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五件帝兵
以神王本源催動極道帝兵虛空鏡,這是一種駭人的威勢!

神王體擁有極為特殊的天賦,有姬家聖主幾人的相助下,全部顯現了出來,虛空帝兵如活了一樣,古鏡懾天.

這是一種真正的無上威勢,由遠而近,擋者披靡,像是一片星域演化,諸天萬界齊震,所有聖主級人物都駭然,快速倒退了出去.

"哥哥"葉凡身畔,姬紫月有所感應,睜開眼睛,向遠方望了一眼,虛弱的叫了一聲.

"轟"

遠處,另一件極道帝兵鳴動,震出來一種崩壞三界六道的氣息,強勢而霸氣,恐怖無邊,驚懾所有修士.

萬初聖主,搖光聖主,南嶺的妖主,西漠的神僧等超級絕頂人物全部倒退,快速沖向天際,帝兵要對決,這可是驚天動地的大事,遠古聖人夾在當中都要殞落.

"是誰?!"姬皓月大喝,他救妹心切,入鬢的長眉都倒立了起來,眼神如利劍,凝望遠空.

不過,這件帝兵並沒有攻擊,而只是在無垠的天際盡頭與之對峙,並未真正出現與攻過來.

"轟"

這一邊,葉凡頭頂的九黎圖劇烈起伏,內蘊的神被如複活了一樣,自主抖動,如宇宙初生,開天辟地,混沌之氣彌漫.

"嗡"

虛空塌陷,一陣恐怖的氣機發出,萬古混沌之氣流動,驚的所有人都飛退,如面對一尊真正的大帝一樣.

在這一刻,九黎圖明滅不定,閃爍極其駭人的光芒,它可熔煉三千大世界,震動萬古諸天"此時在複活.

葉凡心中凜然,九黎神朝的帝兵不受控制了,若非兩塊綠銅在身邊,可能要將他化成飛灰了.

"帝兵歸來!"

遙遠的天際盡頭,大喝不時傳來"同時有一種上古祭祀音在浩蕩,弗遠不至,悠悠而來,震懾人心.

"該死!"葉凡心驚,用力抓住帝兵不撤手,且瞬勢而震,打向另一片天空,那里有帝兵與姬皓月對峙.

"瘋了!"無盡虛空盡頭,但凡見到這一幕的人全都悚然,兩件帝兵要是真碰撞,那將是災難性的後果,百萬秦嶺都將沉陷,一朝毀去!

極道帝兵很少用來對決,一般都是用來威懾,真要碰撞,那是無法想象的災難"必會伏尸百萬里,流血漂櫓,是一場可怕的大動亂.

姬皓月眸光閃動,亂發披散,眼眸如雪亮的刀子一樣鋒銳"大步前行,竟配合葉凡出擊,同時並進.

兩件帝兵同出"共同壓制另一件,這是一種讓人顫栗的神能,諸聖主都忍不住驚懼,全都噤若寒蟬.

這方天地都快崩潰了,無形的威壓席卷而去,日月星辰似乎都被鎮壓了,一切都在帝威下而抖動.

"轟"

遠處"那件未明的帝兵終是退卻了,不可能真與兩件帝兵對撞,尤其是面對葉凡這個殺紅眼的人,以及戰意高昂的神王體.

"就憑你們"也敢傷我妹妹?!"姬皓月大吼,背後碧海滔天,一輪明月緩緩升起,與那古鏡合一,一縷極道帝威射出.

前方,一片修士慘叫,全都被打成了血光,化為煙塵,消失在這片天地間.

當中有各派高手,但是姬皓月根本不在乎,與葉凡一樣,當殺就殺,傘都給滅了.

"還有你們!"他朝另一個方向大吼,眼眸嚇人,道:"敢傷我妹妹,當我姬家無人了嗎?!"

另一邊的人來頭都不小,是中州陰陽教的一批強者,此前逃過一劫,這時遇到了姬皓月一行人.

