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逆天造化
怕座天宮〖中〗央有一口泉池,瑞氣千條,霞光萬道,噴薄而出.一看就是神池,靈氣濃郁的化不開.

當然,這不是引人矚目的地方,真正讓人心神震動,移不開眼球的是當中蘊的一物,交織萬般大道痕跡,璀璨奪目.

這是一株寶樹,仙氣氤氳,蒸騰而起,讓它如夢似幻,像是紮根于仙域,生展到人間,貫穿兩界.

它有幾條主干,老皮粗糙,可細看卻發現已合道,而那些纖細的枝條則晶瑩剔透,流光溢彩,神秘而玄奧.

在其周圍有一條條,一縷縷的大道痕跡,與天地交融,偶爾發出和鳴聲,大道倫音震動,讓人幾乎要在刹那間悟道.

當然,最為引人矚目的則是nen枝上的葉片,幾乎沒有一片是相同的,每一枚都剔透閃爍,猶如九天神玉鑄成,搖曳出成千上萬種光霞,全都是大道之痕.

有一枚葉片狀若小鼎,並無光澤,古樸大氣.

它具有三足兩耳,其中一個鼎足為葉柄,連接在細枝上,是為大道的載體.

而另有一葉片形如仙凰,通體鮮紅如血,赤霞閃爍,像是沐浴神火而生,將要展翅沖天,躍入虛空.唯有一條凰翎與枝條相連,噴薄紅霞與瑞光,隱約間傳來凰鳥的鳴叫聲.

更有一枚葉片形似一座黃金小鍾,渾體黃金剔透,掛在上面輕搖,竟發出了黃鍾大呂般的轟鳴聲,讓人yu合道.

上面的葉片千奇百怪,很難尋出重欄的,朱雀,八卦,神劍,葫蘆,寶傘全都閃動神霞,讓人望之癡醉,每一片葉子都是一種大道的痕跡,牽動人的心神.

這樣的一株仙樹怎能不震撼人心,咽口水也在所難免,他們自然jī動萬分,如此瑰寶舉世難求,誰來了都得顫抖.

龍馬jī動的尥了一蹶子,差點沒將無良道人給蹬出去,倚仗段德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雖然很胖,但身子靈敏,躲避了過去.

"寶貝啊!"大黑狗咽口水,第一個撲了上去,龍馬不甘落後,臉盆大的蹄子抬起來,向前狂飆,差點踩斷黑皇的尾巴.

"汪!"

"希律律!"

犬吠馬鳴,再加上段德的"無量天尊"這個地方頓時熱鬧了起來.

"不用爭,這麼多仙葉都有份."葉凡與聖皇子趕緊分開他們,不然肯定要掐架.

這是悟道古茶樹,誰也沒有想到在這里能見到,主干粗糙,老樹皮像是龍鱗一樣張開,內蘊大道氣.

至于nen枝與那些晶瑩剔透的葉片就不用說了,各個神異,任何一枚葉片都價值連城,這可不是葉凡他們當初采集到的nen芽,這是道痕交織成的無暇葉片.

"咚"

一枚形似三十三層塔的葉片,輕輕一顫,流動天地玄黃氣,發出轟鳴,讓人心靈甯靜,躁動立刻都消失了.


"錚"

一枚形似道劍的銀白葉子,寒光刺目,閃爍出盛烈的光,發出一聲劍鳴,斬在人們的心頭,截斷了所有執念,眾人刹那間要發生頓悟.

"太神秘了,難怪悟道古茶樹號稱是大道的體現,紮根天地玄黃外,不在五行中,每一種道都能在它身上尋到,可以藉此深悟."

神池汩汩,並不是很大,靈氣騰騰而上,將每一片葉子都包裹在內,這里水霞彌漫,薄煙繚繞,五光十se,絢爛瑰美.

葉凡,聖皇子,段德等人圍到近前認真打量,發現幾條主干下面並不相連,都為斷枝,沒有根莖.

這是被人從悟道古茶樹上給斬下來的,斷口平整,有神秘的汁液溢出,香氣撲鼻,讓人飄飄yu仙,將要羽化飛升.

他們站在這個地方渾身的細胞都在活躍,每一個毛孔都在翕張,與這里的霞光交換輝光,吞吐菁華,雙腳自動離地而起,要舉霞飛仙般.

"手段逆天啊,深入不死山,將悟道古茶樹給斬了,弄出來幾條粗大的枝干,跟天方夜譚般."李黑水歎道.

"超越神靈的存在名不虛傳."葉凡輕語.

不死天皇是太古初期的人物,甚至更為古老,誕生于數百萬年前,這悟道古茶樹正是于那個時代被伐.

昔年,不死天皇以悟道古茶樹的主干刻成了一口神靈棺槨,將己身葬在了里面,後世包括葉凡在內的許多人都見到過.

中州仙府世界那萬丈玉台上曾上演過幾件極道帝兵對峙的場面,不死天皇神抿念更是化生出,在那里顯形.

葉凡在那里搶到過悟道樹棺槨,送給了幾位故人,龐博更是因此而大嚼棺材板,惹出一些笑談.

天宮宏偉,雕粱畫棟,金碧輝煌.神池位于殿〖中〗央,汩汩而動,悟道古茶樹干宛若依然生長在主根上,擁有旺盛的生命力,瑞霞萬道,道痕一縷縷垂落下來.

這對于他們來說是一場可遇不可求的逆天大造化!

在神池旁,還有一張石桌以及幾個石墩,上面有一個九龍盤繞的神壺以及幾個玉杯,顯然天皇子常在這里飲悟道茶.

