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章 風暴不斷
葉凡單手持槍從古族觀戰區老出,再也沒有一個人敢阻攔.鋒銳的槍尖在淌血,觸目驚心!

他像極了一尊魔神,如入無人之境,前後共斃掉了五位斬道者,全都是一槍刺死.

黑se的槍體,鮮紅的血,兩者不同的se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讓莓一個人都心底生寒氣,骨頭都發冷.

這到底有多麼強大才能一槍一個將幾位斬道者斃掉?萬初的王也就罷了,可最後那個老牌王者屹立在斬道第六個小台階上.

"他究竟是誰,為何從來沒有聽聞過?"

這是每一個人心中的疑問,無從猜測,注定沒有〖答〗案,沒有人知臍,這個持黑se戰槍的人何方.

火靈壑沸騰,四野的山些一片嘈雜,所有人都在議論,今日所發生諸事震撼人心,讓每一個人都心潮澎湃.

"他一個人就敢大殺古族,在萬族群罐中如履平地,這麼一個強勢,的人怎麼不為人知,究竟有著怎樣的過去?"

這不是大決戰,只是一個強者凌駕諸族上的的震懾,點燃了人們jī動的情緒,讓這個地方一片喧嘩.

葉瞳與莫雪的大戰落下了帷慧,然而此地卻更加不平靜了,人們知曉龘,bō瀾還在繼續.

葉凡盯住了不遠處的幾個斬道者,神se平淡,握緊了滴血的戰槍,他一步一步走了過去.

"這是要對天皇子的兩位干將出手了嗎?"人們驚呼.

即便是古族也都驚異,全都屏住了呼吸,默默的觀戰,想看一看這個魔頭還能干出什麼來.

在當今之世,天皇子如日中天打的全天下高手失se,所過之處人傑避退各族顫票.

可以說即便在當今這個大世,天皇子也難有敵手,他的一言一行都被人關注,就連他遣出的奴仆都讓人忌憚,不敢得罪.

更遑論是兩個得力干將,人們有理由相信,這兩人代表了天皇子的意志,故意來此,誅聖體之徒.

"你們也別走了都留下xing命吧."葉凡開口,說出了這樣的話.

所有人都嘬牙huā子,紛紛餓吸冷氣,這主究竟是誰?也太生猛了,這簡直就是在向天皇子宣戰!

兩人神se未變,可是話語卻也不善,因為這個人渾然未將他們放在眼中,很多年未有這樣的事情了.

"你以為自己是凰虛道,還是將自己當成了火覷子?敢說這樣的話,我主若是來了什麼聖體,什麼人族第一,全都得抹殺個乾淨,更遑論是你!"

葉凡很從容,右手平抬,手中戰槍遙指了過去,槍鋒冷幽幽,閃動暗金光.

前方,魔神族的小王爺臉se難看,這個神秘人物將他也包括了進來這是准備"一窩端".

他雖然心中憤怒,但卻也不得不倍加小心,剛才此人出手有目共睹,絕對是一個厲害的狠角se.

他甚至有點懷疑,可能是某一位古皇子跑來了,不然怎麼會有這樣的戰力,讓他都心驚肉跳.

旁邊,東方野,妖月空等都哈哈大笑,樂得有狠人出場尋這些人的黴頭,一並給殺掉.

葉凡與黑se長槍合一穿透了虛空,化成一道烏光射來,槍鋒指向前方,bō紋將三人同時覆蓋.

挾萬鈞神威排山倒海,一人一槍合在一起像是帶動一片天宇砸了下來,摧滅了虛空.

"簡.


魔神小王爺最先變se,張口吐出九杆大旗,獵獵作響,如太古九大魔神齊現,將他護在當中,黑霧洶湧.

然而,葉凡最先找上的就是他,手中長槍橫掃,像是一把長刀般鋒銳,夾雜著一陣金屬錚鳴,火星四射,九杆大旗全部被黑se槍體擊斷.

魔神族小王爺神se雪白,〖體〗內沖出一道光華,化成了另一具身體,這是替死傀儡身,擋住了前方的矛鋒,砰的一聲化成了飛灰.

他的本體雙手劃動,一個又一個符文出現,將他的真身護住,且額骨光華熾威,各se兵器自眉心齊出,像是百huā綻放,一起沖了出來.

