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長空下擊搖光
九天之上……星河璀璨,如茫茫銀瀑傾瀉下來,葉凡只身立于星空下,被星輝繚繞.

他單手持暗金長槍,刺透半聖的眉心,將其釘死在虛空中,一縷縷血跡沿著黑色的槍杆淌出,觸目驚心.

這是一幅震撼的畫面,所有人都如泥多木雕,無論多少年過去,但凡今夜見到這一幕的人都難以忘懷,烙印心頭,難以磨滅.

葉凡黑發濃密,如神似魔,星河洗體,星芒爍空,屹立在九天下,將一位半聖給屠掉了,震驚世間.

所有人都石化,不可思議及看著那一幕,時間像是定格在了這一瞬間,讓人都快忘記了呼吸.

打破聖域壁壘,擊破萬年神話,逆天伐半聖,這是一位斬道者做到的,昂首而立,星空下獨尊!

"我所見到的是真的嗎?他屠掉了一位半聖啊!"

"這是一個奇逵,怎麼能以斬道境屠掉A位半聖?"

"他的道是什麼,如此凌厲霸氣,我怎麼覺得像是要將整片天地大道都踩在腳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人們才這樣驚呼出聲,全都仰望天空中近乎神跡般的戰果,一個個眼中露出激動的色彩.

葉凡一震,鋒銳槍尖上的半聖眉心龜裂,而後是身體"噗"的一聲化成一團血光,形神俱滅,永遠從這個世上除名.

"好強大!"葉瞳興奮不已,但是卻很好的克制了自己的情緒,沒有表現出異常.

大黑狗詛咒了幾句,以常人根本聽不到的聲音自語,道:"媽圌的……什麼時候還債啊……本皇想要先天聖體道胎出世,早點來到人間."

"死了,一位半聖徹底成為劫灰,連血霧都化盡了!"

許多人喃喃,心中波瀾起伏……由驚到悚,全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遠處,風凰心頭劇震不已,盯著葉凡看個不停,此人以星河屠聖,出手霸烈,讓她覺得似曾相識.

"不可思議!"姬碧月自語,揚著雪白的下頜,揉了揉太陽穴……露出思咐的神色,道:"難道是昔日的那個人回來了?"她不經意間瞥了一眼風凰.

風凰轉過身去,不予理會,不想與她斗嘴,對方屢次不咸不淡的挑動她的情緒,讓她暗氣暗生.

青霞城……山崩海嘯,這是第一時間爆發出來的嘈雜聲,人們震撼過後全都議論了起來.

這究竟是何方神聖?可以說強大的離譜了!

即便是搖光王,他能做到這一步嗎,雖然很多人覺得沒問題,他可敵半聖……但畢竟沒有親眼見到過.

"這簡直上古戰神複生,實在神勇,力拔山兮氣蓋世,用拳頭將半聖器都給打出了鬟痕."

許多人歎道'這種成就他們一輩子也難以達到’只能仰望,好比人中的王,不可超越.

葉凡收槍而立……暗金長槍吞吐星河光輝,繚繞九天星芒,很久後才暗淡下去,他降臨而下.

"轟"

就在這時,人們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波動自那大地盡頭傳來,像是有兩尊太古的凶獸在對峙與抗擊.

"師傅!"李輕舟喊叫出聲,化成一條光帶橫貫夜空,飛向遠方,臉上寫滿了憂色.

眾人見狀,全都回過神來,紛紛動身,離開這座島嶼,沖向青霞城外的地平線盡頭,因為那里有一場更為可怕的對決.

"搖光王對決神秘人族強者,絕不能錯過!"

在此之前人們還一致認為搖光王必勝無疑,而今有哪個類高手能與他爭雄?可此時不同了,這邊已經解決了一位半聖.

"巔峰對決,搖光王大戰可屠半聖的人中之王,孰弱孰強?"

