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六章 神文古經
這名太古王族一頭紫發閃爍,高大英偉,與人類男子沒有什麼區別,一看就知是血脈最純粹的古王後人.

他很是沉靜,伸手攔住了王騰,道:"他不過仙台一層天而已,對于你我來說不過一介螻蟻,殺他有汙雙手,派一兩個奴仆去足矣."

王騰神色一變,而後眼神犀利,沉聲道:"我不想有意外,還是親自走上一趟吧,要一擊必殺!"

"放心,你盡可忙向姬家提親的事,殺一個未成長起來的聖體而已,微不足道"年輕的太古王族淡淡的笑了笑,拍子拍北帝的肩頭,又一次阻止了他.

王騰神色平淡,沒有再多說什麼,站在古洞中,盯著淡金色的神湖,在那里凝望自己的倒影.

年輕的太古王族一招手,眼眸中射出兩道紫電,將兩個強大的古生靈召喚了進來,道:"去天都古山脈,將聖體的人頭給我摘回來!"

"遵命!"

兩個強大的古生靈領命,邁步而出,離開這片古洞.

"王上這是怎麼了,與他平日性情不大一樣,好像…………"一個古生靈離開古洞,來到地上後小心翼翼的說道.

"好像有些太過自傲自負?"另一個古生靈冷聲道:"你追隨主上這麼久了,難道連這些都看不出來嗎?王上故意如此,想攔住王騰,不讓他參與進來"

"少主想要獨得萬物母氣鼎,還有聖體身上其他所有神物?"

"這還用說鴻,王上需要為將來的證道之物做准備了,那個聖體身上的一切再適合不過,天生是為少主做嫁衣的!"

天都山脈,為北域一處較為古老的地域,許多山脈都是斷掉的,更有數不盡的深淵,一片很荒涼的景象.

葉凡飛上云層,來到足夠遠的高度向下望去,戰劍地上那一條條巨大的峽谷,竟然是一道道道劍痕,那一個個深淵,有許多少的指印!

他不僅倒吸冷氣,數萬丈長的裂谷,居然都是打出來的,在地上根本看不出,那到底是多麼強大存在造成的這一切?

斷山,深谷,這一切都無比久遠,感受那種氣息,當是太古前所為,根本不是人族所致,當是一片無比久遠的戰場遺跡.

"我又接近北域了…………,,

此地,在中域與北域接壤處,秉承了赤地數十萬里的特征,沒有一點植被,到處都光禿禿.

葉凡一路游曆,漫無目的,只為修身,提升自己的修為,不知不覺就橫渡到了這里.

"心系北域,掛念小囡囡,憂無始傳承,多半是我心底的體現吧."他在自語,本能來到北方,多半于此有關.

忽然,一座石山上空出現一道門戶,紫光閃爍,兩個強大的太古生靈邁步走了出來,一眼就見到了另一座崖壁上的葉凡.

"人族聖體!"

"吼…………"

兩個古生靈咆哮,他們竟然懂得人族語言,想來將要出世,早有准備.

"你們哪座古山,是萬龍巢,還是太初禁區,亦或是紫山?"葉凡真鎮定,皺著眉頭問道.

"我們神靈谷,為太古最強王族起源地之一.人族的聖體識相的話就將你的鼎與身上的各種奇珍交出來!"

葉凡笑了,自古生物口中說出這樣的話讓人覺得很另類,他回應道:"你們這是在打劫我嗎?"

"你說對了,還要借你人頭一用."另一個名太古生靈上前.

神靈古的這一族,全都很雄偉,不是純粹的王族,全都身負鱗片,具有人形,除此外還有一些神翅,或者犄角等.

這兩個古生靈很非凡,超越了半步大能,邁出了關鍵性的一步,進入了仙台二層天,勇力非凡.

葉凡一點也不懼怕,淡笑道:"你們來的正好,我來北域就是想抓兩個古生物,幫我譯出仙淚綠金書."

"無知的人族,大言不慚,在太古年間你們不過是王族的食物,我們是金字塔最頂端的存在."

"在那過去,你們人族的聖人都無橫行大地上,會被各族的祖王壓制,為萬族中最底層的族類."

