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故人重逢
十幾年未見,黑皇跟一座小山似的了,高足有幾十丈,渾身粗壯,

威猛的嚇人,血氣澎湃,烏黑的皮毛光亮如綢緞.

"嗷吼!"

它一聲大吼,跟悶雷一般震耳yu聾,剛一展動身形,頓時狂風大作,飛沙走石.

葉凡早已下馬,知道這只大狗沒憋好屁,赤luǒluǒ的挑釁龍馬,不是第一時間歡迎他,而是上來就要掐架.

"真是運氣,今天可以弄頭雜血龍馬打牙祭!"大黑狗叫囂道.

龍馬自然不是一個善茬兒,非常的直接,騰躍上虛空,人立而起,大馬蹄子高抬,奔著大黑狗的臉就踏了下去.

"我踩你一臉大麻子!"它們兩個遇上這可真是針尖對麥芒,都不是什麼善類,上來皆想先下手為強,撂倒對方.

"轟"

黑皇張開了血門大口,而今它的體格跟做黑se的小山似的,猩紅的大舌頭都有數丈長,牙齒像門板與闊刀,想將龍馬一口給吞下去.

張清揚眼暈,這只狗太恐怖了,上來就想吞掉斬道的妖王,那種氣機讓他一陣心驚肉跳.

葉凡一怔,十幾年未見黑皇道行突飛猛進,張口演化一方乾坤,一般的斬道者根本逃不掉,會被納入進去.

龍馬很干脆,沒有動用什麼法力,眼看血盆大口就要將它給吞下去了,它用力一尥蹶子,滾滾黑氣自它後面沖起.

大黑狗差點沒將苦膽吐出來,人立而起,帶起一股妖風,橫移八丈遠,趴在一座山頭上,額頭上青筋暴跳.

這兩個家伙沒有一個好東西,龍馬直接動用了拍馬氣功輕描淡寫,一股惡臭將黑皇的氣吞山河之勢瓦解.

"尼瑪的!"大黑狗暴跳如雷,它從山峰上一頭紮進了下方的一個大湖中狂漱口,差點沒膈應死,沒有想到遇上這樣一個極品與它不相上下.

連神騎士的嘴角都抽搐了,強忍著笑意,葉凡則是肆無忌憚,哈哈大笑不止.

黑皇大怒,化成一道烏光沖了過來,大叫著馬屁精,口中吐出一片雷電,像是抓狂了一般猛攻.但是葉凡注意到這死狗的眼神精光四射,顯然心中很鎮定,沒有想象中那麼暴躁.

"老子一氣化三皇!"黑皇大叫著,它曾聽葉凡說過尹天德的事,知曉有這種妙術.

龍馬更是深知,親眼見葉凡施展過,因此心中一跳,格外謹慎.

"隆隆"

就在這一刻到處都是狗影,足有成千上萬只黑se的大狗,將天地都給淹沒了,全都在犬吠.

龍馬當時就懵了,它先入為主一直在琢磨一氣化三清這種妙術呢,沒有想到這只大狗化出了數以萬只.

此時,所有大狗全都人立而起各個都穿著一條大huāku衩,沒有進行攻擊,一起對它吐口水,要多猥瑣有多猥瑣.

龍馬的脾氣當時就炸了,這簡直是欺人太甚,這只狗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成心膈應它.

"小馬駒子你太nen了!,.上萬只黑皇一起大叫吐完口水,向前攻去.

"碎.

龍馬亂了分寸被大黑狗的一頓老拳打了個烏眼青,橫飛了出去它知道上當了,狗屁的一氣化三清,它只是誤入法陣的幻境中著道了.

"本座跟你沒完!"龍馬鼻孔中噴吐白眼,在遠處以蹄子用力刨土,狠狠的甩尾巴.

葉凡啞然,這可真是一對極品,半斤八兩,都不是什麼良善之輩,相遇在一起肯定要碰撞出"絢爛的火huā".

果然,稍作調整它們又湊到了一起,一個亮蹄子,另一探伸爪子,一頓狠掐.

它們天生犯相,像是前世有仇,剛一見面就打了起來.

"住手!"葉凡喊停,強勢介入,以一條黑se的長槍將它們分開.

遠處,亦傳來嘯聲,許多道人影飛來,以為有大敵入侵,天之村很多高手沖來.

這場架自然沒法打了,黑皇一縱身向葉凡這里躥來,跟一座小山似的軀體卻無比的矯健,大眼如燈籠瞪的很圓.

龍宇軒身為妖族感受最深,胎骨都在顫,這只黑se的大狗絕對是一個妖尊,〖體〗內的血液出雷鳴般的響聲,駭人之極.

黑皇的眼睛跟火炬般向外噴薄光焰,眼中有〖興〗奮更有可怕的野xing,數丈長的大爪子拍向前來.

"死狗,你就這樣歡迎我嗎?"葉凡也有些jī動,臉上帶著笑意,探出一只金se的大手迎了過去.

"小子你還活著啊,嗷吼!"而今的黑皇霸氣無邊,體形巨大,血液沖刷血管壁的聲音隆隆作響.

兩人間的問候很特別,重重一擊,岩石翻滾,地面裂開,草木折眸,山搖地動.

"回來就回來唄,也用不著自己帶野味啊,這肉馬很難盹爛."

黑皇大咧咧的說道.

不遠處,龍馬氣的眼睛又瞪了起來,揚起蹄子又要開戰,然而卻沒有這個機會了,很多道身影落在現場,將他們包圍.

