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七章 南妖
奇士府內多秀麗山峰,崖前臥麒麟,老yao相伴,流芳溢香者也不乏開闊地,有明一樣的湖泊點綴,蛟龍出沒,集納神秀.

葉凡剛進奇士府,就被人發覺了,齊禍水引來數十人將他堵在xiǎo前內,引起眾人圍觀.

"東荒的妖孽來了,真身進入了府內!"

這則消息快速傳了出去,很多人趕來,都想一睹其真容,最近他的名聲太響亮了,許多人都想一見.

當然少不了自負的英才,心中不服,趕往這里,而妖孽級的存在更是被驚動,先後出關.

"姓葉的惡棍,今天你走不了了!"齊禍水銀牙緊咬,她的美毋庸置疑,為南嶺的一顆明珠,為一絕代佳人,讓百花都黯然失se.

"你就叫吧,叫破喉嚨也沒用,葉凡又沒將你怎麼地."龐博非常猥瑣的說道.

齊禍水氣的差點背過氣去,臉se漲的通紅,憋的話都快說不出來了,用力吐出一口氣才叫道:"你……他nǎinǎi的!"

此話一出,驚掉一地下巴,齊禍水絕代傾城,平日間言談舉止非常優雅,這顯然是被氣到不行了.

"我招誰惹誰了,葉凡確實沒將你怎麼樣啊,難道我說錯了,另有隱情?"龐博一副欠揍的樣子.

"你……立刻給我消失!"齊禍水氣的想咬人.

"我們沒這麼熟悉吧,別見到我就這麼激動,nong這麼大排場迎接我還是怎麼地?"葉凡問道.

"你給我閉嘴,我是來鎮壓你的!"齊禍水更激動了,氣的臉se緋紅,修長的yu體幾乎顫抖,沖著旁邊的人喊道:"一起上,將他給我封印!"

然而,雖然來了幾十號人,且氣勢洶洶,但是真到了近前,卻沒有一個敢動手,對她的話語充耳不聞.

齊禍水氣急敗壞,叫嚷了半天,就沒有一個人上前,只剩下她自己在獨對葉凡,羞惱無比.

"你們怕什麼,不就是一個聖體嗎,這麼多人還打不過他?"

這些人依然不出手,全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雷打不動,開玩笑,這可是殺星,連大能都敢宰,現在誰敢上去?

"郡主,他剛宰了北帝的親叔叔,你確信要鎮壓他?"旁邊,一個nv子xiǎo聲提醒道.

"那又怎麼樣?"齊禍水滿不在乎.

"北帝啊,那可是連各方教主都要忌憚的人物,他的叔叔都被宰了,足以說明聖體囂張,現在卻惹他不好吧."

"北帝怎麼了,哥哥還是南妖呢,聖體怎麼了,我遠方的表兄妖月空還是天妖體呢."齊禍水咕噥.

"你是個妖jīng?"龐博驚訝.

"閉嘴,你給我消失!"齊禍水對他一百二十個的反感,光潔如yu,的額頭上青筋直跳.

"怪不得美的不像話,妖jīng動人,你是一個妖nv,南嶺多妖主,你是妖皇殿的人."龐博怪叫.

齊郡主滿腦men子黑線,道:"大胖子,我記住了,你跟聖體都不是好東西,等著瞧."

其實,龐博一點也不胖,只走過于魁偉,高出常人兩三頭,濃眉大眼,手臂比的上別人大腿那麼粗.

"你才胖呢,哥這叫雄壯好不好,沒見過這麼男人味的妖怪吧?"龐博道.

"你給我去死!"齊禍水命令其他人動手,指使不動,自己祭出了一個妖塔,銀光閃動,向前飛來.

"牢.

葉凡出手,徒手硬接,在上面一敲,頓時將其彈開了,摸著下巴,對齊禍水左看右看,道:"真是一個妖jīng?"

他曾今擒住過齊禍水,沒有想到她來頭這麼大,來自上古就存在的妖皇殿,為南妖的親妹妹.

"無論是東荒的天妖宮,還是毒嶺的妖皇殿,都出驚世大妖,他們的後人一出生就是人形,根本看不出本體的,就如顏如yu一樣."龐博道,他比葉凡了解多一些,畢竟在妖族呆過很長時間,所知甚深.

"齊妖jīng,我跟你也算不上有什麼仇怨,見我別這麼激動,我還沒打算跟你那個傳說中的哥哥開戰呢."

奇士府的人略有耳聞,南妖極其神秘,很少現過蹤跡,一直在觀奇士府先賢的手劄,閉關不出.

"姓葉的,你別囂說……"

"表妹,這是做什麼,大水沖了龍王廟,這些都是朋友."不遠處傳來一聲輕笑,一個紫衣男子走來,很是英偉.

"月空兄!"葉凡大笑,正是天妖宮的少主妖月空,一如過去,神采飛揚.

"好久不見,葉兄如今名動天下,真是讓人感歎."妖月空走來.

"表兄,你怎麼和他認識?!"齊郡主很不滿,念念不忘葉凡收她當侍nv的事情,被囚了一個月……而今想起來都牙根癢癢.

"過去的事情就算了,葉兄不是外人."妖月空笑道.

"轟"

奇士府深處,一座古山妖氣沖天,無窮神光貫穿霄漢,一座古老的妖皇殿浮現,如古天庭一般,巍峨與宏偉.

一個尊身影,上抵九天,憑空化出,黑發如瀑,眼中有無盡星辰幻滅,深邃無比,如一尊妖神降臨.

"難道是傳說中的南妖?!"許多人吃驚.

葉凡神se一滯,無論是妖皇殿還是那個如男子,都不過是一縷神念所化,透過古山而出,如此驚天動地,可以想象那個人的修為!

