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挑翻天
一杆黑se的長槍將這名古族釘死在地上,暗金se澤的槍杆在顫動,鮮血溢出,讓人發寒.

天空中,一道英偉的快速降落,向下方踏來,帶著一股勁風,讓赤se的礦地飛沙走石,颶風大作.

"什麼人不想活了,敢來神靈禁地撒野?"這些人共尊不死天皇為神靈,身為八部神將的後裔.

"竟是一個人族,你真是吃了神人膽了,敢在我族礦區出手,要你以的血祭祀這片土地!"平日間,他們高高在上慣了,大多數人族都要對他們隱忍,從來都是他們挑事,哪曾這樣被人這樣主動攻伐過.

最前方的十幾人一個個眸子冰冷,手持古兵,一齊對著天空,想將那降落下的人刺透,以血澆灌這片礦區.

"鏘"

光影一閃,葉凡降落而下,右tuǐ橫掃,像是磨世盤般將一排兵器碾成鐵渣,而後他凌空而渡,快到不可思議,從一個人的頭頂踏到另一個人的頭頂.

他落于遠處,衣不染塵埃.

"噗"

在其身後,那十幾人雙目圓睜,臉上寫滿了驚恐,而後頭蓋骨全部沖起,十幾道血浪沖出數米高,而後十幾具尸體倒在了地上.

後方,那最強大的幾人瞳孔急驟收縮,感覺到了一陣悚然的氣機,不禁倒出了數百丈遠.

"人族大帝,四海共尊,天下共仰,萬族同拜,你們敢這樣羞辱,不知死活,今天一個也別想走!"葉凡的聲音無比冷漠.

後方,姬元德雙目璀璨,而他的的一對子女更是jī動到顫抖,剛才他們憋屈到了極點,臉上的巴掌印通紅,如血se胎記般,覺得讓祖名都meng羞了.

此時這對年輕的兄妹全都攥進了拳頭,身體近乎痙攣,仿佛身臨其境,像是自己在出手,斃掉了辱及虛空大帝的古族.

"你是誰?"

對面幾名古族喝問,他們神se很不好看,這麼多年來一直是他們在挑釁,還沒有發生過今天這種事.

"轟"

一縷縷道痕出現,虛空扭曲,像是一面天鼓在擂動,轟鳴作響,一只大手探出,向當中那名斬道者抓去.

剛才正是這名古族揮動手臂,抽了那對年輕兄妹一記耳光,留下一片血紅se的掌印.葉凡自不會放過,想將他捉過來.

"你敢!"

這名古族高手大怒,身在這個境界,雖然是從太古年間封印到現在的,但真身卻還算年富力強,一向桀驁不馴.

而今,竟有人敢這樣輕視,像是抓小雞仔般來捉他,自然讓他大怒.他張口噴出一片霞光,當中有一個螺旋凹槽的神錐,瑞光豔豔,射向葉凡的手心,想洞穿過去.

然而,血流如注,手骨碎裂的景象沒有出現,這只大手用力壓來,王者神錐被震的光澤暗淡,寸寸碎裂,墜落在地.

"砰"

葉凡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子,將他帶了過來,眼眸冰冷,讓這個地方的溫度都急驟下降.

"你敢!"

這名古族驚怒,心中生起一種羞辱感,忍不住大喝,劇烈掙動.


"我不敢?"葉凡冷笑,松開了他,而後一個大耳光扇了過去,"啪"的一聲將其抽飛,鮮血從其口中灑落出一長串.

"砰"

在他還沒有落下時,葉凡的大手探了過去,一把將他從半空中抓了下來,鉗住他的鎖骨,倒提而回.

"你給我松手!"這名古族暴怒,他的肌體綻放出一道道熾盛的紫光,不惜動用禁忌之力自殘,震裂幾塊胎骨,釋放潛能,想毀葉凡的手掌.

"米粒之珠也放光芒!"

葉凡嘴角噙著一縷冷笑,將他拋起,而後一巴掌扇蓋了下來,就像是打球一般劈蓋在了地上,打的他骨節作響,口鼻溢血.

當然,這自然是他手下留情的結果,如若不然哪里還有什麼完整的軀體,早已是一對爛泥與白骨塊.

後方的幾名古族渾身冰冷,那可是一位斬道者,在此人面前竟然如此不堪,像是一個稻草人似的,想怎麼打就怎麼打.

"捉你,我有什麼不敢?"葉凡冷酷的說道,一把又將他抓了起來,任他百般掙紮都無用.

這一次葉凡像是拎死狗般將他抓了過來,而後用力一捏,他渾身骨頭差點寸斷,嘎吱嘎吱作響.

"砰"

葉凡將他重重的扔在了姬家這片礦區前,也不知道有多少采源的子弟在看著,全都瞪目結舌,這個人是誰?竟可以這樣壓制一位古族斬道者.

"憑你也想羞辱虛空大帝,現在贖罪吧."

