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驚見太虛神王
一葉輕舟順江而下,兩岸青山巍巍,猿啼虎嘯,葉凡盤坐扁舟上獨飲,水流時而平緩,時而湍急.

他這些天來都找不到黑皇,死狗在東荒已經是一個傳說,不久前差點將北帝坑殺,著實震動浩瀚東土.

葉凡卻也不急于尋人,只要小囡囡他們沒有危險,他就不擔心,在此期間他游曆東荒名山支川,平靜的修行,非常的自然.

"落日谷,一位遠車聖人的閉關之地,滄海桑田,十幾萬年過去了,什麼都沒有剩下了"

大江東去,淘盡大峽谷,而今的落日谷成為了一片汪澤,古之聖人所留下的最後一點痕跡也消失了.

葉凡立于舟頭,將一杯酒水灑下,任江水湍急而流,小舟巋然不動,靜靜的定在那里,他仔細凝望.

落日谷早已被水澤淹沒,唯有一些山頭露出水面,如龍蛇蜿蜒,似巨龜望月,很是奇特與怪異.

"當初,那位聖人開創龜蛇十二劍,橫掃東荒,開創一威名赫赫的無上大教,諸聖地都前來賀拜"

"可惜啊,再偉大的傳承也有走向終點的一天,盛極而衰,不過兩萬年而終,如此之快,讓人愕然,煙消塵月中.

"歎息,龜蛇十二劍就此成為絕響,一宗震古爍今的絕學,永遠的消失了."

葉凡修身,信步而游,遇到這樣的古跡,自是要憑吊一番,希望能夠感受前人的道痕與心境曆程.

"龜蛇十二劍,難道與這片山嶺有關?"他眺望僅余的這些山頭,露在水面上,形似靈蛇,又如老龜.

落日淒豔,夕陽如血,染紅天際,山頭如有靈性一樣,似乎在那落日余輝中跳動,如龜蛇並起.

"是山動,是水動,還是心動?"

葉凡靜心凝神,散發出神識,蔓延向所有蛇嶺與龜山,一刹那間山川大地,滾滾江水全都大鳴,發出一聲聲黃鍾大呂一樣的聲響.

"這是…………"

前賢精神印記,貫穿千古,始終不滅,在這一刻被他引動,全都共鳴了起來,像是有上百座大鍾在震動.

江水滔滔,卷天而上,崖壁絕天,隆隆搖動,各種聖光閃爍,照耀整片天地,讓人忍不住頂禮膜拜下去.

葉凡初時以為是那位遠古聖人的烙印,也許觸發了龜蛇十二劍也說不定,但是很快就否決了.

這是近百種烙印共鳴,而非一道強大的道痕,很快他就知道了怎麼回事,前人與他一樣來此憑吊,留下精神碎片一段,烙在了山崖間.

"一宗罕世絕學,真的煙消在了古代,這麼多人都來尋過,卻也都空留遺歎"

半個月後,葉凡早已橫渡遠去,來到了一片大荒中,數十萬里不見人煙,唯有古木,還有獸吼.

殞王墳,這是一片喋血之地,光禿禿的山地,寸草不生,連鳥兒都不落下,無比的寂靜,一絲風都沒有.

這是一片名副其實的不毛之地,山地成赤色,像是被血染紅一樣,也不知過去了多久,還是那般的淒豔.

遠處,大荒蔥郁,植物豐茂,唯有這里猶如一片孤島,沒有一點生機.

相傳,這里是一位神王的隕落地,他實力逆天,無敵天下,達到了聖人之境.

可以說,在那今年代,一位達到聖人之境的東荒神體是極度可怕的,世上沒有敵手,橫掃天下而沒有一個對手.

這位蓋代神王與第一代源天師交好,他們共同步入晚年,源天師一脈的鼻祖發生不祥,種種可怕而又玄秘的事接踵而來.

最終,東荒神王攜與源天鼻祖共赴這片大荒,晚年一起隱居,准備抗過各種可怖事情.

可是,任無敵神王天大的本領,手段逆世,卻也不能改變什麼,隱居半年後此地發生了震動東荒的大戰.

外界無從得知細情,但是卻在那一天看到了沖霄的血芒,以及東荒神體的最強奧術,打翻了天地,血光淹沒整片大荒.

恐怖的氣機,讓東荒最古老的活化石全都有感應,一個個內心震撼到無以複加的地步.

事後,人們趕到這里,蓋代神王喋血,鮮血染紅大地,與源天師鼻祖皆亡,尸骨無存.

殞王墳,可以說是遠古時一位無敵神王的鮮血染紅的,淹沒了這片大荒,蘊含有神靈血,自古至今而不褪色.

"源天師一脈的鼻祖與這樣一位無敵人傑,晚年共抗'不祥,都飲恨而終,真是可怕……"

葉凡深思,心中很不甯靜,源天師的晚年真是難以度過,那是一個大劫,他不知道將來如何面對.

