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颶風卷東荒
搖光王敗了!

"我看到了什麼,搖光王被人擊殺了,被立劈為兩韋……"

星空下,一片鮮紅的血灑下,那是搖光的道精所化,散落在四方,令人股顫心栗.

月華如水,星光點點,葉凡站在蒼穹上,用力扯開了搖光的軀體,在銀白月輝下格外觸目驚心.

人們全都呆住了,搖光王被人擊斃,如天穹墜落,震的每一個人都如同石化,難以置信.

不敗的神話被打破!

這十幾年來,搖光王掃六合,懾八荒,在這聖人不出的年代難遇一抗手,而今卻被一個神秘人給撕裂,血染長空,如一場夢幻.

"啊……師父!"李輕舟大叫,心膽皆顫,一股涼氣從他的脊背升起,讓他如墜冰窖.

這麼多年來,搖光王樹立起一座不敗的豐碑,出行時連古族都不敢招惹,而今卻被人擊斃,等若捅破了天!

明月高掛,月光如水,繚繞薄煙,葉凡像是一尊神明般立在長空下,肌體晶瑩,似琉璃神金鑄成,雙眸犀利如閃電.

他掃視四方,眾人不敢與之正視,紛紛低頭,在人們看來,這好比一個年輕的神靈,連搖光王都給殺了,誰不心驚肉跳?

"刷"

葉凡的道身化成一股清氣,裹著兩只黑箭與搖光一脈的聖器回歸本體,就此消失不見,天地中只剩下一個葉凡.

李輕舟攥緊了拳頭,咬牙低語,卻不敢大怒,連他的師傅都能斬的強者,若是頂撞,連灰多半都剩不下.

"搖光主人所出不過是一具聖光身而已,真身依然天下無敵,今夜許多神通都不能施展,算不得什麼."一個童子道.

熾烈的光一閃,葉凡撕開虛空,離開了這片大荒,至此人們才長出了一口氣,剛才的壓力太大了,幾乎要窒息.

"好強犬……是他嗎?有一種相似的氣質."風凰驚疑不定,美眸中有神輝射出,五se面具閃爍,祥光漫出,纏繞仙軀上.

"難道說……真是那個人回來了,又不太像,血肉化為一顆顆古星,並不是他的手段."姬碧月也在自語.

但凡強者莫不在思忖,這樣一個橫空出世的人物注定要震撼天下,全都在猜測他的身份,到底出是什麼傳承.

"應是域外來客!"突然,一個活化石開口,說出這樣一個結論.

"這……很有可能!"許多人心中大震,而後不自禁的點頭.

渾拓大聖早在十年前就曾說過,有域外強者趕來了,若是有一天,他們的弟子等出現在這個世界,算不得什麼意外.

星空下一片沸騰,這片大荒原本古木參天,野獸橫行,古金鵬,吞天猿,赤金烏等出沒,而今卻一片狼藉,斷山,大裂谷,深淵到處都是.

一場大戰過後,各種飛禽古獸都被驚走了,遠遁莽荒深處,只剩下了滿目瘡瘓.

這一夜注定難以平靜,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葉凡真身屠半聖,道身裂搖光王,引發巨bō,席卷東荒.

也不知過了多久,人們才從十萬大山中散盡,大部分人重回青霞城,到處都是修士的熱論.

"聖主真身出馬,肯定能鎮龘壓此人."搖光的童子憤憤不已,非常的不服氣,因搖光的崛起,這些年來,連他們這些門人所過之處都倍受人禮敬,如今頭一次嘗到這種滋味.

"師傅的真身真的還在搖光主峰上嗎?"李輕舟自語,望向璀璨的星空.

北域,天皇子在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立身在一座古岳上,雙眸中射出兩道熾電,斬斷夜空,前方一座大山被其眸光削平,亂石崩云.

"一位半聖……被毒面的那個人給殺了?"

他的心情很差,八部神將後裔中幾位強大的半聖是他的由百度遮天吧為您提供]左膀右臂,死去任何一個都是一種難以估量的損失.

在不久的將來,那是有望成聖的存在,可以一路可追隨他征戰天下,這樣死掉,讓人扼腕痛惜.

天皇子神se冷酷,一頭及腰的發絲飛舞,雖然俊秀絕倫,風姿傲世,但神se卻有些嚇人,頭上的紫金皇冠出現一道道裂痕,而後炸開!

在其後方,站著一排古族強者,一個個神焰跳動,殺氣沖霄,只差等他一道命令了,就將起兵南下.

這些人長相各不相同,來自八大神族,有的生具神翅,閃電繞體,噼啪作響,有的魔光蔽月,力拔山河……宛如一群神將複生.

"神之子,血凰山,火麟洞不都是答應了嗎,只差您一句話了,就可南下,踏平那些土雞瓦狗,血洗個乾淨."

一個神將後人說道,話語嗡嗡作響,震的前方的一片山峰都在搖動,可想而知他的實力多麼強橫.