"鏘"

葉凡震動黑se的槍體,槍鋒糕動,化成千萬道虛影幻化而出,將前方各se兵器全部點碎,成為一堆廢銅爛鐵.

這可不是一般的兵器,都是魔神族的秘寶,可卻全都難逃粉碎的命運,在一擊之下成塵.

魔神族小王爺臉上lu出驚恐之se,斬道十年了,從來未遇一敗,可此時卻難擋對方的攻伐,心中不甘.

他一聲清嘯,口中吐出一道盾牌,這是一把秘兵,為族內的古王親手為他煉化的,雖然不是聖器,但卻也不是一般人能會毀掉的,用以保命.

盾牌上各和道痕交織,為太古的huā鳥魚蟲,有一和古樸的大道氣息,綻放瑩白的光芒,守護他的肉身.

葉凡一聲輕叱,向前刺去,初時受阻,但是後來黑se的槍體烏光大威,噗的一聲穿了過去,同一時間血光閃現.

這一槍不僅刺透了古盾,更是刺穿了魔神族小王爺的喉嚨,接著他如稻草人般飛起,在虛空中化成了一片劫灰.

"轟"

就在這一刻,聖器的氣息彌漫,沖擊了過來,如一片星河垂落下九重天,茫茫無邊.

什麼移山填海,什麼蒼宇崩潰,都根本比不上眼前的可怕bō動!

天皇子的兩個得力干將在魔神小王爺被攻伐的過程中沒有出手,直到此時祭出了殘破的聖器,突施辣手.

這是天皇子賜予他們的一件殘兵,狀若一把骨匕,殘缺的厲害,除卻柄部無損外,前端只有十公分長的匕刃.

突然,無量光綻放,在葉凡的身前出現一個破爛的缽盂,只剩下了一個底部缺失程度與這骨匕不分伯仲.

兩者光華相沖,相撞在一起綻放出一片刺目的光,腳下的大地被掃平,成為塵埃.

天皇子的兩名干將倒退,相顧駭然,這個人比他們後祭出聖器,卻能讓兵器複蘇,抵住了他們的襲殺,這可真是大事不妙.

他們倒退,共同握著骨匕連續揮動,震出一片片道bō,將這虛空削出一個有一個黑洞.

然而,卻難檔葉凡的步,破爛的缽盂如盾牌,抵住了所有攻伐,而他則持黑se戰搶步步進逼.

"你到底是誰?"

"送你們上路的人."葉凡無情的說道.

兩人長嘯,一個眉心的豎眼睜開,另一個額骨上的獨角璀璨,催動本命元氣,瘋狂燃燒,祭向聖兵,阻擋葉凡.

他們知道壞了,這個,人的實力真的過于可怕,足可與古皇子爭雛!

"噗"


缽盂放光,震碎虛空,沖擊了過去,震的他們不得不撒手,骨匕落下,兩把聖兵皆龜裂了.

葉凡根本就不在乎,即便損掉缽盂都沒什麼,他持槍刺了過去.

不得不說,這兩人果然是高手,不然也不會稱之為天皇子的干將,早已斬道很多年,修為臻至化境.

他們口吐神華,駕馭各和寶器,與葉凡竟硬撼了幾下,沒有立刻斃命.

然而,這依然無改變什麼,葉兄指東打西,黑se的槍體最終一擊,這兩人慘叫,渾身骨頭全斷,像是兩團爛泥一樣飛了出去.

"轟.

突然,神焰于虛空中沖起,分別自他們的〖體〗內飛出,彙成一道人形的光束!

"何人敢殺我的奴仆?"一個消冷的聲音發出,一個絕美的男子出現,豐神如玉,讓天下眾多女子都會嫉妒,容貌俊秀絕倫,沒有一點瑕疵.

"是……天皇子!"

人們驚呼,全都失se.

這個年輕人氣宇軒昂,靜靜的站在虛空中,渾身都在發光,像是一尊神靈自那九天降臨而下.

"皇子救命!"兩個斬道者大叫.

"你們走,我看這個天下間誰敢動我的奴仆!"天皇子神se冷漠,逼視前方,讓許多人顫求,忍不住要跪伏下去.

兩個奴仆骨節作響,劈劈啪啪,接續斷骨,全都神se振奮,而後餓退,想要離開這片戰場.

"我職然來了,你們還想走?都把xing命留下吧."葉凡出言,大步向前.

"你想與天皇子為敵嗎?!"兩個斬道者倒退,他們雖然知曉天皇子真身並不在,但卻也有了很大的底氣.

