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三章 大破神土
一座浩瀚的巨城,綿延百里,城牆高大,雄偉壯闊,如一道山嶺橫亙在前,閃爍冷幽幽的金屬光澤.

它充滿了凝實的力感,如一座以烏金鑄成的古老神城,宏偉而磅礴,壓的人透不過氣來,充滿了遠古歲月的印記.

而在這樣一座巨城前,只有一道身影,獨對這樣一座壯闊的城池,顯得很微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一個人叫戰一座神城,獨對一個傳承了二十幾萬年的大教,這需要莫大的勇氣!

葉凡面對高手如云的不朽傳承,面色鎮定,從容不迫,清風吹來,他一身青衣獵獵,他非常的平淡.

"葉惡賊,你一個人竟敢來攻我陰陽教主城,你是活膩歪了,還是不知死活?!"

宏偉的城門樓上站在一群人,全都有些不敢相信,一個人敢這樣來此,獨對一個傳承千古的大教.

"不服出來受死!"葉凡昂首而立,就是這樣面對一個陰陽教眾.

"誰出給我殺了這個小孽畜?"一個身份不低的中年人喝道,一個人攻打一個大教,這不僅是一種奇聞,更是一種羞辱.

今日之事若是傳揚出去,定會引發轟動,有損陰陽教的威名,一個年輕的修士就敢一個人來破城,讓他們情何以堪?

"布下陣玟,不要讓他逃掉,我去殺他!"一個三十幾歲的男子躍下城池,如一只大鵬鳥一樣撲殺了過來.

"錚","錚","錚"…

一狠狠鐵翎烏黑懾人,如一片光雨一樣射出,發出金屬顫音,錚錚而鳴,漫天都是!

"九步絕殺,鐵翎神羽無堅不摧,取自黑鸞鳥坐化後的神翅煉化而成,連大能都可射穿."後方,有老人暗自點頭.

"咔","咔","咔……"

葉凡出手了,化成一道流光金色身影一沖而過,成片黑色的神羽碎斷,響聲不絕,單手拈住一只主翎,甩了出去.

一道烏光穿透虛空,橫渡空間而去,而後噗的一聲血光閃爍,將來人的眉心洞穿當場斃命.

"怎麼會有這樣,他怎麼有了這樣強大的戰力,實力堪比聖主了不成?!"城上眾人心驚肉跳.

"不對,以他現在的實力可戰半步大能,絕對無法對抗教主級人物,他,借用了陰陽神城下的龍氣!"有人發現了這一事實.

刹那間,一個老者下命令,運轉神城陣玟調集龍氣,不能為外界所用.

"葉小賊,你給我納命來!"就在此時,六名中年人魚貫而出,全都在仙台一層天巔峰皆為半步大能,殺氣騰騰.

時至今日,葉凡威名日盛連上一代的超級強者都不敢獨對了,六個人一起出來,一起聯手對敵.

"去稟報教主與元老,葉小孽畜來了,我們先出手殺他!"其中一人道,六大強看來到城外.

"六個人就以為能對付我嗎?"葉凡冷漠大笑,大步向前走去.

"玄天斬!"一人大喝口中吐出一道匹練,如一掛銀河從天而降斬向葉凡的頭顱.

葉凡並不在乎,右手伸出用力一彈,"叮"的一聲響,光刃破碎,七零八落,飛了出去.

"不滅魔波!"另一邊,搖動一口大鍾,魔音如潮水一樣湧來,震耳欲聾,似千軍萬馬在奔騰.

"咄!"

葉凡輕叱,而後抬手打出一道指印,如一道金色的閃電一樣飛向大鍾.

"兩儀神劍!"


一聲大喝,一雙陰陽劍如如龍鳳交纏,化成兩道光殺了過來,劍氣割裂大地,開辟出巨大的峽谷.

"這一切都無用."葉凡彈指,兩道靈光飛起,撞在兩儀神劍上,鏗鏘刺耳.

"先天五行蜈蚣索!"

另一邊一位半步大能輕喝,一條神索赤紅如血,形若一條巨大的蜈蚣,長達上千丈飛了過來,吞吐煙霞,纏向葉凡.

"嘎嘣"

葉凡單手結印,翻天打印如一座仙山一樣壓落,將千丈長的赤紅色大蜈蚣拍的一寸一寸斷裂.

