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古皇山波瀾至
"葉凡還沒有臨近古天庭就感受到了一種靈魂將崩壞的神能,那無法言表.是一種直達人本源的波動.

"看來以後的天劫有的受.今後渡劫,說不定整片天庭都會墜落下來!"

葉凡自然不會莽撞逼近,而今兩個人形閃電就讓他疲于應付了.大戰不轆.渾身染血,幾次差點被斃掉.

說也奇怪,人形閃電很奇異,一道與他實力相近,勢均力敵,兩道還是如此,並未有超越他,但卻也不弱他.維持一種平衡.

"轟"

終于,第三道人形閃電出現了,一個人形生物頭頂上方懸有一條大龍.搖頭擺尾,攻擊力舉世無匹,搖動萬古.

而後,它化成了一盞神燈.光耀星域,壓塌天地,非常的可怕.攻伐向下.立劈河山.

"這盞神燈不認識.沒有見過,總算出了一個另類的武器,而非疑似古之大帝的兵器."

葉凡奮力對抗,浴血搏殺.在雷海中縱橫,大戰三道人形閃電.他們與人族強者沒有什麼區別,可驅動大道,祭出法則.

這是一種生死對決,容不得半點疏忽"一步錯就是終身毀,立刻斃于此地.

"實力始終與我相仿,並不超越,這是大道法則使然嗎?"葉凡驚疑不定.

最終.這場戰斗持續了一天一夜,葉凡的萬物母氣鼎都差點被打穿,他的身體黃金血液飛濺,遭遇重創.

電海中,成片的古老的建築物沉浮,葉凡終是沒有能夠一睹究竟,最近時也只是稍微臨近,便被阻住了.

"轟"

最後一聲巨響,漫天雷光消失"無盡風暴散盡,天地間恢複清明,葉凡骨節移動,響個不停,渾身如神金大放異彩.

與此同時.萬物母氣鼎也是不斷震動.烙印在上的紋絡如龍一樣交織,使它仿佛有了生命.

一切都結束了,一場浩大的天劫雖然很可怕,卻並沒有全部降落下來,只是淹埋葉凡,而未觸及下方的仙脈.

"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葉凡爆發出一股貫穿天上地下的光芒"渾身明淨無瑕.徹底複原,恢複到巔峰狀態.

一切都過去了,陰陽死咒滅盡,葉凡更上一層樓,進軍到了仙台秘境,舉手抬足都是無窮力量,永不枯竭.

黑發舞動"葉凡眼神深邃.精神奕奕,立身在虛空中,掃視四方,口中一聲輕叱"頭上的鼎飛了出去.

一種強盛氣機發出,如一口深淵打開,吞吐天地聖力"吸納十方精源,鼎口如黑洞,瘋狂吞噬.

遠處,傳來一聲大叫,一個男子倒飛而來,被強行拘禁而至,眾人吃驚.那是一位半步大能.竟被禁錮了.

"剛進入仙台秘境"就可戰大能了!?"很多人悚然.

"葉小賊.你給我去死!"這個被拘禁過來的男子不甘大叫.吐出一道匹練,這是以太陽真水煉成.

大河滔滔,非常的熾盛,烤的仙脈都快化成了劫灰,每一朵水huā都如一輪太陽,這是一宗秘寶,連聖主見到了都心動.

他是陰陽教的一名半步大能,失敗之後並未退走,與許多觀戰者一樣窺視.根本不知葉凡有神眼.早已洞悉其真身.


"噗"

大鼎翻轉,將太陽真水全部收了進去,與此同時墜落下來,無法無相,無處不在,打在了他的身上.

這位大能口中噴血,當場斷為兩截,而後于一瞬間粉碎,人間蒸發,連塊骨頭都沒有剩下,消失不見.

葉凡剛進入仙台,就可戰半步大能了,這並沒有利用他的源術.更沒有擲出神源塊,而是自身的戰力.

"八禁領域!"

人們倒吸冷氣,意識到了一個嚴重問題.仙台每一層天都可分九個小境界.葉凡初臨這一秘境就可戰台一層天巔峰的人物了,也就是所謂的半步大能!

事實上,有活化石認為,葉凡比想象的還要強大上一些,因為他們感受到了他神識的恐怖,極其凝練.

"神念之力足夠強大,而仙台一層天主要就是修行神識,這麼說來他不久後也許會有質的飛躍?!"

