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十四年
'這此好說,我們先來喝酒."葉凡道.

"對,先干一杯."眾人舉杯,自然都是美酒,齊羅毫不吝惜的讓人取來了千年神釀.

"我給大家帶了一些美食."葉凡笑道,將一塊又一塊綻放晶瑩光澤的肉脯取出,流動有一種大道之力.

"這是……"連殺聖齊羅都當場驚住了,道:"妖聖的血肉!"

"沒錯,這是在星空中遇到的一條上古大鱷,而今成為了盤中餐."葉凡道,提醒他們不能多食,不然承受不住這種精氣.

眾人都被驚住了,遠古大鱷都成為了烤肉,被擺在餐桌上,這可真是異事,香氣撲鼻,爍爍放輝.

"人."讓人吃驚了,這可是好東西,傳說中的超級大補!"一群人齊動刀叉,開始享用神鱷大餐.

一群人詳細詢問經過,都覺得無比震驚,弄死一個聖人這可是讓九天扒三糕顫三顫的大事.

葉凡說出了當年的經過,眾人得悉太古大聖出手,白天為神,黑夜為魔,而最終自我放逐進星空最深處,都一陣感慨.

"來得早不如采得巧,哈哈,貧道可真是有口福,竟然能吃到上古鱷聖的肉脯?"段德到了,一臉的神棍相,穿著紫金道袍,滿面紅光.

他一點也不見外,與葉凡碰了一杯酒,而後上來就刹下一大塊肉,狼吞虎咽吃了數斤.

黑皇很熱情的上乍,給他斟酒,又幫他端過來幾盤肉,方便他多用.

六斤鱷肉下肚,無良道士發現所有人都放了碗筷露出異色盯著他他的臉皮很厚,道:"鱷聖肉就是香,諸位吃啊,別跟我客氣."

黑皇點頭,道:"老段啊你來晚了,我們都吃飽了.你趕緊吃,一會兒我們兩個再加上那頭蠢馬一起做票大的."

它有好心的端過來幾盤肉,並幫段德倒酒,催他快點吃,說是有一個大買賣等著去做.

段德頓時滿臉紅光,吃的更盡興了,可是過了一會兒他像是覺察到了什麼,放下筷子時間不長開始滿頭大汗,從汗毛孔向外噴霞光,他騰的站了起來,一把推開了熱情的黑皇.

段德開始原地跳蹦,渾身熱氣蒸騰,像是被烤熟了一般自口鼻中向外嘀火,而後頭也不回的沖了出去,開始繞著天之村撒丫子狂奔.

"老段別急啊,再吃兩盤."黑皇熱情的在後面喊道.

"狗圌娘養的黑皇,我說你怎麼這麼好心,等著瞧道爺我給你沒完!"段德大罵,此時精力過威,吃的鱷肉太多了,整個人要燃燒了起來繞山狂跑.

且,他一邊跑一邊脫道袍,只是為了能夠更好的排除體內的精氣,因為整個人都要炸開了身體仿佛被點燃了,變成了一個人形大火炬.

"啊……無量天尊他圌媽圌的熱死我了!"無良道士鬼嚎,引發天之村眾人側目.

"哈哈哈……"一群人龘大笑,一邊飲酒一邊看他裸本,尤其是大黑狗大嘴都快咧到耳根處了.

"來來來,你我都干杯,段道長如此助興,我們豈能辜負他一番美意."一群人頻頻舉杯.

段德鼻子都快氣歪了,一雙圌腿緊倒騰,根本就沒下來,拼命的消耗澎湃的精力.

"龐博在哪里,姬家兄妹而今怎樣了?"葉凡見故人都快到齊了,始終不見這三人,便向他們詢問.


"踏上星空古路了."殺聖齊羅說道.

"什麼?"葉凡愕然.

"你離去十四年,發生了很多的事,我們一邊吃酒一邊談."妖月空道.

他們無所不說,談起了這些年的事.

葉凡蹙眉,他在路上聽到的傳言並非空來風,十幾年前中皇真的差點讓人給弄死!

中皇斬道時天降瑞彩,地湧甘泉,出現了各種奇詭的異象,人們說那是帝象,十年前一位太古祖王出手,幾乎讓他形神俱滅.

"關鍵時刻,蓋九幽出手,彈指斃掉了那頭古王,而後更是差點與古族的終極巨頭對決."

所起這些往事,氣氛多少有些沉悶,當年這則事一般的人根本不知,僅有少數修士了解.

"後來,蓋九幽,姜神王他們發狠,直接去堵天皇子,凰虛道,火麒子這些人,想要給抹殺個乾淨."

正是因為如此,太古各族才悚然,各大祖王收斂,沒有再行絕滅之事,不然的話差點演變為互相拖殺對方奇才的慘劇.

