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破陰陽神城
各大勢力退走了,見到了葉凡度劫時的神勇,許多人都心情沉重,聖體已經成長到這一步,還能扼殺掉嗎?

此時,段德與葉凡還在喋喋不休,兩人互相不讓步,坐在一座秀麗的山峰上,吹胡子瞪眼.

"段胖子,你別bī我,把我惹急了,到了北域是我的天下,直接以動用源術,將你去填太初古礦!"

"你以為我嚇大的,道爺我不爽的話,現在就用吞天魔罐鎮壓你,扔進神墟內的南天men中去,永世別想出來!"

段德死活咬定,葉凡欠他一百座源天神陣,且要求現在就幫忙刻八座,不然的話立刻賠他幾件王者神兵.

"段德,你偷入我姬族陵園,扒開遠古無敵神王古墓,這筆帳怎麼算?"姬家一位大能降臨,黑著臉道.

"別找我麻煩,奇士府內不讓動武.且,我在那個墓xue里,連根mao都沒有發現,憑白沾了一身晦氣,被你們追殺幾十萬里."段德振振有詞.

"這是對我姬族的侮辱,你走不出奇士府了,敢出現,立刻收你!"這位大能恫嚇.

"段德!"吳中天大喝,從天降落而下,旁邊跟著李黑水他們.

"你誰啊,道爺我不認識你!"段德心虛.

"你挖了我家的祖墳,這筆帳沒完!"吳中天神se很不好看,當初他爺爺吳道追殺段德也不知道多少萬里,硬是讓他跑了.

"有話好說,別lua德抬起屁股想跑.

"段道長,那盞天妖燈呢?"妖月空飛了過來,神se也很不善,東荒天妖宮的古陵園也被人掘過.

"那盞神燈是我撿的,再說了,都讓三個王八羔子給洗劫走了,你找他們去算賬."段德想開溜,發現找上們的人越來越多了.

"刷"

一道人影憑空幻化而出,一個英偉的男子擋住了他的去路,正是中皇向宇飛,神se平靜,沒有任何情緒波動,道:"長生鎖該還我了."

遠處,眾人暈菜,段德真是什麼人都敢盜,剛一露面,一群苦主找上men來了,連中皇都包括在內.

"你那是衣冠塚,真身早就在九千年前就被人扛走了,我確實撿到了一把鎖,但是也被洗劫掉了,別朝我要."

"段道長,你在妖帝yīn墳九進九出,都盜走了什麼,見到至寶荒塔了嗎?"一個完美無瑕的nv子出現,顏如yu找上了men來.

"少給我扣帽子了,別說荒塔,連yīn墳的地下主men我都沒進去,跟我一個銅子的關系都沒有!"段德真快急了.

他見到葉凡因一時氣憤而跳了出來,沒有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跳出來這樣一大堆債主,心中發虛.

"段道長,你在東荒盜人陵墓也就算了,還來我中州肆虐,九神兵沉葬地下一萬五千年了,都被你掘了出來."中州年輕一代強大的羽化王徐子軒出現.

"那個羽化王跟你沒關系,你們沒有什麼血緣,別什麼爛帳都算在我頭上."

"那十八個顆珍珠應該跟我們有關系吧?"另一邊,中州一名年輕的王者走來,神se很不善.

段德頭皮發麻,覺得跳出來的真不是時候,被一群苦主給堵住了,無話可說.

葉凡嘿嘿直笑,道:"段哥,你缺德事干的太多了,有一件吞天魔罐還不知足,四處盜古陵,真是太不地道了."

"想掌控帝兵,需養兵魂,多少件兵器對我來說都不夠用."

"段德,你太壞了,進我姬族陵園,還想找虛空大帝的古墓!"姬紫月控訴.

旁邊,神王體姬皓月神se不善,眼神很凌厲,死死的盯著他.

"媽的,我說怎麼會有這麼多人找我麻煩,原來是因為那兩個王八蛋!"段德一眼盯住了遠處的兩人,一個是龐博,一個野蠻人東方野,正在賣力的拉人,宣傳盜墓賊的事跡.

"你們兩個,一個洗劫過我,另一個現在用我的九神兵呢,還不給我死過來!"段胖子藉此大叫,而後沖了過去,一溜煙就沒影了,逃之夭夭.