六大高手一起出手,全都是半步大能,但是葉凡大開大合,卻占據了絕對的上風,不是毀掉他們的兵器.地上亮晶晶,都是神鐵塊與碎玉,都是被毀掉的法寶,六大高手也不敵葉凡一人,這是〖真〗實的戰力.

曾幾何時,他還是一位小修士時,不斷遭人追殺,而今卻能獨戰六位半步大能了,天壤之別,戰力飆升.

螞蟻和巨龍沒有交集,蒲公英的種子與天空中的彩云難以相遇,它們分處在不同的世界,永遠不知彼此.

不同的時期,不同的道路,遇到不同的人,再駐足時,他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名動中州,可力敵最強大的修士了.

"六合殺陣!"

六位半步大能突然大喝,碎掉的兵器全都化成了光,在地上蒸騰而起,要困殺葉凡,將其斬掉.

一道又一道神光沖起,此地形成一個巨大的六芒星陣,葉凡被鎖在中心區域,各種殺光飛射.

"葉小孽畜,你以為我們是送來送死的嗎,是要你命來的,今天要活活煉死你!"

"不知死活的東西,陰陽教也是你能夠闖進來的嗎,竟敢一個人來攻城,純粹是找死!"

六的強者分站一方,踏在六芒星陣的六個角聲,皆目光陰鷙,冷森森的笑著.

"小輩,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一個不朽的傳承豈是你這個螻蟻樣的存在可以撼動的,一會兒煉你神魂!"

"你們高興的太早了一點,全都給我去死!"葉凡一聲大吼,他腳下的土地全部崩裂,上萬道龍氣沖起,瞬間淹沒了六合殺陣,古星破滅.

"怎麼回事,運轉了神城陣玟怎麼還會有龍氣外泄,他為何還能借到?"陰陽城樓上許多人心驚.

"退回來!"一位老人大喝,但是為時已晚,上萬道龍氣沖霄,如萬劍齊發將古陣絞碎.

"噗"

一人當場被洞穿,鮮血飛濺,整個人都倒飛了起來,結果卻又另一片劍氣掃中,集場被剁為肉泥.

佩,……

另一人大叫,運轉法寶,與身合一,撲向葉凡迅如疾電.

"砰"

可是,葉凡更快,一步邁出,行字訣運轉,後發先至,人王印打出,讓起古兵破碎,身子染血倒飛.

"嘿"

葉凡跟進一腳踏了下來,踩著他的胸膛降落在地,當場踏死,沒有了氣息.

另外四人變色,全都飛退,但是卻沖不出龍氣的阻擋,全部被阻住,葉凡大開大合"殺了過去.


"哧"

一道雪亮的刀光沖起,他將一人立劈為兩半.

"轟"

葉凡神勇,一只金色的拳頭打出,將對面那個人連法寶帶肉身都轟成了血霧,碎爛一片,什麼都沒有剩下.

啊………………

另一人慘叫,被葉凡徒手扭掉了頭顱,鮮血竄起三米多高,不甘卻也改變不了現實"神念潰滅.

葉凡雙手劃動,像是在牽引著一片星空而行"無盡符文閃爍,漫天都是,將另一人的九件神兵都磨滅了乾淨.

"砰"

他在虛空按了一掌,留下一個清晰的烙印,遠處那個人大口咳血,身體四分五裂,而後炸碎,徹底殞落.

在地下龍氣沖天的這片戰場內,六大強者眨眼間死了個乾淨,一個都沒有剩下,難以抗衡葉凡的神勇一擊.

城上一時鴉雀無聲,這種手段可與聖主並論,沒有幾人可以做到.

忽然一陣大亂,城中的絕頂高手聞訊而來,一大群人殺至,一個個殺氣騰騰,大多都白發蒼蒼.

"老教主死的好慘,以身化死咒,永墜煉獄,卻沒有殺死這個小狗,可恨啊!"

"老教主,我為你報仇!"一個英武的男子第一個飛了出來,大吼著,向葉凡殺來,手持神劍立劈.

"轟"

葉凡用手一劃小,一片熾芒飛出,與那個人的天劍撞在一起,響聲不絕,這讓心中一跳,這是一位超級大能.

"你是誰?"

"我乃陰陽教五百年前的聖子,而今的太上長老,你納命來!"此人大喝,手持神劍而至,一劍寒光照耀數十里.

一個又一個不朽的傳承,他們每隔五百年就會選一代聖子,最終老教主去世時,將曾曆代退下卻的聖子選出繼承者.