"人跟人不能比呀,有悟道茶可品,有神泉可飲,這一切都是古之大帝的排場."

"我們也沏一壺茶."段德一翻手,又取出一些玉杯來,個個晶瑩燦爛,不次于石桌上的杯子,乃是他自一座古墓中挖出來的.

先天道火跳動,一頭金鵬在湖中展翅,另有一只玄武昂首,與大道鼻鳴,濃郁的清香彌漫而出,整座大殿都云蒸霞蔚.

茶水入口即化為道光,每一個人都心靈甯靜,刹那陷入悟道境,所學各種秘術經過一番沉澱,精進升華.

"妙不可言."這是每一個人的〖真〗實感受.

枝干上的葉子並不是很密,每一枚都與眾不同,看起來倒也並不顯得光禿禿,個個神妙莫測.


相傳,悟道古茶樹每年都只結一百零八枚葉片,不多不少而只有萬年一個大輪回時例外,可結三千枚!

而眼前所見,盡管被用去了不少,但也足有數百枚在閃耀,價值無法估量.

"這是萬年一輪回時所結的我們有大造化!"

他們仔細勘察這個神泉,發現並不是通向地下,只是一汪水而已,刻有神秘符文,聚那天地間的精氣,承載神水,滋養悟道茶樹干.

"連池子一塊挖走!"

這群人自然不會客氣,本就是抄家滅門而來當下齊動手,將整座神池都給整體挖刻了下來,要一起帶走.

"哪里走?"聖皇子斷喝.

此地有一名斬道者,隱匿多時,此刻想要逍去請祖王,被猴子輪動大鐵棍一下子打的骨斷筋折,死于非命.

"無妨,外面布下了大陣沒有人能逍走,我們繼續搜尋."

誰也沒有想到,不死天皇所留下的一處行宮而已,並非其位于九天上,可俯視萬物蒼生的主宮,竟有這樣的逆世仙物讓每一個人都很jī動.

他們將幾座主峰都給翻遍了,所獲甚豐,古藥,神料,靈株等應有盡有每一件拿出去都價值連城.

當然,其中最珍貴者莫過于悟道樹干,這麼多葉子足以令諸多聖人折腰相求,這是無價的.

最後,幾座主峰幾乎寸草不生了,他們將所有藥株等全部挖走,宮闕都幾乎坍塌了連柱子上鑲嵌的神源等都給扒了下來.

可以說,猶如蝗蟲過境幾乎什麼都沒有剩下.

天上有不少懸浮的宮闕,也未能幸免成為他們的戰利品,一起打包帶走,收進了空間法器內.

當他們離開時,原本精氣噴湧的仙土化為了一片荒山野嶺,連根毛都沒有剩下.

可是段德依然戀戀不舍,在各座山峰上間轉悠個不停,不知在誓mō什麼.

"趕緊走啦."葉凡催促,這個地方不能久留,驚動幾位祖王就麻煩大了.

"貧道看此地山勢不錯,璧山繞靈水,是為下葬之妙地,我想天皇子的祖上多半都埋在這里,可結果著實讓人失望."

一群人都翻白眼,這胖子所過之處真是什麼都剩不下,神闕中的寶貝等也就算了,可連墳頭都在被惦記,有點恐怖.

"做人不能太段德!"

"無量天尊."


一群人離開山門,將源天紋絡以及欺天大陣都給拔出,依照龍馬的干脆一把火將這里燒個乾淨算了.

黑皇裝模作樣,一臉悲苦之se,道:"凡事留一線.

"連根毛都沒給剩下,還留什麼一線!"龍馬不屑.

"暫時留一線,不然幾位祖王會立刻跳出來的."葉凡道,一群人滿載而歸,消失在山脈深處.

南域,天皇子立于太古戰車上,黑發濃密,容貌俊美,眼神似兩顆寒星,背負不死天刀,有氣吞山河之勢.

他率領八部神將君臨南域,無人敢阻,所過之處,十方俱寂,沒有一人籽L語,南域修士噤若寒蟬.

"聖皇子算的了什麼,那個神秘人族強者亦是螻蟻,在無敵的天皇子面前不過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此話一出,全東荒都震動,話語囂張霸道,完全沒有將兩位可以斃半聖的強者放在眼中,盡是蔑視.

人們知道,天皇子與聖皇子這是撕破臉皮,要不死不休進行決戰了,不然其部眾不可能這樣說.

當天,南域各大拍賣行突然發布了一則消息,將有驚世的物品拍賣.

"神之子不好了!"一名古族飛到南域一座主峰上.

"慌張什麼,到底發生了何事?"天皇子沉聲問道.

"有人在拍賣不死天皇的行宮以及各種奇珍神料等."

天皇子當時眼睛就立了起來,神se冷酷到了極點.

旁邊,有八部神將統領大聲呵斥,道:"放肆,妖言huo眾,這是什麼人在亂說?!"

"不是亂說,我親眼所見,還有天皇子喝悟道茶所專用的玉杯也在拍賣之列."跪在山峰上的這名古族戰戰兢兢.

"什麼?!"天皇子終于變se,滿頭黑發無風自動,狂亂飛舞,眼神似兩道閃電.

"還有"跪在地上的古族顫抖著,一時間不敢說出來.

"還有什麼?"一位統領喝問.

"有人亦在拍賣神之子貼身穿的底ku等."

"噗"

天皇子聞言氣的一口血沖出,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他知道那處行宮讓人給抄了,這是在針鋒相對羞辱他.

清明了,掃墓.金翅小鵬王,華云飛,秦瑤,第五代源天師,元古等一個個在揮手,請灑下一枚月票.呼喚一張月票支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