此刻,葉凡已經力竭,不能動用催動帝兵,但是姬皓月卻如猛虎下山,正當鼎盛時,身後有大能加持,勇力無邊.

"嗡"

虛空鏡一震,射出一道熾烈的神光,中州陰陽教的這批強者包括兩名大能在內全都驚恐大叫:"不!"

但是,為時已晚,虛空鏡的恐怖超出了人們的想象,神光射出,所有人都成為了一縷輕煙,連尸灰都沒有留下.

這是很嚴重的後果,陰陽教畢竟為中州數得著的無上大教,姬皓月竟然這樣給滅殺了一堆人,儼然在宣戰!

頂級大勢力若是開戰,那將是非常嚴重的事情,會血流成河,死去很多人.

"姬家的人底氣太足了,來到了中州都敢這樣的罪一個無上大教!"

人們吃驚的發現,姬家聖主就站在姬皓月的身後,毫無疑問,這是在默許做出這樣的事,根本沒有阻攔.

"有古之大帝兵器的聖地,果然霸氣十足,根本不在乎這些!"

"這是在向世人宣告呢,不要惹怒姬家,不然他們的怒火可焚毀一切強敵!"

"那個姬紫月的地位恐怕不在姬皓月之下,不然姬家的人不會這麼憤怒與緊張,她是什麼體質?"

所有人都有了這樣的推測與聯想,早已見到姬家小月亮可借天地之力,這簡直是一種神跡,此時想法更多了.

"毒"

九黎圖氣息懾人,連葉凡都快承受不住了,他早已知曉,肯定留不住這件帝兵,但是卻沒有想到來的這麼快,現在就要飛走了.

每一件帝兵都是有生命的,當初諸多大教攻打無始大帝坐化的紫山時,就有聖主說過,即便極道兵器沉墜進去,也有辦法拘禁出來.

且,就在兩年前,連段德被洗劫走半件吞天魔罐,最後都以古老的咒語強行奪了回去,根本留不下.

不朽的神朝,掌控九黎圖十幾萬年,甚至二十幾萬年了,自然早已打上了無法磨掉的印記,有逆天的手段召喚回去.

此外,此圖內蘊神被,乃是九黎神朝的始祖證道成帝時煉化而成,早已認准這個神朝,外人若是強行持在手中,將來必有大禍.

除非以無上秘法,持另一件極道帝兵〖鎮〗壓,徹底將此兵收服,不然到頭來持有者肯定會橫死,或者被永封.

"不行"現在決不能讓它飛走!"葉凡覺得,一定等到安全的地方才能放手,不然說不定會被人持帝兵反追殺.

另一邊,姬皓月見到這邊虛弱的姬紫月後,更加發狂,大喝道:"真是欺我姬家無人了嗎,敢將我妹妹傷成這樣?!"

他挾虛空古鏡之威攻向前方,帝兵一震,浩蕩上千里,遠空九黎神朝的人驚的全都悚然,快速倒退.

"轟"

一片熾盛的光華閃爍,最起碼有上百人化成一片血霧,其中不乏諸子百教與九黎神朝的三名大能.

眾人毛骨悚然,躲在虛空盡頭都無用,這個地方根本無法呆了,姬家竟敢這樣行事"強勢而霸道.

相隔上千里,都有百余名強者死于非命,這是一場可怕的災難!

"看來,姬家的小月亮是該族的命根子啊,觸動了他們的神經."

"***"他們瘋了嗎,跟聖體葉凡一樣不計代價的出手,這簡直在為他掃尾"又收割了一遍生命!"

許多人發毛,但卻也有明眼人看出了深淺,姬皓月與該族聖主並沒有追殺各方教主,而只是在報以顏色,傳遞某種信號.

但是,這足夠了,實在夠駭人了.

"給我定住!"葉凡攥著九黎圖"用力大吼,各種異象齊出,運轉兵字訣,想強行掌控這件帝兵.

