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人中傑
天皇子已然出關,將挾八部神將而至,驚住了所有人,這麼多年來誰與爭鋒?而今,他跺一跺腳東荒都要顫三顫.

"據傳這位神靈子嗣震怒,發誓要將凶手屠掉,為部眾報仇雪恨.聽聞,他已將天刀磨好,要親人斬掉敵人頭顱,祭奠死者."

"天皇子一怒,必是隨尸數萬,流圌血漂櫓,這將是一場大禍!"

人們紛紛議論,古皇子出世,親自殺向南域,這是一件石破天驚的大事,必然會舉世矚目,天下共論.

其威之威,而今無以倫比,興師動眾,聲勢浩大而來,將掀起無邊波瀾.

不遠處,葉凡冷哂,這個神靈子嗣真的會第一時間出現嗎,不見得,因為過去曾打過交道,該人鼓動了不少強者,自己卻很少動手.

這座懸空的島嶼一片嘈雜,人們都忍不住議論,在場眾人也唯有那個姬子很平淡,波瀾不驚,沒有一點表示.

當一切平靜下來時,人們又都忍不住回頭去看那李輕舟,劃才他也說出了一則震懾人心的消息,有人忍不住詢問.

"搖光王主真的沒有離開這個世界嗎,早年不是有傳聞,說他踏了星空古路去進行史最強試煉了嗎?"

"我師從來沒才離開過."李輕舟微笑,牙齒雪白,肌體有霞輝閃爍,毛孔都在溢圌精輝,整個人很燦爛.

陸續有人趕來,登這座島嶼,帶來了不少消息,幾乎都來是從北域傳過來的.

"各位你們能猜到那是什麼人嗎,竟然敢這樣斃古族諸強……絕對來頭甚大."

"是啊……這麼多年來就是搖光王主都沒有這樣做過,他到底是誰?"

眾人議論,該人于一夜間挑殺十八重地,釘死十三位斬道者,震撼天下,人人都在猜測,卻沒有人能知曉.

"若是當年那個人沒有離去,我想他能夠做到,也敢這麼做."有人開口,立時弓來不少目光.

"你是呃……昔年的聖體葉凡?"

"是的,也唯有他敢這樣這麼叫板天皇子,只是早已離開了這個世界."

"不可能是他,有半聖曾親眼目睹他在火靈壑出手,以天眼看其真身本源,根本不具聖體的黃金血氣."

眾人提到葉凡全都搖了搖頭,這個強勢的人物早已遠行,成為了過去,再難出現.

一個時辰後,南域諸教的一些異士都來了,強者如林……高手如云,讓人慨歎,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南域,搖光,姬家,逍遙門等是最為頂級的大教,細心的人們注意……除卻太玄門外幾乎都年輕的有天才出世.

"可惜,太玄門自謫仙華云飛後,就再也沒有出現一個驚豔的人物了,而今沒有一個奇才到場."

搖光之後有李輕舟……直追當年的聖子,見面勝似聞名,一看就是奇才.

而逍遙門則出了一個紫衣侯,一夜崛起……戰遍諸雄,未嘗一敗,人們已將紫衣侯與年輕時代的神王皓月相提並論.

"遙想當年,華云飛何等的英雄了得,一人縱橫天下,最終卻英年早逝,那可是不弱于搖光多少的無人傑!"

有人說道,當年華云飛修行魔功時,曾遭十方圍堵,而他卻沖關而去,十幾年未逢抗手,讓天下人無辦法.

葉凡也是一聲輕歎,這個敵人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飄逸出塵,淡若謫仙,一曲琴音絕天下,萬花齊綻,百鳥來朝,真的是空靈之極.

終是一條可憐的魚兒,奮力躍起,可每次都被一只大手抓回,擺脫不了命運,終于那條不變的河流.

葉凡斬了這麼多敵手,這是為數不多讓他覺得可惜,值得歎息的對手,想到華云飛臨終前真情流露飛願為一天真琴童,化成光雨的場景,他搖了搖頭.

"只能說當年聖體太強大了,讓謫仙這等蓋世奇才都飲恨而終,不過也錯在他修煉了吞天魔功,天地不容啊."

人們都不禁惋惜與長歎.

"而今,那些驚豔的人傑死的死,離去的離去,已是紫衣侯,李輕舟,混沌聖子,葉瞳這等奇才的較量了."

