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拔掉王族根基
",可是,他真的對付的了王家嗎?!"有人懷疑,葉凡一個人來到神城,對抗一個根深蒂固的荒古世家,力量過于單薄.

石坊,為北原王家在東荒的支柱產業,此時鴉雀無聲,所有賭石客都跑了個精光,此地將有大戰,他們可不想參與進來.

大街上,密密麻麻,到處都是人影,但卻沒有一個人靠近,全都在遠處靜觀.

王家得到稟報,知曉葉凡來了,所有人皆動,布下古老的殺陣,想要困住這片地域,讓人有進無出!

這片石坊占地很廣,如一片宮闕一樣,宏偉而壯闊,且院落間草木豐盛,藤木疊翠,景致非凡.

葉凡一個人站在雄偉的建築外,面對這片浩大的石坊,神色肅穆,沒有一絲笑容,也無半點怒意,漠然而冷靜.

"聖體你好大的膽子,真的敢來此,想死了不成?!"王家的年輕人叫囂,這些日子他們奉命鼓噪,早已成為習慣,而今張口就來,似乎真的未將葉凡放在眼中.

石坊,干系甚大,這是一個座寶庠,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每天都可掙到大量的源,自然有大能坐鎮.

且,一下子就走出三位,並列站在宮闕前,一個個都神色冷冽,死死的盯著葉凡.

"王騰可在?!"葉凡開口'大聲問道.

"我堂兄是何等的人,一舉一動,都會風起云湧,四方矚目,引動天下大勢,隨便來一個阿貓阿狗都想見他嗎?"一今年輕的男子說話相當的刻薄,站在宮闕前.

"你是在找死嗎,別說三位大能,我想殺你的話十位大能也救不了你的命!"

"哈哈…,王家一群子弟全都大笑,肆無忌憚,很是放蕩,全都不相信.他們已經布下古陣,連諸聖主來了都無用,要被困殺,有恃無恐.

"我將脖子伸出來,等你過來殺,可是你能嗎?"

"你有命過來嗎,聖體又如何,與我堂兄同生在一個時代,天生只能被踩死,連綠葉都算不上!"

幾名年輕的子弟大笑,全都出言挑釁,根本不在乎葉凡的到來,渾然不放在心上.

"哧"

葉凡伸手點出一指,一道指力透進大地下,如激活了一條龍一樣,大地隆隆搖動,無盡源氣沸騰.

"噗"

一道神光自地下沖起,宮闕前那個叫囂的年輕男子慘呼,天靈蓋被掀開,源氣沖了出來,身子歪歪扭扭,橫飛了出去,當場斃命.

"不知死活,我送你們一個個都上路."葉凡漠然.

"怎麼回事,布下了殺陣,可擋一切源術,怎麼還會沖進來?"一名弟子恐懼.

"快擋住他,不要讓他發動源術!"有人悚然大叫.

"砰,葉凡僅向前邁了一步,大地抖動,又一道源光自地下飛出,似永恒之光照亮萬物.


"啊……一聲慘叫,剛才喊的很凶的那今年輕人熊熊燃燒,快速成為了一堆灰燼.

"布下陣圖!"

一名大能喝道,宮闕深處一角陣圖沉浮,出現在整片宮闕的上空,發出一種奇異的波動,定住了這片大地.

"…"

"……,接連五道慘叫響起,又有五人斃命,死于源術下.

王族的年輕人心膽皆寒,噤若寒蟬,再也不敢說一句話,幾乎嚇破了膽子,有些人在發抖.

"鎮壓!"王家一位大能喝道,陣圖落下,至此,葉凡的源術被恥住,不能透進去了.

其中一個大能向前邁步,沉聲道:"方才古陣已成,雖然還未祭陣圖,但也可定源氣,可是你為何能催動源力?"

"不要將我與其他源術師比較."葉凡答道,一個個掃過州才的那些年輕人,目光冷漠,讓這些人都心頭劇跳.

"任你千般手段,萬般源術,在絕對戰力面前,一切都是徒勞的."一位大能開口,飛身而出'另外兩人也踏出古陣,逼迫向前.

"給我滾回去!"

葉凡在虛空中拍掌,與那位大能對拼法力,"轟隆"一聲,竟是硬撼了一記,將這名王家的強者震退,倒飛了回去,怪叫了一聲.

"八禁領域!"眾人驚呼,心中震撼.

"可是,縱然有八禁領域,他也需要接近仙台第一層天中期才對,不然怎麼可能對抗的了一位大能?"許多人都露出異色,他們知道聖體突破了,這種速度讓人害怕.

另外兩位大能功深力厚,超越剛才那個人,沉著臉飛了過來,要一起鎮壓聖體.

"同樣給我滾回去!"

葉凡站在那里,抖手祭出幾塊神源,如令旗一樣飛落在不同地域,擋在宮闕前,百萬符文閃爍,烙印虛空中.

源氣沸騰,兩位大能前路被阻,不能前行,每邁出一步都要廢很大的力氣,全都驚異莫名.

"祭活武道古圖!"

其中一人吩咐,天空中的陣圖快速演化,一種王者氣息迎面撲來,無窮咒文閃動,化成有形之質,烙印虛空中.

整片雄偉的建築物都被護在里面,且兩人藉此白外沖,想要接近葉凡,殺將上前.

"哧","哧"…….

