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 聖體來了
一塊神源刻有百萬符文……將兩位大能都給廢掉了,西壩城外滿目瘡痍,一片破敗,大地削下數十丈深.

戰場只刺下一些血跡,其他都不複存在了,王家的人站在這片廢地久久未語,這已經是三天後了,趕來時早已晚了.

"姓葉的xiǎo輩,敢在我王家頭上動土,殺我族大能,斬王族嫡系子弟,全天下都沒有容身之地!"一聲大吼響徹西壩城.

這一次風波很大,葉凡宰了王騰的弟弟王沖,殺了他的親叔叔王成風,可謂不共裁天之仇.

"聖體可真敢出手啊,連北帝的兩個至親的人都給斬了,他就不怕將天給桶破嗎?"

王騰得luan古大帝的傳承,有驚世的大氣運,連神算子都說將來可能會證道成帝,而今沒有幾人敢惹,一些不朽的傳承都要與之聯姻.

"各方的教主都要對王騰忌憚三分,葉凡太干脆了,直接宰了他兩個親人,這個仇無解了!"

而今,幾乎沒有人願與王騰為敵,因為他已經成了氣候,根本無法攏殺了,恐怕也唯有一個葉凡無所忌憚.

"將來證道成帝的路上,免不了驚世的血流大戰,也不知道誰能勝出,踏著諸王的尸骨前進,唯一證道."

大世來臨,諸王並起,群星璀璨,但到頭來終究是一個人的輝煌,其他人若是不退讓,都要伏尸其腳下.

"大成的聖體與可遠古大帝爭雄,葉凡將來的成就同樣不可限量,即便王騰走上古之大帝的道路,也

西壩城離奇士五千余里,對于修士來說不算什麼,可以說很近,消息第一時間就傳了進來,引起一片沸騰.

東荒的妖孽,雖然沒有真正進入奇士府,但是關于他的話題卻始終不少,風頭很勁,每隔一段時間必有一番話題.

"你們說,當世第一個高手是誰?"

"這還用說嗎,肯定是東荒的那個老瘋子,六千年前就是一個無敵的人物了,而今堪比遠古聖人."

西壩城相鄰的一座古鎮上,幾名年輕的修士在茶館中議論,他們對故老口中的人物很向往.

"當世第一個高手,應該是須彌山上的斗戰勝佛,在一座古廟中閉關多年,根本無人可以揣度深淺."

"這可不見得,五大域這樣浩瀚無垠,誰能說沒有其他聖人了,再有海外多仙島,說不定還會有神抿呢!"

這些人爭論,沒有一個人說服的了對方,各有不同見解.

"這些都難說,不過要說當世年輕一代第一個高手或許能排出來,不是中皇就是王騰."

"王騰的親叔叔都讓聖體給載了,其弟更是被葉凡一根手指頭給點死了,威名有損."

"現在不說啊,不是說乃有南妖與西菩薩嗎,難以料定誰為第一,再說聖體成長這麼快,將來必可與任何一人爭雅."

"只需幾年的時間,第一高手就會浮出水面了,你們不知嗎,奇士府可通向域外,將會開啟一條星空古路,唯有年輕一代最強大的三人可前往."

葉凡也坐在茶館中,悠然神往,一般喝茶一邊細心聆聽,這些都是奇士府的英才,路徑此地.

幾日後,葉凡來到了奇士府外,按照約定的地點,在一片山地中見到了龐博.

"媽的,棺材板太難吃了!"見面第一句話,龐博就是這樣一陣抱怨.

葉凡啞然,這個這個兄弟稟xing向來如此,真是沒的說了,他開口道:"你不是在泰嶺抓住了一條蛇嗎?"

"悟道古茶襯的樹干就是仙珍,那條蛇還用不上,我打算給你留著沖擊仙台用."龐博道,光華一閃,飛出一道紫霞,一條xiǎo蛇不過一尺長,通靈而晶瑩,伏在他的掌心,芬芳撲鼻.

夢幻神髓母株生長出的一今生靈!

這是無價仙珍,活化石見到都會眼紅,當日在泰嶺也不知有多少人拼命,總共有十幾只生靈,龐博得到了一只.

"唉,夢幻神髓的母株到底還是逃掉了,沒有一個人抓到,那可是堪比成熟不死神yao一樣的逆天奇珍啊."

