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聖血印記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聖血印記

仙池,水澤晶瑩,清香撲鼻,霧氣繚繞,霞光豔豔,瑞華騰騰.

蟠桃古樹紮根仙池畔,高四十九米,也不知生長多少萬年了,老樹皮張裂,粗糙古拙,像是一片片龍鱗.然而,它生機很盛,枝葉繁茂,流動綠光,上有幾朵晶瑩的桃花綻放,芬芳可沁到人的骨子中.

葉凡來到了近前,渾身毛孔翕張,吞吐精氣,與這個地方達成了一個平衡,體表出現一層剔透的光澤.

這個的地方的靈氣濃的化不開,堪稱是一方仙土,即便真的存在仙界,想來也不過如此.

幾名古族強者並未離去,看了他幾眼並未多說什麼,難以感受到一縷善意,隱約間有一種森然,唯有斬道者能有所覺.

"我家皇子真的是誠心想交換此石胎,一本神靈古經堪稱逆天,若是瑤池願意,可以因此再立一個山門,化成出另一個聖地."一名頭生鹿角的男子說道,擁有一頭灰se的長發.

"這件事就此打住,瑤池有自己的傳承,沒有必要去修他人的道統."西王母開口,她雍容華貴,頭插九鳳簪,垂落金步搖,一身羽衣霞光閃動,神se平和,但卻很神聖,不可侵犯.

這位古族不願放棄,認真的說道:"並非是手抄本,是不死天皇經以凰血赤金鑄成的原本經文!"

旁邊,葉凡心中震動,這天皇子看來並不是想誆騙瑤池,這是真的要進行交換,這個神胎果然有逆天的價格.

他心中暗暗思量,若是天皇子攜帶古經親來,他真要半路截殺的沖動,一是除掉敵,二是看一看太古萬族共拜的超越神靈的經文有何獨到之處.

"此事休要再提,這塊石王已然通靈,被曆代聖賢當作子女,怎能與人交換."西王母拒絕.

幾名古族強人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人將一個玉器交給西王母,里面有天皇子的五se神血,他們神se難看的離去.

他們瞥了一眼葉凡,殺意一閃而沒,大步而去,離開了仙池.有瑤池的長老相送,說了一些很客氣的話語.

西王母微微一笑,除卻葉凡外,只留下了聖女,讓其他人都離開了此地.

葉凡真身是誰,這種事情自然瞞不了她,聖女已向她稟報,不然隨便一個人的血液怎能灑落在石王上.

"恭喜葉道友實力大進,橫渡天宇而行,是我輩修士夢寐以求的神跡."西王母說道,很是客氣,完全是平輩對待.

因為,到了而今葉凡道行高深莫測,連大成王者見到他,都無法過分自傲,只要明白他的實力,諸聖地都得忌憚.

她其實心中很是感慨,遙想當年,葉凡不過是一個小修士而已,來到了瑤池還需要他庇護呢,不曾想這些過去後,已屹立在九天上.

葉凡自然不會托大,堂堂一大聖地之主,不說其其修為,只是她的身份就足可與太古祖王對話.

到了而今,他早已知曉不朽傳承的可怕,任何一個都不能輕視,所謂的"底蘊"很可觀!

真若是爆發大戰,葉凡思量,出過大帝的傳承多半有逆轉乾坤的"後手".

西王母手持玉器,容納的五se血液燦燦生輝,溢出一縷縷強大而可怕的bō動,讓人生畏.

瑤池很謹慎,任何淋灑在石王上的神血都會暗中借西皇塔的帝氣來淨化一遍,血水灑落,別人看不出什麼,葉凡卻能覺察到,天上的塔在輕顫.

蟠桃古樹下,這塊奇石晶瑩yu滴,生有九竅八孔,玲瓏剔透,每時每刻都在自行吞吐日月精華.

當天皇子的送來的血液全部被它吸收後,它不斷的顫抖,發出歡快的輕鳴,光華更盛了,當中內孕的生命像是隨時會破石而出.

這幾天來,葉凡一直呆在這個地方,只有西王母與瑤池聖女相陪,外人不能靠近.

他早已睜開了天目,神光熠熠,不曾眨動一下盯著這塊奇石,當年他看不穿,是因為此時太神秘與強大了,被古之聖賢布下過bō紋.

而今,大不相同,他源術大成,能清晰見到石中的一切景象,那是一個血肉之軀的人在盤坐,渾身綻放寶輝.

"是一個女子."

這個神胎看起來能有十歲的樣子,閉目大作,風華絕代,肌體流動仙光,雖然美麗到極致,但卻讓人生畏.

她的九竅八孔與奇石表面相連,宛若為她穿上了一層厚重的石衣,在其身上有各種經文閃爍,那是古之聖賢為她講道,誦經所留.

西王母與聖女請葉凡來,一是需要他的聖血,二也是想通過她逆天的源術看一看石中的神胎而今到底如何了.

"天地交泰,養出這樣一尊靈胎,真的是讓人心驚,我感受到了一縷縷仙機."葉凡自語道.

而後,他閉上了眸子,在虛空中劃刻,烙印下神胎的樣子以及那種氣質,讓西王母與瑤池聖女都是一陣驚異.

石中的女子超凡入聖,無需置疑,她的美不屬于人世間,身體早已血肉化,髒腑骨頭等有一種莫名的仙韻,光華點點.

"她體內潛能之強大,無法想象,每一寸血肉中都蘊有瀚海一般的力量,真要出世的話,必可摘星捉月!"葉凡沉聲道.