"也對,那些驚世天驕的對決延續到了他們的弟子這一代,即便有的人不在了,他們的傳承也要分個高下."

很快人們就談到了萬初的混沌子與葉瞳那一戰,都驚歎葉凡弟子之強大,簡直就是聖體第二.

"萬初的莫雪並非真正的混沌體,相傳這種體質是不可能出現的,他也只是天生能容納混沌氣而已.若是有一天,出現一個有混沌血的人,那麼大家也沒什麼可爭的了,將來必是他獨尊九天十地,一人證道!"

"即便這種體質自古從來沒有出現過,也不能這樣假設,將其說的過于無恐怖了.二十幾年前,狠人龘大帝不過一介凡體,還不是斬盡諸王,獨立九天,神靈都不能擋其路."

"這倒也是."

"話說,那個葉瞳真的很強大,該會不真如他所說的那般,將來代其師戰天下,橫掃葉凡當年的所有敵手,揚聖體無敵之威."

"這不是沒有可能,有徒如此,聖體也該欣慰了,弟子代他掃遍昔日敵,這才是其最強大的體現,比自己出手更有成就感!"

這些人如此議論,雖然聲音壓的很低,但卻也讓李輕舟微皺了下眉頭,人族幾位人傑相繼離開了這個世界,而今以他師傅為尊,卻不曾想有人這樣比較,聖體之強大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姬家的長公主來了,與逍遙門的李幽幽聯袂而至."有人說道,很多人都不自禁的站了起來,表示禮敬.

姬碧月,李幽幽無比可怕,在搖光,姬皓月,華云飛這等群星璀璨的年代,她們也沒有暗淡多少……為那個時代南域最強的幾人.

姬碧月身段修長,一頭長發飛舞,紅唇鮮豔,性龘感嫵媚,身穿綠霞衣'持著一對雪白的玉圌足’纖塵不染,一如過去.

她如眾星捧月一般被人擁簇進來,眾多修士全都對都對她見禮,這可是一代神王的堂姐,而今有可能接掌姬家,誰人不懼?

葉凡注意到,姬碧月掃過姬子時,俏圌臉的神色明顯一滯……除卻他這等靈覺敏銳的人外,其他修士絕難發現.

李幽幽則很冷淡,眾人也對他見禮,她擺了擺手,坐在了師侄紫衣侯的身邊,沒有多說什麼.

"都言成仙路開啟……今日大家齊娶,也不妨聊下這是一條怎樣的路,故老相傳,可能在我南域啊."

姬碧月臉帶著笑意,但眸子中卻也有一種凌厲,她是一個權力欲圌望很強的人……性格使然,無論在那里都想掌握主導權.

她說出這樣的話語後,頓時弓發人們一陣熱論,也不知是誰說的……曾觀過孤本古冊,稱成仙路可能將會在南域開啟.

"南域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諸位難道猜不出嗎?"李輕舟笑道.

許多人忍不住露出驚色,他連成仙路都能猜測出嗎?!

"想來是你師父做出了某和推論?"姬碧月臉帶著淡笑道.

"是的……家師認真思忙,認為成仙路若無形……則誰也猜不到,而若有形,且若是南域的話,多半就在那荒古深淵下."李輕舟道.

"咋"

此言一出,這座神島沸騰,搖光做出的推斷絕對足以驚天下,讓人不得不震撼.

"我師說,這只是一種可能的路,並不一定為真,真正的天機誰也看不透."李輕舟道.

"搖光王自謙了,他是何等的人物,君臨東荒,必是有所覺才做出這樣的論斷."眾人紛紛開口,對搖光聖主敬畏不已.

荒古禁地那什麼地方?有進無出,那個荒多半堪比古之大帝,將來誰能殺進去,除非他占據在那里是為等待成仙契機!

而一想到這些,人們則一陣頭大,念頭多了無數倍,因為東荒有七大生命禁區,另外六個又有什麼複雜的秘密?!

"風凰天女來了,這是風家的一代公主,是一代中域的第一人."有人驚呼,成片的人起立,迎接這個女子.

風凰顯然斬道了,身有一種強大的氣機,內斂于體內,但是那種氣勢卻讓人不自禁的生畏.