兩個古生靈相當的自傲,渾然未將人族放在眼中,一副睥睨天下,惟我族獨尊的氣概,斜睨葉凡.

"可惜啊,你說的最底層的人族成為了這片大地的主人,而你們卻為了死劫而掙紮了整今後太古時代"葉凡搖頭.

"那是因為我們沉睡了,而今最強大的種族都將覺醒歸來,上位者榮耀將再現!"兩個古生靈很向往崢嶸歲月,無比的懷舊.

其中一個更是森寒道:"所謂的聖體,在太古年間從來未聽說過!"

"你們兩個奴隸,談什麼憶往昔崢嶸歲月,而今天地變了,你們不行了,過來為我翻澤古經吧."葉凡向他們招手,很是隨意.

"讓我嘗嘗聖血的味道,然後摘走你的頭顱去複命!"其中一個古生物一聲低吼,竟生出了三頭六臂,渾身紫色鱗片閃爍,撲殺了過來.

"轟!"

葉凡腳下的那座石山當時就碎掉了,化成漫天煙塵,古生靈的氣息強盛至此,挾無邊,光波動就震碎了古地.

"哧"

葉凡留下一道殘影,躲避過三頭六臂的驚人一擊,那里出現一個恐怖的黑洞,六只之色的大手將那里絞碎.

"這麼強大!"

他心中一凜,祭出一塊人頭大的神源,上面刻有百萬符文,密密麻麻,剛一出現,就照耀的天地一片刺目,沒有辦正視.

"給我收!"

旁邊,另一名太古生物大吼,張口吐出一座玲瓏塔,色澤金黃,如可鎮龘壓大世界的聖物,流動出幾縷混沌氣息.

"這是…………"

葉凡吃了一驚,這座玲瓏塔將神源塊給收了進去,未容它爆發,一起都平靜了下來,沒有了一絲波動.

這塊神源,密布百萬怨天紋絡,足可以將方圓百里抹平,然而卻被一宗金黃的古塔收了進去,實在有些嚇人.

"你以此殺了王騰的親叔叔,認為我們還沒有防備嗎,此乃依照我族祖王兵器祭出的禁器,你納命來吧!"

金色的玲瓏塔飛落,如一座山一樣壓了下來,凍結時空,凝固永恒,一切都靜止了下來,要將葉凡吞進去.

葉凡一聲長喝身體化成一道流光,腳踩行字訣沖出,只差一點就凝固在那片時空中,後方一切都是甯靜的,破裂的虛空,飛濺的石塊,全都在緩慢的動作.

"好恐怖的禁器!"

他不禁心中一沉,這僅是仿制該族祖王兵器而祭出的,卻有這樣大的威力若是真的金色王塔降落,會有怎樣的威勢?

不過,他也不是多麼擔心,所謂禁器只能只能利用幾次而已,時間一長就會自動碎滅不複存在.

"聖體獻上人頭來!"

那個三頭六臂的紫色生靈又一次撲殺而來,六手齊動,如六個世界在輪轉,粉碎虛空,將葉凡壓向下來.

"你刻制的神源塊無效等死吧!"

"少說廢話!"葉凡倒退,避其鋒芒,警惕另一個手持玲瓏塔禁器的古生物.

"都說聖體肉身無敵,怎麼在我面前膽怯了?"三頭六臂的生靈嘲諷,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如一道紫光一樣到了眼前.

"砰"

葉凡以斗戰聖催動人王印,如古之大帝複生,同時演化太極,一個金色的圓隨他而動,徑直打了出去.

"你…………"

三頭六臂的古生物吃驚,一個剛不然仙台一層天不久的人族,擋住了的強勢攻擊,對方盡管被震飛出去很遠,但並無大礙.

葉凡凜然,說到底他境界還低,不足與大能比拼力,沒有人可以跨過八禁領域.

"我想與你肉身對抗,你不敢嗎?"三頭六臂的古生靈挑釁道.

"那你就來試試!"葉凡向舉手抬足,大開大合,向前逼去.

"嗡"

三頭六臂的古生物露出一聲殘忍笑容,突然催動滔天力,並未肉身相搏,打了過來.

葉凡並不變色,又一顆神源塊飛出,符文百萬,波動如海,擋在身前,且直接爆發.