"我遣出幾路族人,更是讓幾位半聖南渡,是想mō清那個人究竟是誰,沒有想到人馬剛一到就折損了."天皇子神se冷漠,背負雙手,望向天際,像是要透過虛空,直視南域.

"一定要他好看,將他挫骨揚灰!"

"皇子動身吧,無論什麼人跳出來,都將他們全火!"

八部神將的後代一個個法力如海,血脈純淨,力量強大無匹.

"我會親手斃他,不過這一次要殺的人可不止一個,聖皇子肯定會跳出來的,這一次我都要收拾個乾淨!"天皇子森然道.

"可是,萬一須彌山那位震怒怎麼辦,神蠶族的公主也不好惹啊!"八部神將後代有人lu出憂se.

"無妨,須彌山有一尊大聖不假,可我古族又不是只有他!"天皇子神se冷酷,攤開手掌心,將一枚古兵攥了個稀爛,道:"我想殺他們,逃不出我的掌心!"

八部神將後代有的憂慮,有的振奮,他們知道,一場天大的風暴將要開始了,神之子將要凌厲出手了.

突然,遠處傳來一聲長嘯,一道身影如流星一般迫近,傳來一陣劇烈的bō動.

"神之子,大事不好了,進入南域的幾路軍,又有一路被殺了個乾淨,而且……"來人單膝跪在地上,偷看了一眼天皇子,有些猶豫,不敢說出口.

"而且什麼?"天皇子冷漠的問道.

"第二位……半聖被斬!"這個人戰戰兢兢的說出這則消息.

"什麼,又一位半聖被殺了,究竟是誰下的手?"

"怎麼會這樣,即便是古皇子對上半聖,也得廢一番手腳,怎麼八部神將剛趕到南域就被人殺了?"有人忍不住道.

在天皇子的背後,一群神將後代全都變se,一個個都在咬牙,抓緊了拳指,骨節嘎嘣嘎嘣作響.

"是……聖皇子出的手!"這名前來報信的古族說道,偷偷看了一眼天皇子的臉se.

"我就知道,他肯定會跳出來,他死定了!"天皇子神seyīn寒,而後轉身望向一片古老的黑se山岳,吩咐手下,道:"去稟告血凰山,火麟洞,就在今夜,共同南下!"

這一夜,風龘bō不斷,南域喧沸,星空下展開了一場場決戰,戰果驚人,震動八荒.

東方野,燕一夕,厲天,李黑水等人一起出動,截住了天皇子的一批人馬,毫不留情的動用了神女爐,催動這件大聖器,將所有人轟殺了個乾淨.

龍馬第一次參與種事情,連連大叫痛快,叫嚷著要去再干一票大的,殺人放火最爽快,干脆將古族老巢給端掉算了.

一群人翻白眼,這家伙簡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亂,是一個禍害.

厲天忍不住說道:"我說馬哥,你是瑞獸嗎,真是上古聖皇才能擁有的坐騎?怎麼這麼凶殘啊."

"什麼馬哥,以後叫龍爺!"龍馬大刺刺的糾正,渾身繚繞火光,鱗片晶瑩璀璨,馬鬃沒有一根雜毛,似神焰跳動.

"龍你大爺!"一群人都給了他一巴掌.

與此同時,聖皇子也到了南域,就在另一座古城中,他火眼金睛,發現了一位半聖,認出是天皇子的部眾.

這一戰,石破天驚天,百里風云大動dang,猴子太勇猛了,任半聖怒吼,也無力回天,被一棍子將腦袋打了萬朵桃花開,腦漿四濺.

斗戰一族勇冠太古,聖皇子體內流淌有古皇的血液,流動時發出的聲音如雷霆海嘯般,自然不可匹敵.

南域沸騰,是一個不眠之夜,四處都有人在談論,全都緊張的關注局勢的發展,人們知道一場大戰將要展開.

"神秘人殺半聖,斃搖光道身……這一夜可真是風云迭起!"

"而今,聖皇子都來了,又殺了一位半聖,將有天大的bō瀾!"

"天皇子已有三路大軍潰滅,全都是剛進南域就被人屠戮由百度遮天吧為您提供],可真是針鋒相對,這是在抽天皇子的耳光."

南域風起云湧,星斗滿天,眾多修士卻沒有一點睡意,全都在密切關注,他們知道一場颶風來了!

在這一夜,謠言四起,各種消息皆出,其中有一條讓所有人都在關注.

"搖光王真身可能要出關了!"

"他是要平亂,還是想與那神秘人決一死戰?"

搖光真身多年未現,人們都很緊張,不知是真是假,這個夜晚更亂了.

"大事件爆發了!天皇子南下,統率八部神馬上就殺到南域了!"更大的風暴上演,消息傳來,震撼南域.

一場颶風席卷東荒!

颶風來了,彪悍戰起,辰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