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神胎
石谷下,麒麟獸在青石上獨臥,崖壁間古藥紮根生長,蘭芝伴生,紫氣彌漫,一片祥和.

清風吹來,瑤池聖女的秀發飄了起來,雪白裙衣飛舞,將她的身材勾勒的曼妙多姿,像是九天神女降臨人間.

她的美毋庸置疑,驚豔天下,各大不朽的聖地,中州的古老神朝,古族諸多王族等都曾提親,不過都被婉拒了.

葉凡笑了,既然被識破也沒有必要掩飾下去了,瑤池對他從無惡意,倒也不用擔心.

"你有什麼封口費嗎?"瑤池聖女微笑,國se天香,讓各株神葩都暗淡了下去.

"我能有什麼,除卻殺人滅口外,也只能以身相許外了,別的還真拿不出手."葉凡調侃道.

瑤池聖女瞥了他一眼,一縷黑亮的秀發貼在瑩白的臉頰上,清麗出塵而靈動,道:"葉兄能夠回來真的是一個奇跡,該恭喜你才對.

"僥幸而已."

"我想請葉蕪幫一個忙."瑤池聖女說道.

"哦,仙子身後是西皇傳承,還有什麼為難之處嗎?"葉凡不置可否的說道.

"這件事對于葉兄來說算不得什麼,可輕易做到,然而對我瑤池卻影響深遠,所以請你一定相助."瑤池聖女道.

她越是這樣說,葉凡越覺得詫異,不自禁的mō了mō下巴,道:"究竟是何事?"

"想向葉兄借幾縷聖血."瑤池聖女絕代芳華,肌膚流動霞光,神se鄭重的看著他.

"原來如此!"葉凡立刻知道他們想做什麼了,不禁沉吟了起來,這可是一件大事,弄不好會將天捅破.

"葉兄于你並無損傷,幾縷聖血算于你無礙,真心希望你能相助."瑤池聖女話語輕緩的說道.

"我的血沒那麼難求,但是你們所用卻讓我擔憂."葉凡向前望去,想要直視她的本心.

瑤池有幾塊奇石,神秘莫測,有四塊是曆代西王母尋來的,還有三塊是第五代源天師張林送給她們的,上一次的瑤池大會就是因這幾塊奇石而起.

天皇子便身在其中一塊奇石中,被葉凡給看出,當時孕在一枚潔白如玉的蛋內,神紋bō動驚世,最終古族上門,將其帶走.

另有一塊奇石生有九竅八孔,更為特別,瑤池無比重視,自古至今,曆代聖賢都對其說過法,講過經.

當初,猴子來此求蟠桃聖藥,瑤池便是讓他以斗戰神血交換,用他血滋養了那快仙石月余,葉凡記憶深刻.

而今瑤池聖女相求,肯定又是為了那塊奇石,當年他的道還未成,聖血效果不是那麼大,而今則大不同了.

"仙子,望你們三思,天地生養出的神胎長存下去難說是福是禍,這樣做真的有些冒險."葉凡蹙眉道.

更為危言聳聽的的話他沒說,九竅八孔的神胎一旦出世,也許會是一場大災難,除卻古之大帝外,很難有人降服.

"葉兄所言甚是."瑤池聖女點頭,坦言她也有過憂慮,不過後來釋然了,有聖賢晚年傾盡心血度化,此石胎早已與她們相通.

聖人何其強大,一代又一代人說法,講經,早已讓神胎發生變化,成為了瑤池的一部分,難以為惡.

葉凡默然,沒有再多說什麼,瑤池決定豈是他幾句話能改變的,這是他們的心血結晶,連古之聖賢都認為沒事,還能怎樣?

他知道,這個神胎不出世則以,一旦出現必然會無比強大,畢竟這麼多歲月以來,一直在聆聽聖賢,名宿講道,多半都已通曉了整部西皇經.

"葉兄答應了嗎?"瑤池聖女問道.

"我想考慮一下."葉凡答道.

"葉兄還是心有顧慮呀."瑤池聖女道.

"我想你還記得黑皇說過的話,它雖然很混賬,但所言非虛,畢竟追隨過無始大帝."葉凡道.

瑤池大會時黑皇曾說過,十幾萬年前曾有一個強大的聖地由百度遮天吧為您提供]做過相似的事,結果聖靈出世,讓那一聖地灰飛煙滅,若非無始大帝的道成,將其強力鎮死,很難想象會有怎樣的彌天大禍.

瑤池聖女點頭,道:"沒有時間了,成仙路要開啟,憑人族而今的力量,有幾人能闖進去?"

她沒有多說什麼,但是葉凡卻能體會到天下各大聖地的緊迫感,而今所有不朽傳承都在為此努力,都想舉霞飛仙.

葉凡回到了精舍,陪柳依依談起了星空另一岸的很多事,讓她百感交集,不時落淚,無比思念那片故土.

"放心吧,有很大的希望可以回去!"葉凡安慰,不過沒有在這方面多說.

次日,瑤池聖女又來了,問葉凡考慮的怎樣了,他實在不好拒絕,瑤池對他有善意,過去更是相助過.他即便覺得不妥,也沒有辦法推脫掉,點頭同意,道:"真出問題,不是還有古族嗎,讓他們也跟著'雨lu均沾’.

