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章 聲東擊西
後半夜,星輝清冷,銀月西斜,萬籟俱寂,山峰上薄霧繚繞,一片素淡.

葉凡與聖皇子都盤坐青石上,神色恬靜,無喜無憂,任數十里外大軍壓境,他們並無一點表示.

這是在消耗天皇子的士氣,任他們叫囂,兩人都穩如磐石,不為所動.靜若處子,而動則如神獅裂象,血光萬道,等待雷霆萬鈞的一擊!

"這麼多年過去,天皇子到底達到了何等境界?"葉凡詢問,在大戰開啟前自然要了解個透徹.

聖皇子原本在閉關,沒有想到葉凡突然發動攻勢,星夜兼程來到南域,配合他的雷霆一擊,聞言道:"與你在同一個境界,屹立在斬道第六個小台階上."

葉凡眸光閃動,這個天皇子果然了得,進境神速,任他這麼多麼年來苦修,都沒有能將其甩開一步.

聖皇子見到他這副表情,道:"你足以自傲了,他比你先斬道,應該說是被你追上來了,若是被他知曉,定會不忿."

斬道是一個艱難的過程,不然古華,九黎,道一,紫府等神朝與聖地的傳人也不會相繼殞落.昔日的聖子與聖女而今沒剩下幾人了,早已被後輩取代,成為一掊黃土.

葉凡回到星空另一岸時,耗去三年時間,厚積薄發才斬道,直接晉升到第三個小台階上,可是此後每進一步都充滿磨難.

起初,他還能一年晉升一個小台階,可是到了後來他整整用了八年時間才成功再進一步,從第五個小台階站到第六個小台階上.

"他的實際戰力有多強?"葉兄問道,這是他最為關心的問題.

"極其強大,不可估量."聖皇子道鄭重的說道,不然的話他早就宰了這個大敵,豈容他活到現在.

凰虛道,火麒子偶爾助陣是一個原因,最主要的是天皇子本身足夠強,遠超常人,血脈之力冠古絕今.

聖皇子一身毛發在月光下燦燦奪目,像是黃金鑄成一般,他神色凝重,說出了一則足以驚世的秘辛.

"他幾乎莓個月都會有一場大戰,與一位不可思議的存在生死對決,你可知道是誰?"

葉凡狐疑,看向一臉肅穆的聖皇子,向他詢問,認真傾聽.

"他一年中有最少十次的機會同少年時代的不死天皇決戰!"聖皇子的話語很低沉.

"什麼?!"葉凡眸光暴漲,射出兩道閃電般的光華,臉上露出異色.

這則消息衛人聽聞,同少年時代的不死天皇大戰,這宛如一場夢幻!那可是一個,被視為超越神明的存在,萬族共尊.

"這是怎麼回事?"

"不死天皇對唯一的子嗣很嚴厲,留下了諸多後手磨礪他."

相傳,不死天皇功參造化,留有自己少年時代的不滅印記,唯其血脈才能激活,讓印記複蘇,進行對決.

葉凡聽聞後皺起了眉頭,這是一和多麼叮怕的教導方式,常人無法企及,同傳說中的萬族至尊戰斗,這是任何一位證道者都渴望的.

"他這麼多年來吃了不少苦頭."聖皇子揶揄,嘴角露出一縷笑意.


葉凡點頭,道:"這倒也是,不死天皇很有可能是萬古以來的最強者,即便傳承了他的血脈與天功也不見得可以媲美."

"我很希望少年時代的不死天皇將那個小子打到殘,不過想來做為父親不可能如此."聖皇子笑道.

葉凡翻白眼,還真指望當老子打殘兒子不成,這不現實.

山中霧雷化成帶狀,繞在山體上,在林地間彌漫,與月光交融……片銀白素裹,兩人認真交流,分析強大的對手.

"天皇子未出生前,身在石中仙嚕內,位于造化源眼上,足可以讓他的生命本源強威于別人百倍,干倍!"

葉凡進過紫山,觀看過那處地勢,至今想來還覺得深受觸動,數代源天師都尋不到一個造化源眼,那是真正逆奪天地造化的仙眼.

不死天皇留下了最好的環境,讓其血脈力舉世無雙,一步一步培養,這個天皇子想不強大都不能,真不知還有什麼逆天的後手.

