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半聖
島嶼上鴉雀無聲,他究竟是何人,要以真身擊半聖,以另一具道身對搖光王,說出去誰能相信?!

這是何等了得的人物,而眼前此人就是做出了這樣的選擇,讓人瞠目結舌,都說不出話來現場氣氛有些詭異,短暫的沉寂後,人們才能說出話來,一個個情緒格外jī動,全都攥緊了拳頭.

"太強勢了,竟敢一人獨對搖光王與一位半聖,真是不可思議."

"可他真有這樣的實力嗎,道身擊搖光王,真身將戰半聖,這可真是天方夜譚般!"

"我以為聽錯了,竟敢這麼做,真以為自己是人皇轉世嗎?"

"我誤以為聖體回來了,可就是他也不見得有這種戰力,此人可真是氣吞山河,浩大的氣魄!"

人們震撼,葉凡強勢而霸氣,並非虛張聲勢,而是真的敢這樣走,實在讓人們不敢相信.

然而,搖光王並未應戰,搖了搖頭,道:"我與你並不相識,也無恩怨,為何要動手呢?"

"切磋而已."葉凡只有這四個宇.

"我家聖主豈是你隨便一個人就能挑戰的,你根本不行,無名無氣,還差的遠,若是那聖體歸來還勉強可以."

搖光身後的一名童子開口,鼓著腮幫,感覺葉凡一人要獨戰自家主上與一位半聖,是對搖光一脈的辱沒,出言嘲諷.

"我與你家主人說話,你最好還是安靜一些."葉凡的道身微笑,用手一點一道清輝射出,童子的嘴巴張了張頓時說不出話來.

"你……"另一名童子驚怒,眼中略有恐懼,但卻不敢多說什麼了.

"你究竟是誰,敢冒犯我師之尊嚴?過于放肆!"八百丈外,李輕舟斷喝,直到此時他的身體還在痙攣.

"聒噪."葉凡再次揮手—向前掃去.

搖光眸光熾盛,道:"這位道兄未免過于強勢了!"

他右臂展動五指捏印,猶如鶴嘴,帶著一種說不明的道痕,劃過一片流光,啄向葉凡的手腕.

雖形似凡人中的武者動作,但確是一種道果的體現,返璞歸真,指化仙鶴,竟有合道的氣象萬道絲縷垂落.

"砰"

葉凡的道身手勢未變,宛若化成了頭金翅大鵬,有鷹擊長空的凌厲,與那鶴形印撞在一起發出一輪神環bō動.

"轟"

在這一刻,方圓千丈內道痕交織一條條一道道的秩序神鏈纏繞像是一根根美麗的鳳翎穿插在天空中.

兩人控制的妙到毫巔,雖可斬殺諸王,但卻只有一縷清風拂出,不然整座島嶼都會成齏粉,活不下來幾人.

李輕舟的身體一震,再次次痙攣,不多不少又橫飛出去八百丈遠,這讓他臉se雪白,難看無比.

搖光負手而立,盯著葉凡想要將眼前的人看個究竟,並沒有繼續出手.

"搖光,你剛才不是要對本皇出手嗎而今又人要與你對決了,怎麼反倒退縮了?"黑皇冷笑道.

眾人都是吃驚剛才有目共睹這位神秘強者,于長空中擊搖光王,這可是一點不落下風,絕對要傲視群雄的實力.

"此人是誰,所言竟然非虛,並非為了搏出名上位而動,竟真的可以戰搖光王!"

這讓人覺得實在有些不可思議,橫空出世一位絕代人物,絕對可以睥睨南域,橫推百萬里無敵手.


人們心中大浪滔天,因為剛才一擊的結果而震驚.

風凰,姬碧月,李幽幽等皆lu出異se,她們很難想象人族中有哪位強者可以抗衡搖光,最起碼那幾人離去後,當世是如此.

想到這里,風凰,姬碧月等心中都一陣震動,若是有人沿著星空古路回返,也許能做到一切.

葉凡的這具道身屹立在那里,巋然不動,發絲飛舞,整個人都亙古長存的一塊磐石般穩重.

"我搖光一生都不弱于人,既然想切磋,那就請出真身吧,我奉陪到底."終于,搖光說出了這樣的話.

"無需,道身足矣."葉凡以一道清氣化成的身體平靜的說道,當先離開了這座島嶼,大步邁向天際盡頭.

"咻","咻……"……

突然,天空中出現密密麻麻的光面,像是一柄柄飛劍斬落,熾盛奪目,化成一道道刺目的神芒!

半聖出現,這是他帶動來的氣機,化成了一片聖雨灑下,宛如九天銀河墜落,氣息逼人形體yu裂.

島上大半人全都軟倒,更有許多人跪伏了下去,不想這樣做,但是這種威壓卻讓人神hun顫抖,身體本能做出了這樣的選擇.

"聖人的氣機!"眾人龘大叫,lu出驚恐的神se,無不內心駭然.

"半聖,不可戰勝的存在!因為一只腳已邁入聖人領域,時而會發出聖威,大成王者等絕頂存在與之對上也沒有半點懸念,必死無疑."

"真的來了一位半聖啊!"

人們心中惶恐,這可是一件大事,在聖人不出的年代,這絕對是恐怖的存在,這些年來並沒有聽說有誰成就半聖.

古族除外!

"本座已到,你還想走!"天空中一只黑se的大手透過云層—直接探到了天穹下,抓向葉凡那將要離去的道身.

