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章 奇才聚會
東荒,地處大地東邊,因多荒林大澤而得名,地域無疆.浩瀚也不知多少萬里,凡人走上千百世都到不了盡頭.

葉凡連挑天皇子十八處重地,一夜間震驚天下,五域大亂,舉世矚目,所有修士全都聚焦東荒!

開十幾年未有之壯舉,這種暴烈與果斷讓人驚歎,鐵血殺戮,掃平大批八部神將的後裔,讓古族都一陣發呆,而後頭大.

這到底是誰,膽子太大了,想將天捅破嗎?

不死天皇曾君臨天下,昔年有八部神將,傲視九天十地,任何一部都可以平天下,戰域外神靈,所向披靡.

當這位神尊坐化後,八部神將隨化一同下葬,而他們的後裔都蟄伏在了各地,雖然在漫長的歲月中磨滅的差不多了,但依然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

而今,竟有人挑戰這股力量,讓古族都大感意外,天皇子可不是孤家寡人,即便是殘部後裔也可威懾東荒.

葉凡一步百殺,事了拂衣去,此時他站在一葉輕舟上,順江而下,兩岸猿啼虎嘯,大山高聳,他神se祥靜,沒有一點殺戮氣.

那一天一夜,他也不知殺了多少八部神將後裔,鮮血將他的身體都染紅了,連那個暗金長槍都暴戾了起來,繚繞殺光.

腳下伏尸數百,上千,讓他自己都殺到厭煩了,流血的世界,白骨塊的飛散,于人于己都是一場噩夢.

此刻,他終于是跳脫了出來,料想那天皇子一定會暴跳如雷,氣炸xiōng腔,十三位斬道者這是不可估量的損失.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這頁扁舟只是簡單的一個竹筏,上面有一個酒壇,有幾碟小菜,葉凡自斟自飲.

這條大江水流湍急,從高山大壑中流過,一路向前,穿越過無盡的大荒,數以萬里罕見人煙,岸上有的只是飛禽與猛獸.

此時已經到了南域,水流也慢慢放緩了,出離了大荒,進入有人類出沒的區域,不時可見到大船于江河中航行.

葉凡一路南下,他知道天皇子肯定要炸了,多半正在謀劃,想滿世界的追殺惡敵,他樂見對方暴怒,因此逍遙而游.

剛經曆過一番殺戮,他想調整,靜等對方出動,于關鍵時刻雷霆一擊,若是能一舉斃掉現蹤的天皇子那就再好不過了.

南域,青霞城,景se瑰麗,如詩如畫,這是一處人傑地靈之地,多才子佳人,許多不朽的詩章都源自這里.

在城中有一個麗湖,每到夜晚都會燈火通明,畫舫甚多,多年輕才俊流連,煙huā之地,才子風流,佳人生姿,有許多美談.

當然,當中所謂的俊傑也包括了修士等,青霞城為南域十大巨城之一,為一修煉聖土,有很多修道人緋徊.

又是一個夜晚,畫舫成片,一條條,一座座,如一個個湖中堡壘,燈火通明,絲竹之音不絕于耳,歌聲,祝酒聲,笑聲等不時傳來.

這是一片溫柔鄉,也是一片爭雄場,常有俊傑來此,自然少不了另類的對決.

葉凡順江而下,在遇到一條小支流時拐了進來,進入青霞城,竹筏駛入這個極富盛名的麗湖,見到了一幢幢鳳船.

"我們不會來晚了吧."一些修士行se匆匆,向遠處一座巨船飛去,似有一場很重要的聚會.

"這麼多年來!我南域修士都很低調,難得有個小型盛會,不容錯過."有人在低聲議論,趕往同一個地方.

葉凡訝然,lu出異se,前方巨城上霞光點點,在其上方竟有一座漂浮的島嶼,不少修士自船上登記後,全都騰空而起,落入上方.

青霞城名動南域,在東荒都有不小的名氣,麗湖是一處妙景,自然也少不了修士經營,有這樣懸空的島嶼倒也合情合理.

葉凡舍棄竹筏,順利登上這座懸空的神島,上面古建築不少,雕粱畫棟,泉水汩汩,亭台羅列,奇石堆積,佳木蔥蘢.

在月光下這座島嶼很祥和,像是籠罩有一層潔白的輕紗,有不少人在座.

這並非一次刻意組織的聚會,只是因幾位奇才將小聚而起,最終消息傳了出去,引來很多修士.

"紫衣侯過果真來了,近年來崛起,橫掃南域,所向睥睨,未來有可能是第二個神王."人們驚呼,一起向前方一座石台望去,那里有一個紫衣男子,年齡不過二十幾歲,不怒而威,帶著一種很特別的氣質.

"他是逍遙門的弟子,崛起之快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在而今的南域絕對是一代奇才!"有人贊歎.

葉凡聞言一怔,逍遙門確是一個舉足輕重的教門,與華云飛所在的太玄門一般,舍去聖地外,為最強的一系大教.

當年,年輕一代除卻姬皓月,華云飛,搖光聖子外,南域還有姬碧月,逍遙門的李幽幽等幾位高手.

不曾想,這些年過去後,又一代新人崛起了,這個紫衣侯他從來沒有聽說過.

一有人驚呼道:"李輕舟也來了,這很可能會成為搖光未來的第一聖子啊,這幾年來勢頭之猛震驚南域,所向披靡."

一在一座亭台間,一個神se燦爛的年輕男子臉上帶著柔和的笑,渾身都像是一層聖光繚繞,身穿月白se的衣衫,在月輝下無比的超凡脫俗.