"唔,他們的士氣沒有那麼威了吧?"聖皇子笑了起來.

此時正是黎明前的黑暗,用不了多久漫天星斗都會淡去,這一夜都快過去了.

"興師動眾而來,氣勢如虹,讓時間磨平他們的鼎威氣勢,到時擊其衰敗."葉凡也微笑.

突然,這座主峰上出現一道金邊,一座門戶出現,打開,大黑狗踱步走出,後面還跟著龍馬與無良道人段德.

當見到這三人組,葉凡覺得怪怪的,這可真是沒一個好東西,三個壞包湊在了一起,尤其是看耆段德那猥瑣的笑,總讓人覺得不踏實.

在後方,葉瞳,東方野幾人也跟了出來,一個個摩拳擦掌,似乎極度興奮.

葉凡用手一劃,漫天源天紋絡出現,化成密密麻麻的一片道痕封鎖了此山,掩去了他們的氣機,遙免被數十里外的人推演出什麼,畢竟距離太近了.

"看你一臉奸笑,一定沒憋好屁."葉凡盯著大黑狗.

"媽的,本皇我吐你一臉仙汁玉液."大黑狗詛咒,當即就垮下了臉,一臉的不爽.

"是貧道的主意,靈機一動,想干一票大的."段德笑眯眯.

他紅光滿面,發絲烏黑,頭戴紫金王者道冠,插著一根真龍木簪.身穿日月道袍,背負防陽圖,身上每一件東西都是稀世的寶貝.可是舍卻這些外物,整個人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好人,讓人有揍他一頓的沖動.

"你個神棍,想打什麼歪主意?"葉凡警惕的盯著段胖子,這個家伙可不是什麼好貨.

"天皇子興師動眾而來,想來那北域老巢必然是一片空虛,我們去將他的窩給端掉算了."段德一臉的賤笑.

"你可真不是個東西!"聖皇子哈哈大笑,話雖然這麼說,但是明顯很歡喜與贊賞.

"這個主意真不錯,龍爺我剛才就已經表態同意了,要做就做一票大的!"龍馬搖頭擺尾,口中吞吐白氣,一副興奮過度的樣子.

"你們三個……"葉凡翻白眼,他就知道,這仨混蛋湊在一塊准沒好事.

"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錯過了這村可就沒那個店了."黑皇傲然道,很不滿葉凡的態度.


葉凡神色鄭重,道:"先不說能不能尋到天皇子的老巢,即便找到地頭真能給抄了嗎?多半有太古祖王坐鎮."

"我知道不死天皇闕在什麼地方."聖皇子開口,同時說出,那個區域確實有太古祖王坐鎮,不過那幾人距離那處太古道場有一段距離.

"具體相距多遠,本皇來此就是想問你,我最關心這個問題."黑皇銅鈴大眼閃爍,顯然不是開什麼玩笑.

"不死喬皇闕除卻神之子以及伺候的他奴仆外,外人不得入內,幾位太古祖王都在那片地域稍遠一些的主峰上閉關…….

聖皇子詳細說出,更是在地上劃刻出一些地勢圖,精確估算距離.

"沒問題,我能布下天下第一欺天秘陣,這是可當年無始大帝用來瞞天的,相距這麼遠騙過幾個祖王絕對沒問題,可以干一票大的!"黑皇信心十足.

"哈哈……"去抄天皇子的老巢,讓他先在南域蹦醚吧!"東方野,李黑水等人一個個都很振奮,無比激動.

天皇子率領八部神將南下,興師動眾,舉世矚目,將凰虛道,火覷子,火麟兒都請來了,更有半聖壓陣,若是這個時候將其後方一窩端,絕對會讓他氣吐血.

最終,葉凡與聖皇子也都點頭習意,若是北域不穩,天皇子肯定會氣急敗壞,在其回救時正好可以半路截殺!

"到了那個時候,古皇子聯盟,八部神將大軍等都會大亂,順勢瓦解,斬其七寸!"葉凡道.

聖皇子眯其了眼晴,開闔間神光招姆,道:"戲要做足,而今自是先要將他們牽制在南域,我們也該活動下筋骨了,陪他們走上幾遭.然後,去北域收割戰利品,聽說不死天皇留有幾件驚世仙珍."

段德,黑皇,龍馬三個混賬牽頭,開啟域門直奔北域而去,葉瞳,東方野,厲天,李黑水等人嗷嗷怪叫,一個個臉上寫滿了興奮,追了下去.

