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欲進古皇山
王沖底氣十足,一副吃定了葉凡的樣子,人不大,但是卻相當的囂張,一根手指頭點指著葉凡,目光陰鷙,道:"今天,借你九條命都不夠宰!",在其身後有一排老人,一個個精神矍櫟,天靈蓋皆有神光沖起,全都是仙台一層天以上的太上長老,陣容超級強大.

"你一個小屁孩,不好好在家吃奶,沒事跑出來蹦醚什麼.",葉凡調侃,很不厚道.

"你先得意吧,一會兒讓你哭都哭不出來."王沖年不過十一二歲,卻背負雙手,露出一縷與其年齡不相符的陰森笑容.

"好啊,我就站在這里,過來打叔叔吧.",葉凡不為所動,就站在古城前,掃視這些人.

此時,城中騰空而起很多道身影,密密麻麻,關注城外的一切,全都很驚異,葉凡敢這樣來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居然不逃,我成全你,長老們殺了他!",王沖冷漠的揮了揮手,那種殘忍的目光,根本不像是一個孩子.

在其身後,八名仙台一層天的強者站出,緩緩前行,另外還有兩個太古生靈一步一步逼來,樣子很凶獰.

當世,也唯有北帝有這樣的派頭,收服太古生靈為奴仆,而今留下來護衛他的弟弟.

"你們兩個忘了聖皇子了嗎,真是不長記性,為王騰當奴才上癮了?!",葉凡毫不留情面的喝斥.

"聖皇子地位尊貴,但是卻也管不了我族的事情,主人去見我族的王了,其他人管不到!",那頭丈許高,渾身都是金色鱗片的生靈開口.

葉凡心中一動,他所得到消息果然屬實,王騰遠去東荒究竟是要進萬龍巢"還是去無始大帝坐化的紫山,亦或是另一個古地?

北帝想干什麼,要與太古的王族結交嗎,將來如果起沖突,多半會涉及到可怕的古王"不是妙事!

"我看在聖皇子的面上,給你們一條生路,都給我趁早滾蛋,不然一個也別想活!"葉凡斥道.

"找死,你不過一個化龍第九變的人類而已,真以為是聖皇子了嗎,我一只巴掌就可以拍死你."一頭太古生物森然道,露出一嘴雪白而鋒銳的牙齒.

"如果是你們的王族來了,這樣說還情有可原,就你這樣的下位者也敢口出不遜?",葉凡平淡的說道.

"都說聖體肉身無雙,可我在太古年間,卻根本沒聽說過,倒是吃了不少人族強者."這個太古生物大步向前逼來,雪白的牙齒外露,道:"黃金神血的味道應該很甘美,聽說一旦小成就算是靈藥了"讓我來嘗嘗!"

這是一個很強大的太古生物,一只腳已經邁入了聖主之境,是一位半步大能,幾乎可戰大能了.

因為,太古種族的身體格外的髏橫"遠超越人族,近乎金剛不壞,這是上天賦予的寶體"尤其是他們這一族更甚.

"嗡",他探出一只金色的大爪子就拍了下來,跟車輪一樣大,罡風撲面,刮的人面龐生疼,現場飛沙走石.

葉凡冷笑相對,這個太古生物還真敢與他硬拼肉身,這是不信服人族的聖體而要一巴掌拍死他.

"人族聖體你給我跪下吧!"這個太古生物太自信了"認為除了斗戰聖猿一脈外,就屬他們這個族肉身最強.

"啪!"

葉凡一步上前"右手跟個金色的大磨盤一樣拍了過去,兩手相遇"發出一陣震天大響.

而後,骨裂的聲音發出,太古生靈的右手痙攣,近乎扭曲,響聲不斷,骨茬露了出來,碎骨頭飛起,鮮血淋漓.

"砰"

葉凡跟進,又是一巴掌拍出,這名太古生靈亡魂皆冒,近乎驚恐,顫聲道:"人族的肉身怎麼可能這麼強橫?!","噗",這一次更徹底,葉凡的大手印按下,將其一手臂都給拍掉了,半邊身子都破爛了,跟個西瓜掉在了地上一樣,鮮紅一片,壞掉了.

這頭古生靈慘叫著,跟個爛掉的木橛子一樣橫飛了出去,吧嗒一聲墜落在數百丈外,半邊身子硬是給打沒了.


"絕頂聖主的肉身都沒有我族強橫,他的體魄怎麼這樣強大,不比斗戰聖猿一族弱啊!"這名太古生物慘哼,以血的教訓正視了人族聖體的可怕.

"哼哼哼……",旁邊,王沖背負雙手冷笑,道:"你就是能夠力拔山岳又如何,也擋不住大能的滔天法力!"

此時,八位太上長老已經逼到了近前,另一頭銀色的太古生物也是猙獰的飛了過來,一對神翅如天刀一樣雪亮.

"就這點人不夠看啊."葉凡搖頭.

"葉姓少年你太托大了,而今想走都走不了!",在後方有鏗鏘之音傳來,一個身材雄壯,眼如刀鋒一樣的中年男子走來,截斷了他的後路.

這是一位絕頂大能,在其身畔還有五人,全都是半步大能,可以說實力超級強大,足以滅掉葉凡這個等階的修士.

"叔叔!"王沖叫道.

