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擋路皆殺
血雨灑落,瑩白的骨頭塊飛向四方,一位斬道者殞落,這種死法真的很不體面.

四野,鴉雀無聲,沒有一個人敢說話,全都被這個場景卟呆住了.

那個男子跟一尊魔神似的,僅出了一槍就將萬初聖地的王挑殺,在他們聖主面前震成尸塊,一人屹立前方,震懾了一個聖地.

世間誰敢如此?這麼多年過去,也沒清一人敢這樣肆無忌憚,黑se的槍尖鋒銳無比,幾乎抵在了萬初聖主的眉心.

"岵略!"

在人群中,有人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幾乎要窒息了,這個如神似魔的男子透發出的氣機讓人渾身yu裂.

"你……是誰?"

萬初聖地人群中,一位元,老聲音發顫,他不得不開口,眼下他們處境堪憂,名聲掃地,這個男子無聲的舉動比殺了他們所有人都難受.

葉凡神se很平靜,並沒有任何話語,眸光掃過之處,萬初聖地的人不敢正視,不由自主低下了頭.

只有數人咬牙,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眸光冰冷,攥緊了拳頭,但他們不敢妄動,知道不是對手.

葉凡望了過去,右手中的黑se槍體抬起,向前點去,鋒銳的槍尖頓時射出一道烏芒.

"噗"

其中一人立時化成了一團血霧,強大如元老級人物也不夠看,像是一只瓷罐一樣碎掉了.

接下來,葉凡又以黑se的槍體點了幾下,另外幾人全都大叫,眉心血花綻放,身體化成一團血泥死于非命.

"想拖殺天才?那我就拖殺你們."

葉凡的話語無情緒bō動像是在說著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可是聽在眾人的耳中,感受卻不同,宛如驚濤駭浪!

無論是萬初聖地,還是各座山峰上所有修士都驚呆了,這是何等的人物?俯視一個聖地,殺伐之氣盈野,讓人敬畏.

葉凡以黑se的槍尖抵在萬初聖主的眉心,那里淌出一縷血跡,後方的人全都快停止心跳了,此人膽大逆天,想平掉一個聖地不成?

此時,葉凡毫不留情面以手中槍這樣逼壓一位聖主,睥睨群雄,讓所有人都哄若寒蟬.

今日,可能要發生石破天驚的大多!

若是這位似神魔般的存在,將萬初聖地這群人全部橫殺在此,必會引發天大的bō瀾將席卷天下!

沒有一個人說話,連太古各族都屏住了呼吸,靜靜觀看這一幕,此人太強勢了,在逼壓一個聖地.

最終,葉凡將神槍指向天空離開了萬初聖主的眉心,沒有下殺手.

劃才,斬殺了該教幾個元老,斃掉一個斬道者也差不多了他不想對萬初聖地大開殺戒,畢竟都是人族,不然只會讓古族漁利.

萬初聖主眉心一縷鮮血淌下,卻一動未動像是有一座大山壓在身上,那種凌厲的戰意讓他難以抗衡.

直到葉凡遠去他才像是虛脫了一般,渾身都被冷汗打濕了,若不是一位大能上前,攙扶住他,他必栽倒在了地上.

萬初聖地敗的很徹底,除卻聖子不敵葉瞳外,最可悲的是被這位神秘的人物一人震懾,讓這一聖地所有人都抬不起頭來.

沒有一個人出聲,看著葉凡的背影,看著他一步一步遠去,都有一種劫後余生的感覺,好久之後他們才發現冷汗變體,混身冰涼.

"毒.

終于,火靈壑以及四野群山不再寂靜,喧嘩沖霄,一片嘈雜,緊張氣氛過後,所有人都忍不住議論.

"這到底是誰?真的太強大了,一個人鎮龘壓了萬初聖地!"


"簡直如同神明一般,為何從來沒有見到過這個男子,真可謂是橫空出世!"

發生了這種事,沒有一個人能平靜下來,全都無比的jī動,誰也沒有想到竟出現這樣一位高手,強勢無雙.

不遠處,葉瞳將陣台都擺弄好了,都已經打開了虛空之門,可是見到方才那一幕又停了下來.

"謝謝叔叔."

葉凡點頭,lu出一縷微笑,並沒有多說什麼,持槍向另一個方向逼去.

那里是太古各族的觀戰區,有很多強橫的古生物,此時他依然無懼,大步走了過去,顯然是要殺另三位斬道者.

這種舉動頓時引發一片嘩然,這簡直期目大包天,徑直就逼進了各族群內,毫不在意.

"真是膽魄過人,竟然敢如此!"

