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 提親
自古至今,有多少大教灰飛煙滅,消失在了曆史長河中,沒有人說的清.

悠悠歲月,滾滾塵埃,淹沒了無數的往事,淡忘了數不盡的風云,那一笑傾城的絕代紅顏,那英姿偉岸的無上大帝,都葬于過去.

所謂不朽,也有一個期限,沒有真正的永恒,連人族的大帝們都已經消亡了.

一些古老的聖地,甚至鼎盛的神朝,都已經湮滅了浩瀚星空下,無塵歲月間.

然而,一個人獨對一車無上大教,攻破讓一片神土,卻是古之少有,這意味著一個大教走向衰落了嗎?

"真是不可思議,yīn陽教還很強盛,居然一本一個剛步入仙台秘境的修士摧毀了城池!"

"聖體一個人攻打yīn陽教,幾近成功,留下一片斷壁殘垣!"

消息一出,中州震動,這是一則不可思議的消息,葉凡縱然再強大,也不可能對付的了一個大教.

可是,事實擺在眼前,yīn陽神城倒塌了大半,煙塵沖天,一片破敗,差點被抹平.

"這怎麼可能,聖體能戰半步大能,但卻怎麼也無法與那些元老並論吧?!"

"他以源術布下神陣,幾乎將yīn陽神城活祭了,差點被萬古龍氣燃成灰燼!"

詳情傳出,每一個大勢力都凜然,源天師所遺奇術堪稱神妙,可與人族修行古經並論,奪世間造化.

一個人單挑一個大教,全身而退,半毀一座古老的神城,驚動中州所有強者,諸多大教都坐不住了.

葉凡若是心血來chao,攻入他們的教中怎麼辦?源術神異,無論倫比,如今看來中州的龍氣簡直就是其戰力,可化為主戰場.

中州的大勢力不得不震動,召喚強大的尋龍地師,鞏固各自的山men,避免為人所趁.

"聖體的崛起,似不可阻擋了."老輩人物慨歎.

而年輕一代,許多人在接到消息時都有些發呆,搖光聖子一陣沉默,一個人進攻一個大教,讓他久久未語.

"竟然如此凌厲,出乎意料啊!"西漠一位年輕的頭陀,來自一個古廟,有佛之化身之美譽,也是這樣驚歎.

南妖亦印此事出關,望向南方,一陣出神,源術這種東西玄而又玄,卻有這樣大的威力,讓他驚異.

中州第二美nv月靈公主怔怔出神,葉凡的這種手段實在嚇人,以一擊之力毀掉yīn陽神城,跟天方夜譚一樣.

"他如果成為真正的源天師,是否可以直接進攻我九黎神朝……"

各大勢力皆心有忌憚,葉凡若是成長起來,不說其戰力,光是其源術就讓人忌,憚不已.


在這一戰中,人們也見識到了yīn陽古鏡的可怕,自地下龍脈中覺醒,升騰上來,一下子就定住了一切,穩住了根基.

許多親眼目睹人都驚悚,那縷氣機簡直可以毀滅任何敵手,抹殺聖主絕對不費吹灰之力.

"這枚遠古聖兵,長存世間二十幾萬年,殺過域外神靈,究竟有多麼強大的神能,根本難以揣度!"

中州一片議論紛紛,葉凡很平靜,自yīn陽神城全身而退,在奇士府見到了幾位故人.

許多人都如見了鬼一樣看著他,一個人獨戰yīn陽教還能有這樣的戰果,簡直是一個奇跡.

故人當中少了一個,嘰嘰喳喳,最為活潑靈動的姬家xiǎo月亮不在了,因要事被家族召喚了回去.

"最近,姬家的men檻都被人踏破了,不少大勢力都去提親了."

"姬皓月,你妹妹到底什麼體質,怎麼連幾大神朝都被驚動了,屁顛屁顛的去提親?"

姬家神王體沒有回應,他很穩重,面無波瀾,眼神深邃,獨自站在一旁,望向遠空,不知在想些什麼.

"我要回東荒了,只走路途太遙遠,一般的傳送陣根本不行,無法橫渡回去"葉凡犯愁.

"我幫你想辦法"妖月空道.

"葉兄弟你真要去東荒,聽說那里將有連天大戰,太古種族都被驚動了,前往古皇山"野蠻人很興奮,言稱不久後一定去東荒去參戰.

"也許不久後,許多人都會前往東荒,一旦紫山被打開,少不了烽火大戰."連瑤池聖nv都說出了這樣的話語.

天下風云彙北域,東荒又一次成為了世人關注的焦點,關于無始大帝的一切不可避免會惹出無盡波瀾.

中州諸子百教都在關注,上一次攻打紫山他們慘敗而歸,這一次沒有一人輕舉妄動,皆在默默注視,一旦有機會,必然會群動!

葉凡又出現在奇士府,引安轟動,諸王齊出,聖體無疑很引人矚目,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大風波.

在這片秀麗的仙土中,來自五大域的年輕強者云聚,各路王體都可見到,所有人都對他側目.

當中不乏個別超級恐怖的人物,縱然比不上中皇,南妖,也相去不遠,藏龍臥虎,近日來葉凡感受到了幾可怕的目光.

"深山藏虎豹,田野埋麒麟,果然不假,這個世上總不乏高手."

他在一座矮山上見到了一今年輕的頭陀,修閉口禪,來自西漠一座不出名的古廟,但卻極度強橫,難測深淺.

夜月下,他在一座山巔,見到一今年輕的妖族,吐納月光,且有時一呼一吸間,將漫天星輝都吞了下來,讓這片地域都陷入永恒的黑暗,極其嚇人.