許多人心潮澎湃,萬沒有想到在這個夜晚,會發生這種激動人心的事,覺得不虛此行.

其實,葉凡是第一個動身的,戰斗一結束就降下高天,背槍向遠方走去.而眾人都是跟隨在他的後方,任李輕舟用盡手段,展動聖光術也無法超越過去.

"壞了,主上只是一道聖光身,而今此人真身趕去了,會不會出大問題?"一個童子臉色雪白.

"趕緊趕回聖地,去請聖主真身出關,不然今晚可能會發生意外."另一個童子轉身就走.

李輕舟長嘯,道:"既然是對決,還請公平到底!"他心有隱憂,擔心出大問題.

"驚世大戰!"

人們終于趕到了這里,前方混沌氣都打出來了,洶湧圌向四方,恐怖無邊.

只能見到兩道光影在移動,根本看不清他們的秘術與招法,沒有一個人敢過于靠近,不然觸之必死.

這里距離青霞城足夠遠,葉凡的道身與搖光的聖光身已經打進了十萬大山中,遠離人類居地,不然必將會生靈塗炭,血流成河.

大戰已經到了白熱化,二人殺入大野中全都放開了手腳,並沒有保留,道法驚天,那一座又一座數以千丈高的大山就跟紙糊的一般,在兩人的攻擊下接連崩碎.

在這個地方,亂石穿空,驚濤拍岸,能量瀚海卷上了高天,二人戰到了沸騰,仿佛星月都要搖落下來了.

東荒,顧名思意,多有大野荒澤等,古木狼林,原始地域無疆.

葉凡與與搖光的道身殺進大荒中,驚起也不知多少凶禽猛獸,許多都是上古異種,十分罕見.

不時會沖出幾頭教圌主級的蠻獸來,它們憤怒的大吼,但卻禁受不住一擊.人們清晰的見到,一頭古金鵬展動數以百丈的金色軀體爆碎在天穹上,化成血霧.

葉凡真身第一個到場,自然沒有出手,冷眼旁觀,其他人對他又改又畏,不敢靠近……都在遠處觀戰.這是……竟然有可與搖光王爭雄的人傑出現了!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人們心中悸顫,一個個渾身冒冷汗,這是何等的強大的存在啊?!

兩人一路大戰,殺進了大荒深處,留下一地狼藉……大野中滿目瘡瘐,許多山脈都斷了,諸多主峰都消失.

葉凡與搖光開劈出一條巨大的谷壑,進入莽荒中,劇烈大戰到了白熱化.

"你們說孰弱孰強,最終最能勝出?"人們私下里議論起來,這等驚世大戰,牽動沒一人的心.

"我覺得還是搖光王能勝吧,即便那個另一個人族強者殺了半聖……但是這麼多年來,搖光王可是俯視五域,早已修成了無上玄通."

"難說."也有人搖頭.

"我師必勝!"李輕舟說道,他立于星空下,攥緊了拳頭,直接都發青了,顯示出了他內心的緊張.

人們見他這樣說,有不少人都跟著點頭.

"鏘!"

突然,莽荒中傳出陣陣殺機,許多人龘大驚失色,搖光王竟然落在了下風.

葉凡的道身……口吐無量光,化成一柄澎,斬殺十方,像是一道閃電一樣璀璨……劃破黑色的長空,無比的刺目.

搖光冷喝,在其軀體外神光沸騰,他像是一座聖爐般熊熊燃燒……發出了海量的血氣與磅礴的神力.

"殺!"

搖光王大喝,洲才他險些吃大虧……此時露出了殺機,舉世無雙的聖光術展出,刹那間萬法不侵!

"這是搖光無敵的一大倚仗,此術一出,先天立于不敗之地!"

"聖光術為天下一絕,藉此演化出了無盡秘法,可撼動任何高手,搖光王竟被圌逼到了這一步嗎?"

人們吃驚,屏住了呼吸,大氣都不敢出,緊張破戰.

