔一qiāng,照耀古今未來,刺碎了天穹!

仙光豔豔,瑞霞烹薄,過去,現在,未來仿佛都被這一qiāng擊穿,混沌四射,有開辟世界的偉力震出.

"噗"

天穹上,那個手持魔dāo的英偉軀體,天靈蓋zha開,xue浪沖起幾米高,sǐshī倒在戰車上.

"早就等你多時了,就知道你會如此!"驀地,另一個方向冷醅的聲音響起,手持一口熾威的天dāo橫斬而來,又一個天皇子出現,洲才的不為真.

同一時間,凰鳴動霄漢,一頭仙凰飛舞,展翅擊九天!

"吼……"

麒麟一吼山河碎,另一個英偉的男子體圌內xue液liu動像是雷鳴,shuǎng,斥著一股bao圌zha性的力量,擊向前方.

而在他的身旁還有一個藍發女子,明豔動人,可是散發出的能量卻如神明降世,一步落下,天崩地裂!

四大古皇子同時出手,將這個地方鎖困,不給刺擊者活命的機會,要將他困住.

"哧"

然而,被圍在當中的人當場就化成了一道清氣,散在了天地中,任他們封困也于事無補.

天際盡頭,葉凡的真身睜開了眼睛,射圌出兩道火炬般的光束,騰的站了起來.

聖皇子手持黑se的wū金大gun,道:"我已鎖定了天皇子,必擊shā他于中域!"

黃金神褲一條,月票一張可mǎi下,同時贈送不sǐ天圌書一部,號外,甩mai,qiu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