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入瑤池
大廳中杯盤狼藉,眾人飲酒至深夜,全都醉倒在桌旁,第二天日上三竿就才以一個個睡眼惺忪的起來.

"痛快啊,好久沒有這麼暢飲過了."東方野剛一起來,又抱起一個酒壇子就咕咚咚喝了幾口.

接下來的幾日日,他們都在慶祝與暢飲,五日後才各自散去,約定來日再聚.

"期待那一戰!"

眾人都已知曉,葉凡與聖皇子約定強勢出擊,將來必有石破天驚的一戰!

"我恨傅呢?"幼童書huā有些怕生,對天之村的一切都感覺很陌生,正在被小雀兒領著熟悉環境.

"你是神子的弟子,我是天庭的神女,知道管我叫什麼嗎?"上喜兒身段修長,明眸皓齒,仙姿玉骨,不過卻略顯稚nen.

"不知道."huāhuā眨巴著大眼睛說到,看什麼都覺得新奇.

"一株仙苗!"遠處,一株老櫳樹下齊羅笑眯眯,這些年來他成為殺聖後幾乎沒有出過手了,每日都是以下棋,泡茶等來談磨時光.

咋有踏入半聖領域的人才能明曉這個糟老頭子有多麼的恐怖,這是一和蛻變,洗盡鉛華,蛻盡殺氣,殺聖將更上一層樓!

正是因為有這樣一個殺聖,葉凡心巾才很踏實,將來無論發生什麼,天庭眾人的結果都不會太槽糕.

他將huāhuā丟在天庭只又當上了甩手掌櫃,放任他自行成長,之所以敢如此是因為他知道齊羅等肯定會悉心栽培.

天庭有九竅聖靈神液,可為孩童築下最堅實的道基,而huāhuā的識海中則有佛門無上玄法,有聖人督促與引導,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師傅,我們想在這片浩瀚的天地中好好的轉一轉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張清揚道.

"十年後再回來."龍宇軒亦開口.

想要真正融入這個世界,必須親身去經曆才行,他們選擇以自己的雙腳去文量這個〖真〗實的世界.

神騎士亦是如此他的道行極為高深,在地球上被大道壓制,而今到了這個世界隨時能一路破關.

"是啊,踏遍山川,以身度紅塵,心境的錘煉比之苦修更重要."葉凡點頭,為他們送行,看著他們消失在地平線上.

至于龍馬根本就沒有去苦行的打箕,而今它樂不思蜀,與其說是與黑皇惺惺相惜,不如說是臭味相投.

這幾日,兩個很混的東西湊在一起,[遮天更新組快速手打為您提供]而後又拉上段德嘰嘰咕咕,攤開一副地圖,不知在打什麼損主意.

"本座沒時間陪你去轉,要做一票大的!"這是龍馬的回複.

葉凡滿腦門子黑線,段德,黑皇,龍馬這就是三個混蛋不知道又好禍害誰去他倒也沒有制止因為偶爾一瞥發現似是搖光的地勢.圖.

搖光聖地疑似建立在一座帝墳上,那里的地勢是一個巨大的土包有世人無法理解的玄奧.

這是一個大計劃,段德與黑皇早已謀劃十幾年了,一直都不敢動手不知為何而今想動手了.


"道爺我嘔心瀝血的推演,得悉那帝墳中都有東西,少則幾個月,多則半年必會沖關而出……"

葉凡在遠處聽到這樣的話語,搖頭哂笑,這無良道士多半在瞎忽悠,好好的一個,聖地怎麼可能會崩開.

在這一日葉凡也離去了,他有一些事情更去處理,不久後可能沒有時間了.

離開天之村後,大地上寸草不生,赤地百萬里,因為這是北域,缺少生機再正常不過.

清風楠面,走出葉凡屹立在一座山峰上,眺望枯山大地,光禿禿一片,看不到一縷生氣.

路過神城時,葉凡感受到了那里的繁華,各和血氣混在一起,形成一股磅礴之勢,宛如一座天地銅聲"只有我一個人返回了地球,而今有成功回來了,需要將柳依依,張文昌他們家人的近況都告訴他們."

葉凡沒有進神城,而是選擇繼續橫渡虛空,徑直前往瑤池聖地.

北域干枯,缺少生機,但並不是每一個地方都如此,瑤池自然也不在此列,它壯麗而秀美.

這一聖門並非懸在半空巾,就坐落在大地上,當日葉凡就趕到了這里.

聖山巍峨,秀峰空靈,宛如走進了仙域中.石岩淌神泉,靈草並崖生,瑞獸山巾伏,既有仙氣,又有奇景,瑰麗多姿.

"東荒久負盛名的神土!"葉凡自語,時隔多年,他又一次站在了此地山門外.

"刷"

青光一閃,遠處虛空之門大開,[遮天更新組快速手打為您提供]走出幾名古族,降落在地.他們看了一眼都lu出詫異之se,不過也沒有在意,而今無人能望穿葉凡的"改天換地"大法.

"為首之人是一位斬道者!"葉凡lu出異se,古族的強人為何要來瑤池聖地?在聖人不出的年代,斬道者便是絕頂戰力.

