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犁庭掃穴
相比春暖花開的南地,北域就蕭索多了.寸草不生,赤地百萬里,千萬里,難以望到盡頭.

"太古年間,這片土地是世上生機最為旺威之地,草木豐威,古藥遍地,靈氣濃的化不開,萬族大興.可惜,威極必衰,這是萬物遵從的規律."聖皇子感歎.

葉凡與他到了北域,徑直趕向一處生靈止步的禁土,這是一片古老的山岳,壯闊無邊.

從地勢上來說,這是一片升龍地,隱約間可見,一條條山脈如龍一樣盤踞,山脊起伏,大勢奇偉,雄峻綿延,與日月星辰對應,像是有生命在呼吸.

在太古前,這個地方有許多萬丈瀑布,似天河飛瀉,茫茫無邊,如同神跡.可是而今一切都干涸了,一株野草都沒有,光禿禿一片.

聖皇子與葉凡深入十幾萬里,才來到這片古脈最深處,不得不說這片道山極其雄渾,少有比肩者.

"牟.

前方有震耳欲聾的水聲傳來,孕有生機,古木狼林,有太古強者以逆天手段強行恢複了這里的一切.

才不過幾十年而已,草木與古藥等像是經曆了萬年之久,遮天蔽日,當然也有許多植株是他們強行從別的地方移栽過來的.

正前方有九茶大瀑布從天而降,白茫茫,有水汽沸騰,垂控在數以萬丈高的大岳上.

"過……""葉凡不得不歎服,這個地方的山勢果然壯闊與瑰!麗,走遍天下也難尋出幾個媲美的地方.

萬文瀑布柱前川,發出的聲音跟山崩海嘯似的,又如千軍萬馬在奔騰,聲勢浩大.

在上萬丈高的山壁上,紮根有一株株奇藥,都是屬于快絕跡的異和,根莖粗大,葉片翠綠剔透.

"這里……"

段德他們早已先一步就到了,正在圍繞著巨大的山體觀察地勢,黑皇最為忙活,將許多陣旗等向外發送,要布下欺天大陣.

"真要將此地困住,無論里面發生什麼,就是上萬人一同渡劫,外界也不會知道,我們可以放心的端掉這處老巢."

這個地方的四野,還有幾處很特別的山勢,距離此地較遠,每一座主峰上都有一位太古祖王坐鎮.

那是當今天下最巔峰的存在,一日不為聖一日便是那等強者眼中的蟻蟲,他們這些人自不敢驚動.

每一個,人身上都有黑皇送出的玉塊,上面刻有各和符文,可混亂天機,更能隱去自身氣息,當年葉凡被神算子的弟子推演時,就曾以此蒙蔽過.

而葉凡到了這里後,更是以通天徹地的源術為他們遮掩氣息,讓每人都帶了幾塊源石,刻有他所悟出的道痕.

不得不說,這片山勢很開闊,他們所在的位置不過是山門而已,整片區域大山成片,巍峨險峻.

"累掉了我半條老命,你們要小心,千萬要將陣旗布局好."黑皇叮囑.

在這一日,一族人齊行動起來,莓一個都是威懾一方的大高手,布陣自然不在話下.


其中,葉瞳最為興奮,長這麼大都是好孩子,而今做起了抄家的勾,是一和全新的體驗.

"無量天尊,善哉善哉!"段德笑眯眯,紅光滿面,背負著雙手眺望山門深處,這次就是他提議眾人才來抄家的.

半個時辰後,大黑狗親自去檢查,生怕出現什麼純漏,因為這關乎著他們的生死,萬一被祖王堵在里面,吃不了兜著走.

而後,葉凡也出動了,為了穩妥起見,親自布置,刻下一片源天迷陣,以防萬一,確保萬無一失.

"好了,應該沒問題了,退一萬步說,真要惹出一頭祖王來,我們也能立刻跳進域門逃走,所以不用擔心."黑皇道.

這一次他們准備充足,人手一個古陣台,無論是何時何地,都可確保第一時間遁出此地,小心駛得萬年船.

"各位准備進山了,將聖器也准備好,萬一跳出只大個的直接斃掉."黑黃提醒眾人.

聖皇子也站出來,告訴他們小心,畢竟這里是天皇子的老巢,是他父親留下的一處行宮,稱之為龍潭虎穴也不為過.

山門開闊,九條萬丈瀑布為奇景,走進去後仙氣繚繞,仙鶴飛舞,各和瑰麗景色數不勝數.

青山一座又一座,五色氤氳霞氣楠動,殿宇樓台懸空,如同一片神話世界.

"你們是什麼人?!"

山門處,自然有人守護,當即就沖過來十幾名古族,一個個修為不凡,然而這樣一群虎狼之師闖來誰能攔得住?

厲天桀桀邪笑,哐當一聲,神女爐的蓋子被掀開,吞吐日月精華,四面八方的靈氣湧來,十幾名古族掙紮耆,全都被收了進去.

"為何喧嘩,發生了什麼?"遠處,一座萬丈高峰上,傳下來一陣強大的波動,那里血氣蒸騰,有一個超級強者在閉關.

"竟斬道了,沒有想到留下的人中不乏強者,讓我來吧."葉凡上前,體內骨節僻啪作響,轉眼間他就變成了一個俊美絕倫的青年,與天皇子一般無二.

"看到你這張臉,我想揍一頓."東方野道,可以說太像了,從形到神都極其相似.

葉凡微笑,再一次施展改天換地,將所有人的模樣都變了,全都成為了八部神將的後人,與在青霞城出現的那批人幾乎一致.

連太黑狗都成為了一條庶麟巨獸,而龍馬則化身為一頭赤蛟,一個,比一個長相凶猛,氣息迫人.