"跟一尊妖神一樣!"龐博也吃驚.

"齊琪回來."一個清冷的聲音傳至那鏤神念化成一片神光,貫穿虛空……將齊郡圭卷老,瞬息不現.

"南妖這麼強大,一縷神念就超越其他絕頂年輕強者了!"所有人都悚然,這是第一次見到南妖出手.

"xiǎo葉子……李黑水等人趕來,全都沒有想到葉凡這麼大膽,敢來奇士府內.

"走,我們找個地方喝酒去."吳中天道.

不久後,他們了來到一個xiǎo酒肆,就在路邊,不是很大,桃花盛開,一片粉紅,不依季節開放.

奇士府,不可能用大酒樓,但是這樣的xiǎo酒肆卻有些,點綴在修煉之地,別有一番妙境.

"月空兄,你竟是天妖體,真實深藏不露啊!"葉凡舉杯道.

"我這今天妖體名不副實."妖月空搖頭.

他出生前,在母體中就遭人暗算了,先天不足,能夠活下來已經是一個奇跡,但卻制約將來的成就.

"除非我闖過九道死關,才能再現天妖體的無上風采."妖月空沒有細說,似不想提過去的事.

"齊禍水的哥哥,真那麼厲害嗎?"龐博問道.

"那是我的遠方表兄,他的強大毋庸置疑,絕對可與中皇,北帝並論."妖月空點頭,告誡他們不要觸怒之.

"極其厲害."成片的桃花林中,一個身穿獸皮衣的野蠻人走來,黑發濃密,有一種野xing的力量.

正是東方野,他聞訊趕來,也不見外,坐下來喝了一大碗酒才道:"我也來自莽莽南嶺,當年在一處原始老林中見到過,他一只手按死了一頭妖龍."

"那頭妖龍有多強?"

"堪比大能!"

"什麼?"眾人倒吸冷氣.

"你確信那頭妖龍堪比大能?"姜懷仁有些不相信.

"當然,因為那頭龍後來被我烤吃了."東方野點頭.

"那他如今在什麼境界?"李黑水心驚.

"三年前,他一只手按死了一頭妖龍,我親眼所見.當時他剛渡完天劫,進入仙台二層天,而今我想他早已鞏固,堪比絕頂聖主."野蠻人道.

"南妖竟然這麼強大,我一直以為是好事之人故意杜撰的,沒有想到真有這樣一個恐怖的青年妖主."

"xiǎo葉子你是來看我的嗎?"火紅的桃花,大片的盛開,無盡的桃林,花香陣陣,姬紫月輕靈的走來,笑的很燦爛,臉上露出兩個xiǎo酒窩,一身紫衣飄舞,充滿靈秀.

在她的旁邊,神王體姬皓月龍行虎步,非常的沉穩,黑發披散,眸子深邃,很有一代無敵神王的氣韻,與俏皮的姬紫月形成鮮明的對比.

在酒桌上,姬皓月話語不是很多,很穩重,但每一句話都很有分量,道:"有的人少年時一飛沖天,但卻就此止步,有的人大器晚成,後勁十足.縱觀古之聖人,後者占大多數,內蘊無窮潛力者,有時需用一生去發掘."

"不錯,自古至今皆如此,數百年,上千年後,我們這一代人,也許有的天縱奇才會被人淡忘,有的,愚者,會龍躍于天."妖月空點頭.

"這麼說來,千百年後我很有可能會將王騰打成一個豬頭,連他媽都認不出來?"李暴水道.

眾人啞然,一陣無言.

"北帝,南妖這樣的人不可能缺少潛力,這樣的勢頭將來不可阻擋,不會止步,很難說會達到何種境地."

深夜,繁星閃爍,月光柔和……連姬紫月的xiǎo臉都喝的紅撲撲,嚷著要鎮壓她哥哥.

姬紫月滿頭黑線,幫她醒酒,想要將他拉走.

"沒醉,千年仙釀,我能喝好多杯,剛喝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枷……"她吐氣如蘭,在桃花間起舞,在夜月下如同一個jīng靈一樣,醉舞.

"xiǎo葉子,明天我們一起去鎮壓南妖,鎮壓中皇,鎮壓……府主."姬紫月被她哥哥強行拉走了,確實有些xiǎo醉了,嬌憨的嘟囔著,要鎮壓她萬惡的哥哥.

"你們知道,通向域外想星空古路在哪里嗎?"葉凡送走姬紫月兄妹,回來詢問妖月空與東方野他們.

"沒有人知曉在哪里."幾人都搖頭.

夜已深,他們離開xiǎo酒肆,來到一片靈山間,山峰很多,每一個人都一處dong府,在潔白的月光下流動瑞氣.

後半夜,萬簌俱寂,葉凡獨自走了出來,站在山巔,眺望整片奇士府,一望無垠,有飛仙之光並起.

驀地,他感受到了一種強大的氣機,快速轉身,只見虛無間走出一個男子,立在一座上古妖皇殿中,如一尊妖神一樣.

"南妖!"葉凡心頭一跳.

南妖深不可測,一縷神念開辟xiǎo世界,如屹立在古天庭中,俯視下方,眸子中有星域,如遠古的妖皇複生了一樣.

"我見過你,來自域外."南妖齊麟平靜的開口.

葉凡大吃一驚,凝視著他,不明他為何這樣說.

月華如水,南妖齊麟屹立虛無間,雙眼深邃,道:"九龍拉棺,自域外而來,你們共有十幾人,橫渡星域,你是其中之一."

"你……"

九龍拉棺號啟航,有想去各個古星旅游的嗎,登船憑月票."要趁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