同一時間"他將兩塊綠銅祭出,一前一後,擋住九黎圖,流轉出一面迷蒙的碧霞,隔斷外界的召喚.

不然,他即便掌握有道教九秘,也不可能控制的住此時的帝兵,兵字訣也不是萬能的,還是要看個人修為.

畢竟,他不是遠古聖人,沒有那種通天徹地的神能,不能真奪帝兵,但是綠銅漾出的光華隔斷了外界的召喚,一切都不一樣了!

"壞了!"天際盡頭,盤坐虛空中的九黎神朝的皇主,騰的站了起來,其他的皇族宿老也都霍的睜開了眼睛,吃驚無比.

"築祭台,喚醒極道帝兵內的神抿!"九黎神朝的皇主命令道.

一方黑色的祭台出現,由一塊塊龍晶石築成,上面有一道道血玟,透發出一種奇異的波動,所有人都站在上面,齊聲誦出一種古咒.

"轟"

遠處,葉凡已經控制不住,九黎圖複蘇,如貫穿了萬古諸界一般,一下子騰躍而起,破空而去.

若非兩塊綠銅在身畔,他與龐博等人必然已經橫死,連骨頭渣子都剩不下,帝兵自行飛走了!

這今後果很嚴重,幾乎是一息間,就有一股龐大的威壓鋪天蓋地而來,如無窮的星河墜落下來,壓的人要窒息.

九黎圖,還有暗中的另一件帝兵一起而來,共同對峙虛空鏡,形勢逆轉!

到了這一刻,姬家聖主終于開口說話了,沉聲道:"我姬家從來不是怕事的人,真以為兩件帝兵就可以壓制我們嗎!?"

極道帝兵對決,若真是魚死網破,整片中州西部都會崩壞,沒有人不忌憚與恐懼.

"姬聖主這是何必呢,你族的小女孩不過是誤卷了進來而已,你將她帶走就走了.但是,聖體葉丹絕不能離去,他殺了太多的人,要有個說法."暗中有人傳音.

"不錯,他身上有中州至寶,不能帶走.我們也不貪心,將所有同道請來,共同裁決."另一人開口.

眾目睽睽之下,誰也不好獨吞掉兩塊綠銅,但卻可以將之光明正大的將之留下來,慢慢商妥歸屬.

總之,此後絕不會屬于葉凡,不能被他繼續掌控.

不多時,中州諸多大勢力的教主都趕了過來,南嶺的妖主,西漠的神僧,東荒的聖主也有人到來,大多數人未發一語.

最終,紫府聖主與萬初聖主先後無情的開口,冷漠的掃來.

"聖體濫殺無辜,死有余辜,當誅!"

"沒有必要讓他活下去了!"他們先後發表看法,作為不朽的傳承的教主,他們的話語分量很重.

"聖體的殺心太重了,留下來的話,未來的天下都會染血"……"九黎神朝的人也開口.

"哼!"

突然,一聲冷哼傳來,又一種極道威壓浩蕩而下,無邊無際,彌漫四野,許多山脈當時就成為了飛灰.

"兩件帝兵合在一起,就真以為可以號令天下了嗎?"赤龍道人與孔雀王到了,共同持掌混沌青蓮,力壓而下.

"比帝兵多嗎?"

遠空,又一種恐怖威壓降落,格外的可怕,始一出現,一種殺遍天下,惟我獨尊的氣息就沖了出來.

天上地下,**八荒,九天十地,一切盡臣服在腳下,仿佛有一尊上古的大帝複生了,諸天萬界都在顫抖.

老瞎子到了,旁邊跟著段德,兩人的帝兵合一,成為一尊吞天魔罐,格外的恐怖!

這是從未有之事,五件帝兵齊聚,駭人聽聞,萬一真的打起來,中州西部地域多半會永久的沉陷導消失.

意猶未盡,那就看看最熱門的其他了哪些章節吧!

┊┊┊┊┊┊┊┊┊┊┊┊┊┊U!~!