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雷海中的古天庭
雷電垂落,淹埋山地,一片汪洋,無邊無垠,所有人全都倒退,這是一場浩大的天劫,讓人發瘆.

閃電的海洋,恐怖無邊,迸出一道電芒,就將一座大山打成了飛灰!

"這……"眾人驚悚,這麼多閃電,將會有何等可怕的偉力?全部落下來,這韓仙土都將不複存在.

不過,這一次的雷劫很特別,只是偶爾竄出幾道電芒,相對來說非常集中,一齊壓落,埋向葉凡,不會luan打向他處.

"這是化龍升仙台的最可怕天劫,只有聖地中的一些古籍中有記載,外人根本不得而知!"姬家的大能瞪圓了雙眼.

"不是一般的天罰啊!古來沒有幾次,定會有玄異莫名的事情發生,但凡渡這種劫罰的人都是遭天妒的逆天妖孽."

"轟"

閃電汪洋墜落,巨大的聲音劈的人耳骨劇痛,許多人都倒翻了出去,耳中出血,根本不能站在原地.

在那萬丈電海中心,葉凡依然在對抗死咒,渾身都在閃動神輝,脊椎骨的支龍昂首而上,吐珠化仙台,與其頭顱重合.

這就是最後一個秘境—一—一仙台!

人體大龍養成,一躍而上,登天為台,進入最後一個秘境,玄而又玄.

他的肌體雖然破敗不堪,但卻化成了一道永恒之光,龍躍而起,照耀萬靈,回歸原始,有開天辟地的玄機.

天劫很特別,壓落而下,遲遲未引動,沒有攻擊,但是恐怖神能卻愈發的可怕了,懾人心魄.

"那雷海中出現了什麼?"

"無窮的殿宇,連綿成片!"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全都悚然,這種景象太過妖邪,宏偉的宮闕氣勢磅礴,在可怖的雷海中沉浮.

"那是古天庭!"

"不可思議,太古傳說中古天庭真的存在過嗎,一萬年前,妖帝yu重建古天庭,是否與此有關?"

眾人心驚膽戰,在那無盡閃電中,一座又一座古老的建築物出現,全都是電芒凝聚而成,而今正在慢慢成型,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天劫未劈葉凡,不是無險,而是不到時候,還在集納,人們相信終極降臨將會石破天驚!

此時,葉凡依然在經曆煉獄一樣的熬煉,金se的血液幾乎干涸了,骨頭都露了出來,rou身破敗.

天地為爐,yīn陽為火,jiāo織在一起,真實顯化,形成一個yīn陽八卦爐!

"怎麼會真的有一口神爐?這是專為磨滅聖體而生."

故老相傳,yīn陽教的始祖,為遠古時最強大的一位聖人,天下無敵,晚年身化yīn陽神爐,祭出死咒,磨滅過一個域外神靈.


葉凡忍受無盡磨難,就是不屈,心志如鐵,在死境中悟道,對抗死咒,于yīn陽神爐內煉心.

這尊火爐火焰熾盛,將他的身軀淹沒,但是始終無法磨滅,兩者對抗了七七十九日,依然無果.

葉凡積累至此,引動了自身的雷劫,准備外一同打破!

這尊神爐宛如亙古長存,騰騰燃燒,有不朽的神光,矗立天地間,煉化葉凡已經七七四十九日,yīn陽二氣流轉,可怕無比.

"給我破!"

葉凡大喝,時至今日,他覺得不能再等下去了,破局當在眼前,這是他深思熟慮的結果,以天劫破死局.

脊背的大龍光華萬丈,將yīn陽神爐的神光都給壓了下去,真龍躍起,他的頭顱與龍頭相合,演化仙台.

"轟!"

盤坐于眉心前的那個金sexiǎo人快速歸位,兩者合一,他成功登臨人體最後一個秘境!

與此同時,天罰真正引動,全面爆發,電海將他淹沒.

各種神光,無窮紫宵,大衍神雷,五行元電,九劫雷霆無窮無盡,全部打了下來!

這是一片沸騰的汪洋,屬于劫罰的世界,也不知道有多少種雷劫一同降世,一個個恐怖無比.

成功破入一個大秘境,所引動的大天劫比以往恐怖很多倍,這樣的劫難,聖主來了都得飲恨而亡.

然而,葉凡卻在苦苦支撐,他以干枯的身軀咬牙硬挺著,用上蒼之劫來洗禮rou身與識海,只為化解死咒.

也不知道有多少種雷光被葉凡引進體內,全面洗禮rou身,永恒之光閃爍,無窮閃電劈舞,這是一場驚世大劫.

"噗"

黃金血液飛濺,葉凡的殘破的身體被打的千瘡百孔,強大如他的rou身都如此,可想而知這次的雷霆有多麼的嚇人.

"喀,

他的骨頭都被打裂了,白骨茬森森,從血rou中支了出來,極度血腥與嚇人,但是他連哼都未哼一聲,依然引電入體.

與此同時,他的眉心那個金se的xiǎo人與rou身合一,進軍仙台秘境後,又重現了出來,盤坐虛無間,張口一吸,漫天閃電垂落,全被吸納了進去.

金sexiǎo人如一個無底dong一樣,四方熾電劈來,海納百川,全部被吸了進去.

rou身與神識雙雙洗禮,沐浴上蒼之光,閃爍刺目的光芒.

這是一種駭人的威勢,聖體的rou身與神識都快支離破碎了,可想而知其他人來承受會有什麼後果.

"咚"


一身巨響,天地銅爐被打碎,yīn陽神光四she,引動天劫的效果終于顯現了出來,yīn陽死咒遭遇打擊.

