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直面王族
第一百六十八章直面王族

人體如一個水庫,道行如水,戰力則是合理利用這些水,而葉凡早已有了一定的神識道行,此前卻沒有心法運轉,而今得到太陽真經,一切水到渠成.

一個月的時間,快速造就了一位強者,讓他的戰力提升了一大截,而今有實力出沒于北域,面對各種強敵.

葉凡盤坐虛空中,如一尊不滅金身一樣,流金霞,溢彩光,渾身如神金鑄成,沒有一點瑕疵,寶體爍爍生輝.

"刷"

他意念一動,瞬時出現在地面上,兩個古生靈頓時一顫,道:"你說過,為你譯出古經會放過我們的."

"我說話算話,不過你們今後如果攻擊我,依然殺無赦."葉凡眉心出一道一寸長的金e天劍,沒入他們的頭顱,斬掉了相關記憶.而後,他又伸手一點,兩道金霞飛出,沖入他們的體內,瞬間解開了兩個古生靈的禁制.

兩個太古生物失去了相關的記憶,但是並沒有忘記這是神靈谷少主人要殺的聖體,當即就立起了眼眸,撲殺了過來.

"看來等不到將來了,而今你們就對我出手了."葉凡退後一步,眉心金e神識化成一尊iǎ鼎,瞬間飛出,透發出熾盛神能,如太陽沉墜.

"噗"

在這麼近的距離內,觸發八禁領域後,這樣強大的神識化成的鼎,幾乎可以說無堅不摧,一下子將兩個古生靈打成了碎塊,形與神皆滅.

葉凡深呼吸了一口氣,萬物母氣化成的iǎ鼎,沿著脊椎骨大龍一路而上,而後進入眉心中,定在了里面.

修行哪一個大秘境,便需將主武器置于哪里,而今iǎ鼎終于進入了金e的眉心內,將成為他未來的證道之物.

一個月的時間,外界發生了很多事,整片東荒都不平靜.

北帝,又一次進入了姬家,被迎入虛空大帝留下的古帝大殿,且他的玄祖出世,親自橫渡而來,與姬族密談了很長時間.

外界傳言,姬家口風松動,很有可能同意了這樁婚約,因為有人見到姬家的iǎ月亮慪氣,揪下一位長輩一把胡子,想要橫渡虛空逃走.

可惜,她又被捉了回去,不了了之,沒有傳出什麼確鑿的消息.

王騰俯視東荒,難遇一同輩抗手,這麼多天來也有英傑挑戰,但卻沒有一人支撐過一招,實力有天壤之別!

北帝,睥睨東土年輕一代,一言一行都引人關注,根本就沒有一個人是他的對手,金e的古戰車所向,連一方教主都避行.

他的前途一片璀璨,不可限量,在大帝路上一步一步前進,無比的堅實,至今除卻中皇外,沒有一個人可擋他半步.

且,他與太古王族jiā好,常乘一輛戰車出行,一個名為紫天都的古生靈來自神靈谷,與他同行,曾一只手壓死過一位教主.


可以說,而今的王騰不僅壓的東荒年輕一代所有人喘不過氣來,就連聖主級人物也都忌憚不已,不願招惹.

北帝,而今如日中天,在當今的東荒沒有人願得罪,頗有獨立絕巔,不見敵手之態勢,名動浩瀚大地.

這一個月來,王騰與紫天都催動神靈谷的金湖,尋覓葉凡的下落,卻根本無用,始終無果.

葉凡出關,來到外界,聽到了很多傳聞與消息,北原王家依然在放話,將他說的一無是處,稱他只能隱忍,不敢出來.

"葉凡他算什麼東西,有我堂兄王騰在東荒,他只能龜縮在一個角落里,永遠也不敢站出來!"

"我堂弟號稱北帝,有他在這個世上,聖體又算的了什麼,當悔同生在一個時代!"

王騰的族人紛紛開口,將葉凡貶斥的一文不值,根本沒有將他當成一盤菜,當然一切都是有人授意.

這樣做目的很簡單,讓年輕氣盛的葉凡不能靜心,跳出來固然好,強力鎮殺之,若是他隱忍不出,卻也能擾其心神,影響其道境.

這一個多月來,許多人很不忿,連遠在奇士府的龐博等人都聽聞到了種種囂張的言論.

"該死的,王家年輕一代活膩歪了嗎?"李黑水不忿.

"沒關系,我們將去東荒參加大戰了,到時候憑實力說話,讓某些人閉嘴!"最近,野蠻人和他們走的很近,揮動狼牙大bāng說道.

據傳,太古各大王族都蠢蠢yu動,無邊風云彙聚紫山,人族各大勢力也坐不住了.

葉凡一個月沒有出現,東荒自然有很多人在議論,有人說他當如此,在沒有成長起來前,就該隱忍.

也有人說,聖體缺少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沒有做出一點回應,應讓他的意志得到體現,不然即便將來強大起來,也缺少與大帝爭雄的信念.

在外界沸沸揚揚之際,一只狗出現了,叫囂天下,大吼著,要收北帝為人寵,讓他趕緊跪過來受死.

見過狂妄的人,沒有見過這麼狂的狗,北帝聲威鼎盛之際,一只大狗卻這樣咆哮東荒,驚掉一地眼球.

"這就是傳說中那只坑爹的狗?上次死了兩個大能啊,讓北帝也在古皇山吃了一個大虧,而今又跳出來了?"