"你知足吧,那種東西真要讓你得到會引來大禍的.我這里有三塊仙丹碎片,足夠沖關用,這條紫se的xiǎo蛇你留好."葉凡掌心光華閃爍,出現三塊很xiǎo的碎片,顏se各不相同,香氣沁人心脾.

其中一塊為金se,一塊為綠se,另一塊為紫se,閃動夢幻一樣的光彩,這只是上百片碎塊中的三枚.

"可惜了,如果是一顆無缺的仙丹,將來可助人證道,碎成了這個樣子."龐博覺得惋惜.

"一顆完美的不死仙丹,若是被一個人所得,肯定會遭天妒,能得到百分之一就是天運了."葉凡並不遺憾.

"也是,這樣一顆仙丹太逆天了,現在恐怕沒有人可以消受得起."龐博同意.

"古之大帝都有一株不死神yao,唯有他們才能擁有那種逆天的東西,栽種在身旁."葉凡道.

"無妨,將來我們每人也載上一株,我不信它們真絕種了."龐博很向往,一株逆天的不死yao可延壽元一世,奪天地造化.

兩人相談了很久,而後離開了這片山脈.

"你斬了王騰的叔叔與弟弟,多半會讓他瘋狂,一定要xiǎo心啊."龐博道.

"我倒是沒什麼,就是怕他對你與李黑水等人出手."葉凡蹙眉,道:"要不先離開奇士府吧?"

"你不用擔心,老瞎子與赤龍道人來過幾次了,早以放言,誰敢殺他們的後輩,就以極道帝兵去滅掉對方所有後代.表面看來,我們只與你是朋友,而非一族,並不是源自一個傳承,王騰縱遷怒,也不會將一個又一個大勢力都得罪."

"還是xiǎo心為妙,不要遠離奇士府,莫要落單到無人的地方."葉凡叮嚀.

"你是否要去見下李黑水與姬紫月他們?"

"我進去不太合適,再者說王家正在滿天下的尋找我呢."葉凡有些顧慮.

"無妨,奇士府內嚴禁厮殺,沒有人可以在那里撤野,xiǎo友若是想進奇士府,現在也可以為你開啟大個蒼老的聲音突然傳來.

葉凡與龐博突然一驚,他們的神念都很強大,但卻沒有人沒有提前發覺來人.

"誰?"龐博驚疑不定,望向遠處的一座山峰,波動從那里傳來.

葉凡也一語不發運轉源天神眼,凝視了過去.

這是一片仙脈,平日間云蒸霞蔚,紫氣騰騰,遠遠望去可見到上萬條大龍盤旋,是一處通天神土.

這片地方,丹崖絕壁,沒有一株雜草芝蘭吐霞,時常可見到年月很古的老yao.

然而,前方那座山峰很特別沒有什麼靈yao,只有一些荊棘與篙草,在山巔上有一塊石頭動了,有塵土簌簌墜落.

"那是一個人!"龐博吃驚.

一個人被黃土淹沒了,身上都長滿了雜草,頭上甚至偶一個鳥窩,稍微一動塵埃簌簌墜落.

這得盤坐多久才能這樣啊?!

兩人都大吃了一驚,這個人就在此枯坐閉關,一動不動,最起碼都幾十今年了,當真有大毅力.

"你們不用擔心,我沒有什麼惡意."這是一個老人,xiǎo心的將頭上的鳥巢放下,而後站了起來蒿草與泥土脫離一地.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老人,沒有什麼出奇之處,丟進人群里就會被人遺忘,沒有特別的地方.

"我是奇士府的副府主之一,雖然枯坐于此,但對外面的事情並非不知……"他相邀葉凡進入府.

"我想知道,奇士府中真有通向域外的古路嗎?"葉凡問道,這是他最想想知曉的答案.

"不錯,有一條星空古路,通往古老的域外."林道塵答道.

"真有這樣一條古路?!"葉凡與龐博相互看了一眼,心中震動,一下子抓到了回家的希望.

"一萬年來只有三個名額,前往域外,非年輕一代的最強者不可,你為聖體將來可以一爭."林道塵微笑.

"域外到底是那顆古星,另一端到底有什麼?"龐博忍不住問道.

"我給你說了這些,就已經是破倒了,為天大的秘密,想要了解,唯有力壓同代,擁有前三甲的資格."

"xiǎo葉子可以考慮進奇士府,雖然很有可能與遇到王騰那個王八蛋,但是他也不敢在府內動手."龐博道.