事實,她看起來卻是絕代風華,頭戴五色面具,五種彩光繞體,化成一只仙凰,盤附在神,晶瑩溢彩,神聖祥和.她雖然未露真容,但相傳她的姿容閉月羞花,嫋娜而來,步步生蓮,光這種氣質讓平白壓了諸女一頭.

"原來是風凰妹妹,多年未見,風采依舊啊."姬碧月笑著說道.

"若月姐姐更勝往昔,皓月神王離去後,你快要成為姬家之主了?"風凰淡笑道,渾身流動五色瑩光,風姿動人.

眾人都不敢說什麼,屏住了呼吸,顯然感覺到兩人有點嘗鋒相對,似有不睦往事.

"哪里比得妹妹,身為風家聖主,中域共尊,要說唯一的遺憾就是當年的婚約,天女妹妹可真是過人,將人族聖體都未放在眼中."姬碧月笑道.

這座島嶼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沒有人出言,全都噤若寒蟬,都怕弓火燒身.

"你……"風凰雪白的纖手攥成拳頭,顯然這讓她很難堪.

在場的人誰不知道,當年風族明珠做出過這個決定,後來葉凡崛起,曾引起很多人暗中嘲諷過風凰.

姬碧月舊事重提,明顯是有些不厚道,故意讓風族天女心中不快,近乎是明著嘲諷,讓她臉無光.

風凰平淡的說道:"勞煩姐姐費心了,不過還是多考慮下姬家,我曾聽聞皓月神王與紫月小妹踏星空後,姬家威勢大不如從前.在那北域礦區,連嫡系子弟都被古族人扇了耳光,這可真的有損虛空大帝威名,畢竟那對兄妹體內流有大帝的血液,姐姐接位可真是大不如神王啊."

眾人都是大吃一驚,這等事他們都不知,想不到風凰了解的這麼清楚,當眾說出來打擊姬碧月.

風族天女不緊不慢的說道:"聽聞到頭來,是那位神秘強者持暗金長槍斃掉了所有古族,為姐姐的姬家保住了些許顏面."

"妹妹想說什麼,難道是猜測那個人為聖體葉凡不成?"姬碧月微笑,任她千般語,只抓圌住這一點,就足以讓風凰羞惱.

果然,風凰眸光迫人,她最不想被人提就是這件往事,冷聲道:"八部神將後裔已經南下,姐姐若是虛空大帝後人,還是多想想怎麼挽回顏面.虛空大帝四海共尊,天下共仰,威懾九天十地!他的嫡系後人,體內流淌有他的無帝血,甚至有的記憶碎片,卻被人這樣扇耳光,對人族大帝來說是一種天大的恥辱."

葉凡發現,姬子皺眉,而後站起身來,離開了這座島嶼.

他身材不高,其貌不揚,非常的普通,但卻弓得葉凡都一陣懷疑與關注,這個是人實在有些特別.

姬子沉默寡言,他若站在人海中絕對不會被注意,很平凡與一般,他的離去也沒有引起什麼波動,因為眾人根本就沒用看重他,不認為他多麼的不凡.

又有修士趕到,帶來了不少新的消息,道:"我聽聞,天皇子麾下的強者已陸續入南域,第一批八部神將後裔正在十萬里外的'云峰’古城,興師動眾而來."

云峰城,為南域十大巨城之一,與青霞城並列,自古至今都為重地.

然而,就在這一刻,發生了一件無比可怕的事,那天在崩,那地湧混沌,那虛空在染血,那種波動像是超出了人力范疇!

未過多時,一則消息傳進青霞城麗湖的這座神島,一些人神色激動,胸腹劇烈起伏,口齒都不利索了.

"諸位,天大的消息,就在洲才發生了一件大事!"

"天皇子麾下第一批人全都死了,沒有一個人活下來,云峰城起了一種奇異的波動,虛空起伏,八部神將後裔的肉圌身化為血霧,只留下頭顱懸于空中."

"不可能,當中有斬道者,有大批的高手,就這樣死去了?!"

"事情發生的很突然,誰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那片虛空似乎有生命,斬了所有古族高手!"

眾人都呆住了,這是有人要給天皇子好看,其麾下第一批人洲到南域就給殺了個乾淨,這是何等的強勢與霸氣,這個耳光打的太響亮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