人族許多修士都瞪大了眼睛,而今誰不知各大古族的強勢,都不願意招惹,不想有人根本就不在乎.

"哼!"

古族這片區域,頓時有人發出了不滿的冷哼聲,許多冰冷的眸光望來.

然而,葉凡全都無視,提著黑se的戰搶大步而行,如入無人之境,根本就是將所有人都給忽略了.

在他的眼中,只有剛才與萬初王一同攻殺他的三位斬道者,也是這幾人最先想對瞳瞳不利的.

"真是好膽,闖我族觀戰之地,真當我們是空氣了嗎?"有人鼓動,想要聯合幾大族一起出手,阻殺葉凡.

"噗"

葉凡簡單而直接,抬手就是一槍,一道鋒銳的烏芒射了出來,那個強大古族人物頭顱炸開,橫尸當場.

他連都看都沒有看一眼,繼續前進,不理會旁邊的各族強者,只盯住了遠處三人.

"你……諸位你們看到了嗎,殺了他!"

這一族有人怒吼,平白死掉了一位超級強者,全都忍無可忍,想鼓動其他族的人也出手.

"我不想殺人,你們最好別逼我."葉凡見有人要動手,眸光刹那熾威了起來,掃視這群人.

"蹬,小"蹬,小"蹬……

一群人倒退,尤其是最前方的那幾個人被一股強大的氣勢所懾,臉se雪白忍不住張口咳血.

所有人都lu出了必可思議的神se此人實在太強大了,光是這種熾烈的眸光就讓人心神差點崩鬃.

"殺,怎能容一個人族放肆!"有人龘大叫,鼓動所有人齊上.

共有二十幾人出手,他們來自兩個種族對葉凡這種強勢與霸氣感覺很憤怒,覺得冒犯了他們的尊嚴.

一時間,閃電四射,道寶沖擊,各種光混在一起,形成一片絢爛的法海,許多秩序神鏈交織.

然而,面對這一切,葉凡直接是輪動大槍黑se的神槍壓的虛空扭曲,發出可怕的嗚嗚聲,當場就有八九人化成了血泥,連一槍都接不下.

葉凡神se鎮定,大步向前,大槍一震黑se的槍尖發出一片bō紋,如浪濤一樣擴散開來.

這是槍bō!

這是道痕的體現,如極光一樣迅疾,一片慘叫聲發出,剩余的十幾人全都斃命,一團又一團血霧.


人們全都驚悚個人真是"概不論"一點也不講究,神擋殺神,佛擋弑佛.

只身獨入古族觀戰區遇到阻擋後,依然照殺不誤,根本就沒有一絲的猶豫與遲疑,毫不在意.

"他面對的可是兩個強大種族跟切菜一樣都給宰了!"

"這,真是生猛,此人到戾是誰殺古族強者跟捏死小雞仔一般容易!"

後方,人族各路修士全都發呆,無比的震驚,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猛的人,一點情面都不講.

但凡擋我路者,皆殺無赦,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強人?

葉凡的腳步一直巔沒有停下,始終向前行走,兩槍殺死了二十多人,讓兩大強族灰頭土臉,著實鎮住了古族.

這是哪里來的猛人?即便自身再強大,難道就沒有一點顧忌嗎,敢如此出手,讓他們都犯漓咕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赫赫有名的王族當中有人喝問道.

"名字不重要.我不想與你們為敵,但也請你們不要攔阻我,今日我要殺那三人誰也救不了."葉凡平靜的開口.

連古族的人都發毛了,這主提著一杆黑se的大槍就這樣走來,不看眾人一眼,強可怕的氣機讓人顫票.

"你未免太過吧?"一位年老的古族冷聲道,沉下了臉,神se很不好看,頓時——群人圍了上來.

因為,這可不是一般的斬道者,威名震古族,屹立在斬道之境第六個小台階上,可俯視一切年輕的王.

然而,葉凡始終如一,腳步不停,沒有搭理他,直視前方,單手持槍,指向另三位斬道者,認准了目標.

"放肆!"

旁邊,這個老者眉心的菱形豎眼怒睜,射出一道熾威的光,洞穿虛空,斬向葉凡的額骨.

他光在斬道這一境界就已經修行千余年了,自恃功參造化,可俯視一切年輕的王者,此時被葉凡輕視,當場就怒了.

"啪"

葉凡揮動大槍,抽在這道光束上,像是打碎了水晶一般將其瓦解,而後一聲長嘯,撲向前方的目標.

"呃……"

這三位古族強者都變了顏se,沒有想到葉凡這麼強勢,徑直闖入古族區,不殺他們不罷休,誰都攔不住.