"年輕人你不想知道,昔日荒古年間,九位大成聖體的修行經曆嗎,你不想知道他們修有哪些不世聖法嗎,你不想得到他們的傳承嗎?"林道塵帶著笑意.

葉凡忤然心動,但是緊接著一陣腹誹,媽的,這個老東西怎麼轉眼就像個老狐狸了?雖然看著還很樸實,但是總讓人覺得不踏實.

他用力搖頭,道:"我不去!"

"年親人啊,你戒備心太重了,你說我圖你什麼?想洗劫你的話,剛才我要走出其不意,一巴掌就足以拍死你們了."

葉凡模了模下巴,道:"要不先讓我參觀一下,比如那條星空古路,瀏覽一下荒古前九位大成聖休的修行法men?"

林道塵啞然失笑,道:"你的要求太過分了,不過可以讓你四處走動去見識一下."

奇士府,地處這片仙脈中心,紫氣蒸騰,貴不可言,葉凡對源天書研究越深越發覺得此地神妙不可言.

"這應該算是仙界才能形成的地勢,不知道掘開後能挖出來什麼?"

古老的山men前,丹崖怪石,千仞壁上,數萬載的靈芝流光溢彩,上萬年的古yao如隨風飄香.

林道塵嚇了一跳,道:"xiǎo子,我知道你學過源術,可別luan打這里的注意,你真敢在這里luan挖,當心被人chōu筋扒骨."

葉凡訕訕的道摸了摸下巴,道:"隨口說說而已."

進入奇士府不久,林道塵就被一位絕頂大能請走了,有要事相商,快速離去.

"我怎麼看著那個xiǎo子眼熟啊?"

"我又,這不是那個極品領主嗎,居然跑進奇士府了!"

"什麼領主,他是那個聖體葉凡!"

"不會把,剛宰了北帝他叔,有點死他弟的聖體葉凡!?"

"沒錯,就是他!"

"天啊,他的膽子也太大了,竟敢跑到這里來,這真是要跟北帝死磕嗎?!"

葉凡剛一進來就引起了轟動,引人圍觀,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他敢來此地.

"俟,那不是齊xiǎo妞嗎?"葉凡剛進來,就見到一個熟人,正是齊禍水.

齊郡主,風華絕代,傾國傾城,堪稱姿容絕世,烏發光可鑒人,自然垂落而下,肌膚如羊脂美yu一樣細嫩,眼如秋水,勾魂奪魄,腰段柔軟,蓮步款款,正從旁便路過.

她稱得上一個禍水級美nv,為絕代佳麗,顛倒眾生,偶遇這里正好聽到葉凡的話,扭頭一看頓時柳眉倒豎.

她轉身就走,跑的很快,卻也是搖擺如楊柳,身段婀娜動人.

"齊xiǎo妞你逃什麼?"葉凡在後叫道.

"他覺得吧,她不是逃."龐博覺得不妙.

"月靈公主,九黎神朝的人……"葉凡見到了中州第二美nv,眼神一滯,在泰嶺九黎神朝對他出手,他自不會忘記.

奇士府,藏龍臥虎,全都是來自各地的輕英才,一國的公主,聖地的傳人,大教的聖nv,神殿的神子,妖皇殿的天妖等等,在這里見到並不足為奇.

"月靈公主,那個人在看你."旁邊,一個nv子提醒道.

月靈公主yan冠天下,這一次並未易容,美的讓人窒息,向這邊看來,一眼就見到了葉凡,神se一怔,道"是他,竟然來到了奇士府,想要做什麼?"

忽然,遠處人聲鼎沸,一大群人跑了過來,齊禍水在最前面,xiǎo蠻腰扭動,咬牙切齒,鮮yan的紅唇閃爍動人的光澤,長發飄飄,沖了回來.

"就是他,給我圍住,抓起來!"她刁蠻的命令道.

"我就說壞了,這齊xiǎo妞是南嶺最璀璨的一顆明珠,本身修行很強大,護花使者無數,更有一個妖孽哥哥,認識很多人,這是要找你麻煩來了."龐博犯嘀咕.

葉凡剛進奇士府,就被人給圍上了,齊禍水揚著雪白而美麗的下巴,道:"你敢來這里……"

"齊xiǎo妞,我來這里跟你沒關系,你別這麼熱情好不好?"葉凡道.

齊郡主拉來了四五十號人,再加上一群圍觀者,這里一片擁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