清晨,青霞城外,一談古族神色冷漠,一個個如太古神像般一動不動,他們大軍南下,結果撲了個空,根本無人應戰,讓他們有一拳擊在空氣中的無力感,怒火無法發泄.

"你不是要挑戰天皇子嗎,真身來了,為何不敢一戰,沒用的東西,來多少殺多少!"

"從今以後,天皇子所過之處你最好夾起尾巴,永遠躲起來,不然死無葬身之地!"

"跳梁小丑而已,憑你們也敢與天皇子爭鋒,不過是無用的螻蟻,永世都不是神之子的對手."

八部神將的後人不少都在呼喝,聲音激蕩,讓遠處的群山都在隆隆搖動.

"天皇子一出誰與爭鋒?自今日後,那等全等只能跪伏,根本不配為神之子的對手."

"你們現在敢出來嗎,若是出現,我一個腳趾頭就將你們碾成塵埃,你們算的了什麼!"

東責一抹朝霞深處,全新的一天開始,青霞城外薄煙繚繞,霧靂彌漫.

"哧"

突然,一道熾威的仙光射出,聖皇子撕開虛空,沖入這群人中,手中大棍橫掃,剛才喊話的這些人骨斷筋折,腦漿迸流,死了一大片.

"什麼,聖皇子來了,攔住他,格殺勿論!"有高手大喝.


然而,猴子來的快去的也快,勇絕天下,血氣滔天,手中大棍一掃,碎骨,血肉等一起炸開,他生生打出一條血路,橫穿而過,後面留下上百具尸體,他消失在天際.

"荒古禁地外決戰!"這是聖皇子留下的話語,震的許多人雙耳劇痛,溢出起跡.

青霞城外沸騰,人們整整等了一夜,終于見到了結果,有人出手,約定了大戰的地點.

古老的戰車上,天皇子臉色陰沉,他來不及阻止,眼見猴子打殺了他一批手下,揚長而去,手中的天刀發出了雪亮刺目的光,橫斷了天宇.

"該死!"有古族恨恨的詛咒.

然而,騷亂與哀嚎聲還沒有平靜下來,有一道熾威的仙光出現,一杆暗金長槍洞撕裂天地,像是開辟出了一條混沌通道.

鋒銳無比的槍芒吐出,長達十幾里,橫掃而下,古族慘叫,血肉橫飛,葉凡持槍而下,大殺四方!

"噗"

一道血光乍現,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一名大成王者被他刺穿額骨,炸裂在虛空中.

"哪里走!"

天皇子震怒,當其面大開殺戒,這是狠削其臉面,讓他有何顏面?

他手中的不死天刀,化成一條雪亮而狂暴的熾光,有如九天銀河垂落,傾瀉下漫天刺目的刀光,立劈葉凡.

"當!"

葉凡將黑色的暗金長槍當作大棍使用,輪動起來,直接砸的天穹崩裂,四野的一些古族全都解體,血肉橫飛.槍杆烏光爍目,一下子撞擊在不死天刀上,兩者間發出一聲震天大響,震的所有人都慘叫,捂住了耳朵.

"很強!"

葉凡不得不發出這樣的感歎,這個天皇子果然有冠古絕今的血脈,不愧為不死天皇子,神勇絕天下.

而此時,天皇子神色冷酷,他劈出的一刀,連大道痕跡都給斬碎了,混沌氣彌漫,可是卻被對方一擊就給擋住了.

葉凡自不會戀戰,這是一個強大敵手,這麼多年來一直在與少年不死天皇對決,修為深不可測.

"荒古禁地外一戰!"

他留下這樣一句話語,而後身與槍合一,化成一道長虹,刺穿一位大成王者軀體,將其震的四分五裂,消失在了長空中.

在其消失的地方,四道恐怖的道痕出現,將那里擊的湮滅,可惜未能打中.

青霞城外一片喧沸,人們心潮澎湃,期待的大戰終于開始了,一片囂嘈.

數千里外,葉凡與聖皇子相視一笑,他們可以想見,依天皇子的性情,去荒古禁地外時肯定是要先摸清狀況,這樣便留給了他們足夠的時間.

"走,抄他老家去!"兩人開啟域門,橫渡而去,前往北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