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八章 陰陽死咒
夜深人靜,山峰上非常空明,一輪神月當空懸掛,灑下一地白光清泉汨汨,偶有夜鳥啼鳴.

葉凡站在一塊山石上,心中震動,對方怎麼知道這些秘密,難道有一位故人落在了他的手中?

"你是如何知曉的?"

南妖齊麟,身軀昂藏,氣度軒昂,黑發濃密,眼神懾人,道:"我在古老的妖皇殿中目睹了這一切,見到你舟從天而降,出現在荒古禁地"

"這怎麼可能,你在南嶺怎麼可能會見到東荒的事?!"葉凡大驚失se.

南嶺與東荒間的距離可用用天文數字來計量,極其遙遠,修士要飛上十幾年才能到達,一個人怎麼可以望穿這麼遠的距離?

"遠古遺存下來的妖皇殿,內蘊一塊血祭台,上面生一顆天地法眼,是天地間最珍貴的仙珍之一!"

如果一個人的法力足夠強大,可以藉此法眼觀三界六道,宇宙星域,望穿古今未來.然而,此眼非古之大帝不能運轉,所需法力過于龐大,根本不是一個正常人所能承受的.

故此,雖有這樣一枚天地法眼,妖皇殿中的諸多大妖也不能盡查天下事.而只是每隔一萬年的輪回時,法眼自主閃動,方可短暫利用.

自古至今,困擾修士的最大的問題就是生死,沒有人可以永生,連遠古大帝都不能.

為此,在這一次的萬年輪回時,幾位蓋代老妖以它觀東荒七大生命禁區,探尋不死神yao的種種秘密.

而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恰巧發現了九龍拉棺從天而降,墜落在荒古禁地上,走出十幾位域外來客,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自古以來,不乏域外來客傳說,但是沒有想到我曾親眼目睹."齊麟雙眼炯炯有神,有日月升騰,龍鳳飛出,光華懾人,非常的玄異.

"不錯,我們是來自于外,莫名到了星空的這一端"到了現在,葉凡也沒有必要藏著掖著了.

齊麟一步邁出妖皇殿,從天而降,如踩著天梯一樣步履從容,黑發飛舞,有一種驚世妖王獨有的氣概.

他並沒有出手的意思,盤坐在地,向葉凡請教星空另一端的一切,對于他來說非常重要.不同的星域,不同的底蘊,這是一種思想的碰撞,葉凡的過去,種種見識,對于這個世界的人來千年神藏.

葉凡從容應對,談到了一些星空對岸的景況,這讓南妖悠然神往,道:"域外的世界,到底有多麼廣闊?"

葉凡也向他詢問了不少這個世界的秘密,兩者對坐大半夜,最終南妖站了起來,道:"不能親臨那個世界,終究是一場夢幻空花."

"此地有通往域外的星空古路,你能找到嗎?"

"沒有一點線索,根本不知,我懷疑不在奇士府內"南妖搖頭,轉身離去.

此後,接下來數日,每到深夜南妖必來,兩人的關系很特別,互相討教印證心中所需.

最後一夜,南妖臨去前,道:"將來在大帝路上爭雄,若是你戰敗,我任你離去,報你今日之恩."

此後,他便再也沒有出現了,強大的南妖深不可測,一縷神念顯化都足以傲視年輕一代,非常的神秘.

而今,到了這一步,葉凡身為聖體,將來必然要在大帝之路上與人爭雄,即便沒有沖突的人也免不了一戰.

這是一種無奈的抉擇,因為一個世界一個時代只有一位大帝,從來不可能誕生出兩位,諸王並起,看似繁盛,到頭來卻也有無盡悲哀.

帝路,是一條不歸路,只能前行,落後一步,就意味著血染黃土,唯有踏著諸王的尸體前進,一路高歌到底.

只要敗一次,錯一次,就可能萬劫不複,再也沒有了生路,自此身死道消!


南妖,與葉凡沒有大仇,但是未來卻注定有一場生死大戰,無可避免,沒有對錯,只是走上帝路的殘酷選擇.

葉凡來到奇士府引發轟動,這幾天下來常有人慕名而來,遠遠觀望,有欽慕者,更有不服與仇恨者.

"xiǎo葉子,你這樣的跟班真不稱職,走到哪里,都引發別人圍觀,盡找麻煩了"姬家xiǎo月亮抱怨.

"我什麼時候成你跟班了?"

"我領著你四處轉悠,到處找那條星空古路,你跟在我後面,就是跟班是什麼?"姬紫月大眼眨動,不滿的說道.

"這也行?……?……"葉凡一陣無言了.

這幾天他讓姬紫月幫忙尋星空古路,惹的姬家神王體黑眼瞪白眼瞅,跟防賊一樣,怕他將姬家xiǎo月亮給拐走.

