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星河屠聖
夜空中,兩道身影在力拼,黑金長搶對血色戰矛,鏗鏘作響,每一次都碰撞出燦爛的火花,他們快逾閃電.

兩人飛上蒼茫天穹,從一個地方瞬移到另一地方,像是在橫穿時空,通體都在綻寶輝,強大氣機懾人.

葉凡大戰半聖,不落下風,化身為閃電,展開了驚天動地的大對決,這是道行的碰撞,伴隨隆隆雷鳴!

兩人身上有熾光在飛射,讓星月都暗淡失色,強大的波動如一片汪洋起伏,浩瀚無邊!

眾人震撼,盡管那兩人離地數以萬丈高,但是神能還是可以被感知,很多人一動不能動,癱軟在了地上.

"嗡"

刺目的光飛出,葉凡橫槍而來,黑金長槍掃出一片烏芒,讓日月星辰都仿佛搖顫了起來,光輝漫天.

"哧","哧……"

一道道光射出,每一條都粗大如岳,黑金長槍噴薄漫天槍芒,將這天穹色刺的千瘡百孔!

半聖力抗—他真的震驚了,此人戰力足以媲美他,手中一杆暗金長槍每一次都擊穿天宇,能量無匹,讓他都快透不過氣來.

八禁!

這是必然的,也唯有八禁的斬道者才能抵住半聖,不然上來就得死!

暗金長槍噴薄槍芒,宛如銀河墜落,茫茫一片,無邊無沿,殺氣卷動九天十地,驚憾人世間.

"當!"

金屬交擊聲絕于耳,半聖左手的那口盾牌發出陣陣穿金裂石之音,上面的各種符文全都閃爍抵住一道道槍芒.

葉凡連刺九百三十七槍,鋒銳的黑金槍尖吞吐鋒芒熾盛刺目,繚繞一圈大道漣漪,盡管每一次都被那口古盾抵住,但是道痕卻成擴散出.

半聖身體劇震,虎口崩出一道血痕,鮮血長流,染紅了持盾的手,且道波擴散後讓他整具軀體都在顫動.

他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這個對手太強了,差點突破聖域壁壘,打進另一個境界來,讓他都有點膽寒.

"夠了!"

半聖大喝,擋過這一輪狂風暴雨的攻擊後,雙目像是兩盞神燈一樣璀璨,射出火炬一樣的光束,射穿虛空.

他神武無比—滿頭發絲飛舞手臂一震有億萬均之力,右手中的血色長矛吞吐赤霞,像是凰血赤金鑄成,散發出讓人靈魂顫栗的波動1

"鏘"

半聖展開了凌厲的反擊,手中這杆鮮紅的戰矛像是在淌血有了一種生命鋒芒一次次刺向葉凡的要害.

整片夜空都成為了赤紅色,被半聖的血氣所繚繞,他的凌厲攻擊絕世無比,一矛刺出,萬物皆毀,根本承受不住.

葉凡眸子中閃爍光華,奮力迎擊—以槍對矛,兩者不斷碰撞,震出一道道熾盛的閃電撕裂天宇.

"哧"

一道血色神芒射出,比彗星劃過長空還璀璨,擦著葉凡的耳畔飛過粗大的氣芒撞擊在遠山,成片的巍峨山峰灰飛煙滅成為一片平地.

"嗡"

赤血戰矛輕顫,一道又一道的神芒自矛鋒射出,有氣吞山河之勢,讓葉凡都變色,不得不全力抗衡.

"咻"

又一道血色的槍芒貼著葉凡的身體飛向遠方,落在大地盡頭的一座古城,噗的一聲—發出一片熾烈的光,半聖的矛光將一座城池化成了劫灰.

所有人都變了顏色,半聖的攻擊絕世無匹,太犀利了,這僅是溢出的一縷矛鋒神光而已,就會毀掉了一座城池,也不知有多少無辜的生命枉死.

"你該死!"葉凡眼睛立了起來,口中怒喝道,對方肆無忌憚,根本就不怕血染南域,死多少人族都不可能心疼.