這個女靈沒有一點瑕疵,這樣一尊神胎將來若是出世,普天之下幾乎無人可壓制,讓他不得不細看.

葉凡有些遲疑,石塊顫動似是靈胎的本能,而其識海很甯靜,bō動不強,與其強大美麗的軀體相比不相稱.

"這是古之聖賢淨化的結果."西王母道.

瑤池前賢也怕出現意外,以通天之能講經,將神胎的識海徹底淨化了一遍,按照她們的說法,而今神胎有赤子之心,如同瑤池的孩子.

"真正出世時,她的神念力會跟上來的."

神胎雖然被"淨化"了,但潛能在,一旦覺醒,將浩瀚如海.

在接下來的數日里,葉凡都坐在蟠桃古樹下,每日都以精血滋養奇石,每一次他都睜開天目觀察.

"她在抽取血液中的原始力量!"葉凡認真觀察了幾日,眸子中神光莫名,心有悸動.

所有這一切都是本能嗎?這個讓人生畏的美麗神胎,潤進去的聖血抽取絲絲縷縷的光,化成了一個微不可見的符號,烙在體內.

"咦,天皇子的五se神血被抽出的幾個符號格外璀璨."葉凡擁有與眾不同的源天眼,對他來說石中無秘,他觀察到了這種現象.

"血液內有原始力量,有遠古祖先的記憶碎片,這些符號這種東西嗎?"他心中驚異.

若是深想下去,這當中很複雜,天皇子的血液中必有不死天皇的力量,那是萬族共尊的至高神,很有可能是古往今來的最強者.

這間接是不死天皇的血液與生命的烙印!有幾人能相比?

葉凡琢磨了幾日也沒看出什麼端倪來,最終他咬了咬牙,放出不少于天皇子的血液,石中頓時有燦燦符號被抽取出.

"天皇子底想敢什麼?"葉凡不知,最終淌落下不少聖血,燦燦符號比之天皇子的要多上一些.

仙池畔,各種古藥成片的成長,參株成形,芝蘭遍地,到處都是,吐納菁華,清香醉人,更有麒麟獸趴臥,瑞獸出沒.

葉凡在蟠桃樹下呆了半個月有余,始終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最後他帶著一卷手劄告辭離去.

手劄上模糊的記載了西皇煉制帝兵的一些秘辛,近乎神話一般,什麼打進混沌仙海,只身入九天,殺一尊神祇祭天……看的他直皺眉頭.

"算了,以後慢慢琢磨,不然跟看神話故事一般."他搖了搖頭.

雖然走出了瑤池,可是那個九竅八孔的奇石卻在心中驅之不散.西王母曾說,成仙路要開啟了,而她們不得已尋找各種血脈,滋養神胎,一定要讓她趕在此前出世.

"我留下的算是聖血印記嗎?"葉凡自語,他覺得有必要尋上天皇子,將其斬掉,不然總覺得有什麼不妥.

"唔,你終于出來了,我們等你半個月多月了."

瑤池數百里外,幾名古族攔住了去路,為首者一頭灰發,連眸子都是鉛灰se的,頭生鹿角,是一個斬道者.

"你們等我有事嗎?"

"也沒什麼,只是想找你談談."幾名古族圍了上來,嘴角帶著一縷嘲諷,一個個殺機畢lu.

葉凡笑了,道:"好啊,我也正想找你們聊聊呢."

"你是中州的羽化王,還是雙子王之一,亦或是其他,諸如冥王王等?"鹿角男子好整以暇的問道.

他們曾得到確切消息,中州的幾位王應該是這半個月到才對,因此做認為葉凡是當中的一人.

"都不是."葉凡搖頭.

"不知死活的東西,趕緊自報姓名."其中一人喝道.

鹿角灰發男子更是第一時間出手,一張畫卷黑霧滔天,瞬間籠罩了乾坤,將葉凡收了進去,道:"還是小心點為妙,收了他再慢慢審問."

這是天皇子賜下的秘寶,他們有一種絕對的自信,可困一切斬道者,能抹殺人族王級高手.

畫中世界如同一個牢籠,里面與外面的人能夠彼此看到.

"天皇子費了這麼多心血,豈容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搜他的識海,看一看到底是什麼身份."

一群人俯視畫卷,冷笑連連,殺機畢lu.

"不知死活的東西,偏偏這個時候出現在瑤池,讓人生厭,先剖開他的軀體,看一看到底是什麼血液."

這些人都神se冷酷,生殺予奪掌握在手,一人持一把神鞭,劈頭蓋臉向畫卷中抽去.

"噗"

一道血光閃爍,此人當場崩碎,化成了一團血霧,其他人都大驚.

接著,一只金se的大手探出,覆蓋了天地,將他們所有人都籠罩,一把抓進了畫卷中.

"這……怎麼可能?!"他們全都驚悚.

據他們所知,這張畫卷除卻天皇子外,也唯有凰虛道,火麒子僅有的幾人能破開,可鎮殺人族眾多斬道者,而今竟發生了這樣的事.

"說吧,天皇子那粒老鼠屎到底想做什麼?"葉凡立身畫卷中在一座秀麗的山峰上.

"你……"其中一人剛想喝斥.

天空中,一只大腳落下,將他當場踩成了一團血霧,骨頭渣都沒有剩下,飄散在空中.

"我正想去找他呢,你們正好送上門來了,趕緊說他到底想做什麼?"葉凡冷聲說道.

幫人做個廣告:一只猥瑣胖熊貓的新書,《暗黑裁決》,請有興趣的朋友去紅燒一下,書號2278933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