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驚世
清風吹過……火靈壑中一片淒冷,這個地方早已被夷為平地,成為了一處絕地.

然而遠山卻人聲鼎沸,一片嘈亂,人們都有預感,一場更大的風暴可能會掀起,也許就在近日內.

葉凡持黑se神槍將天皇子的一縷元神印記給斬了,一切便已經注定,傲視群倫的不死天皇子嗣怎會忍下這口惡氣?

這好比天崩地裂,太陽撞擊大地,顯然將會有一場大風暴!

葉凡收槍而立,許多人都在窺視,想要看透他的靈hun,看穿他的本質.

因為,每一個人都覺得他的崛起太突然了,為何過去從來沒有出現過這個人,可謂一朝沖天.

葉凡神se平淡,一個個掃視了過去,眸光所過之處眾人全部低頭,沒有人與他對視,在他的眸子中有一種奇異的力量.

太古各族大多都選擇沉默,沒有人鼓動,更無人出頭,剛才黑se的槍鋒實在懾人,沒有一個人再敢妄動.

人們平靜了下來,山風吹過,許多人都覺得身體發涼,今日不世高手出現,讓許多人都感覺到了自身的渺小,修煉無止境.

"劇"

天空中清輝閃耀,一道域門被打開,一個邪里邪氣的男子走了出來,哈哈大笑不已.

"乖徒兒,真是不錯,將萬初那小子干趴下了,應該再狠一點,揍的他哭爹喊娘."

這個男子發絲烏黑凌圌亂,眼睛很妖邪,一看就不像是好人,若是少女與孩童跟他走在一起肯定會讓人覺得不踏實.

"厲天師傅."葉瞳靦腆的笑著,沒有了大戰時的奪目風采像是鄰家的大男接一般.

"是那個yin賊開創了人yu道,據說為了偷看古族某一神女洗澡,不惜在某一處溫泉焚伏了半年."

"沒錯,就這是大名鼎鼎的yin賊,天下誰不知有不少人想扒了他的骨頭."

十幾年未見,厲天風采依舊,活的很滋潤,手中搖動一把折扇,雖然做派不像是一個好人,但不得不說風骨超凡.

"好了,我們該回去了,那只狗這次可是悶聲發了一筆大財,從萬初帶出來一塊石碑上面有些經文."厲天說道.

"嘩"

力人嘩然,全都吃驚,這只狗果然膽大包天,這個世上沒有它不敢做的混賬事.

許多人都聽說過,萬初的古經來自九塊石碑,有天地之奧有萬物初始的秘密,是為修行界的瑰寶.

葉瞳在在這里大戰,那只狗去抄萬初聖地老窩了?許多人都都做出這樣的聯想,全都發呆.

萬初聖主得悉這則消息後,先是怒目圓睜,而後噗的噴出一口鮮血這一次損失慘重,丟人丟大了.

"不會吧,黑皇研究的法陣的成功了,攻入了萬初重地洗劫了那里?"葉瞳目lu奇光.

眾人聽到這些話語,都有些吐血的沖動,這只缺德的狗讓人恨的牙根都癢癢,居然又有重大突破了以後豈不會成為一個超級禍害.

厲天邪笑道:"沒,那畢竟是一個聖地它怎麼敢隨便攻進深處,不過是轟開了一個豁口而已,碰巧從自地下挖出一塊石碑."

"唉,我還以為是萬初的九塊石碑呢,原來不是啊."瞳瞳失望.

"說不定是從未被人發現的第十塊石碑也說不定,趕緊走嘍."厲天招呼.而後他又沖著東方野與妖月空等人呼喚,讓他們一起去喝兩盅酒慶祝.


他們旁若無人,自顧的說話,引起人們一片議論,唯有萬初聖地的人臉se鐵青,不管真假,他們都是聲名掃地.

"詼,那位叔叔呢?"葉瞳回頭,發現葉凡早已是蹤影渺然.

這時,其他人也都一驚,只覺得人影一閃葉凡就憑空消失了,不知道他去了何方,實在太快了.

葉凡沒有立刻上前與故人說話,他還不想當眾暴lu身份,也不知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他.

這已不是地球,他還沒有囂張的自認為天下無敵,這里是北斗古星域,隨便跳出來一個太古王就是一場大禍.

他兩次離開這顆古星,而後又兩次成功回來,估計早已有一群祖王想將他捉住拷問個究竟.

他不想剛一回來就惹出聖人級的人物來對付他,所謂的"聖人不出世的年代……"可以說並不能為真,真要是跳出來一尊誰能怎樣?

這麼多年過去了,"無始大帝的法旨"估計也不是那麼靈光了,還不如蓋九幽活的更長久管用.

地平線上,葉凡騎坐在龍馬身上,早已遠離了火靈壑,行走在一片大荒中.

龍馬磨嘰,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道:"要是本座,一定會當著天下人的面喊一聲,大圌爺我又回來了,所有的孫子們快來朝拜吧!"

葉凡直接就給了他一巴掌,道:"你想成為全天下的靶子,也不用這樣,直接去挑戰一位祖王更省事."

"祖王算老幾,我一蹄子跺死一排!"龍馬嘴硬,一臉的不服氣.

葉凡沉聲道:"這里不是地球,我早就警告過你,你所謂的高手在這顆古星根本不夠看."

"這群老烏龜怎麼活的這麼長久,什麼時候輪到本座出頭,馬踏北斗,讓他們吃塵土."龍馬唉聲歎氣.

