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帝子級較量
鳳凰一頭青絲飛舞,每一根都很晶瑩,而眸子中的光華更是很刺目,轉身看向姬碧月,道:"碧月姐姐總是針對,到底想怎樣呢?""妹妹你多想了,姐姐我只是心直口快,隨口一說而已,你想到了什麼?"姬碧月嘴角lu出一縷笑意道.

其他人見狀都趕緊低頭,全都怕引火燒身,這兩人不時針鋒相對,全都不是善茬兒,沒有人敢摻和進去.

"細細算來,葉凡離去已經有十四年了吧,遙想當年,我們同一代的故人死的死傷的傷,沒有剩下多少了."搖光開口.

他並沒有什麼顧忌,無論說什麼,在場的人都不敢駁斥,強大如風凰與姬碧月也難抗衡.

"大江東去,一代新人換舊人,多少俊傑塵歸塵,土歸土,都不能再現了."李幽幽亦點頭.

在這十四年來,大衍聖地,萬初聖地,道一聖地,紫府聖地,古華皇朝,九黎神朝等天下最頂級的傳承,他們的聖子,皇子,聖女等不甘落後,皆曆經斬道這一關,結果悲涼居多!

這是一個大世,諸聖子,神女等全都不甘,都想力爭上游,成為人上之人,他們看到搖光,中皇等人相繼斬道,全都奮發.

可結果是殘酷的!

他們這一代人幾乎凋零過半,昔日的聖女,皇子等有很多都不可見了,在這十幾年來先後應劫,以斬道失敗而終.

所余者多是紫府聖女,姬皓月,羽化王,雙子王等這些特殊體質者以及搖光這等驚豔千古的人物,其他聖子等大多都化劫灰,成為過去.

至于莫雪,紫衣侯,李輕舟等都是下一代的人物,是重新培養起來的聖子等,名副其實的一代新人換舊人.

當然,這是一個大世,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各種王體紛呈,到現在殞落的王者並不是很多,依然是群星璀璨!

這些年來,無論的東荒的道胎,神王,天妖王等,還是中州的碧落王,無敵的雙子王等都驚豔天下,諸王並起,一派繁盛.

比如說東荒的紫府聖女,她雖然沒有出手,但是很多人都知道這個女子惹不得,是傳說中的道胎,與西皇是同一種體質,天生與大道親和,法力無邊,讓任何人都要頭疼.

而更有傳言稱,中州的雙子王合在一起,可戰任何敵手,天下無可攖鋒,都在等待人們去驗證.

雖然很多人殞落了,但是星輝不減,在這個大世依然不缺乏天縱奇才,尤其是隨著葉瞳這一代人的崛起,爭雄道路會越來越jī烈.

"可惜了,終究是未能與聖體一戰."搖光說出這樣一句話,讓眾人神se都變,不過表情卻大不相同.

這等人物有缺失一戰的遺憾,讓人都有點發毛,許多人都敬畏不已,不敢亂說什麼,大多數都選擇了沉默.

也有少數人開口,反正人族聖體都已離去了,說什麼都不怕,而搖光卻在眼前,值得恭謹對待.

"搖光王為一代奇人,天下無敵,我想就是那葉凡沒有離去,多半也不是對手."

"不錯,搖光雄主何等了得,縱橫至今,難嘗一敗,被譽為搖光古來斬道者中第一強,聖體也肯定不敵."一群人奉承,說盡美詞,自然是想與搖光一脈交好,留下深刻的印象然而,更多的人卻都選擇了靜觀,覺得這種事還是少說為好,葉凡當年威勢極盛,況且他雖然離去了,還弄黑皇,葉瞳等人在.

"沒有公平一戰,是難以說清的.,…搖光制止了那些恭維的人,搖了搖頭,掃了姬子一眼.

遠處,葉凡心中一動,搖光果然很敏銳,而後臉上lu出一抹笑意,難道將橫空出世的姬子當成他了不成?

"聖主何需這樣謙遜,您若出手,什麼聖體,是龍他也得盤著,怎能與您爭鋒.他不是留下一個弟子葉瞳嗎,將來李輕舟師兄出手去將他戰敗,自可真正確定您的無敵威,通過門人的對比,也可證明您強過聖體."搖光身後的一名童子道.

"就是,搖光王為千古奇才,那葉凡即便為聖體又能怎樣,多半也難擋神威!"

"不錯,古之大帝中也多有凡體,還不是登巔,我想縱然是葉凡還在也難敵."剛才奉承的那部人又一次開口.

"住.!"搖光喝道,他沒有針對其他人,而是轉身面對童子,道:"你越來越放肆了,罰你面壁十年,速回山門思過."

"十年"童子當時就嚇傻了,怔在那里.

"師尊,童兒也不過說了幾句心中話,還是饒恕他一次吧."李輕舟求情.

"不可."搖光搖了搖頭,他這樣嚴厲責罰門徒,更加讓人欽佩,不少人皆歎服.

"說幾句心中話?真是好大的口氣,認為我師不如你師,那你就出手試試看,在此戰敗我,來證明誰更強."音bō劃…破長空,傳入島中,一個英偉的年輕男子走來,他渾身每一寸血肉都在發光,來每一縷發絲都是如此,像是一尊太狙神,讓星月都暗淡無光.

葉瞳到場,眼眸掃過所有人,盯住了李輕舟,道:"你的話很明顯,那就過來一戰吧."

在場的人都吃了一驚,沒有想到葉凡的弟子在這個時候趕到了,剛才奉承搖光王的人都神se尷尬,訕訕的,不敢與其正視.

遠處,風凰見到英氣逼人的葉瞳,頓時一怔,覺得果真是有其師必有其徒,無敵強勢一脈相傳.

