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二章 聖人又出手
遠古大帝的兵器對峙,足足有五件,這是古今從未有之事,它們如果全都複活過來,碰撞在一起根本無法想象!中州大地沉陷,甚至永久消失,這絕非危言聳聽,很有可能發生.

"真以為兩件帝兵合在一起就可以號令天下了?"老瞎子眼睛翻了過來,不再是眼白向外,炯炯有神,冷笑不已.

而今,三件帝兵對兩件帝兵,占據了絕對的主動,根本沒車什麼可懼怕的.

"你們真想大動干戈嗎,荒古後還從來沒有五把帝兵對決呢,若真的發生,天都要捅出幾個大窟窿來."九黎神朝的皇主開口.

"這是你們惹的,怪舟了別人嗎?"孔雀王寒聲道,他的姿容秀氣而出塵,但卻有飛揚臨天下的氣勢.

"綠銅乃是我中州的至寶,外人根本不可能帶走,你們即便持有三件帝兵來也無用,不要以為中州僅此兩件!"暗中的人開口,口氣很硬.

"轟!"

老瞎子催動上古吞天魔罐,當時就震出一縷極道兵威,如百萬火山噴湧,壓向前去,無比的強硬.

"你說想留人,更想留下綠銅塊,還想威脅我們?!"他一句話比一句聲高,到了最後如九天雷聲一般隆隆響動.

"人你們想都不用想,如果想要綠銅塊,自己進化仙池尋找現在想劫掠,癡人說夢!"赤龍道人話語鏗鏘.

雙方火氣很沖,都很強硬,根本沒有退縮的意思,五件帝兵複蘇,這種氣機讓這片大地如臨地獄.

幾股恐怖波動震出,如海嘯連天,驚心動魄,沒有帝兵的人似怒海中的一片浮萍,心驚肉跳.

"姬家的聖主你們有何話說?"九黎神朝的人問道.

"有人想殺死我族傑出乎弟,事情不能這麼算了."姬族聖主平靜的道來.

"我想你們殺的人夠多了吧?"暗中的人冷漠的出言,帶著一種懾人的波動.

"還不夠呢!"老瞎子接茬,看了葉凡幾眼,見到了重傷的李黑水等人,道:"你們想趕盡殺絕嗎,當我北域十三大寇無能嗎?想將我們的後人屠個乾淨!"他越說聲音越冷,與平日的樣子大相徑庭,最紅幾乎是吼出來的,道:"事情沒完!"

"青帝的傳人你們也敢殺?"孔雀王也高聲喝問,手中的妖帝之兵碧光沖霄,混沌霧氣彌漫.

"那真的要打過一場嗎!?"暗中的人強硬的開口,根本沒有一絲退讓.

"那還怕你們不成,大不了打沉了中州!"赤龍老道上前,聲音如金鍾在轟鳴,鏗鏘有力,話語嚇人.

擊毀中州?遠處眾人莫不驚悚,帝兵終極複活,絕對可以做到,連域外的星辰都可以斬落下來!

到了現在,事態失控,已經嚴重脫離所有人的掌握,而今幾大勢力全都不放松,都很硬氣,這是要降下天大災難的.

"你們就不想以後嗎,若是大戰,將來會有怎樣的後果?"中州一方有強者傳音.

"以後能怎樣,今日分生死,極道兵器對決,不服就打個天崩地裂,生死由命!"孔雀王道.

"轟"

也不知是誰先出手了,遠古大帝的神威複蘇,鋪天蓋地,浩蕩數千里,淹沒了這片秦嶺大地,每一寸空間都在顫抖.

"轟"

幾件帝兵複蘇,打穿蒼穹,如大鵬扶搖直上九萬里,上古大帝神能再現,仿佛貫穿了古今未來!

"兩件帝兵對決三件帝兵,必敗無疑!"遠空,眾人心驚肉跳,不斷的飛退,這個地方根本不是久留.

"也許會出現第六件帝兵!"有人猜測.

"轟!"

果然,人們的推測成真,一條大龍橫來,龍劍無雙,壓塌萬古,出現在場中,攻伐之氣絕世無匹.

太皇劍出現!

他們畢竟出自中州,得到求援,于關鍵時刻出手了,對抗東荒的三件帝兵,雙方實力拉到了同一線上.

六件帝兵同現,且都在複活,震驚當時,撼動過去,波及未來,這是影響無比神源的驚天大事!

六件帝兵並起,當時就沖起了各種大帝的氣息,仿佛有六尊大帝複蘇了,恐怖的能量波動,鎮壓秦嶺,掃向中州.

"咚"

最終,天穹被打破了,出現一個恐怖的大洞,貫穿向域外星空!

他們都不是大帝,也不是聖靈,無法讓帝兵完全釋放,但即便如此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六道光束並起,沒入域外!

在這一刻,中州大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駭然失色,全都遙望西部地域,那種氣機震驚了所有絕頂人物.

即便遠在天邊,只要實力足夠強大,絕對能夠感應到古之大帝的氣息,神能浩蕩,如有古帝在複活.

東荒,一個披頭散發的高大身影,立身絕巔,遠遠的眺望,久久未語.

西漠,一片古地中的廟宇內,一個身披袈裟的聖猿,推開了塵封千年的破爛廟門,走向崖邊,悠悠出神,望向中州.

五大域內,不朽的傳承,聖地與神朝以及古廟還有神殿中,所遺存的"底蘊"全都震動.

太古的種族,沉睡的最強者,亦驀地驚醒,神識遙觀中州.

在這一刻,天下震動,最強者皆驚,莫不悚然,遙望中州秦嶺.

"古之支帝的氣息!"