秦嶺一戰過後,姬家對姬紫月的保護力度大大加強,不容她有任何閃失.

而也正是這一戰,無數的大勢力與不朽的傳承全都登men拜訪,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提親,全都想聯姻.

姬紫月是什麼體質,那些大勢力也不知,唯有孔雀王等一些見識極其廣博的人明曉,但卻不妨礙人們對她的高度重視.

她可借來天地之力,將葉凡推上可與聖主一戰的高度,當時鎮住了所有人,這樣的體質絕對是超絕非凡的.

"聖體站住,我要與你決戰!"終于,有人按捺不住站了出來,擋住葉凡的去路,向他挑戰.

在奇士府內不可私自爭斗,唯有挑戰,另一方同意的情況下才可進行,一切只是為了保護弱者.

"你是誰,我認識你嗎?"葉凡看了對方一眼.

"認識與否無關緊要,重要的是我看你不順眼,就是想鎮死你!"來人很囂張,就差指著葉凡的鼻子大罵了.

"你活膩歪了吧?"旁邊,龐博沖動,想上去一巴掌舟死他.

"聖體你敢與我一戰否,不動用源術,憑真正修為一分高下!"這今年輕人非常自負,聲音很大,驚動了附近不少修士.

"好,我與你一戰!"葉凡點頭答應.

"xiǎo葉子不對勁,現在除卻北帝還有一些逆天妖孽外,還有幾人敢對你動手,這個人雖然很強大,但離北帝還遠."龐博心有疑惑.

絕仙台,為奇士府專用對決之地,葉凡登臨而上,面對叫囂的男子上來就祭出了黑se的戰車,隆隆碾壓而過.

"有沒有搞錯,傳說中的王者神兵啊,這還怎麼打,同階無敵,來十幾個人也不夠殺啊"

"

你作弊!"對面的男子嚇得沖天而起,不敢硬接.

"又沒說不可以用,速戰速決多好!"葉凡確實懶得動手,以法寶強勢壓人,不想lang費時間.

"轟,

黑se的古戰車飛起,將對面那個男子撞擊的大口咳血,渾身龜裂,慘叫著墜落在絕仙台上,如果不是有規定,不能擊殺對手,此人必死無疑了.就你這樣的人概來挑戰?"龐博搖頭.

然而事情並沒有就此止住,在接來下的半個月里,不時有人跳出來要挑戰葉凡,牽扯進來的人很多.


隨後,終于是打出了真火有人要生死決戰,去山men前的刮龍台上對決,葉凡很強硬,來者不拒,兩天內連斬了三人.

"去仙脈中生死大決戰放開手腳一搏!"終于,有人更進一步,要不計一切後果的決戰,與葉凡不死不休.

"他們活的不耐煩了嗎,真正的逆天妖孽沒有出手,這些人吃了仙人膽了嗎?"龐博更遲疑了.

"這是要一步一步將我引出奇士府,遠離府中大能們的感知范圍,有人想殺我"葉凡不屑的冷笑道.

"你想怎麼辦?"

"這片仙脈內蘊大龍之氣,我刻下一些陣紋,他們如果敢來,我將所有人都留下"葉凡冷聲道.

東方野道:"葉兄弟,你給我的聖骨被我叔祖煉化進狼牙**āng內了,能發出傳世聖兵一擊."

他將狼牙bāng遞了過來,要借給葉凡用,這可真是一件無價聖兵,雖然只能發出一擊,但是絕對可毀天滅地.

無敵王者被遠古聖人的兵器打中也要灰飛煙滅,聖主更是不能幸免,拎著這根沉重的狼牙**āng,葉凡與龐博心頭劇跳.

"行了,有這樣一根聖兵在,來多少人都得死!"龐博道.

"咝!"葉凡卻倒吸了一口冷氣,道:"難道那幫人真的要大動干戈不成,不會也帶來了聖兵吧?"

帶來極道帝兵是不可能的,因為上次剛動用不久,各大不朽的傳承無法立刻拿出來,要用以鎮龘壓底蘊,每次請出來都要提前准備很長時間.

"有人想殺我,紫月啊,去跟你哥說下,能否借來一件完美無缺的傳世聖兵?"葉凡道.

"你這個家伙,當聖人的兵器是什麼了,即便是不朽的傳承也很難動用,yīn陽教僅靠一面yīn陽鏡就立身中州,成為無上大教,更因此而無敵天下過"

"跟你哥去說,這次說不定能奪來yīn陽鏡,送你們姬家當彩禮."葉凡笑道.

"去死,你想什麼呢.遠古聖人的兵器內蘊神祗,幾乎不可收服,是無敵的存在"姬紫月白了他一眼.