這件事過去不久,中州奇士府的古路開啟,中皇,南妖,姬皓月最先踏上征程,開始了神秘的試煉,離開了這個世界.

自古至今,每過萬年奇士府都會打開一條路,沒有人知道那些人去了哪里,一直被稱作上最強試煉.

"這一次奇士府破例了,古路曾先後開啟了數次."

西菩薩,龐博等也都踏上了征程,進入到茫茫星宇中,而數年前姬紫月也選擇踏上了這條路.

葉凡聞言一陣出神,這條古路通向哪里,與老圌子所走的那條道是否相同,該不會是去往飛仙古星吧,難以確定.

在葉凡所知的生命星辰中,火桑,通天,勾陳,飛仙,有四顆古星可選,他難有機會前往.

"龐博當年怎麼回事?"他還清時……的記得那一幕,將踏上歸程時,這位好友非常反常,不告而別.

"他體內的妖神血脆突然覺圌醒,和族傳承讓他差點發生意外……"

這種覺罐很危險,強行改變體質,甚至精神思維都會被顛覆,會發生種種恐怖莫名的事.

"古之大帝曾說過,生命是世間最偉大的奇跡!"

按照古賢的說,長生也許是存在的,種族的繁衍就是一種體現,當中涉及到了很多奧秘.

"我們的祖先真的死了嗎?一位遠古准帝曾說過,其實並沒有,他活在我們的血液中."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並不茗錯誤,我們是祖先生命的延續,只要繁衍不息,他們就不滅,這是一種另美的長生."

"古賢所說沒錯,祖先的血在我們的體內流淌,連他們的部分記憶碎片都活在我們的血肉中."

葉凡聽到這種說先是一怔,而後釋然,細想來就是如此,生命的繁衍與進化不正是如此嗎?所有長生密碼都烙印在基因中.


葉凡曾見到過具體而微的例子,如與元,古對決時對方就曾從血脈中召喚出了元皇的虛影.

"當年,龐博的傳承很危險,差點變為另一個人,從血液中得到了許多記憶碎片,不得已踏上一個秘陣遠去."

葉凡怔怔無言,他早已在地球得悉上古年間妖族與人類混居,龐博這一族為妖神後代.

他們舉杯對飲,聊這些年的往事,全都有了一些醉意,直到月亮升起,酒席還沒散去.

唯有倒黴催的段德一個人獨自在夜月下長嚎,上演餓狼傳說,發泄過威的精力,不能參與進來.

時間一長,黑大狗喝的舌頭都大了,跟龍馬湊到了一起,這一對混賬東西沒有動手,一番攀談後,倒是一副惺惺相惜的樣子,說是要聯手干一票大的.

"奇士府那條古路曾傳回來一角染血的戰衣,那是屬于姬皓月的,可上面並無只字片語……"

也正是因為如此,姬紫月才踏上征程,是為救她的哥哥而去,參與到了史上最強試煉中.

"沒有離去前,她每晚都仰望星空,最終黯然去了責士府."厲天在說這些話時,拍了怕葉凡的肩頭,有些感歎.

"那條古路還能打開嗎?"葉凡沉默了一會兒問道.

"這些年都沒有再開啟了."燕一夕搖了搖頭道.

古飛,古琳兩個靈童跑過來敬葉凡酒,這對小兄妹都已長大,而今哥哥英姿挺拔,妹妹亭亭玉立.

"葉叔叔,為何你站在我們面前,也算不到關于你的點滴?"古琳撲閃著大眼問道.

"我逆斬大道,亂了天機."葉凡微笑.事實並非如此,他知道肯定是因為體內那口殘破仙鼎的原因.

"這幾年,搖光聖子很低調,應該並未離開這顆古星,可也有消息稱,他是最後一個踏上星路的."黑皇道.

它與黑皇狼狽為奸,這些年來一直想打搖光聖地的注意,認為該聖地建立在一座巨大的帝墳上,想給挖開.

"星空深處的最強試煉,那條路究竟通向哪里?"葉凡飲下一杯酒,望向星空.

深夜,段德跟從水里撈出來的似的,渾身汗水,累的都快抽圌搐了,皮膚依然在向外噴薄霞光,總茗是撐了過來.

他進來後先跟葉凡碰杯,感慨了一陣,而後放下酒杯就本著黑皇去了,發生了一場人狗大戰.

頓時,眾人的酒興又上來了,一邊觀戰一邊飲酒.

"猴哥你這傷勢無大礙吧?"葉凡掌心出現一個玉瓶,遞了過去,這是從成仙地來的神液.

"沒事,修養一陣就好了,過段時間你跟我一起去,幫我抵住一個人,我自己去殺天皇子."猴子眼中神光懾人,顯然是憋了一口氣.

"好,沒問題!"葉凡正有此意.

既然回來了,他肯定不甘死寂與蟄伏,當積蓄到一定程度後需要一和釋放,去斬掉昔日的種種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