龐博與野蠻人相視一笑,這確實是他們想出來的辦法,為葉凡解決麻煩,不然段胖子還真不好打發.

"有種你就在奇士府呆一輩子,敢離開的話,我剝了你的皮!"姬家一位大能道,轉身離去.

葉凡在奇士府又呆了半個月,進入他們的古籍庫,仔細翻找,但是根本沒有找到荒古前九位大成聖體的點滴.

"我被忽悠了!"

他想找到副府主林道塵,問個仔細,結果卻被告知閉關了,可能又躲在哪個犄角旮旯里了,說不准又會數十年都一動不動.

"在那上古年間,真的來過幾位聖體,不過都早已沿著星空古路走了."一位大能如是說.

"通向哪里?"葉凡追問,結果自不會有答案,這屬于奇士府最高機密.

數日後,葉凡離去,與眾人揮手,道:"放心,很快就能相見,我去解決一些問題,馬上回來."

"你要保重啊!"姬紫月叮嚀.

"葉子,等我吃完那塊棺材板,進入仙台秘境立刻去找你."龐博很堅定,一群人無言.

"而今,東荒將有大戰,奇士府可能會派我們去那里曆練也說不定,也許我們可以並肩作戰!"東方野道.

"見到那只死狗,趕緊讓它把塗飛找回來,都丟了好幾年了."李黑水等人難以釋懷,同時告訴葉凡,多半會參與到東荒的大戰中去.

"即便真的要曆練,你們也不要妄動,這次可能回涉及到太古王族,聖主去了都白搭,再說我離開並不是去東荒!"葉凡告誡.

終于,傳送陣啟動,葉凡即將自原地消失,要橫渡虛空而去.

"xiǎo子你想明白了嗎,是否要去東荒,我在古皇山等你,一起大戰東荒,會一會太古的王,取出無始鍾來!"段德在遠處喊道.

不過,葉凡卻聽不到了,他的身影虛淡了下去,就此不見.

"偷墳掘墓的,你還敢出現?!"一群人喊打.

段德沒什麼脾氣,快速讓自己消失,不敢多停留,不過在臨去前卻喊道:"去東荒打太古王的有沒有?挖無始大帝墳墓的有沒有?抓不死神凰yao的有沒有?組團了!"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葉凡從域men中邁步而出,來到了中州南部,這里草木豐盛,一片生機勃勃,到處都是蔥綠.

他並沒有去東荒,因為他知道,古皇山很難打開,當初東荒與中州動用了數件帝兵都無功而返,他不相信北帝有那麼大的能量.

"太古的王若是覺醒,也許真有可能破開,那是他們的古皇山,且紫山中也有古王,若與外界里應外合,這……"葉凡想到了這種可能,心中有些不安.

不死天皇,古皇令,一枚神卵,無始經,無始鍾,不死神凰yao,無始大帝的rou身……那里出現過很多神聖之物,而今最起碼還有不少.

"很久沒有見到黑皇了,不知道這死狗又禍害了多少人,貪婪本xing不減,真不知它是怎麼對付北帝王騰的."

葉凡思緒萬千,想到了東荒的種種往事.

"也不知道xiǎo囡囡怎樣了,是否長大了一些,所謂的神嬰到底有什麼來曆?"

他覺得,也許處理完此地之事,該回去東荒去了,離別很長時間了.

一望無垠的大地,前方有一座古城聳立,遠遠望去,瑞氣騰騰,彩光萬道,無比的神聖與祥和.

此地正是yīn陽教的淨土,中州諸多大教皆如此,築城養龍氣,曆經二十幾萬年,早已成為一片神地.

宏偉的城牆,如一道黑se的鋼鐵長城一樣綿綿無盡,橫亙前方,充滿了力感,古城雄偉,有破云之勢.

"我葉某人來了!"葉凡大步而來,遠眺yīn陽神城,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道:"每次都是你們來惹我,今日我破城來了!"

他當然不是正面攻城,yīn陽教為中州數得上的大教,高手如云,強者如雨,睥睨中州,另有一枚yīn陽古鏡鎮壓底蘊,沒有人敢冒犯.