想到這個問題.許多人悚然,葉凡的進軍速度也許會很快,不矢後可能會接連破階,將來誰人可制?

仙台秘境,第一層天是凝練強大的神識.如石磨礪刀鋒,第二層天以後才會不斷開啟人體其他寶藏,打開無盡戰力.

"他才仙台一層天的境界,戰力還不好界定,當他掌握有一部古經修行時才會體現出來."

"還有你,四十九天前也出手的吧?"葉凡神眼如電,看向另一個方位"一抬手法力擴張.

啊……,啊…"

遠處一聲大叫.又一位大步大能被強行拘禁了過來.此人很強大,祭出一杆白骨幡,猛力一搖,萬劍亂劈.

"鏘"

葉凡用手一點,一道金色指力射出,將上萬劍芒全部打碎,而後金色大手壓蓋而下,噗的一聲震碎了白骨幡.

周圍眾人心驚.八禁領域果然可怕,自古少有.葉凡才登臨仙台就這樣強勢,觸及八禁後在仙台一層天幾乎無敵了!

"殺!"

這位半步大能不想坐以待斃,口中吐出一個金色的骷髏頭,初時僅有一寸高.而後快速放大,成為一尊金色的骷髏火爐.

"聖主級兵器,交織出大道法則."

葉凡不為所動,萬物母氣鼎一翻,飛了出去,砰的一聲撞在了上面,當場將金色的骷髏頭打碎.

"此鼎晉升為聖主級武器了,不斷經曆天劫,已經交織出了自己的道痕!"

眾人吃驚,這尊鼎如今與要葉凡一樣"開始成氣候了,材質如此珍貴,古今稀罕.一旦交織出道痕來.那將非常可怕.

"萬物母氣鼎與聖體還真是相配…………"也棄人感慨.

"哄.

古樸的鼎,輕輕一震,那位半步大能當即是一寸一寸碎裂,化在了虛空中.就此斃命.

強大的聖體,剛進仙台就表現出了這樣的戰力,驚動四方,許多大勢力都有人到來,全都驚異.


"而今,想要壓制聖體有點晚了,想除掉他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也不見得,一位聖主持無損的遠古聖人的兵器"殺他的話.他上天入地都無路!"

當然,人們也只能私下議論,要殺葉凡.有很多強大的戰力,但關鍵是能否堵住他.

"談何容易,他有源術,百變無蹤"而今露面了,卻在奇士府"無法妄動."

"你們還真是膽大!"葉凡冷笑,又見到了一些敵對勢力的人.未達半步大能之境"躲在暗中.

"噗","噗……"

葉凡連續出手,一朵又一朵血huā綻放"轉眼間數十人死于非命.全部被斬落.

"什麼,他修成了天眼不成,怎麼無所遁形?"剩下的敵人全都跑掉了.

但是,此地還是有很多人.一個月以來很多大教都得到了訊息.趕至此地.奇士府的英才就更不用多說了"一直在關注.

姬家幾位大能在此,手持一戰赤血神燈.為遠古聖人留下的殘缺兵器,震懾住了很多人.奇士府更是深不可測.沒有人願意招惹,都不想在此鬧事.

遠處,月靈公主心中一顫,九黎神朝劫過葉凡,將來多半不能善了,聖體照這個速度發展下去.必是一種強大的壓力.

瑤池聖女,姜家神王體,南嶺的強者,西漠的頭陀,中州的王者等都心中不平靜,全都默默觀看.

在這一刻,年輕一代感受各不相同,全都有一種巨大的壓力.

"小子還債!"

最後一個人不是葉凡拘禁過來的,而是主動貼上前的,段德黑著一張臉,頭上頂個破碗殺到了近前.

苦主上門了!

葉凡還真不好出手,一是有些理虧,二是人家有半件帝兵,真打起來的話准倒黴.

"段道長,多年未見,別來無恙乎?"

"無恙你大爺,你們幾個王八羔子,連褲頭都給道爺我偷走了.少給我拽文!我的九神兵,我的長生鎖,我的十八顆神珠,我的天妖好……,…你都給我吐出來!"

遠處,眾人噴飯.東方野想開溜.什麼簪子,襪子,鞋子都沒放過,自然是他下的手,卻是將段德給扒光了.