葉凡不斷彈指,一塊又一塊拳頭大的神源飛出,全部落在宮闕外,將此地環繞.與此同時'他連續出擊,將一片又一片的符文打在虛空中.遠遠望去,這片石坊'空,有很多亮晶晶的東西,都是字符,如以鐵水鑄成,閃爍光澤.


"你的源術早已被人所知,還想藉此來對我們,那是無用的."一位大能道.

武道古圖是前賢刻下的道紋,不僅可以殺敵,還能破天地大勢,擁有匪夷所思的神威,連聖主都能困死.

過去,有人以此武圖在北域殺過源地師,他們尋來這樣的寶圖,自然是為了對付葉凡,防止有意外發生.

天空中,那張陣圖緩緩轉動,每一次都掃落下一種神秘的力量,凝固這片虛空,排斥葉凡布下的源天神紋.

"一法通,萬法通,當一個人強大到極致後,果然可以碰撞所有領域,一張武道神圖竟然包羅萬象,可化解天地大勢!"

葉凡心中凜然,生出警兆,意識到即便是在北域,他的源術也不一定天下無敵,還有手段可以克制.

"啵","啵………

空中發出輕響,葉凡不斷出手,將十幾快拳頭大的神源祭出,每一塊都有無窮符文,可讓一大片地域灰飛煙滅.

不過,所有這些源塊都是他所布下的源天神陣的根基,並非單獨使用,他使出渾身解數,在宮闕外移動,刻寫源天書豐的禁術.

"三位大能被擋住了,真的沒有辦沖過來,無法接近聖體!"遠處,眾人心驚,源術無雙,可阻大能.

"給我破!"

三位大能一起大喝,共同催動武道古圖,讓其壓落,想瓦解源術造成的可怕波動,同時他們很心驚.

"為什麼會這樣,此目為前賢所祭煉而成,花費很大代價才交換而來,按理說連源地師都可斬掉,怎麼奈何不了他?"三人心中充滿了疑問.

"我雖為源天師,但卻也可施展部分天師禁術,你們好好的享受吧!"葉凡繼續出手.

此地,神霄蔽日,十幾塊神源如有生命,皆迸出無窮符文,將這片天地籠罩,每一道紋絡都像是一條小龍在游動.

"源天書中的禁術,他現在就可以施展嗎!?"

"為什麼會這樣,他離源天師還遠,怎麼做到了這一切?"

任他們驚怒與焦慮,但卻沒有辦法改變這一切,葉凡從容而鎮定的將他們封在宮闕前,無法邁出一步.

"打開!"

三位大能沖擊,然而他們震碎了兩件聖主級兵器都沒有辦法攻破,徒勞無功.

此時!王家那些年輕人全都面色發白,他們預感到大事不妙,連家族的大能都被封在這里,多半要悲劇收場.

"叔祖,快想辦法啊,能否橫渡虛空?"

"祖爺爺,要沖出去啊,聖體心狠手辣,如果被困在在此,他會將我們都煉化掉的!"

這些人全都恐懼了,沒有一個不膽寒,硬著頭皮催促三位大能.


然而,任他們努力,憑他們沖擊,全都無用,天空中的武道古圖雖然在旋轉,但是卻破不開源天神陣.

"聖體這是要做什麼?丶,遠處,觀戰的人心底冒寒氣,全都不由自主倒退,他們預感到將有可怕事情發生了.

"好了,你們王家不是整日叫囂嗎,今天我來了,送你們全都上路!"葉凡一聲大喝.

而後,他的手在虛空中一按,無窮的符文都激活了,閃動金屬光澤,瞬息將此地淹沒,而後他飛快倒退.

"轟!"

整片浩大的石坊全都燃燒了起來,璀璨神光爆發,如最絢麗的煙花在綻放,美麗而刺目,可怕而妖豔.

"一朵聖潔的花,人世間的燦爛與美麗莫過于此."葉凡笑歎.

遠處,眾人毛骨悚然,這樣的一朵煙花,有誰可承受,這是以一座聖地級石坊的覆滅為代價,死傷多嚴人不論,但價值就無法衡量.

"王家在東荒的基業徹底完了!"

"三位大能啊,就這樣被困殺了,太過憋屈,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

遠處,眾人從頭到腳冒寒氣,這樣的結果讓人有些難以接受.

"可惜啊'那些奇石,天價啊,全都毀于一旦."

"心疼死我了,有幾塊奇石,我可是關注幾十年了,一直想出手呢,全都毀了."

有些人對王家強者的死漠不關心,卻對石園中的奇珍異石心痛,拖腕長歎,捶胸頓足.

"可惜了……."葉凡也在可惜,王騰的父親等重要人物都在姬家做客,在虛空古殿提親,不在此地.

不過,他也釋然了,那些人在此的話,他想要連根拔起,那幾乎不可能.

"你們去提親'我在後方連根拔起你們的老巢,這僅是開始而已."葉凡自語.

前方,火光熊熊,那是源氣在沸騰,煅燒這片浩大的基業.

全神城所有大勢力都震驚,多少年未有這樣的事情了?竟有人敢在東荒第一城中抹除一個古聖地的根基!

突然,這片古建築群中,傳出奇異的聲響,有仙光四射,有神聖氣息彌漫,讓人想要頂禮跪拜下去.

"石中飛仙!"

"是天字號石園,那里有奇珍出世!"

整片古園毀掉了,天價奇石都在燃燒,化成無窮源氣,但卻有瑰寶遺存下來,飛仙異象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