"這個人強大無比,戰敗了搖光一代所有人,比之當年的搖光聖子不遑多讓."許多人都在低語,尤其是一些女子,更是美眸閃爍異彩,看著李輕舟.

"據傳,他可是搖光聖主親手教出來的弟子,你們看連神韻都很像,深不測啊,未來即便不是東荒第一人也差不多."

很顯然,人們對李輕舟格外關注,因為他的師尊負有盛名,天下共知.

葉凡仔細觀看,發現此子與昔年的搖光聖子氣質極像,有超凡入聖的氣息,連發絲都在發光,修為在這個年齡段來說足以驚世.

"真是不簡單啊,搖光教出了一個好徒弟."他輕聲自語.

"他的強大自然毋庸置疑,也不想想他的師傅是誰,是人族僅有的能與古皇子抗衡的無上尊者,在聖人不顯化的年代,可以說是天下無敵啊!"有人歎道.

"是啊,昔日的搖光聖子,而今的搖光聖主,真乃是萬古奇才,修行到這般境界,睥睨天下愛,能與諸位古皇親子分庭抗禮,實在是一種神跡!"所有人都不忍感慨.

"自古以來,他是唯一敢以搖光為名的人,成帝之路,從不動搖,心堅如鐵."人們議論.

昔日的搖光聖子,而今的搖光聖主,于十年前易名,就此叫搖光!

若是別人只能引發嘲諷,該聖地其他元老等必會極力反對,可是他做出這樣的決定,沒有一人敢多說什麼,皆認為很相配.

"搖光!"葉凡飲下一杯酒,坐在石墩上,于月夜松林間,聆聽流水潺潺,靜觀諸人.

他沒有想到昔日的大敵竟有這等威勢了,不僅已正名,且有君臨天下,俯視整片東荒之大勢,橫推五域無敵手.

"我怎麼聽說搖光神女姚曦在十二年前逃掉了,離開了搖光聖地,不知真假."就在這時,有人說出這樣一句話.

"是啊,我也聽說了,這位南域明珠當年也不知道mi倒了多少人傑,無數人甘願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不知為何要逍走."

"想那搖光威名動天下,成為一教聖主,姚曦神女該高興才對,不知為何鬧到了這一步."

"我曾聽聞,姚曦聖女逃走時曾言,搖光聖地如那老樹干枯,有一神秘教門紮根在上,化生而出……將顛覆該聖地!"

"唔,沒錯,卻有這些秘聞,據說龍紋黑金帝鼎誕生于一個風雨交加,電閃雷鳴的夜晚都是有秘辛的,並非搖光諸聖賢祭煉與膜拜五萬年那麼簡單."

"噓,噤聲,這種話不要亂說,不然有大禍!"

只有幾人簡單議論了幾耳,便快速安靜了下去,沒有敢多說什麼,葉凡卻是聽的心中大動.

"唔,你們看,姬子來了,這可是當今南域最神秘的人,有人曾見到姬家一位元老都曾對他行禮,可看起來他不過二十幾歲而已,讓人費解."

遠處,一個男子走來,平淡歸真,沒有一點特別之處,連相貌都很普通,看過之後都讓人留不下什麼印象.

然而,葉凡卻是心中一震,這個人很不簡單,讓他都不得不深看了幾眼,絕非凡胎!

"他的名字可真怪,叫什麼姬子,也沒有什麼戰績,真不知他為何能與紫衣侯與李輕舟這樣的人並列.

"此人其貌不揚,並無出奇之處,根骨看起來也不是絕佳,怎麼有人見到一位活化石對他客客氣氣呢?"一些人驚疑不定.

"正是姬家一位活化石對他客客氣氣,才讓他得以與紫衣侯與李輕舟這樣的天縱之姿的人物並列在了一起,不然誰知道他是誰."有人冷哂.

葉凡沒有理會這些人的談論,暗自打量姬子,不得不心中震動,絕非常人,此人的修為恐怖之極,看似平淡,其實已經融入了虛空中,這是將虛空經理解到極盡升華的表現!

"難道傳說是真的,真有這樣的人物出世了?!"他忍不住心中自語.

"刷"

就在這時,姬子轉過頭來,向這邊掃了一眼,依然平淡無奇,但葉凡卻在其眸子深處看到了一絲驚異.

"果然啊,這不是凡胎!"葉凡更加確信了,如此強大與敏銳的靈覺絕對是震世級的.

姬子的到來並沒有引起在場人的關注,幾乎沒有幾人打量,都不怎麼看重他.

"唔,我聽說,有兩位大人物姬碧月與李幽幽也會來,甚至中域的一位大人物風凰天女也可能會趕到.

"誰知真假,我還聽聞,搖光聖主也要來呢,可是有傳言,說他早已離開了這個世界."

"我師會到場."李輕舟忽然開口.

人們不禁駭然,不可思議的望向他,簡直不敢相信他說的話,可俯視天下的搖光還在這個世界?!

突然,外面一陣大亂,有一些修士飛上神島,在潔白的月華下xiōng腹劇烈起伏,帶來了無比重要的消息.

"諸位,你們都應該聽說了吧,神秘無敵人士夜挑天皇子十八重地,橫掃八部神將後裔.而今,又出大動靜了,有半聖南渡,誓要擊斃此人!"

"古族的天皇子下了必殺令,他探查到了蹤跡,此人就在南域,他要親身橫渡而來,斬殺這位驚世的人物."

頓時,神島上一片大亂,人們知道,南域將沸騰了,諸多大人物齊聚,趕在了一起.

時隔多年,搖光,天皇子這等大人物竟然都要現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