"你…………"太古生靈心驚,飛快倒退,另一邊那個手持玲瓏塔的古生物再次祭出禁器.

"嗡"

虛空抖動,漫天的神光都被吞掉了,這件金色的古塔非常的神妙,將烙印在虛無中的百萬符文都收了進去,似是抹平了虛空.

"喀"

但是,在這時金色的玲瓏塔卻也發出了一聲脆響,上面出現一道裂痕,雖然很小,但卻清晰可見.

葉凡心中鎮定下來,禁器終歸是禁器,無論它多麼可怕,都不能真正大用,他相信用不了幾下,這座塔就碎了.

"你們倚仗的塔鎮不住我!"

"人族的小子,就憑你這點本領,什麼都無需用就抹殺你!"三頭六臂的生靈沖來,不過卻也加小心,防范他的祭出神源塊.

另一個古生靈也沖了過來,卻不敢輕易動用金色的古塔了,不能一擊必殺的話,他怕平白損去禁器.

"那我就送你們上路吧!"葉凡長嘯,通天動地,這片古戰場竟搖動了起來,發出無邊神光.

"源術!"兩個古生靈心中凜然,早已得知他掌握一種奇術,在太古前未有,為後世人族開創,可借源脈之力.

"這個地方的源脈早在太古年間就被挖斷了,怎麼還能借力?"兩個古生靈都生起不妙的感覺.

"除非你們太古生物中的超越聖主級的王出來,不然誰來我都照殺!"葉凡擁有強大的自信.

不久前他已經無限接近源地師境界了,源術自是更上一層樓,在這北域大地上,有太多的地勢可讓他借源脈之力.

可以說,在太初禁區以及蘊有無盡神源的地域,他可大戰任何一位聖主,在在北方產源之地他擁有絕對的戰力.

若是在太初禁區,或者紫山等地,他會更強大,北域是他的主戰場,這是葉凡敢只身回來的根本原因.

大戰很激烈,兩個古生靈根本不知源術的奧秘,被壓制的無力抗衡,禁器動用多次後終于碎裂.

神靈谷,地下的那片金色的小湖前,年輕的太古王族還有北帝催動力,湖中終于又倒映出葉凡的身影.

"砰"

他們見到了強勢而霸道的一腳,仿佛透過神湖踏了出來,凌厲而可怕,虛空粉碎,化成一片黑洞.

葉凡一腳踏在三頭六臂的古生靈胸膛上,直接踩著他墜在地上,大地上煙塵四起,眼見這個古生靈出氣多進氣少.

"咚"

同一時間,葉凡一聲大吼,地下殘留的源脈沸騰,所有精氣與規則力量都與葉凡合一,他探出一只金色的大手,將另一個古生靈打的大.噴血,栽倒在塵埃中.

"該死!"神靈谷,年輕太古王族滿頭紫發倒豎,眼睛紫光懾人,一把震碎了旁邊的石椅.

"又是源術……在北域,他將不弱任何人!"王騰皺起了眉頭.

當葉凡輪動打神鞭後,金色的小湖波光閃爍,所有畫面前角失了.

真正的天都山前看,葉凡輪動打神鞭拷問兩個古生靈,不斷碾壓他們的神識,磨滅他們的意志.

"機會只有一次,不想死的話就給我譯出這篇古經!"

兩個太古生物甯死不屈,鐵嘴銅牙,根本不開口,葉凡不多說什麼,以打神鞭這宗秘寶磨他們的神識.

"啊……"兩個古生物慘叫,承受不住.

葉凡看了一眼天邊,帶著兩個俘虜如飛而去,消失在天都山脈中.

八天後,兩個想死都不能的古生物屈服,被葉凡分別關進不同的山洞,幫其譯仙淚綠金書.

這頁綠金書得自仙葬地內的一個烏巢中,藏于金烏的蛋下,被葉凡得來,每次持在手中有些滾熱.

仙淚綠金為大帝專屬生物,世間無價,以它為材質刻成的經文,絕對是無比重要.

"你們如果譯出的經文不一樣,我將你們兩個都殺掉,反正太古生物還多,不怕找不到人"葉凡警告.

"這是…………"當兩個古生靈得到拓印下來的經文後,注視上面以太古神文寫成的經書,當時全都變了顏色,忍不住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