"葉晃!"

眾人幾乎石化,全都呆住了,萬萬沒有想到還能見到他,不敢相信這個情景.師父真的是你嗎?"瞳瞳犬叫.

"葉凡你怎麼回來啦?"驚呼聲此起彼伏,而後這片山地沸騰,一群人沖了上來.

燕一夕,厲天,東方野等都在這里,眼中〖興〗奮,眸光璀璨,哈哈大笑,到了近前用力捶他.

"諸位輕點,咱這身體雖然還不錯,但也架不住群毆啊."葉凡也大笑.

十幾年過去了,能夠見到這群人的感覺真的很好,眾人拍他肩頭,捶他的xiōng膛,充滿了笑聲,每一個人都很jī動.

"死狗,這麼多年來你吃了什麼,長這麼大個,想壓死我嗎?"

葉凡道.

大黑狗比以前大了幾圈,一番嗷嗷大叫過後,恬著臉向他要禮物,道:"橫渡宇宙,回來後怎麼也要送我一分大禮."

"師傅,那個持黑se戰槍的神秘人是你嗎?"葉瞳突然說道,眼中充滿了〖興〗奮之se.

東方野亦回過神來,披頭散的樣子真跟個野人似的,哈哈大笑道:"我當時還在納悶,難道出了一個聖體第二,原來是葉兄弟!"他常年生活在原始老林中,直覺很敏銳.

"今天要大醉,去將所有故人都找來,痛快的大喝一場."厲天笑道.

葉凡突然出現,讓眾人幾乎都些不敢相信,這是意外的驚喜,根本就沒有想到還能重逢.

"葉兄你離去這麼多年,可真是讓我們甚是想念."妖月空道,

一身紫氣澎湃,先天不足早已補全,而今身為天妖宮主威震東荒.

"向里走唄."燕一夕微笑道,這麼多年過去他更加風采出塵了,白衣灑脫,風流倜儻.

葉凡一邊走一邊向眾人介紹神騎士,龍馬,張清揚他們,在這個過程中許多人迎了出來.

慘兮兮的王樞與二愣子渾身衣衫襤褸,號稱銀血雙皇,卻天天接受黑皇地獄般的訓練,見到葉凡格外jī動,差點哭出來.

天之村,山地起伏,有很多矮山,高峰不多,但卻都很有靈氣,很適合隱居與修道.

"神子"遠處一個少女跑來,婀娜窈窕,身段修長,雪白長裙搖曳,如凌bō仙子而來.

這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明眸皓齒,肌膚如雪,青絲如瀑,非常的枧麗,活潑好動,像是一只靈鳥一樣翩然而至.

"這是……小雀兒?"葉凡驚訝.

她jiāo俏的臉蛋帶著紅暈,用力點頭,道:"是我."

葉凡一陣感慨,十四年過去,那個步履蹣跚,咬著奶嘴,大眼睛很亮,憨態可掬的小家伙都長大了.

旁邊,龍宇軒尷尬,過去他又名龍小雀,是龍雀族的一種譽尊,葉凡告訴他這一邊還有個小雀兒,他便又改回了原名.

當來到天之村前,一株老槐樹下,一個老家伙帶人等在那里,面上帶著微笑,他的一只眼窩內很空洞,像是宇宙黑洞般深邃.

"聖人!"神騎士lu出異se.龍馬更是一個jī靈,老實了很多.

葉凡早已料到這個結果,老殺手頭子齊羅必然會成聖,但真正見到又是別有一番感受,讓他的心徹底踏實了下來.

這麼多年來,無論這個世界變得如何複雜與可怕了,有這樣一尊殺聖坐鎮,想來故人們都不會很糟糕.

"今天要大醉,快去請人,喝個痛快.""對,李黑水,吳中天在與北域第一大寇這位聖人那里學道,趕緊通知過來."

"誰知道聖皇子在哪里閉關,也趕緊請來."

人們歡聲笑語,詢問葉凡這些年來的經曆,問他是如何回來的,也說了他們這些人的一些狀況.

厲天道:"段德這王八蛋最好找,這些年與黑皇狼狽為jiān,只要讓黑皇出去吼一嗓子,說要做大買賣了,他肯定會屁顛屁顛的跑來."

"汪,咱熟歸熟,但你要是再誹謗,本皇跟你急!"大黑狗呲牙,此時身體已經變小,與龍馬相仿.

李黑水是第一個趕到的,神se振奮,見到葉凡的刹那,哈哈大笑,眼睛都有些濕潤了,難忘兩人在神城賭源的歲月,以及後來縱橫天下的生死戰.

不久後,猴子出現,雷公嘴,火眼金睛,一身黃金se的毛熠熠生輝,〖體〗內血氣澎湃,毫無疑問,戰力驚世!

"猴哥,你〖體〗內怎麼有暗傷?"葉凡問道.

"無妨,這是小事,以後我會收拾他們的,今天你回來了,真是太高興了,不醉不歸."猴子擺手道.

"怎麼能是小事,這麼多年來,天皇子,凰虛道,火麒子那幫人強勢的過分了,葉凡回來後正好可與聖皇子聯袂出擊,橫掃他們!"

眾人似乎很jī動,也有些氣憤,全都攥進了拳頭.

"沒錯,總被他們壓一頭,這口氣我憋了十幾年了,原本還想等小

瞳瞳長大,再過十年才能出口惡氣呢.而今葉凡回來了,還怕什麼!"

"對,到時候一起上,干死他們!"群情jī憤,顯然他們都憋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