"不錯,我就是認為聖體比不上婁師.今天天與你一戰又何妨!…李輕舟說道.

諸雄一陣jī動,情緒劇烈起伏,萬沒有想到南北兩大後起之秀相遇,很可能會有一場大對決.

"放馬過來,今日〖鎮〗壓你于此!"葉瞳說道.

眾人嘩然,曆經火靈壑一戰葉瞳已隱隱有聖體第二之勢,果然是強勢,打到南域來了.

"狂妄,今天我就在世人面前證明我師強過你師!"李輕舟眼眉倒豎.

"少廢話,趕緊出手再過幾年,我便不會對你動手了,換作另一批人."葉瞳掃向搖光,風凰等.

眾人驚異,自然知道他何意,因為他曾說過,代師戰天下,再過幾年葉凡昔日的敵手都將由他來對抗.

李輕舟眸光懾人,一步一步向前走來渾身籠罩了一層有聖光鑄成的神衣,璀璨奪目.

"年輕人你未免不知天高地厚,見到搖光王都不行禮,難道是你的老師離去的太早,沒有教你尊師重道嗎,禮敬前輩嗎?"有幾位南域的老輩人物開口,顯然站在李輕舟這一邊.

"讓葉瞳對一個暗襲過他師傅的人行禮,你們這幫老王八蛋是裝糊塗還是在倚老賣老,都活膩歪了吧!"

就在這時一股山崩海嘯的氣息撲面而來,一只大黑狗進入島中,睥睨四方,傲視群雄.

"以為沒有師傅的孩子好欺負是吧,當本皇是擺設嗎?你們這幫老貨想當我的人寵,不過我看不上你們!"黑皇冷哂道.

所有人都變了顏se,這只黑讓眾人無不頭大為十幾年來最難纏的狠角se,誰遇上它誰倒黴,全都噤若寒蟬.

"想欺負人,本皇的殺陣可不是吃素的!"大黑狗傲視眾人.

剛才說話的人全都灰溜溜,不敢與他對視,悄然後退,生怕被它盯上.

"葉凡雖然走了但是他養的那只狗還在,也惹不起."這是所有人的心聲但沒人敢說出來,不然必定下場淒慘.

"骨碌碌"

突然大黑狗一抖爪子,一排人頭滾落自虛空滾落而出,成為一地血葫蘆,眾人無不倒吸冷氣,竟然是一群古族.

"這幫討厭的家伙說自己是什麼八部神將後裔,還說是什麼第幾路軍,來到這青霞城敢擋本皇的道路,全都殺了個乾淨."大黑狗呲牙道,白森森的牙齒讓人骨頭都發冷.

"我戳,天皇子果然是倒黴催的,今夜倒了八輩子血黴,派出的大軍又被人滅了一路!"這是人們的心里話,但卻不敢說出來.

誰都知道,這只狗陣紋造詣舉世無雙,這麼多年來坑死人不償命,讓許多人恨得牙根都癢癢,有這樣的戰果並不足為奇.

李輕舟上前,要面對葉瞳,兩個人將對在一起.

就在這時搖光出言,道:"輕舟退後,上輩人的恩恩怨怨,你們小

輩摻和什麼."

大黑狗瞪起銅鈴大眼,道:"搖光,你可真是無論何時都要光偉正,佩服!我則沒那麼多講究,葉瞳上吧,十招內將他的弟子打敗,證你你師之道!"

"過去的恩怨讓這些孩子摻和進來作甚,你若是有意,我倒是樂得奉陪."搖光說道,如一尊神明般高不可攀,肌體溢出不朽的光輝,讓人不可正視,大步走來.

不遠處葉凡心中一動,他感覺到了聖器的氣息,搖光真身未至,可這具聖光身竟帶著一件無缺的聖器!

他怕黑皇吃大虧,頭上清氣浮現,化生成另一尊自己,向前邁步,對上了搖光,道:"既然相遇,便是有緣."

眾人悚然,此人是誰,化出一具道身,竟敢攔阻搖光王,這可是十幾年未有之事,膽子也太大了.

"有人要戰搖光王,運……是真的嗎?"

"這麼多年了,搖光王主君臨天下,俯視東荒,可從來沒有人敢攖鋒啊!"

沒有人不驚憾,全都屏住了呼吸,靜觀兩人,可能會發生一場超乎人們想象的對決.

"你是誰,敢擋我師路,十年無人能攖鋒,你能行嗎?"李輕舟喝道.

葉凡冷哂,一揮手他立時如稻草人一般橫飛出去八百丈遠,令其渾身痙攣,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什麼?!"

"這是……太過恐怖了!"

人們震撼,無不嘩然,全都盯住了場〖中〗央.

風凰美眸閃爍,lu出一縷驚se,姬碧月,李幽幽,紫衣侯等也無比吃驚,皆lu出異se.

"原來你們在這里,竟敢殺我八部神將後莆,一個也別想走!"就在這時,一道冷漠的聲音傳來,震的整座青霞城都一陣顫抖!

若隱若無間,一縷縷聖威彌漫而出,幾乎讓所有人都跪伏下去,難以承受.

"半聖……"姬碧月變se.

"半聖啊,一直很渴望,既然來了就讓我見一見吧."葉凡的真身這樣說道.

同一時間,他頭上沖出的那縷清氣所化成的那具道身則向搖光聖子做了一個請的動作,道:"走吧,婁們去另一邊切磋."

此語一出,眾人無比震驚,這個人是誰,敢這樣說話?以真身對半聖,而另一具道身則要對上搖光王!

時間真快,三月只剩下最後一天了,好吧,在這里呼喚下本月最後的月票,提醒下大家,如此寶貴的月票就要過期了,如果有都請及時投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