這個世間什麼陽氣最重?自然是雷電,可劈毀一切yīn靈,磨滅一切暗黑力量,死咒也屬干這一列.

這是葉凡思慮後認為可行的辦法,以此來破局,此時看來效果很大,絕對可以斬滅死咒.

成片的雷光降臨,各種劫罰紛呈,徹底將虛空淹沒.

最後一聲巨響,葉凡的那里一片通明,yīn陽神爐被打散,徹底消失不見,死咒的力量被磨滅了,毀于天劫下.

但是,這個代價非常大,葉凡沒車引雷入體,自己幾乎快被劈散了,斷了上百塊骨頭,幾乎沒有了人形,就連金se的xiǎo人也幾乎被打的四分五裂,即將毀掉.

他不得不如此,唯有徹底的放開,才能將死咒的力量斬盡,不然會留下禍端.

"…………"後方,姬紫月,龐博,李黑水等人驚呼.

葉凡刷的睜開了眼睛,此時終于可抵抗了,將三塊自秦嶺萬古龍xue得來的仙丹碎片一口氣全部吞了下去.

"轟"

璀璨神光沖霄,瞬息將他淹在里面,他渾身骨節移動,響個不停,血rou也快速鼓脹,恢複活力,猶如脫胎換骨.

不死仙丹,在第三代源天師體內溫養了七萬年之久,吸納秦嶺大龍本源,奪上蒼之造化,若是一顆完整的,可讓人證道.

這不過是百分之三的碎片,但卻也相當的可觀了,足以生死人rou白骨,葉凡的傷體快速修複,縱是神識創傷也如此.

且,此時他開始對抗天劫,受到的傷害降到了最低.

"太好了!"龐博等人歡呼.

而敵對勢力一個個皆失望無比,全都yīn沉下了臉,這個結果讓人無法接受.

一聲龍鳳和鳴之音發出,葉凡周圍神凰飛舞,真龍盤旋,麒麟望天,一只只仙靈出現,璀璨奪目.

十方jīng氣如水一樣湧來,更有雷劫中的仙光鋪天蓋地而下,彙聚向他的身體,修複他的傷痕.

葉凡的身體快速複原,鼓脹了起來,血rou閃動晶瑩光澤,斷骨接續,身如七彩琉璃.

這就是不死仙丹的神妙,當場生死人rou白骨,立竿見影,他一下子強盛了起來,再也沒有了一絲破敗之se.

最終,在電閃雷鳴中,一個如戰神一樣的身影凝立虛空中,黑發飛揚,通體閃爍寶輝,絢爛奪目.

葉凡登臨巔峰,rou身與神識傷好,舉手抬足擁有無窮戰力,他感受到了仙台的強大.

而也在這時,真正的危險降臨了,在那雷海中,古建築物沉浮,猶如古天庭一樣的宏偉宮闕內有人形生靈走出.

"人形閃電!"


"傳說中的人形閃電!"

遠處,眾人驚呼,古往今來,能招來這種閃電的人屈指可數,最後全都成為了逆天的存在,連古籍中都記載模糊.

"轟"

一個人形生靈撲來,頭上懸有一座永恒的聖爐,火光搖曳,如神靈降世一樣,神秘莫測.

"天啊,人形閃電,怎麼連武器都有,是電芒化成的"

人們變se,皆不能理解.

人形閃電,通體潔每如yu,無比聖潔,而那座神爐卻是赤se的,如古之大帝的專屬聖物凰血赤金鑄成一樣,璀璨奪目.

"白se閃電為身,赤se閃電成爐,這天成的?我不信!"龐博大叫.

這一切匪夷所思,超出了人們的理解,根本不可想象.

"古天庭在太古前真的存在嗎,或者說有神靈把持,難道是以另一形式存在!"有活化石心中震動.

葉凡祭出萬物母氣鼎,以它來抗擊,同時也為了讓它渡劫,jiāo織大道法則.

"轟"

與真人搏殺沒有什麼區別,如凰血赤金鑄成的永恒聖爐,威力無窮,竟能打出大道法則,那個人形閃電也能催動聖力.

"這……"連葉凡都心中劇震,怎麼會這樣?他無比吃驚.

這是一場可怕的對抗,葉凡明著是在抵禦天罰,實則是在經曆一場生死大戰.對手的實力非常奇特,總與他一般無二,勢均力敵,因此格外的慘烈.

"打吧,舟此來祭我之聖鼎!"

葉凡隱約間察覺到了什麼,但是依然一往無前,以萬物母氣鼎抗擊,大戰人形閃電,對轟那座神爐.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古天庭中又飛下來一道人形閃電,在其頭頂上方有一面古鏡沉浮,與虛無凝結.

"與我們家的虛空鏡很像啊,這是怎麼回事?!"姬紫月都瞪圓了可愛的大眼睛.

葉凡在大戰的過程中心中犯嘀咕,雷海中的古天庭怎麼會降下這麼怪異的人形閃電,連兵器都是這麼的bī真,可打出大道法則來.

最終,他大戰半日,渾身是傷,差點被斃掉,接連與兩具人形閃電拼殺,無比的慘烈.

"那個像是凰血赤金鑄成的聖爐怎麼與恒宇爐很像,那面個古鏡與虛空鏡很神似,為何會這樣?"葉凡心中劇跳.

"雷海中的古天庭如此可怕,里面有什麼秘密?!"他浴血搏殺,向上沖去,望向古天庭,想要見到里面到底有什麼.

幫朋友的書做個廣告《終極凶器》,八寸寫的,很古老的家伙,破土而出重新寫書了,當年寫過的書被和諧過,很火的,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未完待續,如yu知後事如何,請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