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古皇子齊至
山雨欲來風滿樓,整片東荒都一片緊張,尤其是在事發地南域,這種氣氛讓人幾乎要窒息!

這一夜注定無眠,也不知有多少修士在關注,壓抑如大壩將決堤,人們的心中像是壓了一座大山.

"天皇子來了嗎?"

自從消息傳來,每隔片刻都會有人這樣問道,遙望北方,靜等暴風驟雨來臨的那一刻!

這是一和煎熬,尤其是許多與古族不睦的大教,更是擔驚受怕,生怕天皇子率領八部神將順帶將他們給平掉.

在這樣一個大世人命比草賤,連許多不朽的傳承都自危,更何況是其他人.

後半夜,月光都顯得有些清冷了,然而各座古城依然是燈火通明,一些傳送陣台不時閃爍,在傷遞最新的消息.

"來了,真的來了,天皇子入南域了!"

這則消息一出,壓抑而沉悶的長空都炸開了,許多地方跟開鍋了般,一片喧沸,人們知道颶風到了.

後半夜,一個超級巨門出現在南域,一隊又一隊人馬出來,黑壓壓一大片,光看著就讓人心膽皆寒,格外的沉重.

"傷我部眾者死,今日要馬踏南域,揪出真凶!"一道冷漠森然的聲音響徹長空,天穹晃動,虛空扭曲,震的星辰似都要墜落了下來.

天皇子俯視南域,屹立在一座萬丈高的主峰,眸子中冰冷無比,兩道光束射出,穿透了整片天地.

他統率八部神將的後人終于趕到了這片不甯靜的大地,將要清洗敵手,拉開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戰序暮.

"到了,天皇子真簡來了,踏了我南域的土地!"

"八部神將高手如云,強者如林,可征討任何一個古教."

"驚天戰云出現,戰局開啟!"

嘈雜的人語,沸騰的南域,震動的修士,人們不能甯靜,許多人在壓抑後大吼出聲,靜等大戰開始.

天皇子統率大軍南來,威勢滔天,在這一夜不僅南域大地震,且早已傳入了中州,西漠,北原等地,影響極大.

"馬踏南域,真是好大的口氣!"

南域自有不少人憋了一口氣,非常不滿,不願聽到這樣的話語,忍不住冷笑連連.

"希望那位神秘強者足夠強大,將八部神將都給殺散,最好將天皇子的腿給打斷,讓他終身不敢踏足這片土地."

一些人很希望出一口出惡氣,這樣說道.

人們知曉,天皇子太強大了,是萬古來的天縱之才,體內淌有不死I天皇的血液,先天資質好的讓人無話可說.

如果將其各和潛能公布于世,絕對是悚人的,恐怕諸多所謂的奇才都要羞愧至死,其血肉根骨過于可怕.

故此,雖然不少人恨不得他出意外,但卻少有人認為他將大敗,因為他恐怖無邊,曾經以一口血氣貫霄漢,淹沒了整片山河,張口吞掉過一尊半聖.

這等人物的強大實在是讓人膽寒,不管是否真的一口吞過半聖,都說明了其渾厚如海般的戰能!

後半夜,馬踏天穹聲似雷鳴,劃過南域的空,一族古族強者風馳電掣,帶動著滔天的風云,向青霞城進軍.

因為,神秘的人族強者正是于這里出手的,天皇子帶領大軍殺向此地,戰氣盈野.


這一路他們一語不發,但是各和蠻獸聲騰的聲響卻如山河坍塌,隆隆震耳,如大江席卷夜空.

"前方就是青霞城嗎?,.

天皇子立身在一輛古戰車,金屬鑄成的車體流動著滄桑與大氣,有一和亙古不滅的戰意,九頭荒獸拉車,踩踏天宇,如雷鳴震耳.

"無論他是誰,這一次都要死,血洗個乾淨!"八部神將的後人龘大喝.

在這一刻,十方風云都潰散了,諸多山峰都搖動了起來,蒼茫大地,壯闊河山等都被俯視于腳下.

他們心血澎湃,仿佛回到了太古,像是不死天皇重新君臨大地了,而他們則化為了如祖先般的存在,成為真正的神將,擊九天神靈,下戰九幽魔王,傲視九天十地!

那是一個戰氣沖霄的年月,不死天皇與他的八部神將開創了一個,不朽的神話時代,後世共尊,這和榮耀讓他們的後人至今思來都熱血沸騰.

青霞城一片甯靜,當卻燈火通明,亮如白晝,許多人都沒有睡,即便是凡人也如此,因為都早已知曉,這里將成為風云地.

果然,後半夜時遠方人喊馬嘶,黑壓壓的大軍殺來,各和異獸踩踏長空,如可摘星捉月的一群魔神.

"罪民出來,天皇子親臨南域,引頸待戮!"

戰氣澎湃,相隔數十里,就已經洶湧了過來,彌漫整座古城,讓人膽寒.

近了,大軍逼近,蠻獸長嘶,幾乎要吼碎了天穹,大旗獵獵,隨風而展,如一片鋼鐵洪流沖擊而吃.

每一頭蠻獸是異和,世間罕見,有九尾麟獸,有吞天神猿,還有古金鵬,載著一位又一位強大的古族戰士,駕臨南域.

