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斬搖光
星空下,光輝燦爛……葉凡每一縷發絲都在飛舞……出現道痕,他沐浴星海中,屹立天地間.

聖爐炸開,四分五袈,天地間一片寂靜,沒有一個人能說出話來,搖光王敗了嗎?許多人都不敢相信.

"師傅!"李輕舟大叫,盡管知道那是一具聖光身,並非真正的血肉,但還是忍不住悲呼.

"敗了,搖光王竟然敗了,這個人真的太強大了."

"天縱之王橫空出世,人族斬道第一高手的排位要變動了!"

直到這一刻,人們寸說出話采,一臉的震撼,全都寫滿了驚容,這個結果超出眾人的預料.

這麼多年來,搖光王圌君臨天下,早已樓立起無敵的威望,在公平對決中從未有過一次敗績,而今這不敗的神話被破!

"洲才,搖光王以身合道,化成一口聳立天地間的聖爐明明將那人收了進去,要化成劫灰,怎麼反倒敗了?"

搖光雄視東荒這麼多年,自然有人對其無比崇敬,見到這一結果,難以接受.

這天地間,有一片巨大的洪流,是那聖爐碎片所化,斬斷了成片巍峨的山峰,莽荒都快被夷為平地了.

天地間,聖光與云氣蒸騰,四野到處都是神能余波,眾人毛骨發寒.

"槍袈搖光王,這一戰績必要震動五域,舉世皆驚!"

"鏘"

在人們的嘈雜聲中,天地間發出顫鳴,穿金裂石之音響徹蒼穹,那炸開的聖爐碎塊倒飛而回,重組在了一起.

聖爐壁上的裂痕以肉圌眼能見到的速度愈合……眨眼消失了個乾淨,血氣與聖光又一次沖霄而起,有氣吞山河之勢.

眾人訝然,而後許多人振奮,搖光王手段逆天,看來肯定還有一場龍爭虎斗……讓他們滅加期待了.

"吾師是不會敗的!"李輕舟握緊了拳頭,內心格外的緊張.

葉凡真身冷眼旁觀,他深知搖光的可怕,因為根本就未曾展現狠人的傳承,劃才不是其真正實力的體現.

當然,葉凡自己也還沒有動用逆世的各種秘術,也有所保留,自然無懼.

"去殞神戰場進行對決."搖光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並沒有立刻動手'而是化成一道聖光飛走了’沖向天際.

葉凡冷哂,腳踩一道星河,橫貫長空,一下子消失在了茫茫夜空下,沖向遠方.

"巔神戰場……離這里極其遙遠,一般的人根本進不去,據說曾有神靈戰死在那里,條件惡劣可怕,常年有戰魂哭嚎."

人們心驚,但全都跟了下去……可是他們怎能比得上搖光與葉凡,全都遠遠的被甩在了後方.

"嗷呃……"

魔神在咆哮,有一道道可怕的虛影在走動,那是遠古不滅的戰意……始終不散.

殞神戰場星月暗淡,大地上一片血紅與焦灼,這個地方寸草不生,是一塊不毛之地.

此時……搖光與葉凡先後沖了進來,感受到了強大的殺機……遠古強者的不滅法則在交織,化成了一片生人止步的魔土.

一般情況下,根本就沒有人敢來此地,就更不要說深入了,因為動輒就有化道的危險.

相傳,遠古諸賢與域外神靈曾于此大戰,驚天地泣鬼神,最終慘烈無比,諸強皆殞落.

神血染紅了此地,他們的終極法則不散,交織在這里,每一晚都可以聽到神魔吼嘯的聲音.

葉凡與搖光卻避過上古法則,沖進了禁地中,在此將展開大戰,決一生死.

搖光由聖爐化為了人身,恢複了過來,看不出喜怒哀樂,眸子很深邃,像是要望穿葉凡的靈瑰.

"難道說……真是你回來了."他平靜的開口,在其手中圌出現一口劍,在月光下如一潭秋水般明亮.

"我以為你要動用狠人秘術,原來是想以聖器決勝負,無論怎樣我都奉陪."葉凡說道,兩支黑色的古箭浮現.

他以一氣化三清秘術鑄成的道身很強大,可卻有時間限制,剛才兩人出手很快,雖然沒有耗掉多長時間,但也不能再繼續耽擱了,需要立刻了斷.

"比起這場對決的意義,我更想證實你的身份."搖光說道,手中的長劍燦爛無比,似明月照千湖,波光粼粼.

"轟"

熾威的光直接淹沒了天地,這是一件聖器,恐怖波動彌漫了四野,將這禁地中的不少遠古法則都給沖散了.

這是毀滅性的,一日不成聖,便不可對抗聖威,這是一種霸絕天地的威勢!

即便是半聖也不行,因為畢竟不是真正的聖人,聖域壁壘阻隔一切,只是勉強讓他們發揮出幾縷聖威.

葉凡擁有八禁,也只是堪堪突破聖域壁壘,與半聖一樣被擋在真正的聖人之下,自然難以直接對抗.

"哧"

他拈住一支黑箭,劃出,烏光滔天,如山洪暴發,頓時沖起,與那淹沒天地的劍光撞在了一起.

同時他持另一支黑箭護體,避免聖器過猛傷到軀體,攻守兼備,鎮定自然.

天地整個被弓爆,這是聖域的對抗,驚悚人間,震懾寰宇,若是有人在此一定會顫票,跪伏下去.

聖人高高在上,超出了人類的范疇,不可戰勝,他們鑄造的兵器自然亦如此,一旦複活,橫殺一切.