"一群螻蟻而已,死不足惜."半聖只有這樣一句話.

"就沖你這句話,我也要將你槍裂!"葉凡口中喝道,軀體升空兩萬丈高,避免余波再次觸及大地,眼眸中的光震懾人心.

半聖只是冷笑,左手的黑盾與他掌指連在了一起,宛如有生命,右手血色戰矛交融于夜空中,吞噬天地.

"轟"

他帶著一方天宇壓了下來,真正的聖威出現,所謂半聖是一只腳踏入了聖人領域,有時能展現出聖威!

此刻,他將這種威勢演繹到淋漓盡致,最大程度的發揮出來,以勢壓人,想將葉凡活活震死在虛空中.

葉凡渾身強大的氣機內斂,毛孔吸收十方精氣,八禁提升到極限領域,堪堪撐開聖域壁壘,渾身雖無光華綻放,無血氣彌漫,但卻強到極點.

半聖將整條血矛當作大棍輪動下來,帶著滔天的聖威,而葉凡眼眸寫滿不屈與不甘,橫槍而上,以槍杆硬接.

"當"

這一擊,鬼哭神嚎,金屬顫音將這片夭穹震的碎裂,而[本章文字由百度遮天吧為您提供]後湮滅,即便兩人上升了數以萬丈高,大地上還是有一片群山受到波及,半山腰以上在刺目的光華中化為塵埃.

"啊……"

一些高手慘叫,這些人為了清晰的目睹半聖級大戰,上升到了高空,雖未被神能波及,但是這種金屬交擊聲卻刺穿了他們的耳骨,雙耳鮮血流淌.

葉凡體內氣血翻湧,像是長江駭浪一般流動,發出陣陣雷鳴聲,體表與孔毛內斂有一種熾盛的光,差點沖擊出來.

"這就是聖威嗎?"他心中震撼,果然是超脫了人類的范疇,強大如他的體質都都差點被這種道痕波動震裂.

但是,他終究是擋住了,成接下這驚世一擊.

"傳說中的八禁領域!"風凰,姬碧月,李輕舟等全都震撼,此人太強大了,真的抵住了半聖!"轟"

在這一刻,半聖嘴角冷笑,帶著無盡的殺意展開了更為恐怖的攻擊,原本那作為防禦用的黑盾與天地交融,有成千上萬縷道波震出,劈天蓋地而下.

此盾化成了一座黑色的大山,高有萬丈,且有無數條秩序神鏈,血矛壓著暗金長槍,此時他又祭出這件兵器,聖威無可匹敵.

葉凡眸光懾人,在這一時刻他竟輪動拳頭,徑直迎上了帶著滔天聖威的黑色盾此,光華內斂,無敵拳意霸絕天地.

"他瘋了嗎?!"

"以拳頭迎擊半聖的兵器,這不是找死嗎?!"

所有人都驚呼,不能理解,這要是撞在一起,拳頭必成血泥,怎麼能擋住半聖器!

許多人都不忍目睹,這是一個驚豔的人傑,可于長空攔擊半聖,力撼聖域之威,這樣化骨實在太可惜了.

半聖的的嘴角帶著冷酷的笑意,他已能預見這名不可思議的人族強者喋血的畫面,八禁又如何?還是得死!

"咚"

然而,在一聲神庭天鼓般的轟鳴聲中,葉凡的拳頭沒有化成血泥,竟將這黑色的盾山打的倒飛了起來.

"喀嚓!"

盾山上面竟然出現了幾道裂痕,震的半聖左半側的身子發麻,一臉不敢相信的神色,嘴角溢出一縷鮮血,橫飛了出去.

血肉之軀硬撼半聖器勝出,這是何等的霸道,驚的人們如同石化,一個個目瞪口呆.

"這怎麼可能,血肉之軀可撼半聖器?簡直如同天方夜譚般!"

然而,事實擺在眼前,人們不得不相信,這真實的發生了.

"剛才他是怎麼抗住的,要知道那盾山可是帶著滔天聖威啊,他到底是什麼體質,敢以拳頭對轟?"