來人是王騰兄弟二人的親叔叔,是北原極其有名的大能,可與諸聖主並論,為一代強者,在王家有很大的權勢.

八名太上長老中也有一位大能,這麼多人將牛凡兩位大能是憑實力活下來的,王沖則是靠各種秘寶阻擋,毀掉一身的神物後才留下一條命.

"你……","王成風氣的不斷吐血,原本一切盡在掌握中,可是最後關頭卻被傷的如此慘.

另一位大能踉蹌著,想要沖天而起,逃離此地,但是"砰"的一聲"葉凡一巴掌就給拍了下來,被活活震成了肉醬.

"一身法力盡去,也想逃走?"葉凡嘴角掛著一絲冷漠的笑容,向前走去.

地上,銀色鱗片閃動"一個太古生靈也未死,掙紮著從煙塵中爬了起來.

"噗"

葉凡一拇指頭點了過去,一下子將其眉心洞穿了"而後金色的巴掌蓋下,將其打的只剩下了一灘血.

"別過來!"王沖渾身寒毛倒豎,變故是如此的突然,讓他心中充滿了絕望.

"你不是要踩死我嗎,過來吧."葉凡向他招手.

"葉鬼……"王騰的親叔叔咬牙,搖晃著站了起來,而後一聲大吼"燃燒生命之能,強行提升戰力.

"砰"

葉凡施展出法相神通"刹那變大,抬起一只金色的大腳用力跺了下去.

"噗"

王成風口吐鮮血"被一只大腳踏在了地上,難以掙動,渾身骨斷筋折.

"想拿我煉藥,今天我先練了你!"

葉凡一腳用力一碾,跟踩臭蟲一樣,將王騰的叔叔踏入了泥土中,一身法力盡被毀掉.

"我侄兒王騰會來殺你的!"王成風氣急敗壞,不斷的咳血.

"我等他!"葉凡用力一碾,一代強者四分五裂,終于是死于非命.

"叔叔……",王沖驚叫,快速倒退,騰躍而起.


葉凡身體變小,化成了正常的樣子,從天而降,一腳將其踏了下來,砰的一聲踩在地上.

"你在這今年齡段就已經這樣狠辣,屢次惹我,不殺你老天都不容."葉凡一腳踢出,王沖瞬間翻滾了出去.

"不要殺我!"王沖大叫,渾身都顫抖,體若篩糠,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咚咚的叩首.

"你哥哥號稱北帝,你卻跪在這里,讓他情何以堪,將他的臉都丟光了,我還是送你上路吧."葉凡一指點出,王沖的眉心綻放出一朵血huā,大叫了一聲,仰天栽倒了下去.

這一次,沒有任何變故發生,北帝送他的種種保命法寶,都毀在了剛才的劇烈光芒中,被磨滅掉了.

"王騰的弟弟被殺了!"

"北帝的親叔叔被葉凡斬了!"

消息跟長了翅膀一樣傳了出去,飛向四面八方,震動中州,驚動了很多大勢力.

"這一次,北帝與聖體將不死不休,這個仇怨結大了!"所有人都在第一時間想到了日後的種種後果.

"這兩人必有一場大決戰,唯有一個人能活下來!"

遙遠的東荒,一處在人族看來大凶大惡的絕地中,一個又一個調府內神源塊閃爍,封有諸多太古生靈.

在一座開闊的古老洞府中,北帝與一個太古王族年輕人對坐,這里充滿了太古的氣機,一切都是如此神秘.

"砰"

突然,王騰驚的站了起來,他身上一塊玉佩碎掉了,他知道自己的弟弟死了.

"發生了什麼?"那今年輕的太古王族問道.

"有人殺了我弟弟."王騰手指節都攥的發白了,神色嚇人,雙目中射出數米長的神芒,跟利劍一樣洞穿了石壁.

"什麼人這麼大膽,我派幾個人去殺了他,就是一教之主他的頭顱也保不住."這個太古王族漫不經心的說道.

"是他,一定是他,聖體葉凡,我必斬你!"王騰話語低沉,但卻鏗鏘有力,如一口金鍾在轟鳴.

"人族的聖體不弱于斗戰聖猿一族的體質,這樣的人一旦大成,連太古的王都忌憚啊."那今年輕的太古王族道.

"無論是何種體質,都不過是活人與死人的區別,他只是我眼中的一塊磨刀石,活不長了!"王騰眼中光芒嚇人,但卻很快冷靜了下來,沒有了一絲怒氣,道:"你們的祖王什麼時候蘇醒,這才是最關鍵的."

"很難說,也許在近期,也許還要數年之久."年輕的太古王族輕啜了一杯酒,道:"慢慢等待吧."

忽然,珠玉叮咚聲傳來,一個婀娜的身影走進洞府,藍色長發齊腰,身段絕美,肌膚如羊脂玉,極其美麗.

"弟弟,祖王醒了,要你帶著這個人族修者去相見."此女很驚豔,與人族一般無二,沒責古生物的特征.

"哦,祖上複蘇了."年輕的太古王族神色鄭重了起來,不敢再隨意.

北帝騰的站起,眸子望向古洞最深處,那里一片幽暗,深不可測,隱約間有一股讓人顫栗的氣息彌漫,強大如他都渾身寒毛倒豎.

"走吧."年輕的太古王族當先向前走去.

"如此甚好,我想見你們的祖王,進無始大帝坐化的古皇山."王騰沉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