"給我一起上,殺了他!"三人當中的一人喝道.

"我要殺你們三個,誰攔阻都無用,敢擋我路者皆殺!"葉凡喝道.

"曦!"

虛空顫扒,他將黑se的槍體當場了利劍,單手持著,立劈了下去.

"鏘"

黑se的槍尖無堅不摧,噴吐出刺目的光,將那名喝吼的斬道者的兵器劈斷,如天劍降下,劃出一道血光.

所有人都震驚了,這位斬道者自眉心開始,出現一道血痕,快速蔓延到斷tuǐ間,而後"噗"的一聲灑落一大片鮮血,他的身子分為兩半,倒向兩旁!

葉凡如一尊魔神,黑發黑霧,一個轉身,手中神槍一點,轟的一聲摧毀了數十件法寶,快過電光,迫開九和法則秩序,噗的一聲,鋒銳的槍尖刺入另一位斬道者的眉心中!

所有人都傻了,葉凡殺這位王者如拔草,根本不費力,鮮血點點,順著槍杆淌落,此人臉上寫滿了驚恐,神se凝固.

"殺!"


剛才一群人沖了過來,口中喊出的殺字還沒有落下呢,兩個斬道者就死于非命了,讓他們震撼.

"哧"

葉凡輪動神槍橫掃,這群古族強者全都慘叫,一道熾威的光長達數百文,掃過這片區域,所有人都都被腰斬,倒在血泊中.

"該你了!"葉凡盯著第三人,一槍大氣磅游的刺了出去,沒有什麼繁複的招式,返璞歸真.

這個人龘大吼,渾身鱗甲紛飛,化成殺兵斬了過來,且各種道光閃爍,展現出了自己最強橫的法則,將道行提升到了極限,對抗大敵.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的,葉凡這一槍粉碎真空,厘滅了一大片虛空,將所有秩序神鏈以及數十件古寶都化成了齏粉.

"噗.

葉凡一槍刺進他的xiōng膛,一片血雨灑落,未落地時就成為了劫灰,整個人光化!刹那間蒸發了個乾淨,形神俱滅.

葉凡神se平靜,向回走去,手中的黑se槍體指東打西,一條又一條生命生命被收割,劃才沖過來的人都被斃掉了.

"你,當誅!"那個在斬道境界修行了千余年的老牌王者震怒,眉心的菱形豎眼榷璨奪目.

葉凡神se冷淡,道:"我說了,不想與你們為敵,但也不要逼我!"

"全都給我上!"後方有人龘大喝,替老這個老牌王者下了命令,一群人沖來.

但是,更多的人古族強者卻都選擇了旁觀,一動未動,不敢上前.

葉凡方才的表現實在太驚人了,鎮住了大部分人,沒有一個人敢妄動,真正上前都是休戚相關者.

"轟"

額頭生有豎眼的老者,一聲長嘯,頭頂上方現一個寶輪,手中更是握有一把龍刀,橫斬了過來.

葉凡手中長槍一扒,第一次催動體內的潛能,沿著槍杆蔓延了出去,那是一種絕世無匹的bō動!

在這一刻,整條黑se的長槍發出了一陣海嘯般的聲響,綻放出了熾威的光!

此時此際,槍體宛如在蛻變為龍,一條有生命的黑龍複蘇,恐怖氣息鋪天蓋地,像是一片星海在沸騰!

在槍尖處,成千上萬縷烏光迸發,將這個地方徹底淹沒了,世人眼中只剩下了一杆黑se的神槍!

"轟!"

葉凡一槍刺了出去,發出了山崩海嘯般的聲響,十方天空盡碎,一道烏光射出.

這個老王手中的龍刀當場成為齏粉,頭上的寶輪亦炸開,這一槍直接將他釘在了半空中!

"噗"

葉凡拔槍,而後用力一掃,一顆滴血的頭顱飛起,從其頸項上墜落,橫飛了出去.

葉凡看都沒有看一眼,繼續向前走去,但有阻擋者,全都一槍斃命,在他前行的路上,鮮血綻放,尸骨倒地.

而後,古族強者如潮水一般倒退,閃開一條道路,像是躲避神魔般,全都臉se蒼白!

"這是……"人族這一邊所有人都震撼了,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

此人為殺了殺那三位斬道者,如入無人之境,只身進去,而後有這樣強勢的殺了出來,宛如一等上古戰神!

葉凡開動殺戒了,請各位大帝繼續月票支援,看著有感覺就請投票,現在到了月底了,讓我們月票榜上堅tǐng一把,請兄弟姐妹們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