這些人都很低調,或者在隱忍,都沒有在外人面前展現實力,葉凡是通過源術把握這片大地的脈動才感受到的.


八日後,葉凡卻又踏上了新的征程,在妖月空的相助下,尋到了天妖宮的古老傳送陣,將前往東荒.

"葉子你先回去,我後腳就到!"龐博邊說話邊吃了一口棺材板.

"期待東荒大戰,我一定會趕去的,相信在古皇山很多人都將出現!"野蠻人很好戰,他料定奇士府會讓他們前往.

天妖宮,為東荒最強大的勢力之一,荒古前大妖無數,摘星拿月,呼嘯天地間,可與人族大帝以及聖體抗衡.

而今,卻也足與任何不朽的傳承相提並論,同南嶺的妖皇殿並稱為妖族兩大無上聖地!

葉凡借助天妖宮的古傳送陣,終于成功東渡,重臨東荒大地上,出現在一片原始大荒間.

遠遠相望,他見到了無窮的殿宇,矗立在蒼穹上,還有漫天的煙霞籠罩,那里就是傳說中的天妖宮.

十幾萬年前,此地是妖族的輝煌源地,一萬多年前青帝亦曾入主,幾乎要建成古天庭,最後卻不了了之.

那里,有一種強大的威壓,鋪天蓋地而下,真如古老的天闕座落凡塵上一樣,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葉凡沒有多停留,利用玄yu台快速離去,一路向東,深入東荒無垠地域內.

"東荒,我又回來了."半個月後,他進入了中部地域,古城諸多,大教林立,為人族起源地.

未過多久,他就聽到了一則傳聞,北帝王騰來東荒並不只為無始鍾,還曾去了姬家,正式上men提親.

且,他興師動眾,北原的王家許多大人物因此親至,進入虛空大帝一手開創的古老家族內,有幸登臨了虛空殿.

"姬族沒有怠慢,將他們引入古之大帝親手築成的虛空殿,這本身就是一種認同,難道東荒這輪璀璨神月要遠嫁北原不成?"

這是一場不xiǎo的風波,也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許多人都在關注,尤其是年輕一代都想得到認同,不落後于人.

"不久前,姬紫月被從中州召喚了回來,多半與此事有關!"人們第一時間就做出了正確推測.

"強大的北帝,無以倫比的潛質,而今就可與古之大帝年少時並論,有過之而無不及,將來最差也是一位聖人,姬族不會不意動!"

東荒,許多年輕人都悲觀了,想競爭過北帝根本不可能,沒有那麼大的戰力,更無帝姿底蘊.

北帝,壓的東荒年輕一代的喘不過氣來,近幾個月他所過之處無人可擋,與諸聖主並論,各方教主都無法怠慢.

這就是實力,一個堪與當今天下教主爭雄的年輕人,可睥睨天下,傲視同輩,沒有人敢攖鋒.

"可惜啊,姬皓月雖為神王體,實力深不可測,但那是他妹妹婚姻,他不可能出手"


"姜族不是還有一個神王體嗎,一直曾展現過真正的戰力,會不會一動天下驚呢?"

"東荒兩大神王體,都不是北帝的對手,最起碼現在不能爭雄,出手也無用"

人們失望的發現,當今東荒年輕一代雖然強者並起,但卻沒有一個可力壓五域的"第一人"很難與中皇,南妖這樣的人並論.

不少人想到,也許唯有搖光聖子可與北帝一戰,因為從來都沒有人知曉他到底有多麼強.

不過,讓人覺得可惜的是,他絕不會出手,據傳他在修一種奇功,依照他的xing情,一日不天下無敵一日不會強勢出擊.

"十年後,東荒有一個人必可與北帝一戰,不過卻為天下所不容"有人這樣說道,許多人猜出,一定是華云飛.

"其實,還有一個人,你們忘記聖體了嗎,雖然還沒有成長起來,但卻將北帝的親叔叔還有弟弟給宰了."

"不錯,他也許會回來,與北帝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多半會出現!"

葉凡一回來,就聽到了許多傳聞,東荒很不平靜,北域太古族將覺醒,古皇山必有無邊波瀾.

這些日子以來,北域諸教有了一種強大的壓迫感,有人若隱若無感應到了太古祖王出世的氣息,讓人顫栗.

"王騰啊王騰,你一來東荒,竟攪動出這麼多風云…………"

未過幾日,一則消息傳出,聖體葉凡回來了,橫渡虛空重臨東荒,引得很多人議論.

"這是誰傳出的消息,盡人皆知,想對付我嗎?"葉凡蹙眉,他暗中回來的,所知道的人不多.

"我兒王騰在東荒,聖體你最好給我永世躲起來,永遠都不要出現,不然殺你到上天無路入地無men!"這是北原王家之主喝出的話語.

"北原王家真是霸道啊,來東荒提親卻這樣肆無忌憚,當真以為可以號令天下嗎?"

"誰叫人家生子一個大帝之姿的兒子呢,確實喊舟出口."

"這是bī聖體呢,擾其道心,讓他難以平靜,想讓他出手,好為王騰的親叔叔與幼弟複仇"

人們紛紛議論,在談論這件事.

"聖體,只要你敢來東方攪風雨,必殺你個形神俱滅,永世不得超生!"王家的人繼續放話.

出乎所有人的預料,葉凡並未隱忍,相當的強勢,快速做出了回應,只身殺入王家在東荒一處超大型賭石坊,殺了個jī犬不留.

"聖人強勢回擊,這是在踩王家的臉,將來免不了一場大戰啊!"眾人期待.

東荒,又見東荒,不少坑都要填下了,呼喚票,需要你們的強大動力,投來吧,兄弟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