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這個時期天地間的主角
"秦嶺,地處中州西部,廣袤無垠,方圓不下干百萬里,到處都是山嶺與古脈.

夜月下,大地上一片銀白,古木山峰有一層薄煙,月華繚繞,時常可見一些老尸吞吐月菁.

不時還能見到一些古戰車沖出古山,在夜月下飛行,隆隆作響"有些是皇主的車,還有的是一些大能的座駕.

可惜,這一切都屬于古尸"是他們生前葬于此地的,而今又成了氣候,在夜里出行,很怪異與神秘.

清冷的月夜,葉凡獨自行走在秦嶺中,將要遠行,他最後看一看這片山川,避過七八具堪比聖主的古尸.

"病老人果然離去了,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嗎?"

秦門依舊在,但是卻少了一些人,病老人,月靈公主,清秀的書生,華云飛,李小曼都不在了.

秦嶺大戰,有與遠古聖人並論的無上存在出手,最後關頭葉凡更是感應到了他的神念波動,多少有些熟悉.

"真的是病老人嗎,他到底什麼身份,可奪極道帝兵,簡直駭人聽聞!",當世,活著的聖人東荒有一尊,為老瘋子,西漠的須彌山上也有一尊"為斗戰勝佛.

他們法力無邊,墜落下的一個頭發都可以殺死一位半步大能,身體飛出的一滴精血就可以斃掉一位聖主.

這是無法想象的存在,當世無敵,根本沒有人可以比擬,即便不朽的傳承有極道帝兵,也不敢卻惹怒.

"他真是的那個人嗎?"葉凡想到了病老人對他說的話,當初他們一同行走在秦嶺中,說了不少八九千年前的往事.

"昔日的一代天驕,蓋世無敵的存在啊"竟然活到了現在嗎?那麼他的〖真〗實年齡多半九千多歲,很嚇人!",葉凡想見病老人一面,送他一枚不死聖果來,但是卻未能得見"這個病懨懨的老人早已離去了.

"他壽元將盡了,如果這樣坐化實在太可惜了"未能送上一株不死神藥!",秦門依舊"主峰不過千余米,普普通通"不顯山露水,但卻有不世高手坐鎮,不乏被度神功度化的王者.

這是一個高深莫測之地,葉凡得到了兵字訣,沒有必要呆下去了"這次回來看一看,將徹底離開"不再回返.

"開始新的征程,就此修行,直掛云帆濟滄海,達直仙台!",葉凡離開中州西部,一路東行,並沒有閉關"他剛剛突破到嶄新的境界"需要磨礪,需要鞏固.

閉關固然重要,但是人世煉心也不能缺少,而今到了這種境地一切都需要悟"有時枯坐山林百年,不見得有在萬丈紅塵走一遭收獲多.

葉凡如一個苦行者一樣,一路東行"體驗人生百態,紅塵修道,沒過一處都會觀山川地勢.

半年下來,他終于穩固了化龍第九變的修為,徒步前行,路徑了一個又一片地域,見到了中州諸子百教的鼎盛與強大.

中州許多人在尋找葉凡,不說其身上的萬物母氣鼎,單是其那兩塊綠銅就讓人坐不住"可惜沒有人可以發現.

"葉凡給我滾出來,我大哥一只手就可以殺死你一百個!"


平靜大半年後"一個囂張的聲音響徹天南地北,王沖未死,喊出了這樣一句話.

北帝的幼弟未死,修養大半年後恢複了過來,囂張更甚往昔,在中州喊話,要殺死聖體,將其挫骨揚灰.

秦嶺一戰,葉凡名動中州"以九黎圖橫掃諸雄,打的一干強者變色,甚至將王騰都擊成重傷,骨斷筋折,駕駐金色古戰車而逃走.

不過,在這一戰中北帝亦震驚天下,因為他所表現出來的實力都是自己修行而成,並沒有仰仗帝兵,可與聖主爭雄.

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男子,在這今年齡段就展現出了如此驚天動地的實力"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古帝轉世之說更盛從前,許多人都相信"用不了幾年他就會再破境界,超越聖主,成為無敵的王者!

在秦嶺一戰中,雖然葉凡大出風頭,打的北帝都負傷而退,但是這根本不影響王騰的威名,因為面對極道帝兵"任何人都得避退.

在當日的慘烈大戰中,大能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他能夠全身而退,無恙的活下來已經算是一個奇跡.

"葉凡滾出來,我大哥一個手指頭就可以碾死你!",王沖如是叫囂.

北帝絕對有傲視世間的實力,可戰又一切敵手,王沖如此飛揚跋扈,想激出葉凡來而殺之,不然很難尋覓到.

在這多半年來"王騰的一切漸漸被揭開了"為北原一個超級古老的世家"相當于中州不朽神朝,東荒的荒古世家.

在其出生不足兩歲時,就曾一被一只仙鶴負起,沒入云端,時常就此消失一兩個月,每一次都有脫胎換骨般的變化.

第一次,他的族人還很憂慮,而後任仙鶴接他,直至他十二尖時才停下來"期間他得到子亂古大帝的傳承!

五歲與深潭中的蛟龍共舞,七歲獨入北域古神湖得金色古戰車,九歲進入古帝山帶出亂古神符與一把天帝聖劍,十二歲墜入神凰洞"得不死神凰血……

這一切都如夢幻一樣,但卻〖真〗實的發生了在王騰的身上,比其古之大帝的傳奇經曆還不遑多讓.

人們得悉這一切,莫不目瞪口呆,這一切匪夷所思,非天地間大氣運者不可得,絕對是天地間人族史上一個時代的主角.