"中州有尋龍地師,此地適合引動龍氣,為了對抗我的源術?說不定這次有不世奇人被請來了."葉凡自語.

五日後,葉凡走出奇士府,來到一片仙脈中,剛一到此地,他二話沒說,抖手扔出上千塊yu,先發制人,都刻有源天神紋.

一聲又一聲巨響發出,地下祖根內蘊的大龍之氣全都沖了上來,遠處傳來一片可怕的波動,有絕世殺陣被激活.

"果然請來了奇人,引動了地下祖根的力量."葉凡心中一凜,但卻並無懼意,他已先下手為強.

"該死的!"遠處,傳來詛咒聲,尋龍地師的陣紋被引動,不斷摧毀萬物.

"嗷嗷?……"

巨大的龍吼聲響起,地下沖出九九八十一道天龍,全都逆空而上,皆達數千丈,巨大的龍陣啟動了.

"該死的,果然是引來了奇人."葉凡冷笑.

這樣的祖根之力,如此恐怖的大龍神陣,絕對可能將幾位聖主活活磨滅而死.

"轟"

遠處,一道恐怖的波動傳來,一片熾盛的光華照耀而下,一面古鏡懸空,發出讓絕代王者都要顫栗的波動.


"遠古聖人的兵器一—yīn陽鏡!"葉凡心頭劇動,真如他預料的那樣,請來了聖兵.

"轟!"

葉凡身後,飛起一片神華,一只赤血神凰騰空而起,一盞赤金神燈擋住了那道可怕的光束,抵住了yīn陽古鏡.

"這麼強大的力量,多少聖主來了都要死啊!"龐博心驚rou跳.

"這只是遠古聖兵的仿品,雖然出自聖人之手,但還不是真正的傳世聖兵,有殘缺處."在他們的身後,姬皓月出現了.

"王陽戰原來你壽元將盡了!"葉凡大喝道.

yīn陽教主出現,頭上懸有一面紅黑古鏡,恐怖氣機鋪天蓋地?面無表情,缺少生機,多了一種死亡的氣se.

"時不待我,壽元干涸,今日我為後人除掉你!"yīn陽教主很無奈,他活了三千余歲了,終究是抵不住歲月的侵襲,壽元磨滅而盡,無法存活了.

原本,幾年前他就該死去了,一直以龍髓續命,然而終究是未能得到夢幻神髓,一般的龍髓再無效果了.

"你以為這樣就能殺死我?"葉凡冷笑.

yīn陽教主近乎絕滅了生機,跟一個死人差不多了,此時如厲鬼一樣的笑容很可怕,道:"我帶來的yīn陽鏡雖不是那件傳世聖兵,但卻也出此聖人之手,不想姬家的大能也來了,持有相仿的一件兵器."

葉凡神se冷漠,靜靜的看著他,沒有多說什麼.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請來奇人,取來殘缺的聖人兵器,皆不是殺你的手段"說到這里,yīn陽教主大叫道:"重要是我見到了你,只需一眼,你就死定了!"

"退!"暗中有人大叫,驚聲示警.

但是,卻有些晚了,一股恐怖的氣息彌漫出,一下子鎖定了葉凡.

"轟"

yīn陽教主身體粉碎,坐化世間,蒸發成一道熾烈的光芒,而後化成了一個拳頭大舟銀sexiǎo人.

其左眼黑如墨,右眼赤紅如血,非常的詭異,雖然不足巴掌高,但卻讓人mao骨悚然.

"壞了,yīn陽教的死咒,世上無解!"

"殺死敵人,自己也要墜入煉獄,飽受盡世間一切最可怕的磨難後才湮滅.yīn陽教主這樣看重聖體,臨死竟發出了yīn陽死咒!"

暗中有大能驚呼,連他們都不敢靠近,觸之必死.

"我死了,卻也為我的後人徹底解決了大患?……?……"yīn陽教主大吼.

可以想象,如今的葉凡對他們造成了怎樣的壓力,崛起已經不可阻擋,這個活化石都動用了這樣的手段,臨死也要拉上他一起走.

銀se的xiǎo人,似哭非哭,似笑非笑,一眼漆黑如墨,一眼赤紅如血,跨越時空,無法避開,不能甩掉,撲到了葉凡的近前.

"轟"

光華萬丈,yīn陽生死之力一下半就將葉凡埋在了里面,死咒發作,無邊地獄出現,森羅殿與煉獄浮沉,磨滅一切.

這章刪了寫,寫了刪,不怎麼滿意,所以晚了.今晚就這一章吧,想想後面怎麼寫,大家呼喚的感情戲,還有域外也該涉及了?我要好好想想,整理下思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