"五百年前的聖子,怪不得這麼強大!"葉凡心中一跳.

"殺了他!"

就在這時,又有幾名英武的男子飛來,全都殺機畢露,一個個搶先出手,要摘葉凡的頭顱,更為強大.

千年前的聖子,一千五百年前的聖子,甚至還有一位兩千年前的聖女,實力恐怖的駭人,足與當今最強大的聖主並論.

主要是王陽戰活的太久了,超過三千余歲,下面的聖子只能干等著,無法上位.而今一位元老成為教主,他們都想借此登臨副教主之位,以期將來接位.

昔日的聖子,而今強大的元老,一起攻殺葉凡,且有一些超級恐怖老古董飛來,無情出手.

葉凡即便可借大地龍氣,擁有與聖主爭雄的實力,也不可能獨戰這麼多人,那純粹是找死.

"是時候了!"

他心中做出決斷,將諸多高手幫引了過來,他想集納一口龍穴之力,鏟平一群強者,打斷陰陽教一條腿.

"轟!"

葉凡所刻下的源天神陣全面啟動,無窮神光沖霄,數以萬計的大龍躍起,到處都是瑞霞,將此地淹沒.


突然,一陣讓人驚悚,渾身欲裂的可怕的氣機出現,向葉凡洶湧而來,神城中有一面黑紅色的古經正在大地下升起.

"遠古聖人的兵器,真正的陰陽古鏡出現了!"

葉凡毛骨悚然,這枚古經的仿品他見識過了,殺大能都跟碾死螞蟻一樣容易,更不要真品了!

"該死的!"

他早有准備,但卻也沒有想到,陰陽教上來就動用了鎮教至寶,可想而知對他的殺意有多麼重,鐵了心不給他一點機會.

"給我破城!"

無窮神力燃燒,地下萬古大龍抬頭,將陰陽神城埋葬,全面沖起,貫沖云天,這里完全沸騰了.

遠遠望去,如一片神力的海洋,根本見不到其他,地下的龍源從葉凡所刻的符文沖浩蕩而上,席卷天地.

無盡汪洋,如九天銀河墜落了平來,這是一場大劫!

"轟"

陰陽神城,四方城門崩塌,接著如山嶺一樣的古老城牆如紙糊的一樣倒下,煙塵沖天.

這片有傳奇色彩的神土,發生了驚天浩劫,許多古老的建築物倒塌,根本控制不住.

"僅一個人,獨對我陰陽教,卻毀我重地……","這是天大的恥辱啊,滅他九族,都不足以洗刷!"

陰陽教許多老古董大吼,近乎瘋狂.

"轟"

一枚古鏡自大地龍脈中沖起,在虛空中沉沉浮浮,宛如可定住萬古諸天,許多陰陽教的元老全都忍不住跪拜了下去.

"遠古聖兵,請護住我神城根基!"

"遠古的神械覺醒吧,定住這片山川大地!"

葉凡在站在遠空,不敢靠近,那枚古鏡太嚇人了,幾乎可吞滅天地,透發出每一縷氣機都可碾碎大能.

它看起來很古樸,一面為黑色,一面為紅色,擁有一種難以言表的力量,仿佛什麼都可以打碎.

"這就是傳說的無敵古鏡啊,當年他們的鼻祖煉成後,五域無敵,海外難逢抗手,名動古今,殺過域外的神靈."

這是敵對勢力的鎮教至寶,天下皆知,無人敢攖鋒,葉凡很想奪來,但是卻也只能搖頭.

遠古聖兵,吞吐天地之力,跟有生命一樣,快速複活,讓沸騰的地下龍氣穩定了下來,它可定住一切.

"這件古兵奪上蒼造化,真的沒有辦法對付啊……"

"毒"

煙塵四起,雖然古鏡定住了龍氣,但是可怕的力量依然在洶湧,城池破敗,成片的倒下去.

"葉小賊你你不得好死!"許多強者怒吼,這一次的損失太大了,他們恨不得以頭撞牆.

陰陽神城崩塌一大片,消息在第一時間傳了出去,全中州大地震,所有人都幾乎不敢相信.

辰東寫的小說《神墓》將影視改編,q月飛日舊點將在酷六網直播一些相關情況,涉及到導演,投資,拍攝問題等,喜歡神墓的各位書友朋友感興趣的話到時候可以去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