每一個人都穿著甲胄,金屬冷測的光澤閃動,有陣陣殺意逼來,寒光照鐵衣,兵器懾人魄,這是一群不可戰勝的神將後代.

他們的到來,讓南域諸多大勢力都失音了,眾人莫不膽寒,沒有一個人敢言聲,都快速安靜了下來.

在這後半夜,東荒也不知有多少古教行動,全都橫渡到此地,要靜觀這一戰,這是十幾年來最威之戰事.

"天皇子一出,誰與爭雄,四海共尊,賊子出來授首!"

震耳欲聾的大喝聲擾亂了天地的秩序,讓長空都崩塌了,傳遍四野,這是一位大成王者在吼動.

"到底來了多少人馬?"

人們驚憾了,一般的古族強者也就罷了,這些人中顯然不乏大成王者與半聖,這可是而今的絕頂戰力,任何一著出世都是無匹的.

眾人心顫,這是要抄家滅族嗎,這樣一群虎狼之師,古族中的精英人馬,足以掃平一個超然的大教,誰能擋住?

諸多人族修士不得不歎,古族勢大,桂本就沒法比,在這樣一個大世,真可謂人人自危,這是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

一輛古老的戰車懸高天,布滿了刀痕劍孔,這是經曆過太古一戰的聖車!天皇子頭戴不死皇冠,立身在方,俯視下方,他一揮手所有人馬都停了下來,不再前進.

這和無威勢,諸多神將後人生聽從他的號令,只要一聲令下,可以鏟平南域數不清的大教,有元敵的威懾力.

"本座來了,誰想取我項人頭,過來一戰!"天皇子一聲喝吼,響遍天穹下諸多地域,震耳欲聾.

人們駭然!

他如玉石刻成,神姿聖骨,風姿傲世,被稱作天下第一美男子也不為過,其容貌還勝過昔日的謫仙華云飛.

但是,他卻有無敵之威,與其豐神如玉,俊美無雙的神姿比起來,戰力更為讓人關注,害怕.


青霞城,沒有人出列,一片甯靜,整個城池像是空的一般,除卻閃爍的燈火,許多修士人都屏住了呼吸,緊張到極致.

"怎麼,本皇子來了,你倒不敢應戰了嗎?!"他冷漠的說道,眸子掃過天際.

"神之子星空下無敵!"

"天皇子當世第一!"

在古老的戰車周圍,一談古族大吼,這天穹在求動,這大地在龜裂,這十方風云都崩潰了,像是可以吼下日月星辰來.

在這一刻,他們的氣勢都無比鼎威,像是神來了都可以屠掉,任何擋在面前的敵手被將被斬殺.

他們的血氣連成了一片,磅礴浩滴,淹沒了這片河山,宛如天兵天將降世,光是這和銳氣與霸道便不可阻擋,士氣高昂到了頂峰!

"鏘!"

天皇子自背後拔出一口天刀,雪亮光華照亮了山川大地,讓整片夜空都亮如白晝,令日月星辰都暗淡無華了.

"誰與爭鋒?!"

所有古族一齊大喊,配合這一刀的氣勢,隆隆而鳴,不死天刀剖開了大道長空,斬開道的軌跡.

天皇子如一尊魔神一樣屹立在古老的戰車,英俊無暇的面龐,寫滿了冷酷,手中天刀貫穿古今.

"怎麼樣?"數十里外,一座山峰,聖皇子手持一根烏金大棍,立于一塊青石.

另一邊,同樣一座山峰,葉凡站在崖壁,點了點頭,道:"很強大!"

在他們的腳下,都有源天道痕,藉此遮掩去了天機,沒有人可以推演到身在此地.

"一個人不怕,我是擔心來了數位對手."聖皇子說道,體內血氣轟鳴,他一直想斬掉天皇子這位大敵.

"以他性格來說,這次南下肯定是做了穩妥的安排,想將你我都給斃掉."葉凡道.

"讓我看一看都誰來了,讓他如此自信滿滿."聖皇子金睛半眯,盤膝坐在了地,以聖猿天心去感應.

勾動天心,為我所用,縮地干里,乾坤成寸,整片天地都在心中,聖皇子沉默片刻後,自語道:"凰虛道來了,也有火覷子的氣息,還有

葉凡聞言一震,依照他們的猜測,有三位古皇子殺來也就到邊了,沒有想到還有第四人!

"火麟兒也來了."聖皇子第一次露出凝重之色.

火麟洞最為恐怖,留下了火熟子與火麟兒這兄妹二人同來到這個世,他們本身都是古皇的血脈,任何一人都是無敵的.

而更有傳言,兩人若是合在一起,戰力會數倍的增長,天下無敵!

"這一戰艱難了……"

凰虛道高深莫測,曾說過此生只為證道而活,這是一個不可惹的主,他來出手肯定是為了尋對手大戰悟道.

天皇子再加火麟洞的一對兄妹,這場戰斗可真是太艱難了,讓葉凡與聖皇子都皺起了眉頭.

"任他千軍萬馬,只殺一個天皇子!"兩人忽然同時說道,一下子又笑了.

大戰將起,也請在月初這關鍵時刻投保底月票激烈下,呼喚各位親愛滴兄弟姐妹……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