在天痕城時,葉凡聽到一則未能得到求證的消息讓他心有顧慮.據傳,中皇與南妖都不見了,搖光聖子這幾年也不出世了,有傳言稱他們被太古祖王下黑手弄死了.

未曾斬道前,無論你是多麼逆天的妖孽都只徒具虛名而已,過不了斬道那一關什麼都算不上.

可一旦斬道就完全不同了,有了成聖的契機,讓太古的王感受到了威脅,這等絕代人傑若是道成……絕對能橫掃天下.

現在許多人都在sī下議論……絕世的中皇,逆天的南妖之所以消失,多半是因為遭了毒手,被太古王扼殺了.

"師傅,這樣看來你豈不是很危險,太古王沒有一個是善茬兒."張清揚道.

他與龍宇軒原本都很jī動……不久前葉凡橫掃六圌合八方,打的古族都抬不起頭來,讓他們血脈噴張.

然而此時這兩人卻都lu出了憂se,為葉凡的處境擔憂,怕太古王知曉人族聖體回來了,也下毒手.

"無妨,我並不懼怕,既然敢回來自然有後手.我只是不想剛一回來就跟他們對上,畢竟離開十四年了……先了解個清楚再做決定."葉凡道.

十幾年過去了,斗轉星移,連小瞳瞳都長大了,足以發生很多事情,不知這些年來這個世界有了怎樣的變化.

"姬家兄妹也銷聲匿跡了……"葉凡發怔,這一路上他曾以一縷化身向人打聽……得悉了這樣一則消息.

"師傅我們去哪里?"龍宇軒問道,這個世界讓他驚奇,太過浩滴了,山河壯闊無邊,大荒無疆,像是永遠沒有盡頭.

"去天庭見昔日的老朋友."葉凡微笑……他心中很jī動,這麼多年過去了,能夠回歸重逢,讓他這等境界的人都難以平靜……心潮澎湃.

"我想去這個世界轉一轉."神騎士開口.


葉凡一怔,看了他一眼,道:"我既然將你帶到了這個世界,自然早已將你當成了朋友……與我一起去力庭,無需見外."

神騎士沉默了一會兒,道:"好."

這個人葉凡是一定要留下的,在地球那等環境下都斬道了,強行走到了這一步,將來在北斗成聖絕不是問題.

且,很有可能不會太久遠,因為神騎士被壓制也不知多少年了,在這顆古星上很可能會發生"井噴"現象.

這一日,火靈壑的戰報傳遍天下,各方皆驚,天下震動.聖體的弟子出世,大戰混沌體都勝了,讓老輩人物都悚然,自愧,不如,傳遍天下.

葉凡已離去十幾年了,關于他的一切又一次被人憶起,人們紛紛驚呼,葉瞳繼承了他的衣缽,簡直就是第二個葉凡,將來必可代師戰天下!

同時,神秘高手手持黑se長槍,挑殺各路斬道者亦傳遍五域,且更為震動,可以說是舉世皆驚.

"他當著天下人的面,將天皇子的元神印記給一槍刺穿,釘死在了半空中!"

"一戰驚天下,真是奇聞,有人要挑戰古皇血脈了!"

神秘高手將大戰天皇子,這是人們的共識,全天下的修士都在期待,人們預料必有一場驚世的大對決.

這是一場狂瀾,席卷了全天下,幾乎所有人都在猜測,這個強人到底是誰,弓發了一場軒然大圌bō.

自這一日後,神秘強者成為了焦點話題,幾乎所有人都在議論,每天都有人猜測,幾乎說什麼的都有.

"這是一位帝子,看不慣古族人獨尊,要想以戰止戈,震懾萬族!"

這則猜測一出全天下都大震動,許多人都將信將疑,覺得大有道理.

"當日圌你們感應到了嗎,他的氣血雖然沒有外放,蟄伏于體內,可卻依然如一片滴海一樣讓人悚然,我猜測他可能是另一尊聖體!"

這則猜測更是弓得全天下嘩然.

"成仙路快要開啟了,也許整片北斗星域都將難以甯靜了,說不定是域外的人陸續趕到了!"

這種猜測更是讓人震動,因為混拓大聖早在十年前就曾說過,也許有朝一日域外的強者會降臨.

"師傅,你一出手便讓天下風云洶湧,弓發了世人無盡的猜想,可卻沒有一個人猜出真相."張清揚道.

"他們早晚會知道是我回來了."葉凡望向遠空.

在這一日,他們打開了一道虛空之門,穿過一段黑暗而漫長的道路,徑直來到了天之村.

"啊,我要死了,實在受不了啦!"洲一進天之村,龍宇軒就與張清揚就面面相覷,這麼淒厲的叫聲讓他們兩人直發毛.

葉凡微笑,這個聲音太熟悉了,是銀血雙皇在被圌操練,這是他們的慘叫聲.

"汪,還不夠,就憑現在的樣子怎麼去給我將天皇子滅掉?"地平線上,立著一只跟小山般巨大的黑狗,像個蓋世魔王一般咆哮.

突然,這只大黑狗轉過身來,死死的盯著了葉凡他們,一雙錢鈴大眼幾乎要瞪出來了.

葉凡的坐下,龍馬以蹄子用力刨地,鼻孔中向外噴白煙,也死死的盯著前方.

當黑皇遭遇龍馬,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哈,請撒月票,敬請訂閱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