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三章 五域震動
這是一片雪楓林,古樹連成一片,蔥綠而芬芳,潔白的雪楓花一片又一片的飄落,雪白晶瑩,芬芳撲鼻,如冰花在飛舞.

林木掩映,在雪楓林前方是一片陵園,一座又一座墓碑,鐫刻上了歲月的痕跡,透發著滄桑與沉重.

一陣秋風吹來,古木搖曳,花瓣漫天飛舞,簌簌墜落,到處都是雪白se,帶著一種蕭瑟,帶著一種涼意,如上蒼的淚水灑落.

葉凡走在陵園中,一步一步而行,眼神掃過幾座墓碑,並無一句話,秋風揚起了他的烏發,遮住了他的眼.

他在幾座土墳前停了下來,石碑上刻有一個有一個熟悉的名字,花瓣墜落在墳墓上,平添了一種涼意.

不多不少,座墳,上面刻寫有六個人的名字,龐博,吳中天,柳寇,姜懷仁,李黑水,最後一個為姬家xiǎo月亮的墓,秀氣而工整.

葉凡只是短暫停留就離去了,穿過陵園,來到一片竹林前,這里有幾間茅屋,是他目前的棲身之所.

秦嶺大戰,過去兩個月了,他偏居一隅,跳出了世外,在此默默地修行,沒有紅塵的喧囂,沒有俗世的紛擾,甯靜而幽遠.

可惜,卻少了一些生氣,見不到故人的容顏,聽不到他們的笑聲,唯有落花與寂靜相伴.

葉凡立身竹林中,聽葉片沙沙墜地地,看落花漸漸凋零他如一個過客,他眸子深處清甯如水,了無人間煙火.

這是一種出世的氣質,葉凡每日間都如此而過,行走與山野間,出沒于野泉畔,靜悟天地自然融入其間.

北雁南飛,漸漸遠去,給人以不知何處是歸途,天地何處是我家的種種心緒.

"又一排北雁南飛,故人啊,……"

他這兩個月來並沒有刻意去修行,但是卻進步很快,或許該准備應對天劫了.

"沒有你們在身邊一個人修行,似是缺少了什麼."葉凡輕歎.

時間很快,又一個月過去了,葉凡始終未離開此地,靜亖坐茅屋中,守著對面的一處崖壁.

"轟"

整整三個月,終于傳來一聲巨響一處山崖裂開,一道雄偉的身影飛了出來,九道神光貫穿霄漢.

九神兵縱橫激dang,斬破天地,如九條神凰舞動,讓這片山地一陣抖動,群山都在顫栗.

"葉子,我出關了!"龐博大叫,他濃眉大眼比常人高出足有一兩頭,雄健有力,非常的魁偉.

葉凡大笑,迎了上去,道:"傷都養好了嗎?"

"沒有問題了脫胎換骨,遠勝從前!"龐博張口一吸,九神兵化成九道光沒入他的嘴里,濃密的黑發飛舞,降落在地.

"砰"

另一邊連續四座古dong崩開,luan石飛起,穿云而上,將竹林都開掃平了一大片,煙塵四起.

吳中天,李黑水,柳寇,姜懷仁先後出關,飛了出來,一個個jīng神奕奕,傷體徹底複原,有一種脫胎的蛻變.

第六座dong府,一陣輕晃,而後she出一道道仙光,砰的一聲炸開,一塊塊巨石飛向四野,一個紫衣少nv沖了出來.

黑發輕舞,紫衣展動,身材修長,她如一個jīng靈一樣,內蘊神秀,長長的睫mao顫動,眸子充滿了靈氣.

重傷垂死的姬紫月也出關了,經過三個月的修養,傷痕盡去,**而空靈,巧笑言兮美目盼兮,俏皮而靈動.

"我出關了,真是悶死了,平日間最不愛閉關修行."

六個人同時出關,jīng神飽滿,與三個月前相比,無論是從哪一方面來說都更生一層樓,法力提升,神識凝練.

"我幫你們都立了墓碑,去祭拜一下自己吧."葉凡笑道.

"可你真是惡趣味!"姬紫月皺著鼻子道,肌膚如象牙一樣晶瑩白暫,閃動光澤,秀發飄動,大眼如黑寶石一般.