"轟隆!"

山崩海嘯,天塌地陷,這是一種狂霸的氣息,像是一片汪洋炸開,浪濤席卷了整片天地,眾生如螻蟻,全被淹沒,只能苦苦掙紮.

數不清的人伏倒在地上,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面對這滔天聖威,沒有一絲抗衡的力量!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熾盛的道光崩現,葉凡的真身動了,手中出現一杆黑se的長槍,斜指南天,刺擊長空!

"噗"

黑se的大手是由烏光組成,堅韌不朽,可磨滅大成王者,可才這驚豔一槍下卻被刺穿了,化成黑霧,崩散在空中.

連那鉛云都被震散了,重新lu出漫天繁星,在皎潔的月光下,葉凡立身與島上,道:"半聖又如何?!"

而在這個過程中,他的道身連頭都沒有回,自顧邁步遠去,消失,根本未睬身後的事情.

人們吃驚,全都張大了嘴巴,許多人都是倒在地上,被聖威所壓,難以動彈,而此人竟擋住了半聖一擊!

要知道,只要沾了一個聖字那便是天地之差了,連大成王者來了都得飲恨,很難逾越.

大成星者站在仙三第九個小台階上,而半聖則很微妙,一只腳步入仙四,一只腳還在仙三絕巔,僅這一步距離,卻是改天換地,差距不能以道里計.

聖人超出了人的范疇,故此冠以一個"聖"享,從王者蛻變為聖人,猶如魚躍化真龍,是從根本上的改變,可以說是一種質變!

即便另一個斬道者,驚才絕豔,傲視古今,擁有六禁,甚至擁有七禁,跨越六七個小境界作戰都無用,會被"聖域壁壘"壓制,突破不進去.


因為縱然擁有七禁等,也只是一種量變的堆積,始終受聖域壓制!即便是在斬道境已經大成,加上七禁之力也突破不了聖域壁壘,這是一種亙古不變的的壓制.

然而,葉凡只是一個斬道者,並不是半聖,竟然一槍剖開了那只大手,打破了常理,讓人怎能不震撼?

所有人都發呆,不能相信,臉上的表情都凝固了,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心髒怦怦劇烈跳動,既要沖出了xiōng膛.

"聖人脫離了人類的范疇,聖域壁壘將聖與王這上下兩個境界分隔為天與地,擁有七禁都將無效,于此天塹前只能黯然收場,他怎麼做到的?!"

風凰驚憾自語,這是聖人高高在上的原因,若是不能達到這個境界,再驚豔也無用,會被聖域牢牢壓制,無法逆天.

每一個人都震動,姬碧月,李輕舟,紫衣侯等全都lu出驚se,竟有人打破神話,可抵半聖!

"搖光王能做到嗎?"有人輕語,這個神秘人物太讓人震撼了,人們幾乎要窒息.

此時,唯有一個姬子很平靜,依然一個人坐于角落里,默默的看著這一切,沉靜不語.

"我不相信,想要逆行伐半聖根本不可能!"人們聖域壁壘,那是一道鴻溝,是一道神話,根本不可打破,將一切可跨階作戰的人打回原點,壓制到失效,擁有"幾禁"都無用.

"他擋住了,搖光王能做到嗎?"又有人這樣產生說道.

"他都能做到,我師自可做到!"李輕舟握緊了拳頭,不知是負氣的話,還是實情.

月華如薄煙,籠罩整座島嶼,葉凡真身站立長空下,月輝灑落在軀體上,神se堅毅,手持暗金長槍,遙指天穹,無所畏懼.

"是他,連挑天皇子十八重地的人,原來一直在我們身邊!"

終于,人們通過這杆黑金長槍認出了他,一切風暴都是因他而起,天皇子將率領八部神將後裔南下,就是為了他.

當人們得悉真實情況後,很多人差點昏過去,這尊殺神竟一直與他們在一起,身在島嶼上,他們茫然無知到現在.

"轟!"

這里如一鍋沸水,一片噪亂,所有人都釋然了,敢向天皇子揮刀的人怎麼可能是凡俗,難怪無懼搖光王,又要戰半聖.

"面對半聖時,無論掌握的'幾禁’跨境界作戰都會失效,據說即便是擁有傳說中的八禁都很難打破壁壘,最多也只能自保."

"這個人不是半聖,那麼一定掌握有八禁之力!"

"想打破萬古傳說,沖破開聖域壁壘,唯有故老相傳的神禁才行,可那存在于神話中啊!"

天空中,本吧更新,測試字庫,外加本人純屬無聊爺.鉛云散盡,一條中等身材的人影立在那里,同天地相合,與大道脈動一致,釋放出一縷縷聖威.

毫無疑問,他是一個古族,外表看起來四十幾歲的樣子,很是神武,黑se亂發披肩,眸子中星域開辟的景象,懾人心魄!

半聖,一名真正的半聖.

他的左手持著一面黑金古盾,右手持一杆血se的戰矛,一步就邁了下來,擊向葉凡!

"當!"

葉凡怡然不懼,逆天而上,手中黑se長槍劃出一道玄秘的軌跡,烏光崩開,與血se戰矛交擊在了一起.

火星四射,錚錚聲震耳,諸雄元神差點碎掉,此地風暴如海!

葉凡竟抵住了半聖,與之大戰了起來,黑se長槍迎擊戰矛,鏗鏘如劍鳴,似神在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