"轟隆.

搖光身化永恒聖爐,氣吞山河,滿頭黑發飛舞,劃出道的軌跡,越發神秘莫測了.

此時,他舉手抬足都自成天理,與道相合,一聲清嘯,成片的巍峨山峰化成齏粉,勇冠天下.

他臂膀一震,這山河皆壞,長河倒流向天,聖光一掃,這乾坤皆顫,星月無光.

他強勢起來,摧枯拉朽,這片大荒都差點被他徹底毀掉,夷為平地,想要力壓葉凡的道身.

葉凡長嘯,不落下風,他竟然在牽引漫天星輝而戰,漫天星河垂落而下,讓他周圍白茫茫一片.

到了最後,可以看到,在他周圍日月轉動,古星磅礴,數不清的古星出現四方,將他環繞中龘央.

這像是一個宇宙星域,立于中心,凝聚各種光,鑄成了一把星辰化成的銀色神槍,無堅不摧,刺向搖光.

大戰到了白熱化,葉凡以星辰鑄成的槍刺向敵人,火星四射,因為搖光的聖光化成了一座聖爐,阻擋攻擊,鏗鏘震耳.

"當!"

這是葉凡地一萬三千零八次刺出神槍,擊在搖光的眉心前,那里有一個聖爐擋住,難以寸進,只有耀眼的火星四射.

"轟!"

搖光再一次提升氣勢,自身都快融于聖爐中了,血氣與聖光滔天,像是開天辟地的永恒銅爐,擠壓滿了大荒.

遠處,所有人都顫票,許多人直接墜落在地,忍不住膽寒,難以動彈一下,像是被一頭太古凶獸盯上了.

"太恐怖了,難怪會有搖'光王一出’誰與爭鋒,之說!"

人們全都發毛了.

此時搖光身與聖光爐相合,竟晉升入天人合一之境,與天地大道交融,舉手抬足都是道則.

"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搖光清嘯,向前鎮龘壓.

葉凡也是六聲大喝,與他截然不同,精氣神極速提升,想要突破這個世界的一切束縛,每一滴血都化成了生命古星,道骨成為了星河!

而在腳下,出現一縷縷大道痕跡,他昂然立于那里,將這些大道痕跡全部踩在腳下,手持以星辰鑄成的神槍擊向前去.

兩人劇烈碰撞,神力波及六圌合八荒,發生了大崩潰,撕岳鬟天,摧枯拉朽.

搖光王天人合一,萬法不侵,身綻無量光!

在這一刻他似合道了,自身化成一座金屬質感的徇爛聖爐,哐當一聲打開了蓋子,吞吐日月昔華,噴薄豔豔仙霞,而後將將葉凡收了進去.

在這個過程中,十萬大山都在搖動,日月星辰都要墜落了下來,恐怖無邊.

"我早就說了,沒有人是我師的敵手,聖人不出,我師便是人主!"李輕舟認不出說道.

"連屠掉半聖的人中之王都不敵嗎?"眾人皆驚呼.

"吾師無敵!"

"搖光王真的是舉世無雙啊,玄功蓋世,天下無敵,誰可摟鋒?!"人們都驚憾了,許多人都顫聲道.

"砰!"

突然,巨大的聲響傳出,那口鎮龘壓在天地間的聖爐在劇烈搖動,爐蓋幾乎要被掀飛.

"喀嚓"

突然,聖爐壁龜裂,一截鋒銳的槍尖刺透了出來,是如此的刺目.

聖爐滿身都是鬟紋,全面龜裂,而後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徹底炸開,葉凡長身而出.

九天上,一道道星河垂落,白茫茫一片,聖潔無比,他沐浴在璀璨星輝當中!

現場鴉雀無聲!

四月一日,大小也是個節日,其實我很想來句史上最強玩笑的,但怕事後被大家鎮龘壓.算了,還是老老實實求月票吧,需要大家的一張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