"不成帝對不起他的經曆"即便有天大的變故發生,最差也是一個堪比遠古聖人的存在!"

這是所有人心中的念頭,王騰的經曆讓人瞠目結舌,絕對是上蒼之子,得蒙天眷!

這多半年來,有不少超級大勢力想與北原的王家聯姻,中州十大美女中有三人的家族曾與北帝接觸過.

一代奇人神算子曾經推演,若無意外北帝將來或許真的可以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大帝,而非只是一個稱號!

"葉凡你怕死嗎,我大哥僅以一指與你激戰,可敢出來?!"半個月來,王沖一次比一次囂狂.


葉凡心中平靜依然不緊不慢,一路東行,在這凡塵中靜靜體悟,如一個苦行僧一樣,赤腳麻衣.

"心靈的念力如此強大,拋卻榮辱,獨修心念,不管不顧外界一切竟有這樣的力量."這是他的感歎.

葉凡已經是化龍第九變的修士,脊椎大龍將成,快到了大圓滿之境,昂首而上,遙望仙台.

所謂仙台,就是頭顱,其中心神土就是沒心〖中〗央,這是最後一個秘境的根源所在!

"我的神識力一直不弱修行這個秘境當有助益."

中州浩瀚無垠,葉凡雖然走了大半年,一路向東,但依然在西部地域,遠未接近中部正常來說他起碼要飛行數年才能脫離西域.

最終,他開始橫渡虛空來到了中部,奇士府所在仙脈就地處這片大地域中.

葉凡此地絕不陌生曾這里呆過很長時間,尤其見到一座古城後,就更為熟悉了西壩城,存在久遠,為中州十大古城之一,距離奇士府五千余里.

城池巍峨,壯闊雄偉牆體如烏鐵澆鑄"如一道黑色的鋼鐵長城一樣城內格局大氣而繁華,諸子百教各種各樣的人都有,車水馬龍,川流不息.

當日,葉凡曾在此地競拍到龍髏,亦在城外擊殺過北原黃金家族的金赤霄"惹出過一片波瀾.

"西壩城我又回來了!"

奇士府的一些英才常來這座古城,可以競拍各種奇珍神兵,或者以天價購得世所罕見的悟道龍髓.

古城依舊繁華與壯闊,葉凡行走與街道上,不久後就聽到了王沖的叫囂"當然是其他人口中議論出來的.

"聖體不過如此,與大哥相比什麼都不是,只要他敢出現,一腳踩死!"

所有人都在談論,進來王沖的口氣越來越硬了,將葉凡批的一無是處,就差踩著臉大罵了.

"這個小妖孽未兔太過分了,如此叫囂"未免過于高調了."

"人很小,但心腸卻很毒辣,他是打定主意擾聖體心緒,讓其不能平靜."

"我想,許多人都看到了"聖體若是成長起來,將來必是北帝證道的一個大敵,王沖在為他兄長擔憂."

"小小年紀,這麼早就開始為他兄長掃路殺敵了嗎?"

葉凡沒有什麼可怒的,經曆了太多的事情,一些辱罵根本不在意,淡然一笑.不過,他卻也沒有打算就此置之不理,當出手就出手!

"王沖來西壩城了……",他聽到了這樣一則消息,笑了笑,覺得該震懾一下了.


誰也沒有想到,葉凡突至西壩城,並沒有掩蓋行蹤,以真身入城,一聲大喝傳遍全城.

"王騰出來受死!"

這一聲大吼,讓整座古城都一陣搖動,黑色的城牆上頓時出現許多道人影,不少人飛上天空.

"聖體又出現了,他可真敢來!"

"這一次他是殺北帝來的,敢這樣明目張膽,他殺的了嗎?"

葉凡站在城外,身穿一聲戰衣,渾身黃金神光沖霄,血氣如大龍貫穿了天地,隔著很遠就能夠感受到那種威壓.

"王騰出來受死!"

他站在那里一尊戰神一樣"黑發濃密,隨風亂舞,眼神清澈而犀利,神光湛湛,面對中州十大古城之西壩城.

"姓葉的你真敢出現!?"王沖飛出古城,立身在天空中,眼神充滿怨毒之色,上一次他差點被葉凡打死.

"把你哥哥叫出來吧,別躲著藏著了,我送你們去仙域,與你們的始祖團圓."葉凡平靜的開口.

"刷"

王沖降落而下,在其身後跟著一排老人"當中還有兩個太古生靈,鱗片閃動金色光澤,猙獰凶猛.

西壩城,許多人都被驚動了,站在遠空觀望,不乏奇士府的子弟,有神朝的公主,也有一方大教的嫡系傳人.

"你哥哥在哪里?讓他出來一戰."葉凡問道.

"哼,就憑你也想與我兄長決戰,早已為你准備了天羅地網,你插翅難逃!"王沖冷笑.

"王騰死到哪里去了?"葉凡很不客氣.

"我大哥早已前往東荒,沒空搭理你,我在此除你就行了!"王沖陰惻惻"伸出一個指頭,道:"今天必要碾死你!"

王騰前往東荒,很有可能要入萬龍巢,也可能無始大帝坐化的紫山,亦可能走進入另一片古地,相見太古某一族的王與他們的公主.

這是葉凡在路上通過百曉門,天機閣,紅塵軒買來的驚人消息.

三個古教都位列中州諸子百教之內,起源古老,可追溯到荒古前,消息最為靈通,對外出售訊息,一字千金,很精准.

同時,還有一則消息稱,王騰此去東荒"很有可能向一個荒古世家提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