死了一個yīn陽教主,絕對還有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這樣的無上大教,失去一位老教主也算不得什麼,根基沉凝,除非挾人族帝兵來,不然無法撼動.

他已經見識過殘缺的聖兵神能,滅殺聖主跟碾死一只螞蟻那樣容易,若是那枚真正的yīn陽古鏡出世,絕對無法抵擋,昔日持此鏡的人無敵天下.

"中州人傑地靈,自古多祖根,蘊生龍氣,成就一座又一座神土,卻也給了我機會!"

葉凡圍繞yīn陽神城轉了三日,丈量山川地勢,准備引動龍氣對抗這個古老的大教.

他苦思冥想,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各挖出一口驚天龍xue,而後密密麻麻,刻下無窮符文,將源術發揮到了極盡境地.

"殺葉凡者,送王者神兵一件!"

"斃掉葉凡者,贈源五百萬斤!"

"天價懸賞,誰若誅掉聖體,可得驚世龍髓一罐!"

在這多半個月來,中州大地沸騰,yīn陽老教主死去,引發渲染大波,許多大勢力震動,該教發出天價殺令.

而葉凡也正是因此而來,yīn陽教與他不死不休了,他也沒有必要客氣.

"誰能能葉家xiǎo兒的人頭摘來,我yīn陽教賜他遠古聖人的感悟一篇!"

"但凡能殺死聖體者,皆可來我yīn陽教聆聽大道天音十年!"

yīn陽教的聲音震動天下,所開出的條件讓許多人眼紅,自有不怕死的人出動了,許多強大的散修開始尋找葉凡.

在這幾日來,中州的人都被吊起了胃口,所有人都心動了,遠古聖人的感悟,yīn陽聖祖的悟道天音,連諸多聖主都坐不住了.

這些條件太優厚了,沒有人不心動,yīn陽教這是下了決心要除掉聖體,向全中州所有高手喊話!

這是一場大地震,暴風驟雨yu來,各路高手齊出,幾乎要將中州翻過來了,全都在尋找葉凡.

甚至,很多人明知葉凡離開了奇士府,都還闖了進去,想尋出來線索,為自己換取天大的道果.

這是一場巨大的風波,席卷了中州大地,人們沒有想到yīn陽教如此舍得,願付出這樣的代價,一定要除掉聖體.

"yīn陽教感受到了壓力了,心中還怕了,擔心聖體成長起來!"

"不錯,一旦葉凡度過聖主那一關,對于yīn陽來說那將是一場災難,他們不敢讓其證道!"

所有人都在議論,這些天中州皆震.

葉凡嘴角掛著一縷冷漠的笑容,道:"跟我不死不休,發出這樣的必殺令來對付我,那我奉陪到底!"

誰也沒有想到,在這風尖lang口上,他敢鋌而走險,單槍匹馬來到了yīn陽神城外,沒有一個人知曉他要捅破天!

葉凡很有耐心,耗去了足足半個暴龍出品複制木丁丁月的時間,嘔心瀝血,jīng研布局,無窮符文烙印大地中,布下了一片絕世源天神陣.

此陣,比之歐陽曄的也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超級巨大,將整座古老的城池全部困在當中,借山川地勢,借星辰之力,燃萬古龍氣.

除卻東西南北的四口主龍xue外,葉凡另挖了八十一條地下龍脈,將這片大地徹底的改變了,成為了他的主戰場!

不過,他不得不驚歎,當年有無上高人在此出手,選擇築成時早有防備,預料到了種種危局.

"即便如此,我也要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又過了幾日,yīn陽教有發下不少驚人的懸賞令,鼓動天下,務必誅滅聖體葉凡.

"誰若能提供此子身在何方,也有天價賞金!"

"斃掉葉xiǎo賊者,可入yīn陽古鏡內悟道百年!"

"誰能殺葉xiǎo孽畜,可得驚世神藏!"

……

"yīn陽教我來了,你們都給我滾出來受死!"在這一天,一聲大喝傳出,響徹yīn陽神城.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葉凡單人匹馬殺到了他們的神土,到了近前,全中州的人都都在找他,而他卻主動打上men來了.

大聲的喊,俺要月票,九月下旬了,月票榜危急,請求支持,認真求月票支援.感謝你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