"六件帝兵並起,如果真的碰撞,堪比一次黑暗大動亂,也不知道要有多少生靈遭難,中州都要四分五裂!"

"真要對決嗎,我們都將成為千古罪人!"九黎神朝的人開口.

"一切都是你們惹出來的!"孔雀王道.

他們的強勢只為為了逼對人就范,但是真要對決,這種災難無法承受!

因為,相傳在遠古時期,真要持帝兵對決,一般情況下會選擇去天外大戰,不然大地會被毀掉.

但是,那些人都是遠古聖人,唯有他們的那樣的修為才能脫離這片天地,前往域外.

這片大地上,有不少帝兵抹平的不毛之地,動輒就是一片浩瀚地域生靈絕滅,不到萬不得已不會那樣不計後果的大戰.

"咚"

可怕的波動傳來,六件帝兵兩兩抵制,終究是未敢打落下來,到了現在這種關頭,沒有一個人不忌憚.

"殺了聖體,留下綠銅塊,我們全當沒有發生過什麼"暗中的人開口.

"何必如此大動干戈,誅掉葉凡,其他都可以商量"萬初聖主開口,他無帝兵,但卻也是一位聖地之主,說話很有分量.

"此言差矣,為何要誅聖體?"姜族的一位大能開口,風族之主也是反對.

南嶺的妖主,西漠的神僧,北原的巨擘,東荒的其他聖主等也都立于虛空盡頭,在無盡遠處注視這一切,都有絕大的來頭.

到了這番境地,葉凡沒有懼意,當著所有人的面為李黑水等人灌神泉,調養傷勢.

"向外走,別回頭!"突然,一個聲音傳來,聽不出是男是女.

葉凡心中一動,大步想外走去,兩塊綠銅懸與頭上,流動碧霞,煙云流動.

"還想走!?"紫府聖主虛空盡頭冷聲道,遠遠的傳來.

"姬族的聖主把你們的小女孩帶回去,不然我們可能會誤傷"九黎神朝之主冷漠開口.

"老瞎子,赤龍道人將你們的後輩也都帶走,不然一會兒後多半會發生誤會"暗中的人亦冷聲道.

"鏘"

突然,帝兵名動,太皇劍刺破天穹,九黎圖狂亂抖動,暗中另一件帝兵也破碎虛空!

"是誰!?"

三大不朽的傳承,所有人都膽寒,有人出手在擾帝兵,這過于嚇人,能夠做到這一步,必是一位聖人.

且,多半掌握了兵字訣,可掌控天下兵器,對于他們來說威脅極大!

"哪位前輩在此?"三大勢力都發毛了,他們不擔心極道武器被奪走,因為還可以召喚回來.甚至,注意防范的話,縱然為遠古聖人也沒有機會.

但是,眼下這種境地下太微妙了,另外三件帝兵在震懾,如果再跳出一尊遠古聖人,他們絕對要悲劇收場.

"嗡"

極道帝兵異動,九黎圖,太皇劍等全都騰躍,雖然他們有防范,對方不能攝走,但是卻很不穩定.

"刷"

葉凡如一道光一樣沖了出去,三大神朝人眼睜睜的看著,都未敢發動極道帝兵,任他遁向遠空.

"咳"葉凡聽到了一聲咳嗽,非常的熟悉,耳畔有聲音響起,道:"老了,芶延殘喘到現在已經是奇跡了,出手兩次便沒有力氣了."

葉凡心中劇跳,秦嶺這里真的有一尊聖人,但是身體出了狀況,似乎性命無多了.

"走吧.那個聲音又一次傳來.

"難道是他?"葉凡腳踩行字訣,化成一道閃電向遠空遁去,速度驚人,如一道光影一樣.

"小葉子……我們出來了?"姬紫月虛弱的睜開了眼睛問道.

無盡虛空盡頭,其他人並不知曉有聖人干預,全都吃驚不已,不知他為何一下子沖了出來.

"到現在了,你還想走?!"萬初聖主飛來,身後跟著一群人.

此外,紫府聖主也帶著一群太上長老出現,與其一起合圍而至.

"你們這是何意?"姜家的高手,還有風族之主上前,面對兩大聖地人.

"轟!"姬紫月催動法力,又為葉凡灌輸,她見到了情況的危機.

"紫月無需這樣,大不了送所有人上路!"葉凡眸光很冷,將萬物母氣鼎倒翻了過來.

"咳…………我沒事的"姬紫月臉色雪白.

幾乎一瞬間,葉凡渾身就充滿了法力,眼中閃爍神芒,大殺了過去.

"噗"

血光閃爍,葉凡一沖而過,一下子就碾碎一片人,鼎中墜落一個神源塊,殺機無限.

"啊",

萬初聖主一聲慘叫,半邊身子都破爛了,見鬼了一樣遁走.

"噗"

紫府聖主也想奪鼎,同樣未曾料到鼎中有遺物墜落而出,胸膛幾乎四分五裂,亡命飛退.

"刷"

葉凡將以鼎收起那塊封印太古聖人的神源,一躍而過,揮動九神兵,將旁邊的十幾位太上長老全部震死!

"那是什麼?"紫府聖主失色,但卻發現葉凡腳踩行字訣沖了過來.

萬初聖主來原,兩大強者同出手,不過剛才傷的太重了,失去了一半的修為.

"噗","噗"

葉凡分別扯斷他們一條手臂,遁向了遠空,頭也不回的消失了,周圍大能想出手都未來得及,實在太快了.

廣告:七十二編新書《裁決》一個外表天真純樸,一臉迷糊的大頭男孩,成為最偉大的騎士的故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