葉凡的黑多是寶,西出函谷關後,曆經大小數十場戰役早已得到檢驗.1足以對抗聖器,因此根本不擔心損毀.

黑箭對決聖器,這片殞神之地被斬開,撕出一片片黑色的虛空深淵,橫斷八荒!

在這一刻,什麼秘法,禁術都無用,唯有聖力是永恒的,這就是諸賢高高在上的原因……單憑這種力量就足以鎮龘壓眾生.

故此才有了聖道之下皆糞土之說.

"聖"跳脫出"人"的范疇……到了這一步才有橫渡天宇的本錢,才能在宇宙中爭渡,是一個質的蛻變.

好比魚躍化真龍!

此時什麼都是虛妄的,唯有卜器的對拼才能讓覺察到永恒的力量,兩者激烈對抗……催動渾身的神力與道行.

毫無疑問,聖器的複活需要無以倫比的磅礴的力量,若是修為不夠,可能會被活活耗死,身體成為枯木.

葉凡一氣化三清的妙術在這一刻得到了無敵的體現,因為這具道身與本體一樣強,幾乎就是另一個自己,人族聖體之源如海!

"洪然是你!"搖光大喝,他在第一時間了然……葉凡回來了!又出現在了這片大地上.

"不錯,是我,來與你了斷十四年前未果的一戰與恩怨!"葉凡.中發出一聲清嘯,持黑箭迎擊了上去.

搖光得悉對手的身份,受到了很大的觸動,眸子深處一片恐怖,日月星辰輪轉,有銀河毀滅的場景浮現.

他極力催動這柄不劍,斬破了天地,自身幾乎化成了一道神明,但是他的聖光身畢竟不是主體,道行不能全部展出.

而葉凡在這一刻不顧及身份後……體內汪圌洋般的黃金血氣淹沒了天地,頓時摧枯拉朽,催動黑箭無物不破,沒什麼能阻擋他.

"毒.

黑箭合道……刺穿蒼冥,化成一道烏光射了出去,洞穿向前方,像是一片黑色的汪圌洋在洶湧.

"等.

黑色箭羽擊在聖劍上……發出震天巨響,余波摧枯拉朽……橫斷了天穹,十方俱滅!

搖光橫飛了出去,嘴角溢出一縷縷血跡,不是真血,是道精潰散的體現.若非聖劍光華護體,他尸骨無存,連骨頭渣都剩不下.

他轉身就走,真身不在,根本動用不了真實的禁忌之力.而對方的道身無比古怪,像是真身屹立在此,體內血液山崩海嘯般,發出的聲響震耳欲聾,神勇不可擋!

"哪里走!"

葉凡緊追不舍,自不想放過這具聖光身,要將其斬殺在此.

遠處,人們剛來到達此地就見到兩人橫空而去,沖向了更遠處的地方,全都驚憾莫名.

可惜,隔著一片殞神戰場,沒有辦法立刻跟下去,遠古諸賢法則阻斷了此地.

然而,雖然沒有辦法第一時間跟進,但是人們卻看到了一追一逃的事實.

"什麼,搖光王敗了,在被那人追殺!"

"怎麼會這樣,此人到底是誰,將無敵的搖光王戰敗?!"

所有人都石化了,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切,以為搖光可以扭轉乾坤,最終擊敗對手,不曾想卻大敗而逃.

"不,我的老師怎怎麼會敗?!"李輕舟呼吸急促.

搖光駕馭聖器而行,快到了極致,幾乎是在橫渡天宇,然而葉凡手持黑箭也可以破開虛空,毫無顧忌的施出行字秘,迅疾逼近.

殺掉這具聖光身意義不大,葉凡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奪得這把聖劍,這可是一件傳世聖兵!

而搖光之所以遁走,也是為了護住此兵,不想落于敵人,不然舍棄一具光身又有何妨?

"你走不了,不可能讓你回到真身.!"葉凡還沒有對上天皇子,還不想讓人知曉他回來了.

"哧"

天崩地裂,兩支黑箭在此射圌出,全都對著聖劍飛去,漫天星斗都像是搖顫了起來,仿佛會墜落.

十萬大山,但凡聳入云霄者,上半截莫不成塵埃,黑箭所過之處,摧枯拒朽,什麼都剩不下.

這口聖劍比天上的星月都要聖潔,光輝四射,是九天神玉系中的銀月神玉,晶瑩燦爛,瑰美無邊.

"當!"

黑箭與之連連碰撞,發出了震耳的聲響,搖光終于執掌不住了,整條手臂崩開,身子撕開虛空,口吐鮮血,橫飛了出去.

"鏘!"

葉凡迅疾似閃電,行字訣舉世無雙,以兩杆黑箭壓制此銀輝燦爛的聖器,讓其神袱沉睡.

"聖器難奪,與黑箭這樣的秘寶不同,一旦內蘊的神抿複活將是天大的災難!"

葉凡覺得,應該先鎮龘壓于綠鼎中才最為保險,短時間多半運用不了.

"搖光你哪里走!"

葉凡收走聖劍,腳踩行字訣追了上去,阻擊遭遇重創的搖光王,將其逼入絕境.

當人們趕到這里時,只見到這樣一幅畫面,葉凡獨立星空下,雙手一扯,將那搖光王撕為了兩半,道精化成的血液灑落,染紅長空!

"什麼,他徒手……格殺了搖光王的道身!"

眾人震驚,十四年來未嘗一敗的搖光王,今日其道身竟然被人立劈為兩半,整片星空下都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