"破爛掉的殘體,燃成灰燼就算了,還立什麼碑啊,你可真是不地道"李黑水也咕噥.

三個月前,在那場大戰中,極道兵器複蘇,連葉凡的身體都差點裂開,就更不要說幾人了,當時就他們活半邊身子成為rou醬,或一截軀體碎掉,九死一生.

尤其是姬紫月,傷勢最重,不斷借大世界之力,付出極大的代價,幾乎透支了本源,出現了道痕之傷,差點死掉.

他們的破碎的身體,斷落下來後全都被葉凡葬送在一座陵園中,這也就有了那留作墓碑.

修為到了他們這種境地,斷臂自可再生,殘體自可生長,決不可能殘疾,達到四極秘境時就有這種複生的能力了.

當然,前提是頭顱與神識不要讓人滅掉,不然仙人來了也無用,只能身死道消.

幾人都是被極道帝兵震傷的,等若大道斬落,很難活下來,如果沒有特別的手段,幾乎必死無疑.

然而,這一切對于葉凡來說算不得什麼,他身上有采摘自荒古禁地的聖果,原本為姜神王准備的,卻未能用上.

而今,以此不死聖果為幾人療傷,自然沒有xing命之憂,且全都因此而脫胎換骨,得到了大機緣.

"你們都出關了,我也該找個地方去渡劫了."葉凡道.

"壓力山大,看來我也該去吃棺材板了."龐博咕噥,他又一次脫胎換骨,卻也該突破了.

"外界如何了?"李黑水道.

"估計,沸騰過後已經平靜下來了吧"葉凡很淡然,對此早有了解.

"不如我們先出去吧"

"是啊,遠離世間三個月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都不知曉."

兩日後,一行人出離大山,來到中州西部的一座古城中,剛一進城就聽到力很多消息.

足足三個月過去了,當日那一戰的風波還沒有平息,依然是人們.中話題,茶樓飯館許多地方都有修士議論.

極道帝兵對決這幾個字出現的頻率最高,牽動了所有人的神經,幾乎每一個人說起,都露出敬畏之se.

"足足六件極道帝兵啊,可斬落域外的星辰,能將中州都給掀翻過來,讓一個大域都沉陷!"

"這麼多帝兵都沒有能留下聖體葉凡,被他帶走了綠銅塊."

"當日那一戰,可謂血染長空,連半步大能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一些聖主級人物都接連殞落……"

秦嶺一戰,太過慘烈,死的大人物很多,這是一場天大的風波,震撼了五大域,而令人們談起來還se變.

驚世一戰,帝兵出動這麼多把,可謂古今僅見,當日連諸多大教的底蘊都差點齊出,趕往中州西部.

"大能據說死了不少啊,許多大教眼睛都紅了!"

"唉,這還用說,當日誰沒有殺紅眼,死的人太多了,尸體成片的墜落"

"更多的人尸骨無存,被極道帝兵蒸發干了!"

葉凡幾人心中凜然,在他們脫離後,為了爭奪化仙池與萬古龍xue中的夢幻神髓,諸多大教又打了一場,死傷無數.

最終,化仙池消失了,萬古龍xue沉入了大地下,那是一條會動的祖根,在一個地方不會停留過長時間.

"太慘烈了,尸骨如山啊,一方教主,絕頂大能都被殺!"

這是一樁讓很多人難以忘記的大戰,沒有人知曉死了多少人,但凡參與進來的大勢力都無比rou痛,高手損失眾多.

可以說,這是多少年來少有的一場**,各方教主都傷的傷死的死,數萬年來罕見.

"說起來,聖體可真是了得啊,六件極道帝兵齊出,都沒有將他留下,還讓他殺了那麼多人,震驚天下!"

"而今,誰人不知,哪個不曉,一個潛力無邊的聖體因這一戰而傳遍了各教,讓許多活化石都忌憚了."

"所有人都在預測,一旦此子成長起來,達到聖主級境地,天下沒有幾個人能制,可以傲視人間!"

秦嶺一戰,葉凡想不出名都難,將九黎神朝的極道帝兵都奪去了,差點據為己有,幾次大殺十方,讓親身經曆這一戰的人現在想來還冒寒氣.

九黎圖一抖,諸多強者飲恨,碎滅在天空中,連塊骨頭沒有留下.