葉凡心中有一股火氣,姬紫月與姬皓月都與他關系匪淺,他們的堂弟與堂妹受辱,讓他實在看的發火.

他將此人一腳踢起,化成一條拋物線落在這對小兄妹的面前,道:"他留在你們臉上的巴掌印,現在可以還回來了."

姬元德眸子中光華射出,驚疑不定,眼前這個人太強大了,究竟是誰,竟他們出頭.

而他的一對子女則更甚,都想知道這個神秘人物的身份,而看向地上的人時,則渾身肌肉繃緊,想要出手.

"沒關系,出手吧."葉凡微笑道.

"砰"

當哥哥的克制不住,瞬間就踢出了一腳,將這個斬道者踹飛出去足有數十丈遠,跟個破葫蘆一樣滾動.

"啪"

這個年輕的女孩mō了mō自己臉上的血印,也揮動出了玉手,抽由百度遮天吧為您提供]了過去,給這位古族的強者來了一個耳光,讓他臉上一陣潮紅,這完全是氣的!

"你算什麼,辱我虛空先祖,他若活著,太古皇都不敢如此大言不慚!"

兩個小兄妹剛才委屈的厲害,眼中含著淚水,此時哥哥揮手劈巴掌,妹妹抬玉腳踢,噼啪作響.

他是做火箭修煉的.看的我氣呀!我智商退步了現在寫的我都看不懂了這名古族強者筋骨結實,但是卻忍不住大口咳血,這完全是氣的,想他堂堂斬道者卻被兩個小輩連踢帶打嘴巴,實在氣炸了肺.

遠處,一群古族暴動,全都怒吼,剛才葉凡的一系列動作太快了,他們來不及阻止,而此時見到姬家兩個小毛孩這樣對他們的強者,自然怒了.

一群人越界過來,殺向前方,眼看一場大戰避免不了,葉凡神se冷漠,向前邁步,一指探出,一道璀璨的劍bō化擴散而去.


與真實的浪濤沒有什麼區別,熾盛奪目,這是劍氣所化,對越界的人無差別攻擊成片的血光出現血霧繚繞.

這是一場屠殺,沒有一點懸念,六十余人全都化成鮮血與白骨塊,劍bō所過之處無人可擋,一觸即碎.

此時連姬家的人都呆住了,姬元德自語道:"就是皓月回來,紫月出現,也沒有這等戰力啊."

而這對小兄妹更是眼中含淚,姬家一對天驕兄妹離去,讓他們倍感思念那是他們最崇拜與喜歡的哥哥姐姐.

古族那一邊,鴉雀無聲,全都被嚇住了此人到底是誰?

"你就是那個在火靈壑出現的狂人?"

遠處走來一人,這片礦區共有兩位斬道者守護這是另一人,司為八部神將的後裔,平日間自視甚高,而今卻遭遇這等敗仗,心中的震動可想而知.

"鏘"

那插在地上的暗金長槍仙光豔豔,自動拔地而起,在葉凡元神的催動下,化成了一道烏芒刺破九重天,掉頭而下.

"噗"

鮮血濺起數丈高,黑se的長槍穿透他的軀體,帶著他飛出去數百丈遠,釘在一塊巨大的石碑上,死于非命.

古族那片區域頓時炸窩了,一名斬道者正在被按在地上抽嘴巴,另一人又這樣橫死,讓他們如何抵擋?

剩余的一些人想要遁走,可葉凡怎麼可能會給他們機會,並指如刀,向前一劃,像是一條墨浪翻滾,瞬間將前方淹沒.

"噗,,"噗……"

血花一朵朵綻放,葉凡全力一擊,橫掃數百里,將前方的人斬殺了個乾淨,摧枯拉朽,沒有一點懸念.

而後,他持槍騰空而起,進入更深處的地域,徹底將天皇子這個地盤給挑翻了天,一擊之下大地成劫灰.

最終,他將源庠中所有稀珍都給收走,晶瑩的源石跟小山似的,所獲甚豐.

當葉凡回來時,那對小兄妹倒也很干脆,手起刀落,將那位斬道者的頭顱切下,跟斬西瓜般雜成了幾半.

"啊……"

那被封的元神大叫,充滿了不甘與屈辱,猙獰無比.葉凡讀取其識海中的記憶,而後一巴掌抽碎,讓他化成了飛灰.

"姬家的處境這麼不堪嗎?"葉凡有些感歎,詢問這父子三人.

"這倒也不是,他們不敢去南域撒野,也唯有在這片相鄰的源礦區生事挑釁."姬元德歎道.

這麼多年來,也不是所有古族都與人族敵視,其中有相當一部分還算友善,認同萬族共存.

然而,卻也有一部分古族格外jī進,恨不得將所有人族滅殺個乾淨.

族類甚多,各自的觀點不同,關系錯從複雜,難以說清.

父子三人再三詢河葉凡的名字都無果,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天際盡頭,姬元德飽含感情的自語:"皓月,紫月,你們今世還能回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