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 煉獄聖魂
yīn陽死咒,這是曆代yīn陽教主臨死前的最強一擊,無論你是聖主還是妖主,若被打中,都難逃一劫.

森羅地獄,十殿閻羅,各種虛景全都浮現了出來,一座又一座漆黑的殿宇,宏偉而滲人,如來到了死域中.

不足巴掌高的銀sexiǎo人"是yīn陽教主一生戰力所化,臨死前一擊,集納了他一生的力量,化成熾盛光芒將葉凡埋在下方.

"完了,xiǎo葉子在劫難逃!",

"壞了,yīn陽死咒無解,只要被打中必死無疑啊!,,

後方,關心的人都變了顏se,大能來了也白搭,觸之必死,根本沒有辦法化解.

"xiǎo葉子堅持住!"姬紫月盤坐虛空中,渾身綻放神霞,借來無窮天地之力度向他的哥哥,催動一盞赤金神燈.

這是一盞殘缺的聖兵,為姬家遠古聖人所留,雖然有很大的缺憾,無法與真正的傳世聖兵相比,但卻有霸道絕倫,抹殺聖主不成問題.

赤金se的神燈,珍貴無比,為此來了三位大能護持"他們一起出手相助姬皓月,以神王本源催動.

"吠,

古燈明滅不定"自古長明至今而未滅,紅se神金閃動赤霞,無比的明yan,燈火璀璨,一只神凰沖天而起,響徹九霄.

赤血神凰,橫空而過,將無窮的陣紋都給掃滅了,前方的山脈如紙糊的一樣瞬間燃燒,而後成為了灰燼.

"啵,,

另一邊,一枚黑紅se的古鏡呈現,沉沉浮浮,一面漆黑如墨,一面赤紅如血,she出一片yīn陽死光.

"鏘"

赤血神凰與這枚古鏡不斷碰撞,僅僅一瞬間,無窮山脈化就成了一片塵埃,什麼都沒有剩下!

在這過程中,躲在這個區域的人幾乎死絕,其中兩位大能都未能逃脫一劫.

這一可怖景象讓更遠處的人忍不住顫抖,這就是遠古聖人的兵器,都只是殘缺的仿品,並非這正的傳世聖物.

"聖人之威不可撼動,一滴jīng血就足以殺死一位絕頂聖主,殘缺的兵器盡管被磨滅的差不多了,但依然無法抗擊.",

"xiǎo葉子……"眾人驚呼,只赤血神凰很強大,繚繞在葉凡的周圍,根本無法俯沖下來

那枚yīn陽古鏡擋住去路,非常的恐怖,吞吐天地之力,沒有辦法近身.且就算到了近前,也很難化解,可能會將其一起化成灰燼.

此時,葉凡如萬箭穿心一樣難受,yīn陽死咒臨體,要斬他神魂,這是一種詭異的力量,無孔不入,很難防住.

在他的體外"錦繡河山,仙王臨九天,金se的苦海等異象齊出,不過最管用的還是yīn陽生死圖這種異象.

它與那死咒糾纏在一起,不斷的演化,一張yīn陽圖沉浮,發出懾人的威勢,周圍森羅殿,十方煉獄等環繞.

"葉子堅持住!",龐博大吼,妖帝九斬齊出,蘊含他的本命jīng華,就要打過來.

"砰,,

姬家一位大能拍了他一掌,用手牽引,強行將他的本命jīng元攝了回來,貫入他的體堊內,道:"不管用,只會將你自己也搭進去."

"那怎麼辦?"姬紫月問道,而後想了想,張口吐出一道神霞,如一道匹練一樣she向葉凡.

"紫月你在做什麼?",姬皓月大吃一驚,海上升明月異象出現,碧海無垠,波光粼粼,一輪明月升起,阻擋那道神霞.

"這宗秘寶與你的元神合一了,不能祭出,更不能磨滅掉,不然你會殞落.",姬家的大能嚇的亡魂皆冒"也趕忙阻止.

"哧"

神霞一顫,被強行牽引了回來,沒入姬紫月的體堊內,她一陣搖動"道:"這是青銅仙殿那件神物,應該可破死咒,我不會有事的."

"不行,你沒有與之合一,現在妄自動用,必有死劫,會出現大禍!"姬家元老快速將她封印,生怕她luan來.

遠處,眾人吃了一驚,都知道姬紫月體堊內有秘寶,但卻沒有想到來頭這麼大.