瑤池聖女一笑傾人城,讓天上的太陽都失去了光彩,道:葉兄肯相助,那最好不過,我們自不會讓你白白失血,你有什麼所需盡可開口."

葉凡對瑤池最感興趣的東西是什麼?當然是西皇經禁忌篇,最後一頁經文記載了西皇一生最精華的感悟,秘術,傳承等.

可惜,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沒有人會授出這種秘法,古之大帝最後一篇秘術很嚴被人施展出,更遑論被外人得到.

"我想了解西皇是怎樣鑄仙淚綠金塔的."葉凡認真思索後,提出了這樣一個要求.

"帝兵的鍛鑄……這些後世人所知不全,不過我們可以盡力為你在藏經閣中尋找."瑤池聖女道,眼中有異彩閃過.

帝兵何其難鑄對于大帝來說是一生中無比重大的事,大帝死去了帝兵等若他們生命的延續,可替他們守護後人.

當世,什麼最珍貴?自是古之大帝的兵器!

天穹深處,混沌氣彌漫,西皇塔若隱若現,沉沉浮浮,像是鎮龘壓在開天辟地之初,垂落下的絲絲仙氣守護著整片淨土.

葉凡與瑤池聖女前行一起向最重之地走去,在此其間,他睜開天目仰望仙淚綠金塔時見到了一個小木屋,距離帝塔不遠.

有一個女子落寞的站在云端,眺望遠方,神情說不出的哀傷.

葉凡神情一震,他一眼認出,這是第五代源天祖師張林的紅顏知己楊怡,是萬年前的瑤池聖女.

他沒有多說什麼心中一歎,張林一戰鎮北域,獨自一人滅掉了神靈谷,卻將己身葬在了朝霞中,永不能歸來了.

"成仙之路到底什麼時候能夠開啟?"葉凡突然問道.

瑤池聖女一怔看了他一眼道:"誰也說不准,但應該不會太久遠,連古族都坐不住了,都在准備."

"我另有一事很好奇,一直想問個明白,只是總覺得有些冒昧……"葉凡說道.

"何事?"瑤池聖女道.

"我曾聽人說,瑤池原址不在此,是自另一個地方搬來的,不知真假,究竟為什麼?"葉凡曾與黑皇由百度遮天吧為您提供]去過那個地方西皇經道宮篇就是從那里得到的,但他絕不能說出來,不然有大龘麻煩.

瑤池故地生機絕無一片死寂,非常的詭異.且每當想到那個仙池,他就一陣毛骨悚然,池底有數不清的尸體,各個年輕美麗,都為瑤池弟子,不知為何葬于那里.

據黑皇說,西皇塔的材料就是自那池底深處發現的.

瑤池聖女聞聽此言,神se鄭重,搖了搖頭,道:"那是一件舊事,太久遠了,瑤池內沒有幾人明曉,我亦不知."

前方,水霧mimeng,仙氣繚繞,各種霞光吞吐,他們來到了瑤池最重之地一仙池.

該教的名字就是因仙池而起,故地有一口,這里同樣存在一口,據說源自同一池根.

這片地域宛如仙界,非常夢幻,常人必須止步,根本無法靠近.

在這里,各種瑞獸隱現,祥鳥飛舞,形似三足金烏,火鳳凰,麒麟一樣的珍禽異獸在附近出沒.

一株古樹枝椏伸展向高天,非常的高大,似一條虯龍,正是赫赫有名的蟠桃聖樹,它紮根在仙池畔,汲取精華,藥香撲鼻.

而且,這片地帶長滿了芝蘭,如雜草般一簇簇,一叢叢,遍地皆是.

這等神土,天下難尋,是滋養天地靈胎的妙地,就是一株雜草長在這里都得通靈,更不要說是異株了.

葉凡瞳孔中眸光閃爍,他見到了早先看到的那幾名古族,為首的人是一個斬道者,在瑤池大人物的陪同下,正立在蟠桃聖樹前,向一塊奇石灑神秘的血液.

"天皇子的氣息!"葉凡瞳孔中神光熾盛,他自那絢爛的五se血液中感受到了敵人的氣機.

瑤池聖女點頭,道:"他們確為天皇子的手下."

"你們也向天皇子求取血液了?"葉凡問道.

"沒有,是他主動送來的,他曾想以不死天皇的古經同我們交換九竅八孔的的奇石."瑤池聖女說道.

"什麼?"葉凡吃驚,不死天皇的留下的經文號稱神靈古經,他震懾了整個太古時代,被萬族共尊,至高無上.

這樣的一位人物可傲視萬古,天下獨尊,所著的經文自然玄妙無比,他被萬族視為超越神靈的存在!

"我們不可能答應,成仙路將要開啟,一部仙經擺在眼前,也抵不上這個神胎."瑤池聖女道.

葉凡神se一動,道:"瑤池的幾塊奇石,過去是放在一起的嗎?"

"雖有接觸過,但並未封在一個地方."瑤池聖女道.

葉凡盯著蟠桃古樹下的那塊石王,又看向天皇子的絢爛的五se血液,默默思索了片刻.

月底,秋月票.感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