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戰天下
這片巨宮前鴉雀無聲,似烏金鑄成的龘槍龘體將這名古族強人插在匾額上,鮮血淌落,觸目驚心,龘槍龘杆很長,暗金光澤冰冷.

此地無比的安靜,沒有一個人說話,身為一個斬道者,卻被人擲出的長龘槍龘一擊刺穿,釘死在了巨宮上,讓人們噤若寒蟬.

鋒銳的龘槍龘尖閃爍烏光,刺透此人的眉心,白的腦漿將發絲都染的花白一片,鮮紅的血液四,順著暗金龘槍龘杆流淌下來,落在地上,聲音很輕,卻讓人覺得如巨石墜落心中.

現象一片寂靜,許多人臉大旗都不敢出,這位真的很可怕,一言不合,要殺天皇子,隨手一擊就釘死了一個王!

"你……"剩下的幾名古族身上出了一層白毛汗,又驚又怒又懼,全都不敢輕舉妄動.

"天皇子何在?"葉凡問他們,俯視在這片巨宮內所有人.

"神之子出關後,必會滅你十族,將你生魂永鎮,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其中一人發狠的說道.

而起,主動出手了,張口吐出一道筷子長的銀色小矛,化成一道銀光刺向葉凡的眸子,在虛空中劃出一片道跡,有一條條秩序神鏈出現,狀若銀色神凰浴火面生.

遠處,許多人驚呼,這是斬道一矛

此人狠辣而決絕,用斬道者性命交修的一龘槍龘出擊,賭上了自己的大半條命,可讓威力增加數倍.

"隆隆……"

果然,此矛來越快銀芒越發璀璨了,讓大道與其共鳴,天穹上都降下了瑞彩,地上湧出幾道甘泉,讓這片乾坤都生出了感應.

驚豔一矛!

這是拼死絕殺的一擊,一般的斬道者根本不敢摟鋒,觸之會化成劫灰可清晰的見到到了後來虛空都在湮滅.

銀芒越發恐怖了開辟出一條黑洞來,更有幾許用混沌氣在繚繞,彌漫長空中.

然而,面對這驚世一擊,葉凡巋然不動直到逼近了他的眸子,他在後發先至,"個,的一聲探出一指敲在了銀白色的矛杆上.

筷子長的銀白神矛"喀嚓"一聲,當場折斷銀瓶乍破,亮光四散飛濺,形成一股大道波紋,擴散向四面八方.

當即,這片天地千瘡百孔,別射成了蜂窩,黑洞,虛空大壑谷成片,景象森然.

遠空,許多人都受到了波及,吐血倒退,僅是這種余波就已如此,可想而知真正的威力.

突然,場中龘央的男子用手一抹,這天地間的風暴刹那止住了,在一息間風平浪靜,他如定海神針般,鎮住了這方天地.

眾人要窒息,立刻又靜了下來,緊張的關注場中龘央.

"大家一起上,祭出秘器!"幾名古族硬著頭皮呼喝,他們知道不敵,但卻沒有選擇,在這等堪比古皇子的人物面前,根本逃不掉.

一片光雨飛出,那是一枚枚狀若蜈蚣的小刀,森然刺目,殺氣卷天,將天穹上的云朵都震散了.


大鍾悠悠,另有一人祭出一口紫金大鍾,鍾波如海浪,可清晰的見到,一圈圈擴散而出,粉碎天地!

各種古兵爍光,殺氣滔滔,劍光彌漫,成為一片浪濤席卷了過來,攻伐可怖.

葉凡面對幾人的攻擊,只是向前邁了一步,砰的一聲,大道波紋擴散,最前方的一人首當其中,被地氣襲體,當場炸開了,成為一片血雨.

"咄!"

與此同時,葉凡口中一聲輕叱,那片蜈蚣刀雨如雪花遇火,成為云煙,而那口紫金大鍾

則不滿裂紋,轟的一聲崩開.

他雙手一牽引,那插在巨宮上的黑色長龘槍龘倒射了回來,出現在他手中,而後向前挑去.

烏光沖霄,幾下點刺,場中幾名古族全都睜大了眼睛,然後雪白的骨塊飛出,帶著大片的血,在巨宮前解體.

葉凡如一尊魔君一般,發絲舞動,持龘槍龘登臨高天,而後向下刺去,這片廣闊的府邸在一擊下成灰,什麼都沒有剩下.