"將yīn陽教主打的,只剩下了少半邊身子逃掉了,將萬初聖主還有紫府聖主的手臂都給扯斷了…………"

葉凡的戰績,著實驚動了很多人,達到八禁領域,還得到了源天師的傳承,一旦成長起來,絕對可雄視天下.

"來自東荒的妖孽,果然驚人啊!"

人們也只能這樣感歎了,于luan戰中取大能首級,連斃強敵,這一戰成就了葉凡的威名,沒有幾人不知.

在這一戰中,老瞎子與有赤龍道人先後放話,誰敢動他們的子弟,必會拎著帝兵沒對方所有後人,可謂霸氣十足.

吳中天,龐博等人消失三個月了,讓許多大勢力不安,還真怕兩個活化石持帝兵殺至,大開殺戒.

"你們這樣大搖大擺的走出去,回到奇士府,估計都沒有問題,許多人甚至會長出一口氣"葉凡笑道.

"不得不要回奇士府了."姬紫月道,姬族一直知曉其行蹤,這三個月來一直在暗中守護,而今有人傳音.

"奇士府有天大的秘密,我族的老祖宗說,可通向域外的一顆古星,又不世機緣,這是所有不朽傳承都派傑出乎弟前往奇士府的根本原因."姬紫月說出了這樣一則秘密.

"你們身後的人都放狠話了,我不用擔心你們了."葉凡笑道,他要去找地方渡劫了,他要暫時離開.

"不久後,我去奇士府找你們喝酒."葉凡揮手,走向了遠方.

而今,所有人人都認為葉凡必定會隱伏很長時間,不敢出現了,不然光沖那兩塊綠銅就得中州的大勢力瘋狂.

可是,任誰也沒有想到,就在外界還沸沸揚揚之際,一則驚人的消息傳來

葉凡渡劫了,地點選在了yīn陽教前,極其囂張,堵在山men外引動天劫,足足轟了大半日.

最終,yīn陽教除卻中心淨土外,外面的一切都給抹平了,成為一片焦土,寸草不生.若非該教擁有欺天陣紋,那里絕對會被夷為平地,什麼都剩不下.

此消息一出,中州劇安,所有人都大吃一驚,聖體太強勢了,敢跑到一個無上大教的山men前去渡劫,劈毀了一切,實在是膽大包天.

"yīn陽教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被人堵在堵在十幾萬念築成的神土中,這是何等的憋屈!"

"你們不知道,那種天劫太可怕了,若非世上有四種大帝陣紋流傳,可以欺天,yīn陽教估計被平掉了."

"聖體這是在強勢宣戰呢,告訴一些對他心懷叵測的人,bī急了他,什麼都做的出來"

秦嶺大戰剛過去沒多久,就出現了這樣的事情,各方教主都被驚動了,許多人默然,聖體的崛起多半已經無法阻擋了!

昔年,大成聖體可與古之大帝爭雄,而今一個打破詛咒的人出現世間,若是成長起來,多半會再現古時的無敵輝煌.

"這才多久啊,他已經是一個化龍第九變的強者了,即將步入仙台秘境!"

當人們得悉這一情況後,就更加的心驚了,許多人都坐臥不安,成長速度太快了.

"這才是真正的妖孽啊,源術無雙,戰力強大,突飛猛進,將來有幾人可制他?"

"王騰怎麼還不出手,不朽的傳承會不會將他扼殺在搖籃中?"

許多人都在關注,都在靜靜的等待.

葉凡在yīn陽教外渡劫,神清氣爽,將外圍地域化成一片焦土後,果斷遁走,沒有耽擱.

因為,該族有一把傳世聖兵,昔年持在一位遠古聖人手中,天下無敵,不可招惹.

yīn陽教上下,肺都快氣炸了,這一次丟人到家,無話可說,自開教以來還沒有人敢這樣堵在山men外這樣囂張呢.

一座古鎮中,葉凡坐在一個xiǎo酒館內,自斟自飲,靜靜聆聽人們的議論,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囂張啊,太囂張了,聽說yīn陽教的人都快瘋了,滿世界尋找聖體呢"

"唔,北帝放言了,只要葉凡出言,他必會殺之!"

"上一次,王騰在秦嶺吃了聖體一個大虧,差點被九黎圖活活鎮死,失了顏面啊"

"聖體真是什麼都敢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