"那是"突然,他神色一震,見到了一條身影,立于血墳上.

那個人身穿一身灰衣,一門而沒,快到不可思議,以葉凡的神眼都未能看清,跟不上其速度.

太快了!

葉凡距離過遠,覺得背影有點熟悉,而後突然心中一震,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腳踩行字訣追了下去.

然而,當他來到近前,早已是蹤影渺然,依照那種速度來看遠去百里都有可能了,不可能追上.

"神王前輩!"他大喊,整片大荒都隆隆響動,然而卻沒有任何回應.

葉凡覺得,自己看到了消失數年之久的絕代神王姜太虛,這個苦情一生,英雄一世的白衣王者.

"真的像是他……"他不能確定,但卻覺得有六成不會錯,心中無比震動.

"絕代白衣神王沒有死,他活了下來,那麼說他現在一定突破了!"葉凡心中激動,卻也為神王一生遭遇而歎息.

太古祖王都快相繼出世了,白衣神王歸來,對于葉凡來說無比振奮,將來若是與古生靈開戰,這將是一個無敵的戰力.

"極于情,因心愛的女人而萌生死志,斬盡神王本源,最終卻又再生,這樣的人到底會多麼強大?"葉凡不知.

毫不留戀,斬掉神王本源,救下小婷婷,歸于一介凡人,恐怕古往今來沒有一個神王願這樣做!

"白衣神王為我流盡神靈血,又為小婷婷耗盡本源,最後只身遠去,想與隨彩云仙子共葬于山林間,他在這種境地下活了…………"

葉凡在此盤桓良久,體悟古之聖人留下的遺跡道痕,靜修半個月後起身,卻未能見姜太虛歸來,他很遺憾.

"聖體葉凡敢出現,斬盡他的三魂七魄,永世不得超生!"這是王家的話語,響徹東荒.

"有我兒王騰在,他永遠沒有出頭的機會,即便他是聖體,修至大成,也只能被斃掉,成為大帝路畔的一堆枯骨!"王騰的父親很高調,親自站了出來,道:"敢出來就殺他!"

浩瀚東荒,暗流湧動,葉凡從名山大川修身歸來,自然聽到了這些話,他沒有再去攻伐王家的產業,他相信對方一定准備好了天羅地網.

"王家你們如果想死,就全來東荒吧,我一個一個斬掉你們."這是葉凡歸來後的所說出話語,且在中域現身.

與此同時,一個很不好的信號出現在東土大地上,有太古生靈出世,由北而來,在游曆名山大川.

"聖體嗎,就是一個笑話,在我族面前,什麼體質都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第一位年輕的太古王族出世了,放出這樣的話語.

這是一個強大的古生靈,破神源而出,盡管很年輕,但卻讓人忌憚,有人見到北帝王騰曾與他走在一起,親自相陪.

"王兄,我幫你解決這個所謂的聖體,我族想殺人,天上地下都沒有人能擋!"一位年輕的太古王族這樣說道,一頭紫發,眼神凌厲,高傲而冷漠.

"你們的聖皇子與他有交,你這樣做,是否會導致太古種族內部不和?"

"斗戰聖皇早已坐化太古年間,而今他還是什麼皇子,若不敵我等王族後代,就只是一只聖猿而已!"那今年輕的太古王族冷笑連連.

"只要能將葉凡找出來,我一個手指頭碾死他足矣!"王騰漠然道.

北域,一片古婁的山脈中,一座宏偉的地下古闕中,兩人相對而坐,這樣的議論著.

"無妨,想將他找出他來不是沒有辦,我族祖王年輕得道時煉化了一汪神湖,有無窮妙用.如今就置于古洞深處,你我合力去催動,當可倒映出他的蹤跡"年輕的太古王族這樣說道.

一片巨大的洞,不時可見到一兩個神源巨塊,內封有強大的古生靈,在沉沉浮浮,無比可怖.

他們走入深處,見到一個方圓十丈的小湖,一片淡金色,流動妖異的光華,兩人合力催動,頓時發出嗚嗚之音.

接著,淡金色的小湖波光淋漓,而後抖動了起來,接著又平滑如鏡,倒映出一片山川大地.

"在心中想那個人的形貌,默念他的名字!"年輕的太古王族提醒.

王騰一聲低喝,九龍,九凰,九虎,九玄武一並沖起,淹沒古洞,光華璀璨,他如中央大帝一樣,被四種仙靈環繞在中心.

"嘩啦,

淡金色的神湖一響,水光流動,一片山脈呈現而出,巍峨磅礴,一座絕崖峭壁上站著一道身影,正是葉凡.

"刷"

驀地,葉凡回頭望來,似有實質性的目光穿透神湖而出,所有畫面都一下子破碎了.

"他身上有一宗秘寶,可阻擋我們探尋,不過這足夠了,他來到了北域,那個地方我去過!"太古王族冷笑.

"我現在就去殺他!"王騰一下子就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