"刷"

光影一閃,葉凡從神城上空消失,不見了蹤跡,此地靜了很久,而後一片喧囂!

這一日,神城一片嘈雜,到處都是議論聲,人們知曉一場天大的風暴將要開啟了,有人這樣挑戰,天皇子不可能不出頭.

十幾年了,終于有人磨刀霍霍,要動神之子了,這無疑是天大的消息,讓古族各方都一片震動.

神城沸騰,各種消息通過域門,被傳送下大陸各地,傳遍每一個角落,諸多大勢力都震驚.

此時,葉凡沒有理會這些,正坐神城在天漩石坊內同老聖人衛易飲茶,認真說了一些年的經曆.

這位看起來風燭殘年的老人點頭,偶爾會說上幾句,依然如過去,波瀾不驚,靜如枯木.

"成仙路將要開啟,必有一場史上最可怕的動龘亂,一些不朽的傳承也許都要灰飛煙滅."

離開時,葉凡的心中始終回想著老聖人這句話,讓他都心中發沉,數十上百萬年的等候,太古萬族的希望,古之大帝的期待,終于出現了曙光.

然而,這也將意味著,尸骨成山,血流成河,這是一個數以百萬年難得一見的大世!

各方都將會拼搏,不久的將來為了那成仙的契機,指不定會殺到怎樣一番慘烈的境地,域外諸聖多半都會趕來!

"成仙……"葉凡自語,回頭看了一眼神城,就此遠去.

半個時辰後,葉凡出現在距離太初禁區十萬里的赤色大地上,屹立在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礦區.

太初古礦外,方圓十萬里都是天下最有名的采源地,被東荒諸聖地平分是一片寶地.


而今,太古各族出世,自然要討要這個地方,因為太初古礦是萬族共同膜拜的仙地,而今這方圓十萬里有大半區域已經他們掌握了.

而且,他們命子弟繼續挖礦,采掘地下奇珍因為太古年間這里是出名的神土有許多古老的建築遺跡,且有幾處太古戰場.

源對他們或許無大用處,但是地下蘊有神藏,可能有太古聖廟等,那才是稀珍也許能有驚天的寶藏.

葉凡曾記得,當年他被迫在此開采石礦時,曾見到一個青金鑄成的金字塔出世後來被與老瘋子同時代的老嫗收走了,而今想來肯定是了不得的好東西.

這一次他是沖著天皇子的地盤來的這里也有神之子的一塊礦區,身為為不死天皇的子嗣,各方都要顧忌,是一股不可輕視的勢力.

天皇子野心勃勃,不惜借血凰山,火麟洞的古皇兵煉血液,所圖甚大,要打瑤池神胎的主意,讓葉凡深感不安,想逼他出來,趁早解決,不然可能會出大問題.

他說要將戰遍天下,將天皇子所有據點都拔出並不是虛言,一切都是基于以上原因,那個無暇的女神胎決不能讓天皇子染指.

葉凡背龘槍龘走在這片赤色的土地上,百感炎集,當年他還是一個小修士時,借助搖光的域門偷渡而來,曾在這里賣過苦力,挖過源礦,一晃眼這麼多年過去了.

人族各聖地都分割出了一部分礦區,當年萬族大會共商時曾承諾過這些,而今這片地帶勢力錯綜複雜.

天皇子的地盤很廣,與姬家的礦區相鄰,這麼多年來時有摩擦,只因姬紫月曾與葉凡走的過近而起.

葉凡去紫微星域那段時間,李黑水等人性命垂危,差點被殺死,是被姬皓月背回姬家一處洞府的,更曾相助過東方野等.

這麼多年來,天皇子一直想除掉姬家兄妹,奈何兩人離開了這顆古星,踏入了宇宙深處,讓他不能得手.

而他所屬的勢力則經常針對姬家,若不是忌憚那枚古鏡……虛空帝兵,恐怕早已打壓了,即便如此也常常有摩擦.

十幾年來,這片礦區自然很不甯靜,古族常找姬家麻煩,不時發生流血沖突,可以說天皇子的部下常故意生是非.姬家雖然有極道帝兵,大司農也不可能因這些事而進行威懾,至于所謂的底蘊那就不用想了,不到家族危亡時刻是不會動用的.