"這……難道是第二具人族聖體?!"

人們震撼的說道,這個結果實在逆天.風凰眉頭微蹙,盯著葉凡看了個仔細.姬碧月也是心頭劇震,自語道:"難道是昔日的那個人回來了?"

有部分修士都做出了這樣的聯想,除卻人族聖體有一成希望外,還有誰能的體質如此恐怖?

"不對,就是人族聖體也不能接住聖威."

許多人都驚疑不定,並沒有見到滔天的黃金血氣—也沒有熟悉的聖體戰力澎湃,根本不相符.

半聖一聲清嘯—音波轟鳴,震塌虛空,讓葉凡陷入一片黑洞間,冷森森的道:"不知死活的螻蟻,一切到此結束吧!"

他全面展動聖域則,周身與上萬率大道波痕相連,像是帶動著上萬座大岳,壓迫的天地崩壞.

"這是聖人的初步手段,是一只腳踏在這一境界的半聖所能展現的最強攻擊!"

聖域則!

"轟"

天地間熾光交織,構築全新的秩序,這是一個新世界,正在開天辟地,無盡混沌氣彌漫!

正中央唯有一位半聖獨尊,展動雙腿,揮動雙臂,萬物皆壞—他在開辟一方小世界,想把葉凡化成劫灰.

在這個小世界中,他是開天的唯一主宰,如一尊不朽的神靈,渾身流動寶輝,鎮龘壓葉凡.

巨斧劈來,三十三層聖塔鎮龘壓而下,天地初始的大鍾轟鳴……

這方世界內,混沌洶湧,各種天地初開時的寶皆現,是半聖祭煉了一生的心血結晶,在其開辟小世界時,與聖域則合在一起,射殺過來.

這是一片可怕的景象!

"聖域之下皆是螻蟻,在我眼中你不過是一只卑微的蟲子,送你上路!"半聖大喝.

"轟!"

天地轟鳴,開天辟地的氣機彌漫而出,各種古兵縱橫,絞碎了這片天地,半聖的秩序神鏈刺穿了每一寸空間.

人們都呆住了,這根本不能抗衡,聖域隔開了"聖"與"人",天壤之別,這種存在無戰勝,葉凡必死無疑.

"吼……"

葉凡長嘯,持暗金長槍在混沌氣中上擊九天,下刺九幽,縱橫天上地下,竟劈開了混沌!

他的每一個毛孔都在吞吐精華,在那星空中,所有星輝都垂落下來,澆灌進他的體內,宛如九天銀河瀑布垂落.

恍惚間,他的肉身,骨頭,血液化成了一顆顆古星,數也數不盡,有星河璀璨,有大星磅礴,成為一種勝景!

在他的體內,每一滴血都是一顆生命古星,有日月輪轉,有星域浩瀚,與天宇中的繁星對應起來,透發著萬古滄桑之氣.

"轟"

一聲轟鳴,葉凡掄動暗金長槍,將半聖的小世界挑的崩開了,黑色槍體沐浴在星光中,刺透一切阻擋.

他血肉[本章文字由百度遮天吧為您提供]化星辰,道骨成星河—演化萬物初始的氣機.他的道在運轉,承天載地,包羅萬有,蘊宇宙之精.

葉凡揮動長槍,頓時有一條條星河奔騰出,己身養百經于一爐,容萬道于一身,此時他一槍像是可以刺下一刻星辰來!

葉凡一槍刺出,半聖橫飛了出去,黑盾與血矛全都寸寸碎裂,口中噴血,難以抵抗.

半聖無比悚然,小世界毀掉了,而他的肌體亦被洞穿,生機干枯,這讓他難以接受,堂堂半聖竟然敗了.

"噗"

葉凡體內道骨化成星河,流動出燦爛的光,隱約間可見一顆顆生命大星在轉動,他一槍刺進半聖的眉心,將其釘死在虛空中.

"半聖也不過如此!"冷漠的話語在長空中回響,讓星空下舍此之外一片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