這畢竟是天皇子的一縷牙,神,他一出面,無論是多麼強大的人都要忌憚,要賣一個情面.

只要有他的一句話,全天下都可去得,天皇子出言保一個人的xing命,就相當于降下了一道免死金牌.

然而,這一切顯然對葉凡無效,十幾年前,他就差點與天皇子決戰,是一對宿敵,怎麼可能鎮的住他.

"你難道沒聽見嗎,這是我的奴仆,若是敢動他們一根汗毛,我以真身殺你十族!"天皇子這縷元神森然道,強勢而霸道.

這麼多年來,他君臨天下,哪個敢不尊?只有昔日的人族聖體敢與他處處對著干,想與他生死決戰,可是卻已離開了這個世界.

而今,他兵鋒所向,幾乎無人敢櫻鋒,俯瞰全天下的高手,在這聖人不出世的年代,他的旨諸雛莫敢不從!

尤其是這個過去聲明不顯的男子,在他看來只要自身顯化,稍加震懾,自然會就范.

然而,他弄錯了對象,這不是他君臨天下這些年來新出現的斬道者,而是一個根本就無懼他的人.

葉凡嘴角lu出一縷冷笑,道:"你……天皇子又算的了什麼,若是你真身敢出現在我面前,連你一起鎮殺!"

"噗!"

葉凡直接就出手了,右手中的黑se長槍向前刺去,直刺天皇子的眉心,風雷安耳!


顯然,他動用了禁忌的力量,出手無情.

天皇子的這縷牙,神震怒,這麼多年來,從無人敢楠逆他的意志,不曾想今日有人對他揮槍,這等若是在犯上,弑神!

遠處,眾人更是悚然,這麼多年來天皇子之威浩dang五域,沒有幾人敢明著對抗,而此人卻揚言要斃掉,實在震撼人心.

"哧"

天皇子的元神化成一團光,從再地消失了,葉凡一槍刺過,根本就不停留,沒入了他的兩個干將間.

"啊……"

淒厲大叫聲傳來,這兩人化成血泥,形神俱滅,不能躲過這一劫.

"我就你當著的面殺了你的手下,你又能如何?"葉凡持槍,回轉過身來,望著天皇子.

"這些年來,你是第一個冒犯我的人,我出關後必斬你!"天皇子森然道.

他面se白皙如玉,長相絕美,可是神se卻如此可怕,與其容貌氣質說不出的相悖,讓人渾身發寒.

"是嗎,不如我先殺你一次吧!"葉凡並不在意,揮動長槍向前立劈而去,這一次動用了絕殺,不想讓這縷元神逃掉.

"鏘""叮""轟!"

天皇子雖然只是一縷元神,但卻也不想坐以待斃,施展出了不死天皇傳下的無上禁忌秘術,擋住了幾擊.

奈何,他終究不是真身,最終被葉凡一槍洞穿了眉心,高高挑了起來,釘死在半空中.

"你川……"他也只能吐出這樣一個字了,身體就支撐不住了.

"嘩!"

這個地方徹底沸騰,所有人都嘩然,喧囂聲如海嘯般,一片嘈雜.

人們全都吃驚無比,此人將天皇子的一縷元神給挑殺了,這顯然是要決戰古皇子,必會震驚天下.

所有人都知道,不久的將來必然會有一場大決戰,將有一場震驚全天下的對決發生.

"多少年了,天皇子一出,群雄莫敢不從,全都要避退,而今他的化身竟讓人這樣一槍給挑了!"

"這是真的嗎?有人真的對古皇血脈發起挑戰了,要與不死天皇的以後人一戰?"

"這個人到底是誰,他竟然敢如此行事,渾然未有一絲懼意,有恃無恐啊!"

這是所有人的心聲,每一個人莫不想知道葉凡的身份,這和人物怎麼可能默默無名,必然是了不得的絕代天驕.

"今日一戰,不管他是誰,都將震動天下,殺幾位斬道者如拔草,不久的將與天皇子必有一戰!"

世人皆知,近年來天皇子在閉關,想要不斷突破上去,走上一條惟我獨尊的道路.而今發生了這等事情,他有可能會提前出關.

這是一個,大世,從來就沒有平靜過,而這一次很可能會刮起一場前所未有的大風暴!

風暴不斷,也請月票繼續,感謝大家給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