此時,姬元德眉頭深鎖,立身在這赤色大地上,不遠處的礦區又起了沖突,發生了流血事龘件,這讓他生出一種無力感與焦躁.

天皇子一系的人簡直欺人太甚,真當姬家好欺負了嗎?他攥緊了拳頭,虛空大帝在世時,誰敢欺辱姬家.

若非顧忌萬族,他真想建議族老動用帝兵,將天皇子一脈抹殺個乾淨.

然而,神之子身份太敏龘感了,他的父親被萬族共尊,真要對其部眾下手可能會惹出天大的風龘波來.

"哈哈……姬家都是一群軟蛋,不過如此,還出過什麼虛空大帝,我看狗屁都不是!"

遠處,傳來囂狂的笑聲,在這片古礦區回蕩,顯得格外的刺耳.

礦區間,有很多采礦的子弟,人有很多,聞言全都攥緊了拳頭,怒目而視.

可是,最終他們又無力的松開了手掌,對面有斬道者,除非動用家族底蘊,不然怎麼去面對?


天地變了,姬家有活化石在第一時間斬道成,可卻無與古族相比,他們被封于神源中,是自太古活下來的,人數不少.

昔年,不死天皇有八部神將,而今這八脈人馬都歸于天皇子了,是一股舉足輕重的勢力.

在這片礦區,姬家已經後退數十里,可天皇子一脈的人還是常越界,跨越數以百里的采掘,可謂欺人太甚.

今日,姬家一個古礦中挖出一塊玉精,雖然不大,但卻極其珍貴,被天皇子一脈的人得悉,越界而來,肆無忌憚的出手,搶奪而去,留下一片尸體.

姬元德臉色鐵青,指節都被捏的發白了,但終究是忍住了,沒有出手.

對面,那些古族人更是肆無忌憚,哈哈大笑不已,其中一人幽森的說道:"你就是婭皓月的親叔叔?不過如此啊."

"你們太過分了!"

古礦前出現一對年輕男女,他們是姬元德的親生兒女,見父親受辱,全都情緒激動,想沖過去一戰.

對面一群古族冷笑連連,為首者更是嘲諷道:"你們是姬皓月的堂弟與堂妹吧,真的不行,差遠了."

"你……"這對年輕兄妹氣的顫抖,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奈何他們年齡不大,修為並不是多麼高深.

"你們兩個還想出手不成,這樣吧,本座也不欺負你們,就讓最不成器的地弟子與你們過招."為首者冷笑著,帶著無比輕視的神色.

這兩個年輕人全都攥緊了拳頭,大步向前走去,他們實在不敢被人這樣蔑視,覺得愧對祖先之名.

遙想虛空大帝在世時,四海共尊,天下共仰,憑黑暗動龘亂,戰域外神靈,為人族立下了赫赫不朽戰,誰不欽佩.

而今,卻落到這般田地,竟被如此羞辱,讓他們難以忍受.

"既然不服就過來,讓我看看看,所謂的人族大帝後代有什麼不同?"一名古族上前,哈哈大笑著.

兄妹二人不顧父親的呼喚,忍無可忍,終于踏上前去,就要出手.

"你們給我回來!"姬元德怒喝,他不想自己的兩個孩子自討苦吃,對面幾人可都是自太古封在神源中活到當世的人物.

"啪"

遠處,那名強大的古族冷笑,一揮手抽了過來,這對兄妹雖然聽從父親的命令倒退了,但是兩人的臉上卻都出現幾道掌印,清脆刺耳.

所有人都驚住了,往昔古族即便挑釁,也不會真的對姬家嫡系血脈動手,今日這是想引發姬家開戰嗎?姬皓月的親叔叔姬元德震怒,火氣熊熊燃燒,眸子綻放冷光,大步向前走去,道:"自古至今,還沒有人敢這樣辱我姬家!"

"姬家了不起嗎,不就是出過一個姬虛空嗎,什麼人族大帝,我看名不副實,比之太古皇差遠了!"對面一曲人挪榆,而後大笑.

就在這時,天空中一道烏光閃爍,一杆暗金長龘槍龘刺下,將這名口出狂言的古族一龘槍龘釘死在了地上,鮮血四處迸濺.

"人族大帝,豈是你們這幫跳梁小丑所能辱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