無盡歲月前,有人從青銅仙殿背負出半具"仙尸""被東荒最強大的幾個聖地平分,姬家從中得到一件仙珍,溫養在姬紫月體堊內.

當初"在東英時xiǎo囡囡就曾露出奇se,說姬紫月體堊內有寶貝"就是此物.

yīn陽生死咒很特別,無孔不入,不是各種秘術所能抵擋的,它一旦鎖定一個人就會直達本源.

"轟"

葉凡身體劇震,yīn陽死咒進入了體堊內,生機俱滅,死氣騰騰,幾yu要椎毀他的一切.

"鎮堊壓!"

他口中輕喝,九個古字浮現,沒入體堊內,道經中的九個帝字如水銀瀉地,刹那流進,要鎮堊壓yīn陽生死咒.

"不行,他的境界太低,縱然有大帝陣紋也根本無法真正運轉,不能發揮真正效用!"遠處,姬家的一位大能到.

yīn陽死咒,燃燒葉凡的的神力,椎毀生機,在他的體堊內肆虐,想要將他吞噬,徹底的轉化為一具死尸.

這並不是普通的攻擊,而是一種怨咒,非常的詭異,防不勝防,一旦鎖定的氣機,直至不死不滅.

"禁仙六封!",

葉凡的眼中,閃爍一片符文,無垠星辰在閃爍,以神念在自己的體堊內刻字,密密麻麻,浩瀚星空.

"轟"

神焰騰騰燃燒,但是依然無用,yīn顧死咒不能磨滅,他秉承天地間一種本源而成,是一種無形無質的東西.

"啊……",

葉凡大叫,渾身黃金血液快速流動,心髒如天鼓一樣雷鳴,發出的波動,震的人耳骨嗡嗡作響.

yīn陽死咒可將聖主克死"他依仗強大的體質才抵制到現在,在葉凡的體表上出現一個又一個yīn陽符文,充滿了死氣.

"xiǎo葉子!"李黑水等人大叫,干著急卻幫不上什麼忙.

葉凡艱難的舉起手中的狼牙**āng,這是東方野借給他的,可發揮出遠古聖人兵器的一道神威,然而此時卻根本用不上.

除非,他將自己也給打滅掉,不然的話根本沒有辦法,詛咒無形,早與他合一.

葉凡渾身顫抖,盤坐在虛空中,輪海,道宮,四極,化龍四大秘境中,都有誦經之音響起,響徹天宇.

他修行有四部強大的古經,雖然都是殘缺的,但是拼在一起卻也世上無雙,擁有無上大道奧義.

經文如雷,如龍,如凰,如麟,響徹九天畢繩,紛紜變換,天地失se,但是依然難以抹掉詛咒.

"聖體讓人心驚,掌握有種種秘法,他如果達到了聖主境界,幾可謂無敵天下,破解yīn陽死咒都不是問題,然而此時他境界太低了!"姬家幾個大能震驚.

"活化石級以命化成的死咒,竟沒有立刻磨滅他,真是讓人驚悚!",敵對勢力中的人心底冒寒氣,這樣的聖體實在讓人忌憚,將來成長起來誰可敵?

"給我破!",

葉凡大吼,然而卻依然難以奈何,死咒無形無質,與他的本源糾纏在了一起,一個活化石的致命一擊,以他現在的境界根本破解不了.

百般嘗試"萬般努力,一切都是徒勞的,葉凡發狠,不去抵抗,引動死咒,沖向他的輪海本源深處.

而今,那里有兩塊綠銅,全都老神在在,沒有什麼反應,他以此沖擊中州至寶.

"轟"

無盡光華自他的體堊內龘she了出來,死氣沸騰,跟開鍋了一樣,崩向四面八方.

"聖體還能堅持……"人們都都幾乎不敢相信.

yīn陽死咒沖進了輪海,撞在了兩塊綠銅上,第一時間被打了出來,蓑散大半"bī出輪海神泉之眼.

"王八蛋!",葉凡詛咒,這面塊老銅巋然不動,震退死咒,又如磐石一樣靜了下去,毫不作為.

最終,他變了顏se,詛咒沖向他的識海"要滅其神!

rou身崩壞,還可修複,神識若滅,整個人就相當于不複存在了,葉凡一聲長嘯,迫不得已,准備舍去rou身,先將神念逃出來.

在他的眉心,那汪金se的xiǎo湖跳動,一個與他一模一樣的金sexiǎo人邁步而出,將要沖天而起.