葉凡頭大,段胖子很難纏.難道真要打一場不成,指望將九神兵交出來.那是不可能了.

"那胖子也讓人洗劫了,活該!"遠處.姬紫月氣鼓鼓.

姬家大能也在磨牙,段胖子光顧過他們的陵園,盜開了一座遠古時期的無敵神王的墓穴,當時沒有抓住他.

"你還我兵器!"段德咬牙切齒.

他所說的每一件武器都是王者神兵,全都赫赫有名,皆在這片大地上留下了無盡威名,天下皆知.

"王者神兵啊,他什麼來曆,都曾收集到手過?"每一個人都吃驚,這個胖子他們不陌生,但卻都對他琢磨不定.

"段哥,別發火,遙想當年,你胖姿〖勃〗發,與我一見如故,你忘記了嗎?從妖帝墳塚飛出來那麼多的通靈武器.我可是都送給你了,連一個不字都沒說.而今兄弟手頭緊,想借你幾件兵器,你卻這幅姿態.可真不仗義啊."葉凡道.


提起往事,段胖子就心疼.嗯到錯失綠銅,心痛道:"咱啥也別說了,分我一塊老銅,就此揭過.咱還是朋友."

"沒有問題."葉凡上前,跟他勾肩搭背,道:"段哥你也看到了,兄弟我遭大難了,很多人想殺我,將吞天魔罐借我用半年唄."

"我聽說你身上有幾部古經,借段哥我參悟兩年行不?"

兩人一個以聖體肉身壓制,另一個以吞天魔罐震懾,勾搭著肩膀,漫天要價討價,向奇士府深處走去.

"段胖子你要源天神陣干什麼,他媽的.還一下子讓我刻一百座,你當喝涼水呢?!"

"一百座多嗎,你勾動下手指頭就有了.你洗劫段爺我那幾件王者神兵很爽是吧,要不我也沒事就洗劫你一下?!"

"你大爺的,段德,一座怨天神陣就需要刻錄百萬符文,需要四塊人頭大的神源,你怎麼不去搶劫啊,你打開一個聖地寶庫看看有沒有這麼多!"

"小子,你不是源天師嗎.去北域溜達一圈就什麼都有了,這樣吧,給我刻五十座總行吧?"

"段胖子你去死吧,一座怨天神陣就價值二百萬斤純淨源,你挖舁一座大帝墓來也找不到這麼多神源!"

"我又沒有讓你現在都給我,你可以先欠我的,先給我刻十座八座行不行?"段胖子自從見到歐陽曄的源天神陣後,念念不忘,後來得悉葉凡以此干掉過大能,就更加心動了.

"你沒事要這麼多神源陣做什麼?"葉凡很不解.

"北帝,不是要打古皇山的主意嗎,想取出無始鍾,這種事情怎麼少的了我段某人,我要去見無始大帝."

"狗日的段德,該死的王八羔子騰……"

"媽的,小子你罵我干什麼?罵北帝就行了,跟我一塊去古皇止,吧."

葉凡心中琢磨個不停,北帝還真是敢動.居然想打紫山的主意.當初連帝兵都打不開,他能行嗎?

"我不去,純粹是找死,我可不想沒事去送命.

"小子你可可別後悔,北帝說動了一些太古王族,他們也許能可出入紫山.到時候說不定連無始大帝的尸體都能給扛出來."

"你還有什麼消息嗎?"葉凡問道.

"消息太多了,這一個月來東荒很不平靜,發生了很多的事情."段胖子拍了怕他的肩頭,道:"跟道爺我一起去吧,以你的源術在加上我的神術.合則兩利,天下無敵."

"不去,我不想送死."葉凡搖頭.

"你要知道,我那幾件王者神兵可是無價的,沒人能買的起,你一下子都給我洗劫走了,你說這筆帳怎麼算,給我去給幫忙抵賬."

"去死,你搶我通靈武器時怎麼不說,那幾件兵器呢?"

"都讓我祭兵魂用了,便于控制吞天魔罐,你就別指望了."

"那咱們就兩清了!"

"你就這麼淡然,連東荒的那只狗都瘋狂了,你都不心動?"段德道.

"去你大爺的,怎麼比喻呢!說一說發生了什麼?"

"東荒那只狗太邪門了,坑死了幾個大能,差點將王騰都給廢了,就是跟你一路貨色那只討人嫌的狗,你不想去看看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