黑皇蹦跶出來,叫板北帝,奚落王家年輕一代所有人,言稱他們連人寵都不夠格,只能殺了去做

這只大狗不負眾望,叫囂了兩日就出手了,布下殺陣,將王家一處拍賣殿化成了一個絞場,夷為平地,未有一人逃出生天.

王家為此大動干戈,四位大能聯袂而出,在全東荒追殺大黑狗,想將它熬城一鍋狗鬧出一片分風bō.

且,王家的一位老祖于途中出手,想要拘禁黑皇,半路截殺.


黑皇很干脆,直接跑路,並沒有嘗試去對抗,據說有人見到它人立而起,穿著一條大衩,背負著一個粉雕yu琢的iǎnv孩,踩著一種奇快的步法,將王家那位老祖甩出去十八道山嶺,于速度上完勝而逃.

事後,王家那位老祖一臉的晦氣,吃了一嘴塵土,僅見到一個穿著衩的大狗,兩條後uǐ著地,對著他放了三個響屁,消失在視野中.

"你媽的,那只狗!"

王家上下,恨不得活扒了它的皮,但是它比兔子竄的還快,根本逮不著,苦心布下的神陣都困不住.

"而今,葉凡自己不敢出世,也就仰仗一只妖狗來攪鬧而已."

"聖體永遠也不可能追上我族的帝子,今生都只能在角落里仰望!"

"葉凡你最好躲的遠遠的,有我堂兄在,你永遠都出不了頭,干脆這輩子都不要出世了!"

"聖體,他唯一的作用就是當好一片綠葉,襯托我族弟的無敵英姿,同生在這個時代是他最大的悲哀!"

王家年輕的子弟抓不到黑皇,將一肚子怨氣都撒在了葉凡的身上,言語惡劣,將他說的一無是處,極盡鄙夷與羞辱.

葉凡出關後,一路上聽到這些傳聞,笑了起來,不過卻有些冷,他新近突破正好需要試煉一下.

"不急,慢慢來."這一路上,他背負打神鞭,緩緩而行,一路都在琢磨源術.

在北域這片大地上,他可以橫行而無懼任何強者,只要不是出現超越聖主的古王等,他大可睥睨天下.

"源地師……需要天地的認可,需要收集上萬條龍脈內蘊的法則碎片."

葉凡一直在考慮如何成就源地師,發現無比艱難,盡管很接近了,卻有種咫尺天涯的感覺.

"難怪自古以來,只有五位源天師,想成為源地師都這麼艱難."

源天師有多麼強大,很難度量,過去讓諸聖地都臉綠,卻無可奈何,走進太初禁區可見到老皇主的尸身,而源天師卻可在那里布局.

北域人煙稀少,常是百萬里難見城池,赤地寸草不生,百分之九十的地域都是不之地,光禿禿.

葉凡一路前行,以他而今的源術水平,自然可觀龍脈,采掘到了數大塊神源,全都有臉盆那麼大.

這個過程中,還驚動出幾只太古生靈,從一條地下龍脈古礦中飛出,不過卻未能奈何葉凡,畢竟不是太古祖王覺醒.

數日後,葉凡來到闊別已有數年之久的神城外,抬頭仰望,如一座天都壓在地上.


雄偉的城池浩大無邊,城可容納上百匹馬並行,他剛一進聖城,就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向這邊望來.

"他是……聖體!"

"真的是他,聖體葉凡回來了!"

"而今,王家在四處尋他,他竟然在這個時候出現了,沒有掩飾!"

葉凡第一時間就被人認出來了,當年他在此地攪動無邊風云,而今歸來,頓時引發軒然大bō.

他未去尋故人,沒有去見安妙依等,徑直前往一處超級賭石坊.

神城的賭石坊規模為天下之最,其中的聖地級石坊那可謂冠絕五域,王家也有一處,座落在一處繁華之地,內有大能坐鎮.

"聖體葉凡回來了!"

整條大街上,所有人都望來,而後一片沸騰,當初的賭石大戰,人們至今難忘,引人至狂.

而今,他處境不是多麼有利,卻敢這樣明目張膽的回來,肯定是有恃無恐.

"他想與北帝對決嗎?!"

"這是……直奔王家的賭石坊啊!"

"這下熱鬧了,可以料定,今日必有驚天bō瀾,不是聖體死,就是王家在神城被連根拔起!"

城中,很多人都得到了消息,萬人空巷,向這里湧來,不少人向葉凡打招呼.

當年,賭石大戰引動的風bō太大了,不少人都認識他,更有許多人請他喝過酒.

葉凡步履從容,速度不快也不慢,腳步落在地上,有一種特別的韻律,如天鼓一樣震在人的心中,這是一種可怕的節奏.

"果然啊,是沖著王家的石坊而去!"

所有人都知道,今日絕不可能善了,將有一場彗星沖向大地一樣的碰撞.

"沒有掩飾,明著而來,這是要赤luǒluǒ的對抗,踩王家的臉嗎?!"一些唯恐天下不的人無比jī動.

不久前,王家叫囂天下,若是這個時候將他們在神城的根基拔起,這絕對是震撼的,等若在ōu這個北原最恐怖的大勢力的臉.

兄弟姐妹們,周一,請求推薦票砸來.也是月底了,呼喚下月票,最後幾天了,有票的話,溫柔的也好,猛烈的也好,請投來些吧……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