葉凡看著他們的背影,一陣思索,而後也邁步向山門走去,告知護殺山高手他要見柳依依.

一切都很順利,他進入要瑤池內.

這個地方,龍氣繚繞,一條條一縷縷,化成云霞蒸騰而上,紫氣華貴,每一座山峰都不下上萬道.

在這北域,還能有這樣一處淨土,實在是一和奇跡,每一片崖石都有仙霧懸籠,古藥紮根石峰巾,秀美而壯麗.

"你是……"柳依依得到稟報很快趕來,在一片竹林間的客舍內與葉朋習見,狐疑的望向他.

葉凡以神念掃出,得知並未才人窺視,微微一笑,lu出了真容.

柳依依纖手一求,茶杯差點落地,臉上寫滿了驚se,近乎顫抖著問道:"是你,—,葉凡."

而今,天下誰人不知,葉凡于十四年闖巾州祖廟,神勇一戰,斬掉謫仙華云飛,獨尊五se祭壇上,沒有人敢與他在荒古禁地中搶奪傳送陣,最終離開了這片星域.

這麼多年過去了,都認為他不可能再出現了,只是北斗星域中已逝長河中一朵的浪huā,可而今又現了.


"依依是我."葉凡道.

"你回到了地球,見到了我們的親人,我的父母他們怎樣了?!"柳依依xiōng口劇烈起伏,站起身來,無比的jī動,眼中噙滿淚水,焦切的看著他.

"他們身體還箕好."葉凡出言安慰,同時心中一聲輕歎,他雖然成功回去,可是自己的父母卻不在了.

"真的嗎?"柳依依眼中的淚水成串的滾落,她是一個現代人,無論這邊再怎樣神奇,就是可以長生,也難以抵擋星空另一岸的思念,無時無煎不想回去.

葉凡沒有多說什麼,取出一大堆東西,有星空另一邊的香水,服裝,零命…更有觸mō屏電腦等.

柳依依含著淚水,觀看葉凡拍下的清晰而溫馨的錄像,里面有她的父母相互扶持,還有他的弟弟以及她從未謀面的侄女.

她當時就忍不住了,心酸無比,不停的哭泣,恨不得立刻回到星空的另一邊.

葉凡退出了精舍,在這片區域漫無目的的行走,而今他源術大成,只差一線就成為了源天師,看出了更多的奧妙.

"唔,第五代祖師張林在這里著實下了一番功夫,源陣密布,讓靈氣滋養每一寸山石與土地,化為了無上靈土工"他mō了mō下巴,開始認真觀摩.

他來此訪友,自然不能進入一些密地,只能在有限的范圍內觀看.忽然,他感覺有人靠近,並未在意,繼續前行.

"葉凡."

身後有人這樣呼喚,一個女子輕盈而來,白衣飛舞,身段纖柔修長,烏發秀麗,蓮步款款,似凌bō仙子禦空而至.

葉凡心中一動,裝作好奇回頭,跟隨尋找所謂的',葉凡."一臉的"驚異"之se.

這個女子肌膚似凝滯美玉,臉頰瑩白,額頭潔白亮法,一雙眼蘊有神秀詩菁,帶著一縷笑意,宛如畫中的仙子走來.

正是瑤池聖女,與安妙依,顏如玉並到為東荒最美女子,連中州的各大皇族,甚至連古族都想聯姻而不成.

多年過去後,她的變化不是很大,[遮天更新組快速手打為您提供]美麗依舊,舉手投足美到極點,靈秀自然,貝齒閃動光澤,道:"你能騙過世人,卻騙不過我."

"你是……瑤池聖女?"葉凡不解,一臉的mi喜"葉瞳斬萬初聖子時,我就在當場,看到了一個人威勢各族,力壓諸多斬道者."瑤池聖女嫋娜而來,身段婀娜,xiōng部飽滿,將雪衣撐起幾道完美的曲線"上蠻腰盈盈一握,雙tuǐ修長.

"聖女在說什麼?"葉凡故作不知.

"我想說你是葉凡.方才我恰巧見到依依,她情緒jī動,雙眼紅腫,盡管在掩飾,但卻瞞不過我.這麼多年來,她唯一的心病就是想回到星空的另一岸,除卻是你回來了,帶來了讓她jī動的消息,還能有誰?"

葉凡攤手,表示無法理解,向前走來,笑眯眯的道:',我對聖女仰慕久矣,也許我們真的有緣,所以互相間有好感,似曾相識."

瑤池聖女攏了攏秀發,瑩白的額頭神華內斂,靈動的的眸子閃爍慧光,道:',在我面前你沒有必要掩飾,實話相告,我也學過一些源術,你肯定是用了改天換地大龘法."

"好吧,職然聖女認為我是,那我就是了,我以葉凡的身份邀請仙子一起去賞月,談些人生的志向可否?"

瑤池聖女紅chun亮澤,消麗絕美巾帶著一絲xing感,身段輕盈柔美,帶著自信的目光,嘴角微翹,似笑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