葉凡的源術出神入化,無論用在誰身上,都難以尋出破綻來,全都在一瞬間完成.

他當先向前走去,降落在那座山峰上.守護在此的斬道者立刻出關,見到他們的刹那頓時一陣發呆.

"神之子……這麼快就回來了."這名古族有些不知所措.

"哐當"

聖皇子親自出手催動神女爐,離火滔天將他收了進去,煉化成一堆灰燼.


"此地沒有剩下幾人,真的是一片空虛,洗劫個乾淨."龍馬惡形惡狀的說道.

他們順利進來,半路上嚴無多少古族,徑直就來到了重地,果然是一片空虛.

"嘿嘿,道爺我經于進來了,這可比盜一座聖人龘大墓還有成就感

真希望能摸出幾件仙珍."段德搓手,笑的有點賤.

正中龘央有幾座主峰,每一座都直插云霄,像是幾把仙劍倒插在這里,上面各有一座天宮,宏偉而巨大,有一條條瑞氣四射.

"這是寶地,先從第一座開始."大黑狗熬嘮一嗓子,沖了上去.

這個地方有陣勢,但是黑皇瓦解起來並不難它結合無始殺陣與各和道紋刻出了上百枚玉塊,以陣破陣.

一行人順利闖過,進入古宮中,雕澳畫棟,金碧輝煌,到處都是寶貝,許多裝飾都是神源刻成的.

"分開搜尋!"

一群人沖進深處,段德與黑皇顯然是行家里手,爭著沖向一個方位,眨眼間就沒影了.

"轟"

突然一股強大的波動傳來,有一間殿宇崩開了,野蠻人被偷襲了一記,整條左臂都炸開了,鮮血淋淋,白骨茬森森.

"小心,這里有一個斬道者!"

葉凡聞訊在第一時間趕到,這是一個三眼古族,見到他為天皇子的樣子也不買賬上來就轟殺.

"砰"

葉凡一巴掌拍落,當場將其打的口吐鮮血墜落在地.

"你們是什麼人,竟敢冒充神之子."他的第三只豎眼怒睜,他看不出破綻,但是直覺卻告訴他這些人並非真身.

"砰.

東方野以蠻古玄法生出一條新的手臂,揮動狼牙大棒就打了過去此人難擋聖器,噗的一聲化成了一團血霧.

這只是一個插曲,其他人都還算順利,龍馬在古闕中沖擊,馬踏殿宇,亂石崩云,古闕崩塌,折騰的了一個遍.

"怎麼連件聖器都見不到?"它口吐白煙,一心想尋件聖兵.

突然,聖皇子發出驚呼聲,有了驚人的大發現,一族人全都趕了過去.

"這張棋盤不簡單!"段德趕到後立時做出了這樣的訓斷.


石棋盤很粗糙,沒有什麼光法,上面有縱橫數十道線條,古跡斑斑,晃一看簡陋不堪,並無犄別處.

然而細細打量,這張棋盤像是一片遠古戰場般殺氣騰騰,蘊發驚天殺勢,如太古大戰重現人世間.

"有古怪,抓個古族來問一問."燕一夕出手,將一個躲在古井中的古族奴仆攝來,搜其識海,要弄個清楚.

"果然不一般,天皇子偏爾會來此地擺布棋局,有時一坐就是一天一夜."

"原來如此."聖皇子點頭,若有所思,道:"相傳,不死天皇精于推演,喜好下棋,這多半是他所留的一個石棋盤."

眾人龘大吃一驚,若真是這樣,這個棋盤就太珍貴了,說不定里面有什麼道痕.

"毫無疑問這是一宗神寶,不然天皇子也不可能常來此擺弄棋局."段德道,非常熱切與猴子攀談,想要交換過來.

幾人都嘗試,將神識寄托粗糙的棋盤中,頓時感覺殺劫無邊,宛如置身于太古,經曆了一場又一場大戰.

"果然是好寶貝,不死天皇將真正的太古殺劫化成印記,刻在了石盤中,丸于聖人來說都值得參悟!"

"這個寶貝價值太大了,一定要收好,回去慢慢悟."聖皇子慎重的收起.

不多時,他們將這座巨宮掃蕩一空,沒有其他特別的東西了,就此退出,趕往下一個地方.

第二座主峰格外高大,巨宮也更為磅礴,宏偉如太古天庭的中龘央天宮,威壓懾人,站在這里有俯視全天下之勢,各和祥瑞出現,成千上萬縷仙氣如瀑布落下.

黑皇破開陣勢,幾人順利到了主峰上,畢竟是作為棲居所用,並沒有什麼太過恐怖的巨型大陣.

這個地方古藥成片,顯然萬古來從未枯竭過,紮根于天宮道前,聖氣氤氳,芬芳撲鼻,藥草的葉子碧幽幽,赤爍爍,紫瑩瑩等,各不相同.

"那是……""當步入這座天宮中,他們全都石化.

濃郁的仙氣迎面撲來,各和大道波動如無垠的星域在起伏,驚人心魄,讓人發懵,像是在面對一片古老的宇宙.

即便葉凡,聖皇子,段德,黑皇等都見過大世面,此時也都一陣激動,口干舌燥.

"咕咚"

可以清晰的聽到,他們當中不少人都在咽口水,實在是被眼前所見的東西驚住了.

"媽的,也唯有不死天皇能做出這和事情來,他可真舍得下手,絕世仙物啊!"

"太讓人震撼了,一群聖人來了都得折腰相求啊,真沒想到傳說中的這宗東西留到了當世來!"

"驚世仙緣,它在神泉中還活著.沒有想到我們有這樣的大造化,天皇子要是知道我們在這里肯定要氣到吐血."

連葉凡眼睛都直了,這次犁庭掃穴收獲太大了,僅此一宗仙物就不虛此行,做夢都要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