然而,死氣如淵海,隔斷了前路,將他生生禁錮了在了眉心前,難以遁走.

"壞了,yīn陽死咒,最可怕的一面體現了,無物不焚,無神不毀!"

但凡有所了解的人皆倒退,心驚擔顫,可怕的死咒會面發作"已經沒有一絲化解的余地了.

"天地為爐,yīn陽為火,緞燒神明,摧滅萬靈!",

這就是yīn陽死咒,是當初最強大的一代遠古聖人開創而出,相傳他無敵天下的晚年遇到了一個域外神靈,自毀體魄,磨滅神袱.

天地如銅爐,死咒為火,熊熊燃燒,炙烤葉凡的rou身,煉化他的神識.

"嘩啦啦"

葉凡神念化成的金sexiǎo人,張口一吸,將萬物母氣鼎中一張古圖攝了出來"披在了身上.

上面有星辰閃爍,如一張星空圖,流動夢一樣的光澤,正是混沌萬龍巢帶出那張仙珍,先後被斗戰聖皇,狠人大帝持有過.

"轟",

死咒全面爆發,但是卻沒有能夠立刻毀掉葉凡,只是將他燒的幾乎碎裂.

"還沒死!",遠處,敵對的實力會都心中發寒,聖體的生命力太強大了,縱然有秘寶護持,也不能這樣長久才對.

"xiǎo葉子堅持住,無法破解,就耗盡死咒的力量!",姬紫月喊道.

"對,已經耗死了yīn陽教主,再將他的死咒也耗盡,讓他白死,空留遺恨!,,龐博等人也大叫.

"他最多在能堅持半個時辰!"

"也許能堅持一天也說不定!"

暗中的敵手皆冷笑,不少人准備在此收尸.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

一天,兩天,三天……

葉凡真的堅持住了,耗去了足足八天的時間,依然未死,還苦苦支撐!

"媽的,九命貓轉世嗎?"

"該死的,怎麼還活著!"

敵對的人坐不住子,但卻沒有任何辦法,八天過去了,早已驚動奇士府,來了幾位強大的副府主,布下了十方大陣,在此守護.

十天,二十天,三十天……

一個月過去了,葉凡骨頭都給燒出來了,血rou都快干枯了,但是依然活著.

"怎麼還不死?!"

"xiǎo葉子堅持住,死咒的力量快耗盡了!",

敵對的人與親善的人反映截然不同,但有一點是一樣的,那就是心緒激動,難以平靜.

這一次,yīn陽死咒現,耗時一個月都沒有煉化葉凡,驚動了中州各大勢力,許多大人物都來觀看.

就更不要說奇士府內的英才,以及中州的諸多年輕高手了,會都趕來了,每日都有人注視場中心.

一晃七七四十九天,葉凡的rou身快被燒壞了,骨頭凸了出來,血rou破敗,金se血液近乎干涸.

這是煉獄一樣的折磨,而他的神識也是飄忽不定,金se的xiǎo人一動不動,盤坐在眉心前,死咒之火將其淹沒.

葉凡知曉,他能夠堅持下來,不僅是因為聖體生命力超越其他人"還因為綠銅塊與那張星空圖,雖然都不作為,但卻也大用.

天地為爐,yīn陽為火,化成了一尊可怕的神爐,真堊實的顯化而出,將葉凡困在里面緞燒.

"轟,,

第四十九日,天空突然電men雷鳴,狂風大作,熾烈的電光傾瀉而下,如九天銀河墜落.

"變態啊,在這個時候渡劫了!",

"七七十九日的熬煉,都未能將他煉死,卻在這個時候突破了!,,

"怎麼可能,聖體太可怕了,yīn陽教主難道白死了嗎?他竟然在垂死之境引動了天劫,要藉此而再生一層樓.",

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葉凡太頑強了,被煉化了四十九日都不屈,還在這種關頭突破,實在變態.

"轟"

萬丈雷電從天而降,比以往的天劫都可怕,因為這一次是突破大秘境,而非一個xiǎo境界.

化龍大圓滿,龍騰躍仙台,所引動的天劫,景象恐怖的嚇人!

在葉凡那干枯的身體中,脊雅一條大龍昂首而上,直沖仙台,成為一道永恒的神光,睥睨天下.

這條龍真的複活了,而今要進軍更高的境界,吐出一顆仙珠1點化成一座無上仙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